陌陌看着宿黎,张开口怪异的声音。


        

“你是妖,但又不是妖。”宿黎看了他一会:“如果是妖或人族修士一早就被阵法拦下,可没那么容易让你进来……你是个半妖。”


        

陌陌闻言一愣,口中露出奇怪的声音,最后汇集成沙哑的几个字:“你胡说。”


        

半妖这个事还是陈惊鹤查出来的,前段时间他注意到这孩子的异样后就让陈惊鹤动身去查,其实不太好查,也花了点时间。


        

最开始是被‘破坏’的阵法查起,因事前怀疑,以成年人的谨慎来说不会用这么明显的方式告诉被人这里的阵法被破坏,且接二连三的行事只会让其他人提高警惕。


        

这样的行事风格更随意任性,再加上内部的阵法极大可能是内部的人破坏,再往这孩子身上一查,疑虑迎刃而解,每天晚上破坏阵法的人就是眼前这个孩子。


        

这孩子名叫陌陌,这学期刚开始不久才入的学,父母繁忙,每天都是最晚一个离开幼儿园的小朋友。他患有疾病,嗓子出了问题,幼儿园的老师们基本上没听到他说话,平时孤僻安静,是个需要重点关注的孩子。


        

陈惊鹤顺着这条线一查,却发现那所谓的孩子的父母其实是附近镇上雇的临时工,每天规定的时间点去接这孩子回家,而这孩子一个人住在镇上的小区里,并没有父母存在,连着每日的饮食要求都是临时工在附近快餐店买的。


        

半妖也是在此之中查出来的,陌陌似人非人,针对妖族及人族修士设立的阵法对他无用,所以他能轻而易举地避开大部分阵法,他的声音能蛊惑人,平时的吃喝住行却跟人族无异,看起来妥妥是个异类。


        

陈惊鹤之后派人盯着这孩子的情况,幼儿园里的监控是因为监控室的人拿钱办事,销毁了固定时间段的监控,这孩子每天晚上用声音迷惑了幼儿园的老师,上楼之后便用暴力的方式破坏‘阵法’之后才离开,就好像有人给了他任务,而这个任务便是每日破坏空教室的阵法。


        

宿黎原先猜测过很多,小孩怪异的行为让他不禁往傀儡身上想,直至他想到这孩子对‘剑’的痴迷,傀儡可不会有执念过深的行为,但这孩子身上有。 一秒记住https://www.bequge.cc


        

陌陌见到教室门口被挡,竟然有些癫狂地想去冲撞窗户,却好几次被阵法挡了回来。他见状只好把目光放在宿黎身上,他张开嘴发出怪异的声音,然而站在他对面的宿黎却丝毫未受影响。


        

宿黎仔细听了他的声音,“先前没听明白,天生声音能蛊惑人心的妖族不少,但也不多见。你破坏阵法用的利爪,发声的门路怪异,听起来更像是常年居住深海的妖族。”凤凰神山以前的小妖不少,但却没听到过这样的声音,那只可能是他极少听,久住深海的妖族。


        

深海妖族中,声音能蛊惑人的不过是海族跟鲛族。


        

陌陌停下声音,屈指成爪向宿黎逼近,他的爪子毫无章法,但爪风狠厉,像是招招致命,可说到底还是孩子的爪风,身法不够,速度也不够快。


        

要是换再几个月前,宿黎避开他这样的爪子可能还要耗点灵力。


        

但这几个月他修行有成,身体也不再像之前那般弱不禁风,避开他的爪子还是轻而易举。


        

几次交锋下来,陌陌意识到自己正处在下风,便退后几步,在伺机寻找别的突破口。他摇摇晃晃往后退,头发跟衣服也有些凌乱。


        

这时候,宿黎突然从他颈侧看到一块玄色裂片,目光微动便欺身上前,直接抓住陌陌的手腕将他抵在墙上。陌陌拼了命想要挣扎,却别死死按住,动弹不得,只得眼睁睁看着宿黎的手伸进他的衣领,而后把他挂在脖子上的东西取了出来。


        

宿黎把东西扯下来,看到那裂片微微一顿:“玄听剑的裂片?”


        

这裂片就跟他最开始从风妖手里得到的那块裂片相似,出自玄听剑身的一处,但却给他一种怪异的感觉。


        

“还给我!”陌陌伸出手想要去抢。


        

宿黎屈肘将他往后压了压,将裂片往后一丢,问道:“这块裂片你从哪来的?”


        

陌陌露出凶狠的目光:“那是我爸爸留给我。”


        

宿黎一顿,松开陌陌的手时,后者竭力往前跑去,抢到地上的裂片后如获珍宝般藏进怀里。


        

宿黎道:“那块裂片是假的。”


        

陌陌一愣,瞪着眼睛道:“你骗人。”


        

这还真用不到骗,如果是真的裂片,不用进入幼儿园,在方圆十里的位置都会被吸引过来,而宿黎刚刚拿到裂片的时候,那块裂片却没有丝毫的反应。


        

但有件事却值得生疑,因为那块裂片的缺口处正巧与风妖那块能对应上,也就是说这块裂片虽假,但仿造这块裂片的人应该见过真的裂片。


        

宿黎一挥手,‘玄听剑’出现他的手上,“你看看,你手上的裂片是否与它剑身相似?”


        

陌陌看到那把剑微微一愣,这些天他无数次在走廊偷窥,眼前这个与自己一般大的孩子,拿着一把自己艳羡的剑,会耍那特别厉害的剑法,“我爸爸也有一把剑,他特别厉害。”


        

宿黎微微迟疑,尽量让自己的咬字更清晰些:“你…爸爸?”


        

“这东西是我爸爸给我的!”陌陌把东西往怀里一藏,他的声音沙哑难听,却在捍卫所有权上异常坚定:“坏人,想抢我的东西。”


        

宿黎闻言轻笑:“我抢你东西?一块假裂片吗?”


        

陌陌闻言扫了眼宿黎手中的剑,又看向自己手里的裂片,似乎想确认什么。他的指尖凝聚一点灵力去触碰那块裂片,熟悉的炙热感没有传来,整个裂片就像死水一般,“假的?”


        

“我不知你父亲留给你的裂片真假,但你手里的东西确实是假货。”宿黎把‘玄听剑’收起来,“说吧,带着假裂片,还屡次破坏这里的阵法,背后让你来行事的人是谁?”


        

“假的?”陌陌似乎后知后觉地发现问题,他抓着裂片喃喃自语:“是他,他骗我。”


        

宿黎闻言顺着他的话往下问:“谁骗你?”


        

“他告诉我,只要我来这里帮他破坏阵法,他就可以给我治好嗓子……帮我找到爸爸。”陌陌手紧紧握着裂片,继而把它丢了出去,裂片深深地插|入墙体之中,“骗子,偷走我的东西。”


        

“那个骗子是谁?”宿黎问道。


        

-


        

陈惊鹤在得到陌陌第一手资料的时候就匆匆赶到了幼儿园,结果到三楼时便看到昏倒在地上的老师们,他急忙走到空教室,发现教室门上被凤凰大人施加了阵法,只好又花了点时间从阵法里进去。


        

刚到教室内,便看到站在桌边的凤凰的大人,以及半缩在他身边的孩子。


        

陈惊鹤微微一顿:“凤凰大人,您这是……”


        

“查清楚了吗?”宿黎回过神,从那孩子身边离开走到陈惊鹤附近:“都查到什么了?”


        

陈惊鹤看了那小孩一眼,然后将查到的资料简单说给他听:“查的时候多费了点功夫,看来是有人在背地里抹去这孩子的身世,不过留有蛛丝马迹,还是让我的人查出来了。”


        

这孩子是个半妖,母亲是鲛族,父亲是人族,自小生下来嗓子天生有异,不似鲛族的声音,便从小被排作异类,不受鲛族认可。他父母因为鲛族族内人反对而分开,陌陌这孩子就跟在母亲身边,直至母亲身死,他被鲛族驱逐从而流落到人族社会来。


        

陈惊鹤查到这里的时候才发现这孩子似乎因为身上只有一半妖族血统,不仅长得比常人慢,而且灵智也有些懵懂。


        

“剑修?”宿黎闻言一顿。


        

陈惊鹤道:“对,他父亲的下落我没查到,但是听其他人讲,他父亲是个剑修,这孩子一直在找他的父亲,应该是被有心人利用了,毕竟像他这样有特殊异能的半妖难找。”


        

半妖以及剑修,怪不得这孩子对别的东西没反应,对剑却这么痴迷。


        

陈惊鹤又道:“听说这孩子对玄听剑感兴趣?”


        

宿黎摇了摇头,问:“其他人你控制住了吗?”


        

“其他事情都处理好了,知道我下手查之后,那些留在息灵山的人基本被找出来,只是这些都是雇来的散修,看来背后的人很谨慎。”陈惊鹤看向角落里缩着的孩子,问道:“只剩下他了。”


        

“背后指使他的人没找到吗?”宿黎想到刚刚那孩子透露出来的话:“那人应该是以替他找父亲跟治嗓子为由才令他破坏阵法,跟先前在幼儿园外徘徊的应该是一伙人,这孩子只见过那人一次,之后好像没再见过。”


        

“没找到。”陈惊鹤迟疑片刻:“但顺着散修这条线应该还能往下查,怎么了吗?”


        

宿黎目光停在插在墙内的裂片上:“你可以看看那个,但先别碰,我觉得裂片上应该还做了其他手脚。”


        

-*


        

因事发突然,陈惊鹤留在这里的人悄然进园来处理其他事情,幼儿园里听到声音睡着的老师很快就醒了,之后继续上课。宿妈妈接到陈惊鹤的电话后赶过来幼儿园,众人确定幼儿园里没落下其他隐患后才离开。


        

离玄听是在宿黎召出‘玄听剑’的时候有感应,一下课就出现在宿黎身边,他到的时候教室里很安静,幼儿园其他教室还在照常上着课。他悄然走到宿黎旁边,见他正在与那个奇怪的孩子说话。


        

陌陌知道裂片是假之后长时间没开口,一直坐在教室的角落里。宿黎坐在他旁边,这孩子看起来四五岁,但实际上应该已经十来岁了,瘦瘦小小没人照顾。


        

不知道为什么,宿黎看到他的时候总会想起在没遇到陈惊鹤之前,他在凤凰神山的日子。早年因为血脉,有不少妖族想要吞食他壮大己身,后来他知道弱肉强食的道理,便驯服了一众神山内一众妖族。


        

年纪尚小且还懵懵懂懂的的时候,他也曾在神山内漂泊多日,见其他妖族和睦相处,见其他父母关爱子女,但只有他孑然一身,常年对着梧桐神木自说自话。好在后来遇到陈惊鹤,凤凰神山也变得热闹,他也不会是一个人坐在梧桐上看漫无边际的远方,做着不切实际的幻想。


        

“我小时候的声音也特别难听。”宿黎突然开口道:“我开口的时候,其他鸟族都没敢过来。”


        

陌陌闻言看向宿黎,似乎不相信他的说法。


        

宿黎停了一会,回想着很久很久以前的叫声,张开口似回忆地叫了几声。


        

声音稚嫩,却带着无法言喻的音调,陌陌听了两声,便难以自制往后退了几步,又闷又难受,还有种被强者压迫的感觉。


        

宿黎道:“我没骗你,很难听是吧?”


        

那时候他也是刚出壳没多久的幼崽,也不知道凤凰的叫声天生与其他妖族不同,听到其他鸟敞开嗓子叫唤的时候,他也跟着叫,只可惜声音稚嫩且带着威压,开嗓没多久,周围的鸟族惊飞。


        

那时候他还不知道怎么控制自己的声音,也不会控制自己的威压,让本亲近自己的鸟族越离越远,后来很长很长一段时间,梧桐神木周围都没有其他妖族靠近。


        

“嗯。”陌陌低着头,也喊了两声:“我的也难听,那个人跟我说能有办法治好我的嗓子。”


        

宿黎一顿:“是吗?可鲛族里,并非所有鲛族天生声音带有蛊惑的异能,你的嗓子是上天赐予,你若放弃也太可惜了些。”


        

陌陌微顿,稍稍睁大了眼:“那我爸爸会喜欢吗?”


        

宿黎道:“我想会的。”


        

宿妈妈从外边进来的时候,便看到两个小孩一左一右坐在角落里,她见到离玄听站在一边,便轻声问道:“玄听怎么在这?不过去跟崽崽说话吗?”


        

离玄听微微阖目:“嗯,我再等等他。”


        

宿黎过了会看到窗边附近的离玄听,他走到离玄听身边。


        

离玄听问道:“跟他讲完了吗?”


        

宿黎在他旁边坐下:“嗯。”


        

“你的声音很好听。”离玄听补上一句:“是我见过最好听的声音。”


        

宿黎闻言微顿,笑了笑:“你都听到了?其实也没什么,小时候不懂这些,也没人教,当时还以为是其他妖不喜欢我,后来才知道不是不喜欢,是它们不敢靠近我。”


        

离玄听想到很久以前的事,那时候他尚且还是幼年的姿态,某次在兵器库找不到宿离,便漫山遍野地找人,最后在梧桐林里最高的树顶上见到了他。


        

风吹得林间沙沙地响,红衣少年坐在树上,白皙的脚丫自然地垂着。


        

他偏头看着夜幕星河,澄澈的妖瞳映着星光,仿佛在看不知名的远方,就好像在两人未见面之前无数个夜晚中,他也就这么孤独一人生活。


        

离玄听微微抓过他的手,比起以前那握着兵器修长的指节,他能清晰地回忆起他掌心的剑茧,也能回忆起他冰凉指尖触碰剑柄时的温柔,现如今幼崽的手又短又小,他稍一握手就能完全将他的手包住。


        

宿黎猝不及防被离玄听握着手,紧接着就听到熟悉的脚步声,教室外的隔音阵已经撤了,热热闹闹的声音毫无遮挡,底下幼儿园似乎在举办活动。


        

宿明手里拿着玩具枪,噼噼啪啪跑了进来,见到宿黎的时候跑得更勤快了,“哥哥,窝们下去玩。”


        

“崽崽!玄听!”宿妈妈的声音传过来,她今日穿着简便休闲衣,头发盘起来,完全不像是光鲜亮丽的大明星。


        

她这会手里正拿着几个玩具,见到宿黎便问道:“幼儿园底下在办活动,要不要去看看?”


        

作者有话要说:有二更!晚上见~~


        

————


        

感谢在2021-03-1817:19:41~2021-03-1918:01:42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手榴弹的小天使:飞鱼1个;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博君一肖红到你了呢12个;王一博肖战一直红!!2个;今天肖战糊了吗、26297636、半夜出现你床头、肖战给爷糊、都少mandalas、木桉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博君一肖红到你了呢96瓶;胖胖60瓶;荷荼、我爱种田、46908644、满径花香20瓶;小元宵15瓶;六只翅膀i10瓶;叮当猫6瓶;会飞的猪、栖梧、榴莲、木叶蝶、孤容.、xiudou29575瓶;suyar、爱吃水果捞、朝俞^_^3瓶;sakura0229.、王小宝与肖大宝的粉头、召音2瓶;乙炔7、南鸢离梦、一只大比丢呀、春天你好、虚空、落日余晖、九方尘玥、紫苏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