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外边正因?幼儿园招聘幼师的事忙碌时,宿黎已经没去学校了。


        

那天晚上他正跟玄听在屋里看书,而后宿爸爸进来问他对什么感兴趣,宿黎简单说了说,隔天宿爸爸就没带他去上幼儿园,说是之后给宿黎安排老师,便留着风妖在家照顾他。而他弟弟宿明确对幼儿园表现出浓厚的兴趣,积极程度就跟以前假期下午去小公园踢球玩泥巴一样,一大早就背着书包等着宿爸爸带。


        

风妖很少说话,每次都把宿黎想要的东西准备好,吃的喝的以及要看的书,习惯了家里平时热闹,等到宿明跟离玄听都不在家时,宿黎却有点不太习惯。


        

在家修炼的日子过?得?飞快,白日虽然安静,但等到晚上就热闹起来。


        

宿黎修炼的进度因为五感的恢复快了不少,虽然还没凝炼出妖丹,但是隐隐已经有妖丹的雏形初现。他每天的灵力消耗也特别快,用在重塑身体灵脉跟骨骼上,好在这些进度虽慢,但也有所收获。


        

宿黎道:“听你这么说,小学好像也没教什么?”


        

离玄听道:“嗯,教学字学拼音,这些且跟你先前与我说的相似。”


        

“那我哥为什么还那么喜欢上学?”宿黎对上学有非常高的期待还是由于宿郁,特别是看到他哥怎么学都学不好时,便对人族的知识带有一定的敬畏。


        

“你最近还有做梦吗?”离玄听突然问。


        

宿黎闻言微顿:“没有了。”


        

“嗯。” 首发域名www.bequge。cc


        

宿黎有些疑虑,他怎么感觉离玄听对他的梦很感兴趣。


        

-


        

因?为养成习惯,宿黎会更喜欢到花房修炼,这天他修炼从花房里出来的时候天色已经晚了,便看到宿爸爸在院子里捣鼓阵法。宿家的院里有非常多的阵法,一层叠一层,而且还以非常隐蔽的方式潜藏着。宿黎也是后来经常在花园玩的时候才注意到,这些阵法的存在感很低,但仔细看过?阵纹之后他发现是强有力的防御阵法,也跟上古阵法不一样。


        

“崽崽,饿了吗?”宿爸爸正半蹲着,他的手脏兮兮的,见?到孩子过?来没空手去摸他,于是用脸稍稍蹭了蹭孩子,“等会啊,爸爸这里弄完了就去做饭。”


        

“阵法吗?”宿黎也蹲下来看,发现是在加固阵法。


        

宿爸爸道:“最近息灵村来了不少人,咱们家外边偶尔有修士经过,这家门口的阵法得?弄好。”


        

宿黎看了一会,这段时间了解不少现代阵法的思路,指着其中一道阵纹:“这里可以改改,叠两层会更好一点。”


        

宿爸爸闻言仔细看了看,“叠两层是为什么?”


        

“这里接引灵的地方,会让阵法启动的速度更快。”宿黎简单地跟宿爸爸说明思路:“我上次改阵法的时候用过两层,能行得?通。”


        

宿爸爸仔细琢磨了下:“那这边也能叠两层吗?”


        

宿黎看了会:“这个要减两道阵纹,不然会冲突的。”


        

宿爸爸只听了点提示,便懂得?怎么从中改动,“这么一改,别人想从阵眼破阵就不容易了。”


        

“东南角的阵眼也可以再改改。”宿黎说完道:“他们肯定进不来。”


        

“好。”宿爸爸一听来了兴致,“这阵法改完应该还能用在息灵山那边,我来试试看。”


        

离玄听从屋里出来的时候便看到一大一小正在院子里捣弄阵法,两人是蹲着的,宿黎的蹲姿乖巧,边说着边指着另一面,而宿爸爸就会顺着他所指的方向看去,两人说得津津有味。


        

他走近一听才知道原来是宿黎在给宿爸爸出主意。


        

“防御阵法不能只守不攻,会给他人可趁之机。”


        

“这里可以加离火阵。”


        

“还有这……”


        

他见?状微微一顿,想到以前在凤凰神山的日子。宿离是凤凰神山的山主,虽然不怎么爱管事,但偶尔会去前山看看,闲着没事就会给看管阵法那些妖出主意,说着怎么防御是最好,一方面又教他们如何设立阵中阵。


        

凤凰神山作为上古有名的妖山,宿离虽是凤凰,却年纪尚小,有些大妖顾忌他独特的凤凰血脉从未越界,但有些妖却言强者为尊,看不惯凤凰神山的做派,当时便派人来进攻神山,结果在神山外围的阵法死伤惨重,凤凰神山不费吹灰之力,只是几役便让其他虎视眈眈的妖族打了退堂鼓,而当时他的剑主正在兵器库里睡大觉,完全不知山外纷乱。


        

如?今这场面,就跟当年尤为相似,他看似随意指点,但阵法里有着他一贯的坏主意。


        

又过?了几天正巧周末,宿家人都在家里休息看电视,陈惊鹤跟秘书青鸟带着一沓简历过?来,其中便有着十来个人的照片。宿郁见?状凑过?来一看,意外道:“惊鹤叔,你们公司还搞娱乐项目啊,这是练习生吗?年底那档选秀有你们公司选手吗?”


        

“什么选秀?”宿爸爸一顿,想起班里的学生曾说过?:“哦就是你们年轻人爱看的那些唱歌跳舞的节目吗?”


        

“我可不看,我对这些没兴趣。有这个时间还不如?多背几个单词。”宿郁翻了翻简历表,道:“就是季铭那小子去年追选秀还搞什么打投,这里边有几个长得不错,回?头上节目我给他推荐推荐。”


        

“我们不做这些项目。”陈惊鹤献殷勤地把简历表递到宿黎面前:“凤凰大人,你挑一挑,看看这里边有没有顺眼的,这些都是招来教你功课的。”


        

“老师?”宿黎闻言便把那简历拿过来看,发现上边用较为简单的文字写了这些老师的状况,比如?擅长什么等等,“这么多?”


        

“我跟清风商量了好几天,也拜访了不少人族的教育专家。”陈惊鹤道:“这些都是从我们制定的计划中精挑细选出来的,都是修士,学习时间可由着我们安排。”


        

这些人选都是陈惊鹤通过?层层面试筛选出来的,人品学历跟经验都是经过?考核,擅长的领域涵盖多种人族课业。原先他便想着让凤凰大人去教育资源更好地方读书,既然凤凰大人对现在幼儿园的课程没兴趣,那他就给凤凰大人重新规划学习计划好了。


        

这跟他最开始的想法不谋而合,办起来更是简单快捷。


        

之前还碍于宿家父母跟凤凰大人的想法不好施展,现在大好机会摆在面前,他怎会错过??


        

“现在老师颜值都这么高?吗?”宿郁一愣:“不对啊爸,你先前不是说家教难找吗?”


        

“之前是很难找。”宿爸爸:“但是最近不知怎的,就好多送上门的。”


        

宿黎看着名单有些迟疑,旁边的宿郁见?状道:“那不简单?黎崽听哥哥的,哪个好看挑哪个。”


        

宿郁说完就帮宿黎看,结果翻了一圈简历,愣是没找到不好看的。


        

宿黎问:“选什么?”


        

宿郁面露难色:“要不你随便抽几张吧?”


        

最后还是宿黎把选择权交给了离玄听,后者扫了几眼,就从上往下依次拿了三四张,教学的人选也就定下来。老师是走幼儿园招聘进来的,陈惊鹤跟幼儿园老板合作?引进人才,除了高?学历,这些修士还专修过教育学以及幼儿教育,拿着正经的幼师证考进的幼儿园,这些老师平时白天要教幼儿园的小朋友上课,下午才会教宿黎上课。家里让这么多人出入多有不便,正好幼儿园那边有闲置的空教室,便成了新教学的地方。


        

-*


        

y市,城市灯红酒绿。


        

落地窗前,身着睡袍的男人端着酒杯,目光凝视着高?楼之下的城市盛景。隐没在房间的一角里跪着人,“息灵山的阵法,我们进不去。”


        

男人沉默着没说话,跪在地上的下属接着叙职:“原先大师已经找到南边的一块突破口,阵法破解也将完成?,没想到在破解前夜,息灵山那边的阵法又加固了,这次的布阵思路相较诡谲,我们没办法?……”


        

“宿清风跟宿余棠虽擅长阵法,但更擅长杀戮之道。”男人冷笑一声,“此先你们可跟我说过,论阵法造诣,他们不如?大师。”


        

下属道:“这从中还有妖管局阻拦……”


        

“宿家的阵法你们进不去,息灵山的阵法你们说没办法?。”


        

男人问道:“你们还会什么?宿家幼崽所在的幼儿园,派过去的人一个都没进。”


        

下属道:“大人饶命,可我们探听来的消息,那息灵山内龙威凤鸣的异象似乎是假的,潜藏在玄鹤中的探子也说暂且没有凤凰的消息,至于龙,那更是……”


        

男人闻言放下酒杯,几步走到他的面前,冷笑道:“我需要你教我做事?能不能办好?”


        

“能……幼儿园那边我们会再想想办法?。”下属冷汗直流:“宿家幼崽真是突破口吗?”


        

“我的人跟我说,陈惊鹤经常带在身边的剑柄不见?了。”男人站起来,把酒杯中的酒浇到下属头上,接着道:“陈惊鹤把那东西看得?比性命都重,你觉得?他是会把剑柄随意安置吗?那群道修的说法也好,陈惊鹤的剑柄也罢,都跟宿家这幼崽有关。”


        

“先天残疾的幼崽,一下子就变成人人传扬的小天才。”男人道:“我可不信有这种巧合,滚吧,没办好就别回来了。”


        

下属告饶离开,房间里陷入寂静。


        

男人走到窗边,窗外的灯光映照进来,堪堪照亮了桌边一角,那里放着一块绢布,绢布之上是泛着冷光的玄色裂片。他把酒杯放下,拿着那块裂片对着窗外:“那可是上古凤凰本命玄听剑的剑柄,曾经名扬三界、身负万千剑阵剑诀的旷世神剑……”


        

-*


        

幼儿园要扩建的消息传出去,不少家长都非常意外,息灵山这边小镇的幼儿园比起市区的幼儿园没法?比,幼师的质量参差不齐,几年都没怎么动工,只是做游乐设施的维修,这一听有大老板来投资搞建设,消息很快就传去,连着来探听转园的家长都不少。


        

而幼儿园园长拿到这些老师的简历时惊愕地问老板:“我们这三千块工资,这些老师能待得?住吗?”


        

“陈总那边应该是有人才补贴吧?”幼儿园老板摆摆手:“你放心好了,合同都签了,明天这些老师就过来,对了,三楼那边的教室给宿黎那孩子休息看书,你就跟其他老师说平时不用过去那边,我另有安排。”


        

为了预防上次的情况发生,宿爸爸把接孩子照顾孩子的事交给了风妖,一开始想让风妖开车去接孩子,没想到风妖连驾驶证都没有。


        

宿爸爸:“你来人世这么久怎么连个驾照都没考?”


        

“无事……我可以接。”风妖说完又道:“我尽量不要让其他人看见?。”


        

“……”宿爸爸只好又给风妖报了个驾校,于是每天上午风妖除了接送孩子上下学,又多了个考驾照的任务。宿爸爸还跑了趟息灵村小学,给离玄听办了个出入证,方便离玄听随时出校门去找宿黎。


        

这件事还要从前几天说起,离玄听的班主任打电话来说找不到玄听了,宿爸爸着急打电话回?家后才知道离玄听趁着下课时间回家找宿黎了,玄听记性好,跟着宿爸爸出去几次就把路记熟悉,也知道避人耳目偷偷飞回?来。宿爸爸听说这件事后为孩子的教育头秃了头,以为玄听不喜欢上小学,结果每天一早上离玄听就背着书包等着他一起去,就是偶尔会飞回?来找宿黎。


        

离玄听是个懂事的孩子,初来乍到就跟宿黎一样对什么都好奇,学东西也很快。


        

宿爸爸自重新梳理了宿黎的教育策略后,也对离玄听上了心,决定在尊重孩子的意愿上由着他们来。


        

宿郁一听便道:“小小年纪不学好就逃学,爸你这得?好好教育他。”


        

宿爸爸则是道:“回?头我跟老师交代几句,看能不能给他办个出入证。”


        

“爸有你这么溺爱孩子的吗?!”宿郁震惊:“这公然逃学!你以前都没这么溺爱我。”


        

宿爸爸道:“我要是你读小学的时候给你办出入证,你早拿着出入证远走高飞,还指望你回?家?别以为我不知道你小时候经常溜去工厂玩。”


        

宿妈妈外出工作?还得?过?两周才回?来,虽然不在家,但往家寄快递很勤快,家里杂物间都堆了好些个书包,宿妈妈还要宿爸爸每天轮流给孩子们换,换完最好是录个小视频发给她。


        

-


        

来幼儿园的阵修两男一女,被园长带着熟悉幼儿园事物之后很快就被分到各个班级带孩子。园长本来担心这些高?材生来到这边不习惯,没想到他们对教育孩子各有一手,不过?半天时间就深受幼儿园孩子的喜爱,还偶尔会跟同事分享育儿经验,特别受同事的喜欢。


        

宿黎在三楼的空教室,这里安静适合看书,陈惊鹤还在教室的角落里放了个书架,书架上摆放着他目前在看的书,可以说是非常方便。教室的窗户打开正对着底下二楼的中小班区,也不知道是不是巧合,从这个角度看过?去,正好能看到太阳班的位置,偶尔能看到跑到窗边的宿明。


        

几个新老师在学校里熟悉了几天后才开始准备教宿黎上课,他们的长辈都是让他们奔着听课来的,本以为接触到宿黎是件很难的事,没想到居然还有这么近的机会接近宿家幼崽,就宛如?天下掉馅饼,直叫周围的修士羡慕。


        

可真当看到宿家小朋友坐在教室里,见?到他们时投来的好奇目光,他们却有种难以言喻的紧张感。


        

面前的桌子上放着好些书,其中一些还已经摊开,不少书籍上都有标注的痕迹,三个修士中年纪较大的开口道:“小先生,那我们就开始讲课了?”


        

幼崽应了声:“好,麻烦你们了。”


        

几个修士受宠若惊,变得?更紧张了。


        

空教室外是三楼,这一片正巧是幼儿园学前班跟大班的教室,走廊里隐隐约约传来各班的说话声。宿黎的教室外有隔音阵,教室里十分安静,仅有修士的授课声。


        

修士们的讲课方式跟白昀有所不同,白昀更偏重于启蒙,有他自己的一套教学方法。但修士们讲课更循规蹈矩,也更有条理,一开始宿黎对他们的教学方式还有点不习惯,后来听了十来分钟才明白他们这授课方式的用意,课程内容上还多添了不少白昀没讲过?内容。


        

宿黎听得心满意足,问道:“学校上课就这样吗?”


        

修士们一下子就紧张起来:“是的,我们会根据科目内容给小先生安排系统学习,是有什么地方不理解吗?”


        

“你们讲得?很好。”


        

宿黎说完忽地察觉到身后的异样,往后一看只看到窗外的走廊空荡荡的,而另一边的窗户往外便是宽阔的蓝天。


        

修士见?到幼崽看着窗外,似乎窗外有东西吸引住他的目光,“小先生?”


        

奇怪,好像刚刚有谁在外边?


        

宿黎放下笔,推开门走到走廊上,被隔音阵挡住的声音接踵而来,热闹的幼儿园重新回到他的耳际。热闹的声音中,他似乎听到一声急促的声音,那声音怪异尖锐,又短促异常,只出现一会便消失不见?。他静下心来准备细听,忽地看到楼梯口处有个小孩跑了出来,径直跑进一间教室。


        

他微微皱眉,走过去便看到被紧紧关着的门,而门内忽然传出一阵轻快持续的声音。


        

声音规律悦耳,高?低分明,像是某种器具发出来的声音,与先前那尖锐短促的声音截然不同。


        

-


        

教室里,修士们趁着宿黎不在的期间又备了点课,宿黎学的速度太快,完全超乎了他们的预期。他们昨天晚上备的课放在今天完全不够讲,只能临时再准备些内容,下一次课得?准备更充分些。


        

“小先生这是干什么去了?”


        

“可能是太累了?”


        

“他学得太快了,我刚刚讲着都有点吃不消。现在妖族的幼崽都很厉害了吗?”


        

“出去好一会了吧?怎么还没回来?”


        

教室里的修士等了好一会,也没等到出去的幼崽回?来。


        

幼儿园三楼一条直线,从这边的角度看过?去便能看到走廊上所有景况,平常其他班级上课的时候都关着门,走廊上基本不会有人走动。修士们悄悄从窗边往外看,隔音阵外正传来其他班级授课的声音,他们一开始没看到人,目光往回?收的时候便看到隔着两间教室的窗边,他们的小先生扒着窗户的边沿,身形微颤,正努力踮着脚往里看。


        

“要不……我们给小先生递个凳子?”


        

作者有话要说:感谢在2021-03-1418:19:10~2021-03-1518:00:08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都少mandalas、陌鸾懿、luvcarol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思凡100瓶;白鹭横江69瓶;景止60瓶;赎罪40瓶;hyaline°27瓶;石头子姜24瓶;luvcarol、cheryl、梅尔20瓶;2012519118瓶;4675414616瓶;田田想吃抄手15瓶;小呀小阿亭、凝凝、虾10瓶;云空九三9瓶;槿笙、朝俞^_^、x.、细语凝香5瓶;seven、奶茶七分糖3瓶;今天的大大咕了嘛、虚空、烤鸡翅膀、杯莫2瓶;朱一龙的女人、书荒鹿、丰云卿、紫苏、王小宝与肖大宝的粉头、41175408、橘子味泡芙、梦、岁朝、星薇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