幼儿园放学,其他修士下班。宿黎跟陈惊鹤说了几句悄悄话,便背起书包跟着离玄听下楼。风妖本来在楼下游乐设施旁边看着宿明,陈惊鹤跟着宿黎下来后就让风妖把人先带回家,他有点事要临时处理。


        

宿黎到家的时候,他哥跟爸爸都还没回家。


        

宿爸爸是因为在校改试卷,哥哥是去了图书馆,风妖只好先给几个孩子做了米糊充饥。宿明白天玩累,吃完米糊就躺在沙发上睡了,风妖接完宿爸爸电话后就给宿明盖了毯子,另一边宿黎跟离玄听已经去儿童房。


        

房间内,宿黎把白天未画完的剑阵继续拿出来摆在小桌子上,又随之从玩具堆里拿出一个玩具。玩具是个液体水盘,里边是海洋珊瑚丛,背面隐隐约约有符水的痕迹,此时珊瑚丛内的塑料小海星四散开来,其中红色的小海星已经从原先右下角的位置挪至左上角。


        

“息灵山那边又有人进去了。”宿黎微微一顿,手在水盘之上轻轻一挥,塑料海星回到原来的位置。


        

离玄听闻言一顿:“在聚灵阵旁边?”


        

“要往南再偏些。”宿黎停了一会,“看来他们的目的更像是在息灵山中寻找什么,这几天院子里的阵法反而没动了。”


        

之前听陈惊鹤说过有不少修士出现在息灵山附近打探,息灵山是他父母的山头,其他世家修士上门之前递拜帖以示尊重,但实际上暗地里还是有其他修士鬼祟行事。


        

前几天他爸爸在完善的阵法的时候,他也动了点小心思,除了帮爸爸加固阵法,其次在阵法中加了阵中阵。为防万一,他且让风妖在深山束缚妖灵的聚灵阵附近也加了几个眼,同时也关注着息灵山阵法的阵眼。


        

院子里的阵法,这些天被触动的次数寥寥无几,反倒息灵山阵法频频出现异动,但大多都在息灵山脚附近,说明这些人想入山去,但被妖管局布下的阵法拦住了。


        

宿黎看着液体水盘,微微皱眉:“我原先以为他们是来我家的,但现在看来,这来息灵山探查的修士不止一拨人,惊鹤跟我说幼儿园外围的阵法也松动了,不过我布的阵法还没触发。” 记住网址https://www.bequge。cc


        

当然还有一点意外,就是教室外的阵法。


        

宿黎大概知道教室的阵法是谁破坏,外部的人进不来,能进阵法的也只有是幼儿园里的人。


        

陈惊鹤说过,递拜帖的人多半是想来见他的父亲,问他所谓‘返祖传承’一事,但背地里应该有其他人,目的是息灵山。


        

“山里除了聚灵阵,好似也没其他东西。”离玄听迟疑片刻:“难道是上次龙骨的事?”


        

“这有可能,毕竟龙威没那么容易完全掩盖,当晚还有异象发生。”宿黎说到此处把东西放到另一边,又拿起笔来:“应该不用太担心,现在的修道界比起我们那时候差得远,惊鹤也与我说修道界老东西都闭关修炼不问世事,他现在还没与我讲,说明这件事还在他的处理范围。当务之急还是尽快把你剑身碎片找回来,我们说到哪个剑诀来着?”


        

-*


        

陈惊鹤忙完过来的时候正巧赶上宿家晚饭,宿爸爸一听说风妖考试没过十分意外,吃饭的时候开始给风妖出主意。


        

宿黎闻言思考了一会:“学电脑很重要吗?”


        

离玄听跟风妖闻言也投来目光,好似学电脑的难度在他们眼中十分重要。


        

宿爸爸一顿:“那当然重要,现在人族社会很多人都在用,你看爸爸平时在用的那个笔记本,就是一种类型的电脑。”


        

“不会吧?”宿郁扒了口饭咽下去,才道:“这用电脑都是无师自通的,学电脑找什么老师,打几把游戏就会了,信我。”


        

宿爸爸闻言颇为惊讶:“你哪来的时间打游戏?”


        

他这一天天的全看宿郁学习了,没想到他还打过游戏。


        

“我热爱学习咋就不能打游戏了?”宿郁觉得这个逻辑说不过去:“白昀也打,人学学神还打游戏呢,季铭还说白昀打得很厉害。”


        

几位家长颇为感慨,宿黎听了一会,决定也把打游戏列入学习的计划。


        

说着说着就提到幼儿园阵法被破坏的事,宿郁闻言一顿:“不是吧,前几天都听你们说,那个破坏阵法的小妖还没找到吗?”


        

“找到是找到了,但是他背后应该还有其他人,再钓钓。”陈惊鹤夹了茄盒,“清风,你这个做的比我去的餐厅好吃多了,回头我让我宅子里的厨子来找你取取经。”


        

“我把菜谱发给你,这个还挺简单的。”宿爸爸问了孩子今天在学校做什么,而后又提到宿黎下午在课室的事。


        

宿黎闻言道:“我想找玄听的裂片,试试用阵法,不过还在试。”


        

宿爸爸道:“好,那如果需要帮忙,记得跟爸爸说。”


        

吃完饭后宿黎跟离玄听就到房间里去,客厅里只剩下几个人,宿郁余光瞥到儿童房里两人似乎在看书,便道:“我怎么感觉玄听来了之后,崽崽看书的积极性变高了?”


        

“会吗?”宿爸爸道:“崽崽一直都这样啊。”


        

宿郁:“以前在客厅里看,现在都跟玄听躲小房间了。”


        

“白昀来找你做题的时候,你们不也去房间了吗?”宿爸爸习以为常:“你弟弟有自己的私人空间,你没事少管他,是不是要月考了?你功课复习完了吗?”


        

“我跟白昀那不是怕被你们打扰。”宿郁又道:“你不说我都忘了,我笔记还没抄呢。”


        

等宿郁走后,风妖起身告辞,说要去深山里看看阵法的情况。客厅里就只剩下宿爸爸跟陈惊鹤,两位家长先是泡上一壶茶,又拿着平板起来看了下监控。


        

“你带过来的这茶叶不错。”宿爸爸抿了两口:“崽崽说他打算用剑诀启阵,这点你确定过没问题吧?”


        

“只要在息灵山内都没问题,只是今天跟我过去那几个阵修我敲打了一二,凤凰大人教了他们阵法,年轻人有考虑,征求了凤凰大人的意见来跟我说这事,说是拿着草稿要出书。”陈惊鹤点了点头:“我答应了,正巧合了我们之前的想法,他阵法越厉害此事越有倚仗。”


        

宿爸爸问:“你派出去人都搞定了吗?”


        

陈惊鹤点头:“他们道修能传播消息的地方就那么点,一开始确实有人提息灵山里龙威的事,也质疑过凤凰大人,现在全让我的人往‘返祖’上边引了。”


        

这件事最开始还是要说到宿家父母忍不住秀娃,发了很多阵法图的事,一开始看宿黎的阵图确实是以为孩子有点天赋,后来识出其中端倪又知道自家孩子就是凤凰,那么这件事的处理就变得复杂多了。


        

先天残疾的幼崽恢复本是奇闻,又因有白画眉说返祖为例,宿家父母便连同陈惊鹤,把外界传闻都往返祖上引,正巧有阵法天赋在先,往返祖上引不是难事。


        

返祖的妖族带奇特天赋的虽然罕见,但也不是没有先例,妖族内好几个大妖都是返祖,有的极擅长疗愈之术,有的极擅长杀戮妖法,再加上有神鸾鸟等三族庇护,这修道界所有修士都得给他们面子。


        

阵法不过是道修万千派系中一派,修习阵法的修士在大众修士之中还不到十分之一。返祖得阵法传承虽然惊奇,但也只是学习的阵法的修士趋之若鹜,可返祖跟凤凰是两回事,前者在修士眼里不过是罕见的天选之子,但后者却会牵扯到诸多利益冲突。


        

“这教阵法的事,我起先不太赞同。”宿爸爸犹豫道:“但崽崽说无碍,我也就随着他教。”


        

陈惊鹤这几天说阵法跟外来修士的事,也跟宿黎提过一二,但宿黎看似随意,其实也有拿主意,“这件事最开始我也疑虑,后来凤凰大人跟我说怀璧其罪的道理,我才暂且明白。”


        

“返祖的事本是罕见,其他妖族要是有后辈出现返祖的迹象,恨不得藏得紧紧,不泄露风声。”陈惊鹤道:“阵法这一派系没动到道修的根基,顶多就是阵修感兴趣,而且现在阵法式微,道修很多门派都快放弃这一派系,与其把阵法的事藏着掖着令人觊觎,那倒不如公告于众。”


        

宿爸爸一下子就明白过来:“原来是这样。”


        

“但其实我想着……也许凤凰大人就是看不过去,毕竟阵法式微如此,他又是好玩阵法的人,看着看着难免会多说一嘴,但这也随他去吧。”


        

陈惊鹤也是理解了一番,因为他家凤凰大人喜欢给人指点这毛病自上古就没改过来,以前在凤凰神山,离玄听从懵懵懂懂的状态都被他教导成擅剑阵杀伐,神山门口那一众小妖怪被他教导完阵法,一人一个主意把凤凰神山弄成铜墙铁壁。


        

这阵法要是被几个世家独占,或许会引发些许争议,那要是全天下的阵修都知道,那么有人想对凤凰大人动手,那势必会引起其他阵修不满。


        

宿爸爸又给陈惊鹤倒了杯茶,“你刚刚说到草稿出书,我族内有几个妖在这行业混得不错,回头我把vx推给你。”


        

“到时候换个方式给那群阵修。”陈惊鹤道:“这件事交给他们阵修去做,比我们去做效果会更好些,在凤凰大人恢复过来之前,这返祖的传闻得坐实了。而且这阵法宣扬越大,阵修那边的老家伙就会越重视凤凰大人,也正好压压底下的阴沟老鼠。”


        

两人说着说着就开始想主意怎么设套,说到一半宿爸爸接了电话,原来是宿妈妈工作告一段落,说是过几天回家。


        

-*


        

宿黎隔天起了个大早,跟离玄听在这花园里练剑,两人拿的都是地上捡的小树枝,并肩站着,一个小时过去,宿黎先停了下来。太久没练剑,体魄又不如前,比不上离玄听附体的龙骨,他坐在地上琢磨着用什么剑诀能最好贴合阵法,边想着又边拿着树枝比划一二。


        

宿爸爸准备带他们去学校的时候就看到宿黎在院子里使剑,他站着看了会,又伸手招了招宿黎:“崽崽,我们准备去学校了。”


        

宿黎把阵图收拾好,走过去便听宿爸爸道:“崽崽,这剑法要是出了咱们阵法范围就先别用,要是被剑修看出门路就难解释了。昨天惊鹤才提点了幼儿园教你那几个老师,道修里剑修不少,被看出端倪来就不好了。”


        

宿黎微顿:“这没事,阵法之中有剑阵。”


        

若是旁人问及便以剑阵解释,更何况他现在的身法,用起剑诀来也不伦不类。再说了,惊鹤跟他说息灵山就好比以前凤凰神山,


        

“在自家地方用也没事。”宿爸爸今天又给他换了个新书包:“就是以后要是离开息灵山,可别在其他人面前用,别的地方可不比我们这里宁和淳朴。”


        

宿黎微微一顿:“为什么会离开?”


        

“再过些年崽崽要上大学。”宿爸爸笑了笑:“息灵山这可没大学,离得最近也要到市里。再说了,我们崽崽哪会留息灵山,你哥我就不指望了,爸爸还等着看你上名校呢。”


        

到了幼儿园后,宿黎习惯地看了眼门口的阵法,之后才跟着宿爸爸进了幼儿园。果不其然他教室门口的阵法又被破坏了,手法还是一样,这是这一次划的力度似乎轻了点。


        

接连好几天都出这个问题,来教室的修士见到这一状况微微皱眉:“小先生,阵法这样真没问题吗?”


        

宿黎看了他们一眼,他余光扫了眼楼梯的位置,“没事,这个你们不用管。”


        

几个修士不太放心,打电话回门派里的时候提了一两句,隔天就有好些人送了灵器过来,堵在幼儿园门口,最后还是陈惊鹤派人收的快递,退回去一部分,只留了点看起来‘可爱’些的做走廊的装饰,不过后来被宿黎以‘挂在窗户上奇奇怪怪’为由给拿掉了,轮流到在幼儿园楼下当装饰物。


        

上课的时候,修士不经意又打了个哈欠,这些天上课他们总是不经意打哈欠,连着晚上的睡眠质量也不太好,甚至开始做噩梦。


        

宿黎见状便问:“做噩梦?”


        

“对,也不知道为什么就特别困,但睡了又特别不安稳。应该是最近睡眠质量不好,我周末的时候调调作息。”说话的修士一开始还以为是自己的睡眠问题,看到其他两个修士也开始出现同样的情况,不禁怀疑是不是最近教学压力太大了,毕竟每天晚上备课的速度都快跟不上小先生学习的脚步了。


        

“哦。”宿黎翻开了书,不知道在想什么。


        

没过两天,宿妈妈从外地回来,便过来幼儿园接孩子们下课。


        

宿黎上完课出来的时候便看到妈妈穿着鲜丽,与平时在家只穿家居服不一样,她正在给幼儿园的老师签名,完事才走过来一把将宿黎抱起来,掂量了下道:“崽崽瘦了吗?怎么抱起来还这么轻?”


        

“胖了。”宿黎解释道,其实胖了一斤。


        

宿妈妈抱了一会,“我们等会啊,明明还在上课,等他上完了我们就去小学接玄听一起回家。”


        

“嗯。”宿黎微微靠在她的肩膀上,每一次被妈妈抱着的时候就有种很安心的感觉,她的怀抱不像爸爸那般宽厚,却有一种让人安心的味道。


        

宿妈妈见状笑道:“崽崽怎么啦?”


        

宿黎微微停了会,轻声道:“想你了。”


        

宿妈妈高兴地亲了他一口,“妈妈也想崽崽了,让我瞧瞧,我怎么感觉比视频里还瘦呢?是不是最近没好好吃饭?”


        

旁边的老师没想到宿余棠私底下是这么带孩子的,笑道:“宿老师放心吧,黎黎在幼儿园每天中午都吃两碗饭,其他小朋友吃的都没他多了。”


        

宿妈妈一听:“啊?才吃两碗啊?”


        

幼儿园老师:“?”


        

宿妈妈看向宿黎:“那就没好好吃饭了,这孩子以前在家都吃三碗的。”


        

幼儿园老师:“???”


        

几人站在楼梯口说话,旁边教室还在上课,男孩趴在窗边看着走廊的场景,目光停留在宿妈妈跟宿黎身上,眼睛一动不动。


        

教室里上课的老师见状走了过来:“陌陌,上课怎么在看窗外,今天的手工做了吗?”


        

她看到陌陌的桌上摆着一幅画,手工积木摆在旁边一动不动,她注意到孩子在看外边走廊的家长,似乎是宿黎的家长,于是道:“陌陌再等会啊,晚点爸爸妈妈就来接你回家了。”


        

陌陌搭在窗上,嘴里呢喃着什么,但老师并没有听见。


        

-*


        

宿妈妈回家之后就担起接小孩上下学的工作,让风妖放心考驾照。


        

放学接送临时换了人,但宿黎还是照旧上着课,平静一直持续到有一天他去楼下看宿明,上来的时候遇到在教室里停留的男孩,留在课室里的两个修士已经趴在桌上睡着,完全不省人事。


        

男孩换了件衣服,但也还是破旧的灰色,他正四处看着,似乎像是在找什么东西。


        

见到宿黎的时候他退后了几步,贴在墙上似乎想要找地方逃走,可教室里阵法重重,他想往窗户走的时候完全被挡住。


        

“教室里的阵法换了。”宿黎悄无声息地将身后的教室门合上,“你该不会以为就你那方法就能完全把阵法破坏吧?换上新阵法不过是让你掉以轻心,从一开始你也就只是破坏了门口的隔音阵罢了。”


        

男孩警惕地看着宿黎,退后几步抵在窗上,奈何却完全逃不出去。


        

“你想找的剑不在这。”宿黎站定在他面前不远,“要不我们谈谈?”


        

作者有话要说:感谢在2021-03-1718:21:20~2021-03-1817:19:41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隨緣2个;陌鸾懿、都少mandalas、柒栖、战哥,弟弟爱你~、今天肖战糊了吗、cc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越千桐58瓶;花念尘缘52瓶;主子要成精了39瓶;木木木木白柏30瓶;時雨°24瓶;连玉缇琉璃20瓶;糖、打咕噜10瓶;bug体验户7瓶;想吃红烧肉、指针5瓶;可爱小憨憨、王小宝与肖大宝的粉头2瓶;虚空、繁星、亿点点啊、陌鸾懿、=-o!、奇異喵、九方尘玥、紫苏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