宿余棠直播的事在网上传开,许多人闻声而来,结果却在直播间里看到宿黎在画画,背景是森林湖泊以及围观的家长。不仅如此,弹幕上分成两大流派,其一是在鼓舞孩子画画,另外一派则是在云里雾里说着莫名其妙的话。


        

【原来是这样,先前我看坤位的阵纹没看明白,原来是省略了部分,居然还可以这样画阵法。】


        

【学到了!】


        

【等等?不是说有直播萌娃吗?】


        

【看看我们家孩子画画吧,画得贼好!】


        

【好家伙,我看个直播都能看到玄学回复,差点以为自己在刷微博。】


        

【+1我是来看宝宝的。】


        

【我们宝宝画的画难道不好看吗?】


        

等宿黎画完阵法已经过了大半小时,他把树枝放下,转身去看平板上的弹幕,这时候却听到宿爸爸喊道:“崽崽累了吗?可以吃东西了。”


        

听到吃东西,宿黎枯竭的灵脉似乎在催促着他,他只好把平板递给宿妈妈,迈着小短腿朝着宿爸爸跑去。


        

直播就此结束。 记住网址https://www.bequge。cc


        

直播结束之后,《萌娃》节目组也借此机会转发了宿余棠的微博,并连同宿余棠工作室转发解释,网友们这才发现这直播原来是双胞胎生日直播,原先是预定在周二的花絮短片,后来改成了生日直播。


        

节目组巧妙地化解了危机,百灵鸟打电话过来表示感谢,电话里说至激动还带着哭腔,不过好在把周日捅下的娄子解决了。宿家人开开心心在森林里过着生日聚会,而晚上早已因为宿余棠直播的事讨论纷纷,大部分的讨论都是对孩子生日祝福,但在生日祝福之余,还有部分上网的修士正在小范围地讨论阵法的事。


        

此时,全国人族修士联盟的官方讨论群里,宿黎画基础聚灵阵的视频正传播着——


        

【太神了,我师叔看了一个多月没看明白的阵法我看个直播看懂了。】


        

【这小孩绝不简单,之前不是有大佬出来说吗?神鸾鸟家的幼崽真的是天赋?我怎么看着有点邪门啊!】


        

【害,你别遇到事就说邪门,这件事我听我家长辈说过。】


        

【楼上快说说怎么回事,我师兄已经被打击得闭关不出门了。】


        

【妖的传承跟咱们人修不太一样,听说父母的血脉能加持孩子的天赋,我原先不知道,因为阵法的事才从我家长辈那听来,首先这小孩的父母宿余棠跟宿清风是千年前鼎鼎有名的大妖,神鸾鸟跟九尾天猫啊,那可是妖族中顶顶上层的大妖。】


        

【就因为这事吗?可父母血脉再强,他也不可能无师自通学会这么多啊?】


        

【那你就不知道了,听说宿黎这孩子,返祖了!妖族的返祖意味着什么?那可意味着绝大的传承,那些年失落的古代术法,这些年好多都是因为妖族传承才得以面世,宿家这小孩铁定是返祖传承者!】


        

【卧槽这么牛逼。】


        

【那岂不是能去找这孩子教我们?】


        

【你傻啊,宿家那两位大妖可不少善茬,当年他们闹出来的腥风血雨估计你们家长辈也知道,总之这两妖修为高深,这些年好不容易金盆洗手,这修道界才没他们的消息,听说道修联盟递过去的拜帖都被拒了,还想过去找人教,你也不看看他家父母你惹不惹得起。】


        

正当修士群中就宿家一事议论纷纷之时,远在s市白家的白一念正因为道观轮休而回到家里休息,闲来无事上网的时候就刷到了网上的录屏,把里边的内容反复看了好几遍后,赶忙跑到院子里对着正在练功的老人喊道:“爷爷,你看这里边的人是不是白昀啊!”


        

各种各样的传闻接连传开,而部分修为高深的修士却因为昨夜息灵山龙威凤鸣的传闻而颇有疑虑,再加上这网上的视频,让他们的关注点一下子就放在了宿黎上。


        

“惊鹤先生乃玄鹤一族的族长,听说这半年来经常往息灵山跑……昨晚的异象莫的与凤凰有关?”


        

“这点我问过妖管局了,他们说山里没查出东西来,都是其他人的谣言。”


        

“今日我见宿家幼崽的阵法造诣着实深厚,他若真是得到妖族祖上传承,我们得先去拜访。此等造诣,请他来当个客卿长老也可以啊。”


        

“可宿家不收拜帖啊!”


        

人族修士越聊越是发愁,这些天他们也不是没发过拜帖,但都被宿家人拒了,关于宿家的消息还是从网上来的,族内的长辈还学会上网追综艺,把综艺里出现的疑似阵法的图全给临摹下来。只可惜,看像是阵法,可那是省略了步骤的阵法,就像今日聚灵阵这样,不听解释都不知道是怎么个布阵过程。


        

“我听闻好几个老家伙已经动身去息灵山了……?”


        

“什么?我怎么不知道?”


        

“你不知道吗?动作最快当属白阳真人,他老早之前就在息灵山住下了,前段时间三元观还在跟息灵山当地谈合作,说是要开个分观到那边去呢!”


        

-


        

过完生日会后,宿家又恢复了往日的平静生活。离玄听的住处也在儿童房中,原本空阔的房间,多加张床后便显得有些狭窄,宿爸爸见状更是落定二楼搞装修的事,连夜就联系了妖族某知名装修团队。


        

装修的时候,宿爸爸就爱带孩子们出去逛逛,宿妈妈新剧的宣传要开始了,这段时间又渐渐忙碌起来。带孩子的事就落在了宿爸爸跟宿郁身上,宿郁下午都要跟季铭在小公园打球,宿爸爸带着两个孩子在大榕树下看人下棋,宿明爱到处跑,宿爸爸只好跟着。


        

宿黎跟离玄听跟在他们后面,一路上给离玄听讲解各种各样的设施。


        

“黎黎,今天来学英语吗?”榕树下的老人家们看到宿黎来便招了招手。


        

宿黎走了过去,“今天不学,白昀哥哥去图书馆了。”


        

家里装修,宿黎他们也就经常出来玩,偶尔遇到白昀在公园看书的时候,白昀就会教小孩学单词,周围的老人也就习惯在周围听课。


        

“那来下棋吗?”热心的爷爷招了招手。


        

宿黎跟离玄听只好走过去坐在石凳上,看着老人家下棋,看着看着就注意到榕树底下另一边白阳真人正在跟几个陌生的老人说话,他问道:“那边在干什么?”


        

“哦那边呀,是几个退休的老干部,说是来咱们村养老的。”热心爷爷道:“咱们小公园最近不是扩建吗?村里就想再招几个老人轮流看着,这不刚好选好,正好是白阳老师的熟人,就让白老师担任培训老师在那边搞培训呢。”


        

他说完又觉得跟孩子说这些可能会听不懂,又道:“就是来学看门的。”


        

看门还要学吗?宿黎闻言一顿,对现在人族社会课业越发尊敬,居然连看门都是一门学问了。


        

宿黎跟离玄听在树下纳凉,四五点的时候白昀从镇里图书馆回来,见到宿黎在树下坐着便走过来考校功课,两人说了没一会,底下好几个老人跟在白阳真人后边过来。


        

白昀见到生面孔,意外道:“这是?”


        

宿黎解释道:“爷爷们说是来学看门的。”


        

白昀恍然大悟,原来是村里新招的小公园门卫。


        

他看着看着就注意到一众人中的年轻人,那是他表哥白一念。自从上次在宿郁家的直播出现过后,好些没怎么联系过的亲戚都打电话来问他跟宿家什么关系,其中就他表哥最勤快。不久前白昀刚挂了他电话,没想到他居然过来这边了。


        

“哥哥?”宿黎见白昀发呆,便问道:“我们还学单词吗?”


        

“学,不过有点晚了,今天我们学几个容易点的新单词。”白昀回过神来,从书包里拿出草稿本便开始教学。


        

-


        

白一念在直播上看到白昀后就好不容易等到道观放假,便想来问问白昀是什么情况。结果他刚刚去白昀家扑了空,打了电话没接,便想着过来找老祖宗看看有无其他吩咐,没想到居然还遇到其他道家的前辈们。


        

“真人,我们这是去哪?”白一念见白阳真人此时正往小公园的榕树底下走,便循着他的方向望去,远远只看到老人家聚众下棋。


        

白阳真人并未多语,其他的道家前辈见状也跟了上去,很快一众人就走到榕树边。白一念见到人群中的白昀以及宿黎,正想打招呼时便见到老祖宗径直朝他们走去,刚走近便开口问道:“小老师,今天教学吗?老道可否旁听?”


        

宿黎看到是白阳真人就收回目光,这位人族修士非常好学,每次白昀教英语的时候他都会过来听,他也就习惯地给白阳真人让了个位置。


        

白昀对这个谦逊的老人很有好感,也随着周围的老人喊他白老师:“白老师先坐,今天应该讲不了多少,天快黑了。”


        

周围的刚来的修士听说这边要开课,赶忙说道——


        

“小老师打扰了,我也想旁听!”


        

“可否让在下打扰……”


        

“小老师……”


        

见一群人过来,离玄听习惯地站在宿黎面前,帮他挡了挡。


        

宿黎一愣,同白昀小声道:“你们人学看门也要学英语吗?”


        

“……”白昀沉默了会,“我们村小公园应该没要求这么高的文化水平。”


        

周围的老人见到好几人把白昀跟宿黎挤在里边,有些平常跟着学的老人见状微愣,马上赶了过去。


        

“哎让让,我们这讲究先来后到,你们要排队的。”


        

“这个地方是我平常坐的,旁边还有空位,你们先让让。”


        

“老吴,白昀小子教课了,快过来,要没位置了。”


        

宿黎见状拉着离玄听退后好几步,平时过来的人也就七八人,但今天合上刚来的‘门卫’都快十来人,他们学习这个地方不不太宽敞,这会人都过来,直接挤得水泄不通。


        

白昀也懵了,只好给各个老人安排好地方,免得他们都挤在一起,好不容易安排完了,那边被称为老吴的老人家急匆匆推着块白板过来,“小白啊,村委那边的黑板我借来了,你在这上边写。”


        

白一念在最外圈,压根挤不进去,见状只好拉着个老人问道:“大爷,你们这学什么?教阵法吗?”


        

“教啥子阵法,学英语喽。”老人家道:“你要学得往后排排队,年轻人不能插队。”


        

“学英语……?”白一念怀疑人生:“你们村老人都这么好学的吗???”


        

宿爸爸带着宿明逛了一圈回来,发现自家儿子跟干儿子已经被挤在人群里,看也看不着,隐隐望过去还能看到几个熟面孔,似乎是道修那边的人。


        

“崽崽!”宿爸爸在外围喊道。


        

宿黎听到声音,便拉着玄听的手想往外挤,奈何个子太矮,在人群中几乎快要被淹没,最后还是离玄听带着他往外走,才成功离开了人群。


        

宿黎见到宿爸爸便问:“要吃饭了吗?”


        

他这段时间五感又恢复不少,玄听也因为有了实体可以进一步修炼,可不知道为什么,他对灵气的需求却没减少,肚子也特别容易饿。


        

“要吃饭喽。”宿爸爸一手一个抱着宿黎跟宿明,“今晚也有玄听喜欢吃的红烧肉。”


        

等宿家人走后,白昀那边的教学也才渐渐停了下来,挤在里边的修士有几个是听过英语的,这乍一听有点疑惑,等教学结束便问白阳真人:“那位小兄弟是何人,真人不是来听阵法的吗?”


        

白阳真人微顿:“阵法?不是,老道是跟着小老师学英语的。”


        

其他修士:“……?”


        

白一念更懵了,“可刚刚教您的那位是我表弟啊……”


        

而且还是他们白家的晚辈,老祖宗居然喊他小老师!


        

-


        

日子飞快地过着,宿黎的修炼也渐渐步上正轨,身体与神魂的契合也越来越好。一周总有几天到小公园锻炼,偶尔跟小东小胖踢球,偶尔在榕树下看老人家下棋。


        

宿黎去榕树底下的次数多了,便偶尔会注意到小公园新来的那几个门卫爷爷总是盯着他看,就好像有什么问题要问他似的。他问宿爸爸:“趴趴,你认识他们吗?”


        

宿爸爸这时候正在看宿明玩泥巴,闻言道:“他们啊,爸爸不太认识,怎么了吗崽崽?”


        

“他们一直在看我们。”宿黎解释道。


        

小公园里的人他爸爸都认识,见他们在看这边,还以为是爸爸熟人呢。


        

宿爸爸顺势教育道:“崽崽,我们这先前有恶妖的传闻,要是遇到陌生人跟你说话,我们不要理他,直接就走知道吗?要是他很厉害,你就掐掉爸爸给你护身符,爸爸马上赶过去。”


        

他说完也跟宿明道:“明明知道吗?”


        

宿明两只手都是泥巴,闻言似懂非懂地喊了声:“几道啦。”


        

宿爸爸笑道:“是知道啦,别学宿郁那小子的口音,他逗你玩的。”


        

宿黎也就没放在心上,直到某次下午他跟离玄听在榕树下讨论剑阵的时候,一回头便看到好几个老人站在身后,似乎是想上前又不敢上,对他跟离玄听画的内容很感兴趣。


        

简化阵法是宿黎最近的兴趣之一,经过电路的启蒙,他对融会贯通不少东西,对阵法的简化更是得心应手,近些天跟玄听一起学习的时候他也就习惯地拿玄听更为熟悉的剑阵来拆。


        

在背后悄悄听课的老人们乍看到那地上的阵法也没看懂,跟他们晚辈给他们看的图片差不多,像是阵法,却又缺手缺脚的,解释不通。此时见到宿黎跟另外一个孩子正在讨论,心中更是痒痒。


        

宿黎停下手,“你们是不是有话要说呀?”


        

每次过来都在偷看他,都看了好几天,有话也不直说。


        

几个老人互相看了眼,这时候白阳真人从旁侧过来,见状道:“小先生,这几位是想向您讨教阵法问题,可否叨扰?”


        

宿黎对白阳这个人族修士有好感,恰好白昀授课称呼小老师,这老人就称呼他为小先生。


        

“你熟人吗?”宿黎问。


        

白阳真人答道:“是以前一起求道的好友,他们对阵法专研甚久,对您的阵图特别感兴趣。”


        

宿黎一听才明白这几个人是来问阵法的,“你们想学什么阵法?”


        

他说完又道:“或者说是什么地方不懂?”


        

白阳真人看了其中一位老人,后者从乾坤袋中拿出一卷阵图来,正是一卷至今还未解读的阵法,便道:“上古阵图至今甚少,流传下来的基本上被各大名家收藏,这一卷阵法是当初我从好友手里拿来的拓本,至今尚未参透,见小先生阵法天赋过人,便想拿来试试。”


        

“真人,你这舍得下血本,阵法副本都拿出来了?”


        

“这些东西留着带棺材里吗?那些世家藏那么上古阵图,真正能参透又有几册?”


        

“我这还有几卷残卷,也是参悟不透。”


        

宿黎先前听风妖提过,现在这个世界好多阵法都失传了,后来惊鹤也说因当年修道界纷乱,不少传承断绝。风妖也说过让他藏着些,免得外人知道这些阵图过来抢夺。


        

但他觉得无所谓,阵法一学看门道也看天赋,这些东西就算公众天下,以现在阵法的水平也未必能看懂。而且后人虽术法落后,但思路却跟他们以前不一样,与其把这些东西藏着,还不如广而告之,能者学之。


        

老人继续道:“不瞒小先生,现如今上古阵法流传下来残卷甚多,这一卷便是一卷残卷。”


        

他难以启齿,但还是道:“上古阵法本不易参透,残卷更难,小先生对阵法的理解正偏向于上古一系,老朽便想来试试运气。”


        

现在阵法的派系变多,虽然大多都是从上古衍生而来,可对上古阵图了解的修士越来越少,如果能补齐这些残卷,那对现在的阵法修士来说无疑是巨大的惊喜,于修途参悟百利无一害。


        

“我看看。”宿黎拿过来看了一眼,上边阵纹的画法确实是上古时候阵法的画法,而且仔细一看好像是定水阵,是水灵根阵法修士最擅长的定水阵。


        

宿黎照着阵纹在地上画出,周围的老人赶忙围了上来。


        

“这其实不算是残卷,只是定水阵承前启后,你这阵法应该是中卷,少了上下两卷,所以你看不明白。”


        

宿黎道:“但这中卷是最重要的一卷,中卷承上启下,每个阵法的起笔跟末笔都已表明上下两卷的阵法是为何用。”


        

老人惊讶:“小先生莫不是看过其他两卷?”


        

“没看过。”宿黎头也不抬,人族修士的定水阵跟他何干,更何况他天生属火,看水系阵法又用不了,“但是阵法是可以照阵纹推出来的,你们看这里,不就是少了块引灵入阵的地方,那么说明他上卷一定是个引灵阵。”


        

几个老人看到宿黎在画阵法,顺着他画出来的思路往下走,尤其是供出残卷的老人,这卷残卷先前他不知道画了多少次都没参透,但这次从宿黎的手下画出来时,他竟然隐隐约约能看懂些,“原来是这样,您补上阵纹了?”


        

上古阵法跟现在的阵法笔法不同,宿黎前段时间从惊鹤那看了不少现在的阵法,怕这些人看不懂,便在关键处用现在的笔法画:“嗯,现在能看懂吗?”


        

“原来是这样?”


        

“这是水系阵法吧。”


        

“奇妙,上古阵法居然有这么多笔法。”


        

“这里的走向居然能这样?实在太大胆了。”


        

周围的下棋的老人见那边围了好几个人,便问:“那是在干什么?”


        

“看宿家小孩画画呗,我儿子说了,节目里宿黎那孩子画得特别好。”


        

宿黎讲课便讲到天黑,宿爸爸才过来打断他让他回家吃饭。


        

他本以为能讲完,结果才讲了一半,只好道:“那先到这吧。”


        

宿黎拍了拍手,由宿爸爸牵着打算回家,刚一抬头便见到本在细心看阵纹的老人们纷纷转过头来看他,目光里充满了不舍,“……”。


        

他只好道:“下次来再讲。”


        

时间过得飞快,宿黎每周依旧被宿爸爸带出去玩,以往是在榕树底下听白昀讲课,但每次过去都会遇到拿着卷轴的老人,见到他便招呼着他,声音热情,还总给他带各种各样的灵气小食。一讲就是讲了好长时间,甚至宿爸爸都习惯每次等一等他,然后才牵着孩子手回家吃饭。


        

而这天,老人们照旧听完宿黎讲课,正问着他下次什么时候过来。


        

宿黎拍掉手上的灰,“下次不来了,趴趴说我可以去上幼儿园了。”


        

作者有话要说:黎崽:可以上幼儿园了!


        

真人们:什么?上幼儿园?


        

白昀:你弟上幼儿园为什么这么兴奋?


        

宿郁:我跟他说去上幼儿园是可以学习的。


        

白昀:你认真的吗?


        

宿郁:干嘛,我又没说错。


        

————


        

感谢在2021-03-1118:10:59~2021-03-1218:01:59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火箭炮的小天使:飞鱼1个;


        

感谢投出手榴弹的小天使:薇薇微笑、卉鱼1个;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狗崽呱呱呱、糖兔的棉花糖、nibawawa、屿、辞颜、49526861、陌鸾懿、都少mandalas、豆瓣可可茶、k、南~0621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田田想吃抄手30瓶;游惑谢俞顾昀都是我的、石榴红、绪羡、stephanie20瓶;典典19瓶;辣椒18瓶;里绘15瓶;吃肉葡萄_、薇薇微笑、一分吃西瓜、后跳高手、不整、柒、浅夏淡忆§、。、只喜欢4p折纸的夏xx10瓶;tammyqueen0930、司卿言5瓶;啊啊啊啊啊啊苏、邱夏4瓶;阿弥3瓶;十一2瓶;娇阳、丰云卿、阿傀、离昭、虚空、莫不是信邪、紫苏、hua、兔子叽叽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