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丹一刻,宿黎只觉体内神魂深处传来一阵剧痛,紧接着拽着他的神识拉往混沌的黑暗里。他在黑暗中再度睁开眼,脚底下的凤凰图腾宛如活过来一般绕着他的身体攀爬而上,炙热的感觉包裹着他,眼睛一痛,看到黑暗中枷锁满盖的男人。


        

混沌的黑暗伸出长长的枷锁,离玄听半跪着,身上的枷锁去了三四,但也仍被束缚着行动。宿黎往前走,这次再也没有无形的屏障阻挡他,轻而易举便走到离玄听身边。


        

宿黎伸出手,在触碰他的那一瞬间被拉入一个诡异的画面里。


        

龙巨大的骸骨出现在梧桐树下,风卷残云,天色越变诡异起来。他的掌心里护着一抹小小的龙魂,眼前站立着一挺拔的虚影。虚影身穿黑袍,宿黎想抬头去看他,却朦胧看不清楚,只记得男人宽大的手掌落在自己的头上,声音又远又缥缈:“小凤凰,我不能再护着你了。”


        

“为什么?”


        

宿黎听到自己质问着,他能感觉到自己捧着龙魂的手在颤动,也能感受到从心底冒出惧怕,这是他修炼至今从未感受过的情绪,他无惧无畏,却有一天看着另一个人而感到神魂深处的颤栗。


        

他在害怕,害怕失去。


        

“逆天而行本是变数,凤凰固有涅槃,却也忤逆不了天道。”男人收回了手,抬头看那漫无际的天,残云乱卷终成黑压压的一片,好像要将他们都吞噬在天地里。


        

“你会死吗?”


        

男人闻言轻笑一声:“可能会,但也可能不会,谁知道呢?”


        

“我会找到你。” 首发域名www.bequge。cc


        

找到你。


        

眼前的场景恍然一变,高大的铸剑台出现在宿黎面前,永不灭的凤凰神火一寸寸地淬炼着龙骨剑胚,他只觉自己几步跃上了铸剑高台,指尖在掌心一划,凤凰血从手掌中冒出,一滴滴落入铸剑台内,滴在尚未成型的剑胚之上。


        

“为何要用龙骨?”


        

“天道真的无所不知吗?”


        

“我不信,逆天而行本是改命,你说有变数,又会有怎样的变数?”


        

铸剑台内剑胚被神火包裹着,淬炼的剑红上出现一点点黑迹,凤凰血一滴滴在落。


        

喃喃细语仿佛被风声吹走,变得弱不可闻:“你说有没有机会能瞒天过海,你我都能获得永生。”


        

-*


        

宿郁赶回家里的时候,天边的闷雷还没结束,外边的雨下得极大。


        

他推开门走进去就看到客厅里围着一群人,儿童房的房间半开着,屋里隐隐约约传来白画眉的说话声。


        

“你不是告诉我今天只是在家里布个小小的阵法吗?怎么还打雷下雨,引来渡劫雷了?”宿郁凑到宿爸爸跟前,小声问道:“还有白医生怎么上门来了?崽崽最近没生病吧?”


        

他话刚说完,那边白医生已经跟宿妈妈走出来,开口便道:“恭喜宿大人,宿黎已经成功结成妖丹。”


        

什么?结妖丹?


        

宿郁纵然再懵,也知道结妖丹是怎么个情况。这妖族幼崽生下来空有妖身并无妖丹,要凝炼出妖丹则是步入修炼凝结天地灵气。正常情况来说,妖族幼崽会在十岁之后才有结丹的迹象,天赋越高结丹越早,结成妖丹后的妖族体魄跟灵脉会更加强大。


        

宿郁是七岁结丹,这个年纪在妖族结丹的记载上已然是凤毛麟角,而妖族记载中最早结丹要属七千多年前战乱中诞生的妖王,当时妖王是五岁结的丹。而宿黎如今不过三岁多,在这个年纪凝成妖丹史无前例,这也意味着他的天赋世间罕见。


        

“崽崽是个天才?”宿郁突然意识到这个问题:“等等,那刚刚外边的渡劫雷,该不会是他结丹引来的雷劫吧?”


        

白医生听到宿郁的话,笑道:“你当年结丹的时候也引来的雷劫,天赋越高的幼崽结丹也就越难,这件事还要恭喜宿大人,既然已经成功结成妖丹,那早先先天残疾引起的后患也就不用担心。”


        

宿郁闻言便快步走到里边看情况,发现宿妈妈跟离玄听站在床的旁边,而床上隐隐约约躺着个人,这是睡着了?渡劫该不会出现什么事吧?


        

他走近一看,才看到儿童床上的情况。


        

此时儿童床上躺着他弟弟宿黎,但相比平常所见的宿黎,现在的宿黎样貌却发生了极大的变化。原先他的头发是颜色较浅的黑色,现如今已经完全变成浅金色,其中还夹杂着几丝红色。


        

“这头发咋回事?”宿郁见状一愣。


        

宿妈妈道:“你弟之前因为先天残疾,血脉不够明显。白医生说他现在才完全继承了妖族的血统,你小时候不也是这个颜色的头发吗?你弟只不过比你晚了点。”


        

宿郁:“……妈,不是我说,黎黎这头发有点像我们学校那些搞非主流的,咋里面还有几根红头发,我能帮他拔了吗?”


        

离玄听闻言,几步走到宿郁的跟前,稍稍挡了一下宿黎。


        

宿郁见状:“……”


        

屋外宿爸爸跟陈惊鹤送走了白医生,风妖站在窗外的位置,凝视着远方,说道:“阵法那边好像有人去了。”


        

“正常。”陈惊鹤看了眼手机,原先只是布阵法,没想到这临时还凝妖丹引天雷,这多亏凤凰大人经验丰富及时控住场面,还有离玄听的剑阵相护,才没让阵法的事情暴露。阵法虽然没暴露,但天雷的事做不了假,这会肯定有大把修士打算来探听情况,“这件事放在以前不好处理,但放在现在,我们倒是有个现成的借口。”


        

陈惊鹤看向风妖:“还得麻烦风妖帮个忙。”


        

风妖闻言点头:“您可直说,只要我能帮上。”


        

“今日为了掩盖阵法,凤凰大人特意让风妖招风引雨来掩盖异象,现在正巧是我们的机会。”陈惊鹤微微一顿,“这附近的山林中只要耗点功夫一查,准能查出风妖的灵力痕迹,我们再做点手脚这件事很容易就……”


        

宿爸爸看了下风妖,举着手机道:“来小风,咱们看下镜头。”


        

风妖疑惑,目光瞥向宿爸爸,只看见那手机似乎发出细微的声音,紧接着就听到陈惊鹤道:“也不是什么大忙,就是借你名义发个朋友圈。”


        

朋友圈?!


        

“清风,你快进来看看。”宿妈妈的声音突然从屋内传来,站在客厅的几人闻言赶忙走进去,便看到儿童床上的幼崽脸侧正浮现着隐约的图腾,似乎将要爬满他的脸,却在触及眼角时稍稍停下,退后至颈侧,落下隐隐的痕迹。


        

几人见状一愣,站在宿黎旁边的离玄听却道:“这是凤凰图腾。”


        

以前幼崽身上也隐约有这种纹路出现,当时他们没过多在意,以为是正常的情况,但像这么大规模的图腾,他们还是第一次见。


        

陈惊鹤走上前,既惊讶又奇怪:“怎么会爬这么多?”


        

宿妈妈担忧道:“惊鹤先生,这是怎么回事?”


        

“两位不用过多担心,凤凰大人身上出现图腾是正常的迹象,这说明神魂跟妖丹的融合应该非常顺利。”陈惊鹤说完微微一顿:“只是……”


        

“只是什么?”宿爸爸问。


        

“凤凰大人这身上的图腾与生俱来,是身为凤凰的象征。我以前见凤凰大人的时候,也会偶尔在他身上看到相似的纹路,只是图腾突然浮现这么多,这实在罕见。”陈惊鹤说到此处,目光不禁落在最前方的离玄听身上。


        

爬成这样的图腾的确罕见,也是陈惊鹤这多年以来第二次见。


        

第一次见的时候还是玄听剑尚未出世的时候,那是一次深夜,他带着新找到的材料前往铸剑台,本想把东西先放下再去找凤凰大人。到了铸剑台时,却看到那高台之上站着的红影。陈惊鹤至今还记得那晚的风特别大,吹得铸剑台上的神火摇曳未止,也吹着少年衣袂翩翩。


        

那晚的月光也特别的亮,以至于他站在铸剑台下能清晰地看到凤凰大人的脸。


        

那时凤凰大人反常地安静下来,半敛着眼,脸上爬满了图腾,不是隐约可见,而是像血一样深刻地长在他的脸上,只是沉默地站着,却有种让他胆战心惊的寂寥感。


        

“那这到底有没有事?”


        

宿爸爸的声音一下子拉回了陈惊鹤的思绪,他稍稍一顿:“这没太大的问题,凤凰大人偶尔情绪有变的时候脸上也会出现图腾,不用过多担心。”


        

听到陈惊鹤这么说,其他人才放心下来。


        

眨眼就到隔天,息灵山周边天生渡劫雷,又有妖管局善后的踪迹,这让周围的修士非常好奇,几乎雷劫刚去就急匆匆地打听消息。消息还没打听出来,修士们便议论纷纷,直至宿爸爸朋友圈里发了一条消息,他们才知道这到底是什么情况!


        

原来是息灵山那只风妖又又又渡劫了!


        

妖管局那边给出话说,原来是宿家替风妖提前备案,是风妖察觉到修为有异动,这才准备渡劫。当天是宿家两位大佬护的法,周围的灵气中的风灵较多,有所怀疑的修士们见状也才相信,这风灵再加上渡劫雷,也只有可能是那只风妖渡劫了。


        

毕竟这风妖上次渡劫还让人印象深刻,再听说他渡劫,其他人见怪不怪,只是好奇这兄弟这次到底渡劫成功了没。而被好奇渡劫的风妖此时正在宿家里看科四的题目,这周一不安静,外边的风雨还在持续着,宿家只有宿郁冒着风雨去上学,其他的都请假在家。


        

宿爸爸拍了下厨房摆着的早餐发上朋友圈,以免某些蹲点看他朋友圈的人怀疑。


        

“哥哥还在睡觉觉吗?”宿明站在桌子旁边,眼睛停在早餐上,肚子已经咕噜叫起来。


        

宿爸爸摸了摸孩子的头:“是啊,哥哥还在睡觉,明明饿了吗?来,爸爸带明明先吃饭。”


        

-*


        

宿黎醒过来的时候只觉五感更加敏锐,之前笼罩在他身上的那层怪异的屏障又薄弱了几分,周围灵气充盈,他的身体在睡眠中早已自动运转起来。他稍稍撑着手爬起来,就注意到站在床边的离玄听,一看到离玄听,他便清晰地回忆起昨日梦里所见的画面,“玄听?”


        

“你结妖丹了。”离玄听看到他醒了并不惊讶,而是几步走到另一边,拿来一面镜子递给宿黎:“看看?”


        

宿黎:“?”


        

他接过镜子一看,才看到镜中人满头浅金色头发,额间还顺下来几缕红发,除此之外他的妖瞳也变得十分明显,脸侧的图腾还没完全退去。


        

若说他之前还是人族小孩的模样,现在完全就是妖的模样。


        

“我上次结妖丹是什么时候我都忘了。”宿黎见状只好稍稍控制体内的灵力,将脸上的图腾及金色的妖瞳隐去,看着头顶的白发有些发呆:“这头发要怎么弄?”


        

人族的科技较多,妖族某些幻术在人族的摄像头前完全不管用。


        

“崽崽醒啦?”宿妈妈走到儿童床边看到孩子正在照镜子,又见他的手拽着头发,于是道:“崽崽不用担心这个,晚上洗澡的时候换个洗发水就好了,平时一周用一次,就能将妖族的发色控制住。”


        

宿黎微顿,原来妖族还有这种东西。


        

凝成妖丹之后的感觉完全不一样,宿黎走路都觉得轻盈不少,到客厅里的时候宿爸爸见状上前来抱起他,左右看了没问题才放下心来,又摸了摸宿黎的头发,笑道:“我们崽崽也结妖丹了,长成小妖怪了。”


        

宿黎摸了摸自己的头发,明明跟万年前差不多,他却有种不太习惯的感觉。


        

在家只休息了一天,宿黎的头发用洗发水变回原来的颜色后又恢复每天上下学的规律生活。而成功布好的剑阵也在悄无声息间散着剑威,吸引着散落在其他地方的裂片,原先只是用森罗剑诀来做引,没想到意外结妖丹,事情反倒事半功倍,现下万事俱备,就等着其他裂片被阵法吸引。


        

倘若出现异象也好,这样也给他们找裂片提供新的方向。


        

一晃眼半月过去,宿黎的修炼突飞猛进,平时闲着无事就教导陌陌学剑,跟给其他两个修士讲阵法。没过多久,他突然收到一本修士们递过来的样书,上边写着《上古阵法解析》,旁边作者的名字标注着他的名字。


        

宿黎一愣,拿着书有点懵:“这是?”


        

为首的修士走上前来,认真说道:“是这样的,经过您的准许后我们就将您讲过的阵法汇集成册,现在已经走出版流程了,您看看,这是样书,如果有其他问题的话,我们还可及时修改。”


        

“是的。”修士还贴心拿上来手机:“我好几个师兄弟都想来当面感谢你,不过他们都有要务在身,不方便过来,就以道观的名义在网上给您表示感谢,还有些礼物在路上,应该过几天就到。”


        

实际上是息灵山过于森严,他们的老祖宗不知道怎的也在周边城镇留人看守,尤其在意外来修士,连着这好些情况,他们阵修自己人都不怎么能进来,不然他们师兄弟准得上门来道谢。


        

要知道因为小先生这些阵法,他们有好几个朋友都突然顿悟,多年的瓶颈迎刃而解,这欠下来的恩情也不知道要如何还,只能在其他方面尽心尽力。


        

宿黎翻着那样书,有些好奇地看了看,然后道:“这个能给我吗?”


        

“那当然!”修士马上道:“到时候终稿定下来,我们再给您送些书过去。”


        

回到家后,宿黎把样书拿给了宿家父母,简单说了这书的由来。


        

样书在宿家一群人中传阅,宿家爸妈早知道这件事,但看到宿黎将书拿回家给他们看的时候,心中十分感动,“我们崽崽出书了!”


        

宿黎听着家里人的夸赞,明明他只是随口一讲的事,没想到居然还能出书。他看过不少书,也知道在人族社会里能出书都非同凡响。


        

离玄听站在旁边,见到宿黎的脸上微微浮现的图腾,不禁失笑。


        

宿黎微微偏头:“怎么了?”


        

“没。”离玄听微微敛目,会浮现图腾,说明他情绪外露。


        

他家阿离应该是高兴的。


        

宿郁回到家后看到样书大为惊讶,“崽崽出书了!”


        

宿爸爸自豪道:“是啊!”


        

这可太牛掰了,他们家居然出了个作家。


        

宿郁拿着书看了好一会,突然想到什么:“等等?爸这书什么时候预售?还是说直接上架,哪个平台的?有链接吗?”


        

宿爸爸一顿:“怎么了?”


        

“什么怎么了?爸你不知道吗?”宿郁想到之前先前在网上看到的传闻,“听说这作家第一本书特别重要,尤其销量,这普通作家跟畅销书作家还有点不同。你赶紧去问问是哪个平台的,黎崽第一次出书不能马虎,我们要当也要当畅销书作家!”


        

宿黎听着宿郁认真科普着,微微发愣,出个书居然有这么多门道吗?


        

作者有话要说:宿爸爸:你哪看来的?


        

宿郁:网上查的啊。


        

宿爸爸:你没事查这些?


        

宿郁:咋是没事?这是人生规划,我打算等我功成名就之后写一本自传。


        

——————


        

感谢在2021-03-2019:18:45~2021-03-2118:18:50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手榴弹的小天使:飞鱼1个;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木桉、時雨°、49555192、都少mandalas、卉鱼、小迷糊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人间富贵花50瓶;考试不挂科30瓶;初夏25瓶;西瓜蜜桃23瓶;花萌染、tiamo、28534140、贾尼一点都不冷、云小侯爷要上房、十口儿、木木、sophia5017、enuma20瓶;秋朽、一一叶、mz、离离1128、阿萌、岚玥、19834564、今天也要元气满满呀、xy、菠萝不爱吃菠萝、菜刀眼变变变!、酥饼、啊啊啊啊啊啊苏10瓶;无葭、桃月霖芷8瓶;满天星、芭蕾小画家7瓶;一炉沉香、云枢、多多、19861986、阿宅冇啲同理心、盼盼、皮皮十五华、你爸爸我、小迷糊、kudolee、邱夏、清馨555瓶;吸猫最健康、淘气的人、洁4瓶;冰岛梅子、leanne、浅梦璃3瓶;臭屁、shuzhe1985、许多熊、跨跨火盆避瘟神、王小宝与肖大宝的粉头2瓶;紫苏、小菊花、兔子叽叽、醉肖梦辞、花秃秃、糖醋草鱼子、咿呀呀呀呦、春天你好、hua、落日余晖、rebekah、lunlun4ever、凶狠的卡机卡机、离昭、莳玹、茕優余弦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