很快就到开学时候,新?学期上来宿黎跟宿明要去上幼儿园了。


        

幼儿园是镇上的幼儿园,来回要40分钟,但从息灵中学过去也就来回半小时。幼儿园是宿爸爸的朋友开的,虽然是人族的幼儿园,但幼教老师中有个知根知底的妖族,这也让宿家父母放心多。


        

上幼儿园产生分歧最大的也就是陈惊鹤跟离玄听。


        

前者是因为对这附近的村镇教育资源不满意?,建议宿黎是去市区里上学,但这点还?没?跟宿家父母讨论就被自家凤凰大人单方面否决。


        

陈惊鹤:“市里的学校会更好些,等?以后?凤凰大人上小学上中学去那边有更好的老师。”


        

“离息灵村远吗?”宿黎微顿:“去那上学回来要多久?”


        

陈惊鹤:“去市区来回怎么也得两个小时,走高速的话……”


        

宿黎想?了想?:“那我不去了。”


        

陈惊鹤说得口干舌燥,奈何凤凰大人觉得在?家附近上学方便,不想?去太远的地方。这让陈惊鹤头疼不已,隔天就跟团队商量准备对附近乡镇进行教育投资。


        

还?有一个便是离玄听,上户口的事早就安排好,户口在?陈惊鹤下,名义上是陈惊鹤的弟弟。商量上幼儿园时,宿爸爸便问离玄听想?不想?去上小学,这让离玄听有些意?外:“我不能跟阿离一起去上幼儿园吗?”


        

宿爸爸闻言一愣:“那当然不能啦,玄听都六岁多了,新?学期要上小学了。” 首发域名www.bequge。cc


        

“六岁不能上幼儿园吗?”离玄听都准备跟着宿黎去上幼儿园了,却没?想?到现代?人族社会对上学还?有年龄的限制。


        

宿爸爸道:“六岁差不多要上小学了,你现在?去幼儿园跟黎崽也不在?一个班,他上小班。”


        

离玄听有些着急:“我可以变回三岁。”


        

宿爸爸笑道:“户口上都写着呢,这个改不了的。”


        

宿黎一听这事也意?外,他先前完全没?想?到这回事,前两天还?跟离玄听说着一起上幼儿园的事:“年纪大就不能去吗?”


        

“也不是不能去,但特?定的年龄有特?定的课程,玄听要是跟着你过去读幼儿园,到时候会有其他人说玄听的不好。”宿爸爸耐心地跟他解释简单的人情世故:“人言可畏,我们纵然可以不在?意?这些,但流言蜚语总会存在?,这是术法没?能解决的事。”


        

上学的事就这么定下来了,离玄听上小学,宿黎跟宿明去上幼儿园。


        

离玄听的小学是在?息灵中学附近的小学读的,宿爸爸下班的时候正好顺路可以接孩子们回家。上学的第?一天,宿爸爸开车先带的离玄听去小学报道,息灵村小学的老师跟宿爸爸熟,见离玄听进班级他才带着双胞胎去幼儿园。


        

宿黎有些担心,虽然宿爸爸给他确保过没?问题,但离玄听刚化人身没?多久,让他到一个新?环境里,也不知道能不能习惯。


        

很快就到了幼儿园,镇幼儿园好几?处,宿黎宿明上的是私立幼儿园。


        

宿爸爸一左一右牵着两个孩子往里走,宿黎的目光停在?幼儿园的建筑上,有些东西?他在?商场的儿童乐园见过,那个滑梯村里的小公园也有,不过还?有些以前没?见过。幼儿园里不少家长带着孩子来上学,看?到宿爸爸带着双胞胎过来的时候,部分眼尖的家长认出了宿黎宿明,赶忙走过来打招呼。


        

临出发前宿爸爸为了避免麻烦,在?孩子们身上放了部分降低存在?感的符咒,奈何也有天生对符咒不太敏感的人族存在?,在?幼儿园耽误了好一会才进入幼儿园。由于是第?一次入园,很快就到园长办公室。


        

园长早就收到宿家的入学资料,但见到两个孩子随着爸爸从门口进来的时候不免有些惊讶,相对比照片跟网上的影像,两个孩子更显精致可爱,尤其是个头较小的宿黎,现实里的脸小极了。


        

“这是哥哥吗?”园长半蹲在?孩子们面前,热情地打了声招呼。


        

宿黎见状便想?到宿爸爸在?家里的交代?,主动道:“老师好。”


        

宿明停了一会,也跟着喊了声。


        

园长笑开花,称赞孩子乖巧,又跟宿爸爸核对孩子的状况:“之前你填的资料我们这边都有收到,宿黎的身体不太好这点我们会跟带班的老师特?别交代?。”


        

“好,这太麻烦你了。”宿爸爸确定完手续没?问题后?又仔细问了些别的:“听说你们这幼儿园上课是有监控对吗?”


        

“是的,都有实时记录,你可以从手机家长端那边看?。”园长对于这些家长已然习惯:“您放心,我们这边的条件放在?市里也是一等?的,也有午托跟晚托,中午来回太远可以留在?这里休息,我们老师都是很负责的。”


        

宿爸爸确认有监控放心下来,问:“我中午可以过来看?孩子吗?”


        

园长:“中午孩子们休息,可以过来看?,但是我们不建议打扰。要是不放心,可以让孩子自己待两天看?看?,再确定要不要留在?这午托。如果不留午托,到时候您再填个表就好了,中午可以接走孩子。”


        

她?以为宿爸爸是放心不下孩子,便道:“小孩脱离父母的羽翼自己成?长是一件很重要的事,你们作为家长也不能太溺爱孩子,孩子上幼儿园的时候可以适当地放他们自己独立。”


        

“那先留两天看?看?。”宿爸爸点点头,犹豫一二:“你们这平时休息的时候会给孩子东西?吃吗?”


        

“早中餐有,下午也有给孩子们吃下午餐的安排。”园长说完微顿:“怎么了吗?是孩子挑食吗?忌口的话入园前特?殊说明表格上应该已经?填了吧?”


        

宿爸爸:“不是……就是我们家这两个孩子食欲有点高,平时也容易饿,就你们发饭的时候能不能给我家双胞胎多添点?”


        

“您放心好啦,我们这的饮食搭配都是符合现阶段年龄。”


        

园长总算明白,原来是孩子吃得多啊!


        

宿爸爸不放心:“是真的吃很多。”


        

园长:“您放心!”


        

-


        

从园长办公室出来,宿黎跟宿明被宿爸爸牵着进了幼儿园的小教室,带班的老师是个非常年轻戴眼镜的女生,看?起来有些娇小,说话的时候温柔细语。宿爸爸放心下来,跟老师交代?后?说中午过来看?看?,便拍了拍宿黎的肩膀,让他好好看?着弟弟。


        

除了带班的老师,教室里还?有另外两个老师帮忙照顾。


        

宿爸爸见两个孩子进去,站在?窗外迟迟不走。


        

带班老师不禁说道:“家长你放心好了,我们会照顾好孩子。”


        

“好,我很放心。”宿爸爸走两步回次头,还?是道:“我再看?看?。”


        

带班老师:“……”


        

窗外的宿爸爸还?依依不舍地往窗里看?,奈何两个孩子一进入教室就没?再回头,连给他个眼神都没?有,全被教室里其他东西?吸引。


        

宿黎初到陌生环境,跟宿黎还?有其他几?个小朋友坐一桌,目光时不时往周围看?,正将教室里的东西?一一认清。他对上学非常期待,尤其是每天看?着宿郁早出晚归,也听白昀说过学校老师讲课的优秀,对上学更是带上一层浓厚的滤镜。


        

以前在?凤凰神山学妖法的时候,他都是自己看?着古籍或者功法一步步推敲的,从未有正经?的老师授课。他们那的妖族跟人族也有前人给晚辈讲课,说是跟人族的学堂差不多,宿黎心想?来幼儿园上学就是照顾弟弟的同时来学知识。


        

只是当奇怪的铃声响起,其他家长都从教室离开,教室里一下子只剩孩子跟老师时,期待已久的授课并没?到来,而是随着一声哭打破平衡,周围的孩子接连哭起来,那哭声此起彼伏,响彻云霄,把正坐在?椅子上的两兄弟直接给哭懵了!


        

几?个幼教老师一人抱一个安慰着,旁边还?有其他小孩擦着眼睛抽泣着。


        

宿家两个孩子在?一众小朋友中就好像是异类,宿明呆呆地看?着周围,接着偏头看?了眼哥哥,吸了吸鼻子。


        

宿黎见状严声说道:“不许哭!”


        

宿明委屈问:“为什么不能哭鸭,他们都在?哭。”


        

宿黎:“……那他们哭你为什么要跟着哭?”


        

宿明愣了愣:“那我为什么不能跟着哭啊?”


        

宿黎:“总之不能哭。”


        

“不哭不哭,等?下午的时候爸爸就来接你啦。”


        

“你看?周围有这么多小朋友陪你玩,我们乐乐自己能玩。”


        

……


        

老师安慰的声音持续着,兄弟两坐在?小凳子上,看?着周围其他小朋友被老师安慰着,宿明被宿黎按着不许到处玩闹,说话的对象也就剩下自家哥哥,他边听边问:“为什么他们说晚上趴趴才会来啊?”


        

宿黎解释道:“趴趴中午来接我们。”


        

两兄弟的对话被旁边另外一个小朋友听到,他声音响亮地反驳道:“我哥哥说这些都是骗人的!你爸爸中午肯定不来!”


        

宿明扭头问:“哥哥,趴趴会骗人吗?”


        

“不会。”宿黎给他保证道:“趴趴中午就回来接我们。”


        

周围的小孩实在?哭得太厉害了,宿黎的耳边都是刺耳的哭声,他实在?没?办法,悄悄放开了灵力笼罩在?教室里。用符咒阵法可能会对人族孩子产生影响,但用灵力安抚问题不大,他的灵力很快就扩散到周围,在?灵力的安抚下,孩子们的哭声渐渐平息下来。


        

宿黎一偏头看?到宿明正盯着自己的手指看?,微微一顿马上收回了手,“不能咬。”


        

宿明懵懂地应了声:“哦。”


        

宿黎跟宿明在?教室里坐了一早上,好不容易其他小朋友不哭了,老师就教他们一些家里说过的事,教纪律教吃饭喝水,完全不像宿郁提的那样教人知识,等?这些忙完,又是老师带着小朋友做游戏。


        

宿明待了一会就坐不下去了,见其他小朋友也在?玩,不管哥哥阻拦撒开腿就跑过去跟着玩。三个老师分开看?着孩子,戴眼镜的带班老师见到宿黎一个坐在?角落里,便走过去问道:“黎黎,怎么一个人坐着,不跟其他小朋友玩吗?”


        

宿黎疑惑道:“老师我们不教数学吗?”


        

“算术啊?”带班老师笑了笑:“黎黎年纪还?小,今天我们主要学其他的,算术还?不教。”


        

不教数学?!


        

宿黎愣了下:“那学什么?”


        

带班老师摸了摸宿黎的头:“这几?天先学《两只老虎》。”


        

两只老虎……?怎么听起来有点耳熟。


        

灵力的效用有限,等?弥漫在?空气?中的灵气?消失的时候,又有几?个孩子因为提到爸爸妈妈开始哭起来,宿黎茫然地看?着周围,看?着一群人族的幼崽在?老师的安抚下抽泣着,恍恍惚惚地度过了一个早上。


        

到中午的时候,幼儿园到了午餐时间。听到吃饭的消息,宿黎的肚子应时咕噜咕噜地响,他闻到轻微的香气?,隐隐约约能闻到点熟悉的味道。


        

老师安排着小孩们坐好,很快就推着餐车进来,一人一份分配妥当。


        

推餐车的老师,也是宿爸爸所说在?幼儿园的妖族,他刚进来就看?了看?宿明宿黎的位置,接着跟老师说道:“这上边大份的是宿黎宿明的,他们家长特?别交代?,有忌口,别误给其他小朋友了。”其实是里边加了妖族幼崽常吃的配料,有利于强化骨骼跟促进灵力恢复。


        

“好。”小班的老师见状微顿,“宿黎那孩子看?起来这么瘦,这一盘吃得完吗?”


        

妖族微微一顿:“他们家长交代?过的,胃口比其他孩子大一些,要是一会不够跟我说就好,厨房还?有。”


        

小班的老师应了,但没?放心上,这怎么可能吃得完?


        

宿明撒丫子跑了一早上,别人在?哭,他在?玩,早就饿极了。见食物分配到面前,其他小朋友还?哭着喊着不吃饭的时候,宿明不用老师教就已经?拿起勺子开始暴风吸入。宿黎摸了摸自己的肚子,只能闻到点熟悉的料香,但心知对人族的食物不能有太大的要求,也拿起勺子开始吃。


        

其他的老师还?在?哄着小朋友吃饭,很快就注意?到角落里认真扒饭的两个小孩,看?起来大一些的弟弟拿着勺子舀了一口饭进嘴里就开始嚼,看?起来瘦小些的哥哥吃起来慢一些,但两人的腮帮子鼓鼓的,可见吃得非常满足。


        

不仅老师看?呆,周围哭闹的小朋友看?着他们两在?吃,一个个愣愣地看?着他们,连哭都忘了,看?久了似乎就饿了,有的小朋友看?着他们两吃饭的模样,不禁拿起小勺子来舀,有模有样地吃起来。


        

学校的食物不比家里,吃起来也不如家里好吃,但是宿黎吃到了别的味道,感觉还?是挺稀奇的,再加上这里边似乎添了别的调料,虽没?摄入灵气?,但吃下去暖洋洋的,体力跟灵力恢复的速度加快了几?分。


        

很快,眼前的食盘见了底,宿黎微微一顿,偏头已经?看?到宿明在?舔盘了。他只好看?向身边的老师,伸手抓了抓她?的衣服,奶声道:“老师。”


        

小班的带班老师觉得今天的孩子都好带了不少,尤其这吃饭的时候居然都乖乖在?吃,也没?挑食,她?带了这么两年小班的孩子,还?是第?一次觉得这一届好带。她?干坐着看?孩子们说话,忽然衣摆被扯了下,转头就看?到宿黎抓着她?的衣袖,声音软软地说道:“老师,能再来一碗吗?”


        

老师一愣,看?到他们面前两个空盘子:“都吃完了?”


        

宿黎点了点头:“吃完了。”


        

老师难以置信,那盘的饭量都快抵上成?年人,“还?饿?”


        

“嗯。”宿黎指了指自己的盘子,又指了下弟弟的,“弟弟也要一碗。”


        

小班老师赶忙跟厨房那边交代?再送两份过来,其中一个老师走过来检查了下孩子的肚子,担心孩子吃太多吃撑了,但没?摸到鼓鼓的肚子,也不知道刚刚吃下去的东西?都去哪了。很快厨房又送来两份,三个老师稀奇地看?着宿家双胞胎吃饭,只见那盘子里东西?慢慢减少,最后?彻底空盘。


        

“我带这么多年第?一次见胃口这么好的小朋友。”


        

“咱们这的饭有这么好吃吗?”


        

“吃这么多,咋还?怎么瘦小啊,这该不会是消化问题吧?”


        

-


        

宿爸爸送孩子进幼儿园后?时不时便想?着孩子上学怎样,在?办公室里坐着时就打开手机端的监控看?,看?着自家两个孩子坐在?凳子上规规矩矩,心中又软了一大片。


        

办公室的同事见状道:“宿老师,你这怎么孩子上个幼儿园就跟丢了魂似的,我家孩子上幼儿园的时候,全家人都打鞭炮庆祝了。”


        

“可不是嘛,总算把熊孩子送走,过个暑假都快把我吵翻天了。”


        

“我过个暑假过得比上班还?累,这小孩子的精神劲还?真不是我们这个年龄能应付得来。”


        

同事们讨论起来,发现宿老师也没?加入话题,反倒一直在?那边拿着手机监控看?,仿佛要把那手机给盯出洞来。


        

“老婆啊,进去了,明明没?哭,孩子们都好我中午过去看?看?,你安心拍戏好了。”


        

这个电话结束,宿爸爸又接了个电话,这次是族里的长老打过来关心的,他又道:“您放心好了,孩子都很乖。”


        

同事们聊着天,见宿老师盯了一半还?接了不少人的电话,一会是给老婆报平安,一会又是亲朋好友来询问。课间十分钟都接了快五个电话,要不是下节课要上课,估计还?得接下去。


        

这宿老师是自己上幼儿园还?是孩子上幼儿园,怎么这电话接得比结婚还?勤快?


        

中午的时间将到,宿爸爸本来是打算去幼儿园看?小朋友,奈何放学问问题的学生太多了,再加上组里开会说新?一年教学问题,实在?没?办法过去,连着去小学接离玄听还?是麻烦同事帮忙接的,最后?只好打电话跟幼儿园老师说一声,顺便问问孩子中午吃饭怎样?


        

哪知对面老师闻言语重心长问了句:“宿黎爸爸,你们家孩子这消化问题检查过了吗?”


        

宿爸爸一接电话吃惊,便问:“怎么了?”


        

老师只好把中午吃饭的事简单说了说:“如果是消化问题可得好好检查,小孩子身体健康你们作家长的要特?关注。我带小孩这么多年,第?一次见这么能吃的……”


        

宿爸爸听完点了点头:“这个我们检查过没?问题,这样吧老师,我们家孩子胃口大,午餐费我交四份,到时候麻烦你给孩子一人准备两份。”


        

电话那边的老师:“……?”


        

-


        

宿郁分数线勉强够上镇高中,跟着白昀季铭做了新?同学。下午,镇高中刚下课宿郁就迫不及待拎着书包往外走,遇上准备喊他一起回家的季铭白昀,便说自己要去幼儿园看?看?。


        

季铭疑惑:“等?等?,这弟弟上幼儿园不是好事吗?我弟上幼儿园那会我们全家人高兴地吃了顿大餐?”而且宿郁前几?天还?在?抱怨说因为照顾弟弟没?时间打球,这弟弟上幼儿园,他们不应该趁着放学的时间去打球吗?


        

宿郁:“我弟第?一次上学。”


        

季铭:“是啊。”


        

宿郁:“我跟你没?话说。”


        

白昀见状道:“我跟你一起去吧。”


        

什么叫没?话说?季铭:“???等?等?,咋一个暑假过去你们的关系怎么好了?”


        

结果到幼儿园的时候,幼儿园门口围着不少来接小孩的家长,宿郁三个人到的时候便看?到本该在?市里忙碌的陈惊鹤也在?,周围站着他的几?个保镖,门口还?停着辆拉风显眼的车,甚至连着风妖都过来了。


        

两个人站在?幼儿园外鹤立鸡群,一下子就吸引了周围家长的注意?,尤其是那辆车,已经?有不少家长围上去拍照。


        

宿郁带着同学走过去五个人一下子就占据了接孩子的前排。


        

栏杆里的孩子排队等?着家长接,宿郁左看?右看?也没?看?到自家弟弟。


        

宿郁意?外:“风妖叔你今天不是不上班吗?”


        

“不放心,过来看?看?。”风妖因为小孩上幼儿园临时下岗,也好奇幼儿园的情况,循着味道找过来的时候就看?到陈惊鹤在?门口,打了声招呼便在?旁边等?着。


        

宿郁又看?向陈惊鹤:“惊鹤叔呢?你不是说今天开会吗?”


        

“推了。”陈惊鹤左顾右盼道:“凤凰大人第?一次上幼儿园,我得过来看?看?。”


        

几?个人杵在?大门口,一下子就引起老师的注意?,值班老师问道:“几?位家长,接哪个班的孩子,叫什么名。”


        

“宿黎宿明。”陈惊鹤一下卡壳了:“小班的。”


        

值班老师道:“我们这小班好几?班呢。”


        

几?个人干站着,都知道宿黎宿明读小班,但是读哪个小班还?真不清楚。


        

值班老师看?着这群人,一个西?装革履长得像斯文败类,开着车过来还?带几?个凶神恶煞的大汉,一看?就不是善茬。


        

另一个大热天穿着长衣长袖还?留长发,长得很俊但说起话来声音沙哑,看?着有点不太对劲,除此之外还?有三个刚刚过过来的高中生,为首那个衣服链子都没?拉好,跟西?装男说话的时候随意?懒散,像是不务正业的学生。


        

“你们真是来接学生的?”值班老师微微皱眉,已经?打算喊保安过来。


        

“等?等?啊。”‘不务正业’的高中生拿起手机在?翻,“我翻翻群消息,我爸早上好像发了,哦太阳班的。”


        

值班老师通知了太阳班的老师,很快老师就一手牵着一个从幼儿园里出来,宿黎大老远看?到陈惊鹤的时候才从一天的恍惚中惊醒过来。


        

“崽崽!”宿郁的手穿过栏杆,正在?跟他打招呼。


        

宿黎看?到自家哥哥跟白昀,正想?往前走的时候,手被老师牵得紧紧,完全不给放。


        

谁知道他一下午经?历了什么,他原以为《两只老虎》是其他人族的课程,可等?到下午老师授课的时候才明白是教学唱歌,而且这歌他在?家里听过,里边的歌词听一遍早记住了,可老师一句歌词要反复教七八遍,教完还?说明天继续。


        

好不容易熬到放学,其他小朋友能走了,他跟宿明还?只能在?教室里等?着家长来接。现在?隔着栏杆跟陈惊鹤等?人相望,他已经?迫不及待往外走。


        

带班老师道:“黎黎明明在?这里等?着,老师去问问。”


        

老师过来后?看?了眼面前的这五个人,而后?问道:“谁是宿黎宿明家长?”


        

陈惊鹤赶忙走上前去,“是我。”


        

老师问:“你是他们什么人?”


        

陈惊鹤一顿,稍稍回避了宿黎的目光,小声道:“算是他们叔叔。”


        

什么叫算是叔叔?老师打量了下陈惊鹤,又问几?句,越问越怀疑。


        

她?小声同值班老师道:“这几?个好像不是双胞胎的家长,跟早上送人过来的家长不一样。我感觉有点不太对劲……等?等?我给他们家长打个电话。”


        

作者有话要说:黎崽:上学为什么是这样的?


        

惊鹤:是这样的,上学还得上十几年,您要早点习惯。


        

——————————


        

=-=◇-基友的团宠可爱小甜文了解一下呀!!-◇=-=


        

《全世界都以为我女扮男装[电竞]》by:厌姝


        

薛澜穿进一篇耽美文,成为了主角攻受游戏战队中:对主角攻图谋不轨、最后被踢出战队的炮灰。


        

原本只想打打游戏,再顺便看看别人强强联合相爱相杀他却没想到,有天,所有人都以为他是女扮男装进了俱乐部。


        

画风开始突变——


        

队友a:澜澜,这些零食都给你。


        

队友b:澜澜,还需要什么物资尽管说。


        

粉丝abcd:澜澜,你是我们的宝贝我们的骄傲!我们为你打call!


        

主角攻温衍将刷了n久的材料丢给他:跟紧点,就算是女孩也别想有什么优待。


        

薛澜:……我真的是男的。


        

薛澜悲伤的抱着一堆零食和礼物经过花园,却看到了独自坐在树下的主角受段闻峥。


        

段闻峥是常年在排行榜与温衍不相上下相爱相杀的猛a队友,此刻他刚输掉一场练习赛solo好像很沮丧。


        

薛澜想到他马上要为爱做受了,忙将手中的零食全都塞给他。


        

薛澜目光亮晶晶的:别难过,比赛有输有赢,以后有什么不开心都可以跟我说!


        

正在思考人生难题·中午到底吃什么·根本没好好打练习赛的段闻峥:?


        

他抬头望见他亮晶晶的双眼,微微勾了勾唇:“好啊。”


        

后来——


        

薛澜被曝“掉马”出柜,众人哗然,媒体采访队友对此看法。


        

“很惊讶。”专访噩梦·段闻峥随手接过麦克风:“这是近期爆料中第二让我惊讶的事。”


        

媒体急忙深挖:那第一的爆料是?


        

段闻峥:他出柜的对象,是我。


        

全体网友:?????


        

——————


        

感谢在2021-03-1218:01:59~2021-03-1316:52:13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易子3个;薇薇微笑、文荒野人、提刀催更新、飞鱼、辞颜、咕咕子、都少mandalas、陌鸾懿、昽月、某琥、泥巴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婉羽寒30瓶;31209697、霁惔、岁悦、半夏雨晴、羌怨柳、吃糖的小面20瓶;rachelllly15瓶;谈笑娉婷12瓶;晟卿、。、陆晨慕、在当夏10瓶;山明6瓶;鱼墨先生5瓶;=-o!3瓶;布莱恩被我吃了、邱夏、泥巴、leanne2瓶;丰云卿、桦月、紫苏、柚子、有风、王小宝与肖大宝的粉头、月泠疏、萌萌哒小公举、人形自走咸鱼、漠鳹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