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士们正犹豫要不要给小先生递凳子的时?候,那边的教室门就开启,走出?来的老师把他们的小先生领了进去。


        

幼儿园大班正上着课,带班老师钢琴弹到一半,忽然注意到靠着走廊的窗边正冒着半边脑袋,时?不时?有?双澄澈的眼睛冒出?来。老师只看了一眼便知道外边那孩子是三楼最后那间教室的小孩,前几天?园长特?意来交代说?不要过去最里?边的教室,说?是幼儿园合作老板的亲戚在那边学兴趣班。


        

她偶尔会看到那小孩来上学,经常带着他的弟弟,弟弟在太阳班。


        

“窗外的小朋友,要不要进来听呀?”老师停住了手,与窗外的小孩对上目光,伸手招了招人:“来快进来。”


        

班里?其他小朋友纷纷看向窗外,而老师说?完就走过去开门,从外边引进来一个小孩。小孩年纪较小,看起来瘦瘦小小,却又长得精致好看,比他们班最漂亮的小朋友都好看。好几个小朋友的目光一直停在他身上,直至老师说?道继续上课,还一直往好看小孩的身上瞄。


        

班里?各个位置都坐满了同学,老师贴心地?给他搬来一个小凳子,让他坐在靠前的位置,又走回去继续上课。宿黎落在凳子上,目光停在老师的手下的琴键上,他知道这器具,之?前在图画书上见过,似乎是人族的东西,叫钢琴。


        

“老师弹琴,我们一起唱昨天?新学的歌好吗?”


        

老师说?完又开始弹起钢琴,宿黎见她手指落在钢琴上,很?快整座钢琴就发出?悦耳而轻快的声音,跟他在外边听到的一模一样。他不禁将目光落在她的手指,记忆她手落下的位置,紧接着听到她扬声带了一句,教室里?其他的小朋友也跟着唱起来。


        

歌唱的声音整齐划一,不同孩子的声音交汇在一起,宿黎又在不经意间听到那个短促尖锐的声音,只是停了一会那声音就消失不见,好像是在特?意引起他的注意力。


        

声音是在教室里?……到底是什么东西?


        

宿黎快速在教室里?孩子身上扫过,在看到角落身穿灰色衣服的男孩时?顿然停住了目光。对比其他孩子,他看起来更加矮小,却坐在最角落的位置,稍微不注意便看不清他。宿黎没看清刚刚在走廊跑进教室里?孩子的样貌,但?记得他身上的衣服,差不多就是这个灰色。 记住网址https://www.bequge。cc


        

刚刚的声音不像是人发出?来的声音,但?教室里?能发声的东西也就是人跟钢琴,难道是在钢琴上?


        

老师注意到小孩似乎在盯着钢琴看,笑问:“小朋友,之?前的老师教过你弹钢琴吗?”


        

“弹钢琴?”宿黎微微一顿。


        

老师其实刚刚已经教过孩子们弹钢琴,距离下课放学也仅剩下十分钟的时?间,便招呼着宿黎过去,抱着他坐上钢琴座椅。


        

宿黎见到这面前的钢琴,忽然想到之?前自己的猜测,难道那怪异的声音是从这里?边发出?来的?他回忆了刚刚老师弹的位置,按部就班地?重复她按过的琴键。


        

老师原以为这孩子不懂钢琴,没想到他一摸到琴键就能弹出?来,弹的还是刚刚她弹过的歌曲。小孩弹琴的姿势跟指法不对,她找的都是非常适合儿童的教学曲,可以说?基本上没有?过多的技巧要求……


        

琴声持续了一会,宿黎停下了动作,“我只记到这了。”


        

先前他只看了一会,后边的注意力都在角落里?的孩子身上,没记住后半段她弹了什么。不过重复前半段音乐,却没听到那个短促的声音,莫非那声音不是出?自钢琴,亦或者说?他哪里?弹错了?


        

老师听到他的声音有?点惊讶:“小朋友是第一次学这曲子吗?”


        

“嗯。”宿黎看了一眼角落的孩子,发现?他也在往这边看,便问道:“老师能再弹一次吗?”他得先确认是不是他弹错了。


        

老师意外,“好,那我们就弹最后一次放学了。”


        

第一次学……这孩子该不会是刚刚听她弹的时?候学的吧?


        

角落里?,听着悠扬的钢琴声响起,身着灰衣的孩子余光扫过窗外悄悄往里?看的修士,又不经意地?看向坐在钢琴边的宿黎,微微张开了嘴,急促怪异的声音从他口中传出?,很?快又消失不见。


        

宿黎闻声抬起头,目光扫向身后的位置。


        

又来了,这次的声音更小,但?像是从后边传来的。


        

-


        

宿爸爸今天?下午没课,老早就去小学接了离玄听,然后急匆匆地?赶往幼儿园。到的时?候幼儿园已经放学了,宿爸爸先去小班接了宿明,又带着两个孩子上楼去找宿黎。


        

拐过楼梯口后,宿明就已经迈开腿跑向宿黎的教室,宿爸爸只好跟上去:“明明,不能在走廊跑动。”


        

而离玄听却在楼梯口停下,往另外的教室走去,便看到教室里?放着一架黑白相间的钢琴,宿黎正坐在钢琴顶上,一下又一下重复地?按着琴键,似乎有?什么没搞懂的地?方。


        

周围的修士窃窃私语——


        

“小先生这是对钢琴感兴趣吗?”


        

“回去得准备下琴谱,说?不定?明天?还要教这个。”


        

“资料上没说?小先生学过钢琴……”


        

“我弹得对吗?”宿黎偏头问修士。


        

修士微微一顿,这首曲子不难,但?小先生是照着琴键按,他好像就是在重复刚刚那个老师按键的顺序来重复这一首曲子,但?正因为是照着按,会出?现?一些新手容易犯的毛病,“您没按错,但?有?几个音不是照着顺序按键盘,而是要同时?呈现?……”


        

他简单跟宿黎说?了下新手钢琴的要点,又纠正他刚刚几个错误:“但?是总体上来说?,您的曲子没弹错。”


        

宿黎盯着钢琴看,他明明记住了顺序,却没想到这么个钢琴里?却有?这么多巧妙的地?方……是它内部的问题吗?要不用?灵力试试?


        

离玄听在教室外看了一会,走进来问他:“你怎么到这边来了?下课了吗?”


        

“玄听。”宿黎微微皱眉:“你帮我听听这声音里?有?没有?不对劲的地?方。”


        

离玄听见他眉头微蹙,便意识到事态不对,认真道:“我听着。”


        

宿黎按照记忆把曲子重新弹了一遍,这次他特?别注意刚刚的问题,再弹出?来也没听到那个怪异的声音。等他弹完正想问离玄听的意见,忽然听到一阵强有?力的掌声回荡在教室内,一偏头就看到教室门口刚进来的地?方,宿爸爸带着宿明,一大一小杵在门口大力地?鼓着掌。


        

这一掌声似乎提醒了什么,站在钢琴旁边的修士后知后觉,也随宿爸爸之?后鼓起掌来。


        

宿黎:“……?”


        

几人没在幼儿园留太长时?间,宿爸爸很?快就帮孩子们收拾了书包,接着就带孩子回家。幼儿园这个点已经走了大半的孩子,只剩下一些晚托的孩子。园长从办公室出?来,走到三楼注意到有?个小孩正站在最里?间的教室门口,似乎抬头在看什么。


        

园长喊了声:“陌陌,怎么在这里?站着?”


        

身穿灰衣的小孩回过头来,看了园长一眼,又收回目光继续看教室门口。


        

园长见状十分无奈,这孩子是前几天?才入园学习,是从隔壁镇上来的。他的家长很?晚才下班,所?以这几天?他都是幼儿园里?留在最晚的小朋友,但?这都不是重点,重点这孩子嗓子有?点问题,不爱说?话,也不会跟其他孩子交流。


        

刚上课没两天?,几个带班的老师就反应过这个问题,园长不免担心,好几次跟家长反映这个问题,但?是家长说?这孩子从小就这样,让老师不用?担心。


        

园长很?快就走到他身边,牵着他的手正打算带他到下边晚托的小教室,“怎么了?”


        

她顺着孩子的目光看去,发现?他在看教室门口上的涂鸦,那是一幅蜡笔画的线条,没有?规律也没美感,据说?是宿黎那孩子画的。


        

没过一会,男孩好似不在意的收回了目光。


        

-


        

回家以后,宿爸爸跟宿妈妈打电话的时?候提到了弹钢琴的事,两人一拍即合马上决定?往家里?搬台钢琴。宿家没几个有?音乐天?赋,家里?像钢琴这些的乐器一个都没有?。一听说?孩子对钢琴感兴趣,宿妈妈购物?的心又被激活,让宿爸爸把后山正在扩建的别墅里?再弄个音乐房。


        

“奇怪的声音?”离玄听问。


        

宿黎跟玄听正在院子里?,他把下午在学校察觉到的异样简单说?了说?:“后来我又听了一段时?间,但?除了我最开始听到的那声,其他时?候出?现?那声音都是在钢琴响起的时?候。要么是那台钢琴有?蹊跷,要么是在教室里?的人。”


        

离玄听沉默了会:“它在故意引起你的注意。”


        

宿黎也是这么想,就是不知道到底是什么东西在背后捣鬼:“我明天?再去看看。”他说?完注意到院子里?正躺着的大黄,稍稍一顿:“大黄的修为好像比先前更高了些。”


        

他在大黄身上留过凤凰印,对它修为了如指掌。


        

大黄本是兽族,不能完全算是妖,像它这样的开灵智的兽族需要多几年修行才能慢慢进阶成妖。宿黎原以为它还要再待几年才有?进阶的可能,没想到修为已经快能进阶了。


        

离玄听微微一顿:“凤凰印本能加持他的修炼,这般修为不奇怪。”


        

院子里?都是草坪,大黄正躺在草坪上休息,天?已经渐渐暗下来,晚风徐徐吹起。天?空中传来声音,宿黎微微抬头,便看到拉开天?际一线的飞机渐渐没入云层。远处雀鸟齐齐飞来,宿黎见状往后一退,尚未站稳就跌在身后的怀里?。


        

离玄听一手扶住了他,“小心。”


        

六岁的躯体比三岁大了很?多,离玄听稳稳地?扶住宿黎,一挥手将周围徘徊的雀鸟赶了去。


        

宿黎稍稍一愣,忽然有?种错觉,就好像很?久之?前也有?谁在他身后这般扶住他。


        

“呜呜——”大黄从地?上爬了起来,走过来蹭了蹭宿黎的裤脚。


        

宿黎回过神来,余光瞥到大黄狗窝的位置,便抬步走了过去。


        

狗窝上刻着一个聚灵阵,应该是他爸爸刻的,宿黎看了眼便注意到不远处的草坪上放着的好些工具,应该是平时?宿爸爸打理花园用?的。他走过去,手上凝聚灵力把那篮子拖了过来,又跑回屋里?拿了点符水才在大黄的狗窝边坐定?。


        

篮子里?的工具都很?重,宿黎不用?灵力都很?难拿起来,离玄听见状便拿起他刚想拿的锤子,问道:“你要做什么?”


        

宿黎见他轻而易举地?就拿东西,不由十分羡慕:“想把狗牌子拆下来,重新改个阵法。”


        

狗窝旁边立着个牌子,上边是宿明稚嫩的字迹写的‘大黄的家’。离玄听打量了一会,把锤子放下拿了另外的工具,很?快就把那牌子拆下来放在宿黎面前。


        

宿黎微顿:“你怎么知道用?的?”


        

“我看过你爸爸用?。”离玄听问道:“你是要在这牌子上刻阵法吗?”


        

“它现?在的修为应该很?快就会面临进阶。”宿黎道:“给他刻个防御的阵法,以免进阶出?了问题。”他们这段时?间白天?基本不在家,要是大黄在这个时?候进阶就出?麻烦事了,得先准备一手。


        

但?等离玄听把牌子拿下来的之?后,他又觉得在这上边画阵法实在太小,而且未必就能罩住狗窝附近,宿黎看了看周围,最好的地?方已经被宿爸爸画了聚灵阵,那按照方位推测,剩下适合布阵的地?方就在狗窝上方或者后方了……


        

后方是围墙,被狗窝挡了大半,要想画得把狗窝移开。


        

宿黎抬头看着这有?点高的狗窝,“这牌子画不开,或者只能往窝后边点,那里?我们够不着,要不我去屋里?喊……”


        

“后边是吗?”离玄听循着他位置看去,很?快就确定?宿黎想要画的地?方。


        

“嗯对。”宿黎正想着要不要用?灵力飞上去,忽然被一双大手扶起,稳稳坐在后者臂膀上。成年人的臂膀劲瘦有?力,不费吹灰之?力便让他回到高空。宿黎微微一愣,微微偏头便看到男人棱角分明的侧脸。


        

宿黎一愣:“你这……”


        

“龙骨并未定?型,幻化成人模样只是多耗些灵力。这里?能画到吗?”离玄听的声音变得成熟低沉,他注意到宿黎微愣的神情:“阿离,怎么了?”


        

离玄听这张脸跟他梦里?见过的一模一样,即便在息灵山时?已见过一面,但?这么近的距离还是第一次,让他有?一种分不清现?实与梦境,“没事。”


        

宿黎的一手拿着符水,另一手稍稍沾了水想往前凑,奈何手太短没够着。


        

离玄听见状,身形一跃轻轻落在狗窝上,他半蹲着身调整了合适的位置,“这里?呢?”


        

“能够着。”宿黎坐在离玄听的臂膀上,手指沾了符水凝力在墙上的位置画了新阵法。这种阵法并不难,他没花多久就把阵法画完。


        

画完后的阵法没入墙中消失不见,他放下心来道:“好了。”


        

一阵风过,离玄听身形一动带着他回到了地?上。


        

宿黎从离玄听的臂膀上跳上来,扭头便见到离玄听重新恢复到六岁孩童的模样,手里?还拿着件小学的校服外套,而后动作细致地?穿好了衣服。


        

这乍然一见,他恍惚间好似想起了些零丁记忆。


        

记忆里?长成少年的离玄听站在自己面前,周围的兵器库的剑台挂着形形色色的外袍。少年露出?劲瘦的背,骨节分明的手从衣袍中挑出?一件,而后认真细致地?穿在身上,而挺拔的身形像是直立的剑鞘,待黑袍覆身,便好似将那满身嚣气收敛而尽,回到往日?的离玄听。


        

离玄听轻轻抚平手臂上的校服褶皱,见状道:“怎么了?”


        

宿黎回过神来,“没,就觉得你穿衣服还挺快的。”


        

离玄听:“?”


        

这时?候院子另一边传来声响,两人回过头,便见到原先还在家里?玩的宿明不知何时?跑到院子里?来,手里?还拿着宿爸爸平时?打理庭院用?的水管,水管的阀口已经打开,宿明正举着水管兴致勃勃地?到处冲,弄得遍地?都是水洼。


        

没过一会,不远处的宿明注意到围墙边的宿黎跟离玄听,便拿着水管兴致冲冲地?跑过来,边跑边带着水。


        

宿黎眼见着那水管里?的水就要冲到面前,不假思索就挥手一挡,灵力改变了水的方向,继而直直冲到另外地?方。


        

只听见啪地?一声,宿黎回过头便看见那被灵力打出?去的水刚好不好就正面击在骑着自行车进来的宿郁脸上,淋得他满头是水,湿漉的头发贴在脸上,身上校服湿了大半,自行车正一滴一滴地?往下掉水。


        

宿黎:“!”


        

宿明拿着水管站在原地?,见状不禁出?声:“哇——”


        

作者有话要说:宿郁:……


        

——————


        

感谢在2021-03-1518:00:08~2021-03-1618:03:56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手榴弹的小天使:陌鸾懿、天凉了,该改名了、卉鱼1个;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咪啪~、blonde、45768521、都少mandalas、卉鱼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念念55瓶;天凉了,该改名了40瓶;枫溪30瓶;里绘21瓶;子年、她20瓶;sfu11瓶;战哥,弟弟爱你~、dormiveglia、凶狠的卡机卡机、打咕噜、少女心的大猛男10瓶;瑾儿、。6瓶;小迷糊、waiting、风过无痕5瓶;虚空、夜胜宇2瓶;亿点点啊、柚子、九方尘玥、=-o!、立刀祁、许多熊、王小宝与肖大宝的粉头、伊少、紫苏、starlight.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