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古阵法解析》出书一事走的是人族的出版社,但因为书题材,拿书号过审的时候还要妖管局出面。这种出版刊物会走特殊途径,也不会在市面上市,一般预售的平台是修道界特有交易平台‘易道’。


        

易道官方平台向来只上架典籍或者修道大佬著作,通常都在修道界各修士特别关注列表。这天平台官方上架了一个预售商品,修士打开一看发现是一本名叫《上古阵法解析》阵法书,作者更是从未听说过。


        

起拍价是2块灵石,对于其他大佬作品来说,这样的价格可以说是像是路边的便宜货。官方平台上聚集着各地的修士,官方平台上架的商品更是经过各层审核,这本书难道有什么奇特之处?


        

修士们看了看简介,发现这个商品简介简直夸大了说法,什么?上古阵法全解?你所不知道阵法笔?教你如何快速看懂上古阵图?这换做其他阵法大师也不敢如此夸大其词,难道官方平台也堕落了吗?


        

有修士嗤之以鼻,有修士看着眼熟,想着只有两块灵石就顺手下了单。结这个单刚下完,平台方就显示‘已售空’字样。


        

什么意思?两分钟?售空?


        

这下直接引起了浏览商品修士们注意,马上就去群里问了问。


        

【等等?易道官方那本阵法书咋回事?怎么2分钟就售空了?】


        

【!!!】


        

【售空?啊啊啊啊我还打算听完师父的课去买的,售空了?】


        

【作者宿黎?这是哪家大佬笔名吗?】 一秒记住https://www.bequge.cc


        

【卧槽,你们不知道吗?就前阵子阵修圈子里传得很火的那个妖族天才,返祖那个,自带阵法满级buff,白阳真人跟黄老他们都迁居息灵山了,你们居然不知道?】


        

【我知道,但是他居然出书了!?靠啊,我还想听上次直播的录播来着,居然有书!!】


        

宿黎会阵法事一开始在修士圈大火,但大部分修士只是看看热闹,真正感兴趣是阵修圈子。后来《萌娃》综艺结束,修道界每天八卦无数,这种消息渐渐也只在小范围内讨论,众人只知道妖族那边好像有个返祖天才,得到上古阵法传承,但姓甚名谁亦或者近况如何都很少了解。


        

这要不是今天售空消息,大部分修士都没想到这回事上。


        

要知道在2分钟内售空,还是易道官方平台,那都是大佬的殊荣。


        

而此时,阵法圈人老早就知道《上古阵法解析》要上架的消息,不少人一大早就守着预售平台,一开售就马上下手购买,大部分阵修都能抢到,但还是有小部分阵修因为手慢耽误了几分钟,没过半会就看到售空消息。


        

商品下方的滚动条上正播报着匿名用户xxx购买了多少本,一条接一条地滚过,让买不到的修士看得眼红。


        

“等等,这是啥书啊,为什么要这么抢?”


        

“就不能一人买一本吗?抢两本的算什么英雄好汉?”


        

“我看到熟悉名字,三元观抢了五十本还不匿名?!”


        

“什么五十本?你没看到一百本的?”


        

“卧槽?哪个丧心病狂抢了三百本?”


        

陈惊鹤刚从会议室出来,秘书青鸟汇报着早上行程情况,顺便提了一句:“陈总,易道上您吩咐事已经办完了。”


        

“等东西发售了,一百本送到宿家,其他都放郊区那边。”陈惊鹤吩咐完又问:“裂片事有消息吗?这几天有奇怪的修士过来s市这边吗?”


        

青鸟道:“这倒没有,但是有件事挺奇怪的。”


        

她用平板调出一份资料来:“上次您让我们留意剑宗事,这几天天元剑派便传出来一件事,说是门派内部存有争议,方首意离开天元剑派了。”


        

方首意是当代剑修中翘楚,是天元剑派的二把手,久年未曾下山。据传闻此人在剑道上颇有造诣,不过百年便凝炼金丹,是人族修士中罕见天才。早年性格豪爽,为人仗义,曾潇洒云游,剑指天下,但几十年前突然回归天元剑派,潜心问道,教导门下晚辈,再不下山。


        

这回突然下山,在天元剑派乃至附近地区,不少修士都在议论,很快就查了个大概。


        

陈惊鹤闻言道:“方首意下山?这倒是件稀奇事,他下山去哪了?”


        

青鸟:“他往南来了,看最近消息,我们的人在s市周围见过他。”


        

“s市?”陈惊鹤微顿:“你再查一查他。”


        

-*


        

宿家。


        

“抢到了吗?”宿爸爸看着宿郁操作着电脑,没过一会上边就冒出售空字眼。


        

宿郁比了个ok手势:“我出马还怕抢不到,买了一百本,到时候爸你送亲戚送朋友都可以。”


        

宿妈妈抱着宿明经过书房,看着里边父子两围在电脑前,宿明问:“趴趴跟哥哥在干什么嘛?”


        

“他们在买书。”宿妈妈也不知道他们为什么要去跟人凑热闹抢购这些,明明出版社那边还送来几十本样书堆在仓库,送朋友都送不完。


        

宿黎跟离玄听此时在院子里,剑阵还在运行着,阵纹也检查过没其他问题,可是这一晃半月过去,也没见裂片消息传来。


        

“难道我们当初阵法出错了?”宿黎不禁怀疑:“可是那阵法我试过了,我体内裂片都会受到指引,不该出问题才对。”


        

离玄听道:“才过半月,或许将有消息了。”


        

宿黎蹲着看了会,站起来把草坪上小石头踢开,又看了下周围其他阵法。


        

二楼书房的窗户被拉开,宿郁头从窗户里冒出来:“崽崽,爸问你下午要不要去小公园?”


        

“要去。”宿黎抬头,他想去白昀家,上周白昀说有几本不错课外书忘了带给他。


        

宿郁周末没去图书馆就会去小公园打球,偶尔会跟宿爸爸一起过去。


        

宿爸爸一般都是带着孩子散心玩耍,宿明最近交到了不少新朋友,镇里上幼儿园的有几个小孩也是息灵村,于是周末约好一起去玩。


        

息灵村这两天天气不错,正巧周末,天气晴朗。


        

宿黎先跟着宿郁去白昀家拿了课外书,之后白昀要去诊所拿药,他就跟宿郁回到小公园。说是课外书,实际上是几本奥数书,白昀以前学习用的,上边还有他笔记。


        

宿明跟着其他小朋友去玩,宿爸爸在旁边看着,宿黎便和离玄听坐在草坪上看书。离玄听最近也在学习,进度很快,虽然慢了宿黎一点,但书上题勉强能看懂。


        

看了几道题,两人坐着休息。


        

“下周是钢琴比赛吗?”离玄听突然问。


        

宿黎闻言想了想,“好像是,老师说是周六下午。”


        

离玄听点了点头:“好。”


        

宿黎闻言稍稍偏头看了离玄听一眼,回想起昨天晚上梦。


        

他最近每天晚上都在做梦,或是梦见那个诡异混沌世界,见到离玄听被枷锁束缚着,或是见到梧桐树下化作虚影的男人,说着诡异且又忤逆天道话,但最后总会梦见万年前,小小的离玄听抱着剑鞘跟在他身边,声音稚嫩说着懵懂话。


        

这一个个梦境叠在一起,让宿黎不禁怀疑梦里那看不清面孔虚影会不会是离玄听,可离玄听是他亲眼所见锻造出来的剑灵,那虚影却好似在很久很久以前。


        

天地混沌初开,云层有龙吟,虚晃像梦一样。


        

两人刚说了一会,宿黎本来还在想着事,突然被识海里一丝波动引起注意,继而看向另外方向,迟疑道:“阵法好像有动静……消失了。”


        

离玄听一顿,凝神去查探那点波动,正找到方向时候却忽然断开,他稍稍迟疑:“好像在山脚一带。”


        

息灵山脚处,背负长剑身着青色道袍男人停在入山口,目光停在不远处阵法上。这会息灵山进出山村民不少,见到此状纷纷稀奇。


        

“那人干啥的?穿成这样?”


        

“拍戏吧?上回不是有电视台来拍吗?”


        

“可也没摄像机啊?”


        

“不知道嘞。”


        

方首意张开了手,手中的裂片此时正微微悬浮着,好像正指引着他往这个方向走,但周围阵法横立,普通人尚可自由同行,像他这样的修士若硬闯,便会引起布阵者警觉。他微微一顿,“我来错地方了?”


        

他看了一会便凝力将裂片控住,裂片一经他灵力包裹,异动便消止,最后停在他掌心之中。


        

“师叔,你怎么走这来了?前面可不能进,最近妖管局那边查得严,息灵山都封山了。”年轻小弟子跑过来。


        

方首意疑惑道:“封山?妖管局?”


        

他突然想起,息灵山好像是妖族宿清风夫妇地盘,但妖管局怎么会管到这事上?


        

“这件事说来话长,师叔你久不问世,这段时间息灵山发生不少事呢。”小弟子也不知道师叔为何一路走到息灵山这边来,最近息灵山确实挺热闹,但那是阵修热闹,也不关他们剑修的事,他简单把息灵山事说了说,“白阳真人他们也在这边,我们需要去拜访一下吗?”


        

“不用。”方首意收回目光,他来这是找人,不便打扰其他修士,“这要如何进山?阵法是否与妖管局有关?”


        

之后宿黎找了宿爸爸,跟离玄听从小公园赶过来的时候,已经察觉不到裂片动静,这样的情况着实诡异,让宿黎不禁有些怀疑起来:“是有人带过来的吗?”


        

宿家阵法被宿黎特殊改动过,经过剑阵引来的裂片不会到宿家阵法附近,而是会被引到息灵山这边,这样能给他们足够时间来查探裂片及裂片持有者情况。裂片出现波动也就意味着,阵法剑威吸引了裂片到息灵山这边。


        

如是意外流落在外裂片,不会说突然出现且突然消失,出现这个状况只能说明背后得到裂片人修为匪浅,是特意循着方向找来的,而且轻而易举就能把裂片波动压制住。


        

“应该还在这附近。”离玄听道:“要不让人问问今日出入此地的修士?或许能查出来。”


        

“也有可能是我错觉。”宿黎心有存疑,但他最近心神全在梦境上,也有可能是受梦境影响产生错觉,但他回去之后还是打电话告诉了陈惊鹤。


        

很快就到了钢琴比赛当天,比赛是在下午,得知宿黎要去市区里参加比赛,宿家人都请了假。宿爸爸的房车停在幼儿园门口,李老师拿着东西上车的时候还没反应过来,因为这一车里坐着太多人了,除了宿家一家五口人,还有其他好些人。


        

比如说是经常见到的惊鹤先生,宿家保姆风先生,还有其他几个学生。


        

车停在了市艺术馆,s市作为艺术氛围浓厚城市,举办钢琴比赛向来是很有分量,别看只是个少儿比赛,少儿钢琴赛主办方此次请来的评委也是业界有名钢琴大师。


        

再加上是周末,前来看比赛人不少,艺术馆外边人来人往。


        

宿家车停在门口时顿时引来不少注意,之后上边下来好几个帅哥,各自手里拿着东西,大包小包,最后下来的是一个身着小西装男孩。


        

“我跟你哥准备了横幅还有应援棒,你放心,你绝对是全场最靓崽。”季铭背着书包,非常高兴地拍了拍宿黎肩膀,结刚到入口处,这一背包里东西就全被扣了下来。


        

宿郁:“为什么?”


        

宿爸爸瞥了他一眼:“你那东西怎么能拿进来,这是正规比赛,听钢琴比赛时候要禁声细听,对吧明明?”


        

宿明今天也穿了一件漂亮的小西装,闻言比了个大拇指,应和宿爸爸:“对哒。”


        

其他人到观众席上入座,宿妈妈带着宿黎跟离玄听两人到选手后台做准备。这边来的人不少,宿黎看着里边不少人,比他年纪大的很多,初初扫了一眼,好像都是比他年纪大的。


        

“崽崽不用紧张,到时候后我们上台弹完钢琴就可以了。”宿妈妈道:“就把崽崽平时弹曲目弹一遍就可以了。”


        

宿黎参加是年龄组,虽然李老师想给他报更高组别,奈何比赛方考虑到宿黎年龄缘故,就把他安排在少儿年龄组。在这一组中是自报曲目,相较其他组别来说比较简单,安排上台的次序也在其他组别之后。


        

比赛宣布开始,场上接二连三出现选手,几首过后,评委席上评委眉目变得有些凝重。s市钢琴比赛办了好几届,他们每次过来都能在这边挖到不错苗子,但这一次比赛看了两组选手,不觉有点失望。


        

“今年的苗子看起来好像不太行。”


        

“是啊,上一届作品组别都能挖到一两个天才,这次好像不太行。”


        

“徐老师怎么看?”几个评委说到一半,便看向坐在中间的徐老师。


        

徐老师是国内知名钢琴大师,在国际上也颇为地位,办过全球钢琴巡演,是在场所有评委中履历最完美的钢琴家,上一届s市少儿钢琴比赛作品组优胜选手就是他弟子。


        

“再看看吧。”徐老师道。


        

很快,这一组别的选手表演成结束,评委席上还没人给出最高评价,底下观看观众也不禁发出小声讨论着。


        

“接下来是年龄组吧,好像是年龄最小的那组。”


        

“啊那难说了,这一组曲目每次都是弹腻的那些曲子,年龄又小,每年就这一组最难看。”


        

“别这么说啊,还是有不少弹不错。”


        

“但最高评价不会落在这一组,最多就是来看天赋。”


        

宿家一行人坐在观众席上最中间的位置,这里观看效最好,他们好似没听到周围的人评论,而是满心期待地等着接下来出场的选手。在他们左右的观众不禁在意多看了几眼,主要是这群人太养眼了,长得好看不少,虽然戴着口罩,但也掩盖不了他们的气质。


        

陈惊鹤小声道:“你放心,我已经让工作人员录下来,保证将凤凰大人的英姿全部拍下来。”


        

宿爸爸满意点了点头。


        

季铭遗憾:“可惜我应援棒没进来。”


        

宿郁瞥了不远处工作人员一眼:“我横幅也没进来。”


        

季铭道:“真不能鼓掌吗?就等你弟弹完?”


        

宿郁道:“可以吧,刚刚其他组人不也鼓掌了吗?”


        

就在这时候,台上主持人宣布儿童组比赛开始,而后就看到宿黎穿着漂亮的小西装,从后台的位置走出来上场。刚一上场,周围的观众便礼貌性地鼓了鼓掌,哪知观众席上顿然发出了与众不同鼓掌声,直接吸引了大部分观众注意。


        

鼓掌最厉害的当属宿郁跟季铭。


        

白昀余光瞥到周围的观众,不禁稍稍偏过头,拉低了帽子。


        

“看起来今天的观众非常热情,接下来的比赛希望大家保持安静,那么就请我们第一位小选手宿黎,他带来的曲目是……”主持人看到曲目微微一愣,“《风声》”


        

此时,评委席上听到曲目的时候都愣了下,低头看向选手表上曲目,确实是他们所知道《风声》。


        

“居然是风声,这小孩胆子也太大了吧。”其中一位评委不禁说道:“这能弹吗?”


        

“这曲子很难吗?”风妖听到观众讨论便问道。


        

陈惊鹤解释道:“对于人族的小朋友来说,确实是个难度颇高曲子。”


        

李老师颇为紧张,选这个曲子也是经过仔细考虑。


        

宿黎记忆力实在太好了,而且指跟技巧的问题她几乎讲一遍宿黎就能记住,他太天才了,只要是他记住东西,他都能完美地复刻出来,同时也暴露出他弱点,就是他弹出来的钢琴没有感情……但同时也有一首意外曲子,便是这首《风声》。


        

这是某次练习时候她拿给宿黎试一试曲子,没想到宿黎弹出来的效却出乎意料,她想过很多方法让宿黎在弹琴上多注入感情却都无功而返,唯独这首拿出来给宿黎练习技巧的曲子,却让宿黎爱不释手,甚至越弹越好。


        

《风声》说实话难度不是最高,但对于这个年纪的小朋友来说,却属于难度极高曲子,无论是它节奏还是指要求,换做其他年龄选手来弹未必能弹好,这曲子不是比赛上常用的曲子,尤其是这个年龄段的选手。


        

台上钢琴发出第一个音,坐在观众席上徐老师不禁微微探身向前,目光顿时变得认真起来。


        

作者有话要说:啊啊啊对不起我又迟到了。


        

今天之内留言评论区也掉落红包qaq。


        

ps:风声这曲子是我随便取名的,大家不要代入任何现实,纯属架空!


        

——————


        

感谢在2021-03-2118:18:50~2021-03-2218:33:28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手榴弹的小天使:隨緣1个;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lee2个;飞鱼、都少mandalas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cc、倾墨30瓶;柒柒、la、桃子不好吃20瓶;48084546、沐云、星落流云、fionalin、~*~*~*~、杨柳青10瓶;月华、rainbow、研究所的杰瑞鼠、月泠疏5瓶;杯莫4瓶;庐山云雾3瓶;羽毛、sakura0229.2瓶;落日余晖、虚空、乙炔7、王小宝与肖大宝的粉头、紫苏、麦粒尖儿、九方尘玥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