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个半妖被抓住了?”男人沉默了一会,“陈惊鹤发现了?”


        

黑暗的房间里,下属低着头站在男人面前,地上的文件纸散落一地。他解释道:“原先我们以为阵法已被破解,没想到是陈惊鹤故布下的局,我们雇的散修基本被抓,也有几个兄弟落在了陈惊鹤的手里……大人,这件事真的是我们没预料到,那阵法……”


        

“失败还要找借口?”男人冷笑一声,稍稍屈指。


        

下属面露痛苦之色,趴在地上大口大口地喘气:“大人…饶…饶命。”


        

“既然如此,半妖怎么还没解决?”男人语气不善,稍稍松开手指:“也落陈惊鹤手里了?说。”


        

“是的,我们原先留在半妖身边的人都被拔除,息灵山那边毕竟是宿清风的领地,再加上有陈惊鹤的人看着,我们的人根本进不去。”下属实在无力施展,这要是换在其他地方还好处理,但息灵山等同于是在宿清风的家门口,宿家夫妇两个是没动真格,要动真格,息灵山便可完全封成妖山,届时除了他们庇护的人,谁也进不去。


        

男人沉默了一会,息灵山确实是个难以解决的地方,但以他们现在的状况,还不能跟宿家及陈惊鹤正面交碰。


        

“而且……”下属欲言又止。


        

男人有点不耐烦:“而且什么?”


        

下属道:“道修那边前阵子态度还好,但这段时间不知道为什么,息灵山附近好几个地方,我们的人经过的时候被拦住不少,听说是道修中几个老东西放的口风,说是严格核查进出周边城镇的修士。”


        

男人一顿:“道修怎么也来掺?” 首发域名www.bequge。cc


        

“是前阵子我们的人暴露了,消息传到阵修那边,是白阳真人跟黄老先生下的令,其下还有不少阵修附……”下属犹豫片刻:“在这么下去,我们的人迟早会暴露在那边,是不是暂时收手会更好一些。”


        

男人微微皱眉:“那个半妖的父亲找到了吗?”


        

“还在找,听说是天元剑派的人,但到底是谁还没查清楚。”下属突然道:“大人,您先前让我们在那块假裂片上动手脚,那块裂片……”


        

他刚说完,只见男人突然眸光一变,闷吐出一口黑血,手紧紧地抓在扶手上。


        

“大人,大人您没事吧?”下属焦急上前。


        

男人查了查体内的状况,冷哼一声:“我还想通过裂片探探陈惊鹤那边的状况,没想到他这么谨慎,裂片的事被他发现了。”


        

-*


        

幼儿园里正在举办小班联谊会,地点在幼儿园空阔的游乐场地,排好队的小朋友正在做游戏。在一众小朋友当中,几个大人尤其显目,陈惊鹤看到手中黯淡无光的裂片,正上边正有一个宿黎刚刚打上去的封印,迟疑片刻:“您说这裂片上,有剑宗的痕迹?”


        

“嗯,早年看过他们剑宗的铸剑之法,这块假裂片的锻造手法像是剑宗。”宿黎扫了一眼就没兴趣:“粗劣的东西也敢摆上门面,里边还动了点手脚,他不仅利用了那小孩,还想借小孩的手把这块裂片送到我们这。”


        

陈惊鹤问道:“那他的目的是什么?”


        

“不知道,总归不是什么好主。”宿黎正半蹲着绑鞋带,手捏着带子,正想着怎么绑鞋带:“但他应该很自信,以为用剑宗这种旧手法锻造就能遮人耳目,忘了问你,现在还有剑宗吗?”


        

“剑宗早几百年好几个派系就分开了,现在已经分成好几个剑派,以天元剑派为尊。”修道界大乱之后,这些年人族也不平静,陈惊鹤道:“但这剑宗确实是个调查的方向,我听说这几年剑宗也不太|平,你说这人要是出自剑宗,那他想干什么?”


        

“崽崽!”宿妈妈站在远处招呼:“跟玄听过来,我们这边的游戏要开始了。”


        

陈惊鹤跟宿黎说到一半,便见宿黎的兴趣已然被宿妈妈那边吸引过去,“凤凰大人,剑宗的事……”


        

“晚上说。”宿黎仔细看了眼鞋带,稍稍抬了下脚给陈惊鹤看:“我这样是绑对了吗?”


        

陈惊鹤这才看见他打了个死结的鞋带,带子乱七八糟地缠在一起,想到刚刚凤凰大人蹲了半天绑鞋带,他不好思否认,只好委婉道:“对的,但有个更好的绑法,我给您重新绑一下。”


        

他刚捋起袖子,身边的离玄听早已蹲下,几下就把成结鞋带解开重新绑好:“这个很难绑,下次我给阿离绑。”


        

宿黎点了点头,之前他穿的小鞋子都是那种贴住的,这几天换成鞋带这种就容易散出来。


        

陈惊鹤蹲到一半,面无表情地重新站起来:“……”


        

是他的错觉吗?怎么感觉最近凤凰大人身边好像越来越没他的地位了?


        

-*


        

幼儿园带着小朋友到室外做游戏,玩的是简单的游戏,但也让小朋友们的兴致高昂。


        

陌陌没留在室内,因为了解过孩子的情况,陈惊鹤觉得留他一人在教室里不太好,交代过后就让幼儿园的老师带着他一起,他身高比小班的小朋友更高些,站在里边鹤立鸡群,排在队伍最前面的位置。


        

陌陌茫然地站在其中,来幼儿园这么久他一直跟其他小朋友玩不到一起,虽然老师特别照顾他,但因为他不爱说话,其他小朋友不爱跟他玩,每次遇到室外的活动,他就一个人躲在角落里。这会见到这状况,他不由自主地看向宿黎,只见宿黎也站在人群里,身边还围着不少小朋友,他悄悄走过去,站在宿黎身后。


        

宿明没几天的时间就成为小班里的孩子头,这会身边带着很多小朋友,围在一起准备玩小游戏。他拉着哥哥的手让他站在身后:“哥哥站这里!”


        

而后看到跟在后边的陌陌,歪着头想了会,似乎没见过这人,“你是谁呀?”


        

陌陌一愣,张开口没说出话。


        

宿黎正想开口给他解围,只看见自家弟弟另一只手拉着陌陌,宿明道:“你站在这里,要听老师哒。”


        

陌陌被他指引着站好,有些茫然地看了宿明一眼,又收回目光盯着自己的脚,这还是第一次跟其他小朋友做游戏。


        

宿明与其他小朋友对比起来,就像是个可靠的大孩子,带着小朋友排好队。


        

离玄听见到那边一众小朋友,便没有加入,而是默默走到宿妈妈身后站着。


        

“玄听,不去玩吗?”宿妈妈问。


        

离玄听道:“我在这里看着他就好了。”


        

宿妈妈笑了笑,把手机递给离玄听:“那玄听帮我拿着这个好吗?按这个就可以拍照。”


        

离玄听小心地接过手机,看着镜头里的宿黎十分外,顺着宿妈妈指引的地方按了两下,“这样吗?”


        

宿妈妈摸了摸离玄听的头:“对的,麻烦玄听了。”


        

“我突然想起以前一件事。”陈惊鹤把裂片收好,站到离玄听旁边说道:“那时候凤凰神山刚刚起来,外边还十分混乱,有个兔妖拖家带口来投奔凤凰大人。”


        

离玄听微微偏头,听着他讲。


        

陈惊鹤继续道:“那时候凤凰大人约莫才过百岁,心性也好玩,那兔妖有好几个孩子,平日闲着就喜欢在神山山口处玩游戏,凤凰大人偷偷去看了好几次。”


        

“偷偷看?”离玄听微愣:“他没跟我讲过这些。”


        

“他也没跟我提过,有些是我无看的,有些是别的妖与我说的。”陈惊鹤道:“我当时也没注,以为他只是看别人玩很热闹。后来我才知道,他幼崽的时期没人照顾,也没有其他小妖跟他玩,现在想想或许当时不是去凑热闹,只是看着其他人玩有点羡慕罢了。”


        

离玄听偏头站在人群中的小豆丁,不由自主便想到万年之前少年红衣翩翩的模样,“现在也挺好的。”


        

幼儿园里的老师不少,这次是小班几个班级一起做活动,很多老师都来帮忙。哨声一响的时候,排在最开始的位置的小朋友就把手里的球传过来,宿黎正巧站在前面的位置,手里拿着拱起来的纸桥,球很快就传到他的手里,刚开始他举着纸桥还没反应过来,直到看到对面的小朋友也开始传,他才反应过来这个游戏要做什么。


        

原来是要用纸来传球。


        

“哥哥!”宿明喊了一声:“给窝!”


        

幼儿园的游戏层出不穷,宿黎没玩过这些游戏,听宿明讲又马马虎虎,混在小朋友里玩他一开始就没反应过来,要等玩一会才明白这游戏要玩什么。


        

玩障碍圈的时候,宿黎看着地上贴的红红绿绿的东西,问:“这个要怎么玩?”


        

宿明站在旁边指导他:“哥哥,你要跳!这样!跳!然后跑!跳!”


        

说完就跳了一下,绕着跑了一圈,给宿黎做了个完美的示范。


        

宿黎盯着脚底地面上各种颜色的小贴条,没太明白这里为什么要跳,那里为什么要并脚,还要绕着走。


        

这跟他以前看的不一样,明明那群小妖玩游戏都是玩抓人游戏,怎么到人族这边又换了个花样?


        

陈惊鹤在旁边默默拿起手机准备拍凤凰大人玩游戏的英勇身姿,却没想到其他小朋友已经开始玩起来,但凤凰大人还站在原地看着其他小朋友玩,似乎是在研究其他小朋友在怎么玩,玩起来总是慢别人半拍。


        

刚拍了没几分钟,陈惊鹤默默地关掉了手机摄像,抿着嘴看着小朋友里边的凤凰大人。


        

“惊鹤先生?你怎么不录了?”旁边围观的修士见陈惊鹤收起了手机,便道:“是没电了吗?我这里有充电宝。”


        

陈惊鹤余光瞥到他们的手机:“你们录了?”


        

修士心落了一拍:“没。”


        

陈惊鹤收回目光,这种不行,不方便收录进凤凰大人的幼儿期战绩实录,但还是可以拍几张照片供私人收藏。


        

而不远处,刚刚发现手机相机用法的离玄听默默地按着拍摄键,不过几分钟功夫,就已经拍了二十多张。


        

作者有话要说:这是2w营养液加更!下一次3w~


        

谢谢大家这段时间投的营养液么么哒!


        

小李还能肝!要是大家有液可以浇一浇窝!


        

————


        

感谢在2021-03-1918:01:42~2021-03-1921:15:10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今天肖战糊了吗、一宝肖哥吃饱饱开心心、飞鱼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一宝肖哥吃饱饱开心心30瓶;曦言熙照10瓶;柒辞5瓶;肖战糊了吗2瓶;桫椤、醉肖梦辞、奇異喵、九方尘玥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