音乐响起的时候,台下立刻安静下来。


        

钢琴声缓缓流出,宛若晨间清风般抚慰了稍显焦躁的观众。平缓的节奏在某个音发出之后攀入高潮,徐徐的清风忽地变快了起来,轻快的节奏伴着悦耳的声,将场内的观众带入那个钢琴营造的风的世界。


        

宿黎的指尖按在琴键上,宛如重复一般重新将脑内记忆过的步骤弹出来,但是又跟他平日练习的曲子有另外的差异,那就是他在弹起这首曲子时总会想起凤凰神山里的风。


        

若是细细说起来,风其实也无差异,春去秋来,寒风暖风,说到底都是风。


        

梧桐神木非常高大,他幼年时多半时间都在树上,站在梧桐神木上可以俯瞰大半的凤凰神山,山林间的树顶起伏,远处雾霭沉沉,时不时惊鸟飞跃,妖兽嚎吼,都伴随着从远处而来的风带到他的耳际。


        

看似平缓,却又不太平静。这首曲子的前奏,总是让他回忆起那段时光,孤零零地站在高树之上,眺望远处不属于自己的热闹。而后曲子慢慢递进高潮,就好似远方的热闹越来越近,渐渐的,风声中裹挟着热闹,从远处山林到梧桐林,从梧桐林到神木树下,他站在高处,俯瞰底下小妖聚众玩耍。


        

身边突然就热闹起来,就好像风带来了热闹,也好像是每天推开花房的门,迎面而来的晨风。


        

宿黎不太懂老师们所说,要带着感情去弹钢琴,他其实也不太能欣赏音乐,只是单纯觉得好听,但如果说最好听的,那大概就是《风声》。


        

一曲结束,底下观众爆发出热烈的掌声。


        

台下的评委的目光停在小孩身上,《风声》是一首轻快的曲目,它复杂的指法跟轻快的节奏是演奏的难点,也是大部分人偶尔会用的炫技曲。可实际上,这首曲目的感情很难深入,正如它的名字《风声》那般简单,它好似描绘的就是那平常又简单的风。


        

强大的钢琴家在演奏《风声》的时候会往里边倾注自己的感情,或是代入愉快的早晨,或是代入徐徐晚风,或情或景地表达自己的情感,但实际上这种情感的输出相对比其他曲子而言会显得单调普通,不如激昂,也不如悲伤动人。所以《风声》这首曲子炫技居多,很少会拿来当做演奏曲目。 首发域名www.bequge。cc


        

台上的小孩准备弹《风声》的时候,评委们并不看好,或许他有极大的天赋在场上炫技,可情感输出这一项上就是个极大的难关。可当曲子的前奏出来的时候,他们改观了,他们从这首轻快的曲子中听到了与众不同的热闹,就好像是在一个普普通通的清晨,一下子被带入到鸟雀合鸣的森林之中,风过树沙沙声,动物跑动声……所有所有都汇聚在轻快的曲调中。


        

真热闹啊,热闹到身心好像被治愈,也被带入那无忧无虑的森林里。


        

而这样的热闹,确是一个年幼的孩童带来的。


        

徐老师情不自禁地鼓了鼓掌,拿着麦问道:“小朋友,你学琴多久了?”


        

宿黎弹完了琴,本来是想走到刚刚上来的地方下去,结果就被主持人拦住,说是要问几个问题。


        

学琴多久?被这么问的时候宿黎愣了一下,要说多久其实他也没个大概的数,只好道:“几个月吧?”


        

此言一出,台上台下的人不由一惊,几个月??


        

季铭闻言一顿:“郁哥,你弟学琴就几个月??!”


        

宿郁回想了下家里的钢琴好像是几个月前搬进来的:“钢琴刚来的时候还被他拆了,好像就是几个月前的事。”


        

徐老师听到这发言也不知道是不是童言无畏,还是说孩子天真,他没继续这个问题,而是问了一些孩子技巧的事,这孩子能把《风声》弹得这么好,感情是首要,但也不能忽视了他展现出来的技巧。无论如何,这孩子的天赋着实出色,也是难得一见的苗子。


        

几个问题下来,徐老师大概心底也有了数。


        

主持人那边已经在预热准备call下一位选手,徐老师见台上的小朋友穿着小西装规矩站着的模样过分可爱,便起了兴致问他:“那小朋友觉得自己能拿几分?”


        

几分是什么意思?


        

宿黎还不明白这个比赛的评分情况,仅凭着对分数这个词汇的印象,便认真答道:“及格就好。”


        

几个评委闻言不禁笑出声,宿黎疑惑地看向他们,难道说错了吗?


        

他爸爸经常在家里跟哥哥说,分数不用太担心,及格就好。


        

下台之后遇到来后台的宿妈妈,宿黎不禁问道:“我说错了吗?”


        

宿妈妈笑了笑把孩子抱在怀里:“崽崽没说错,我们及格就好,在妈妈眼里崽崽永远一百分。”


        

这一组别的比赛很快结束,等到比赛结束公布分数的时候,《风声》不出意外拿了组别最高分,也就等同于宿黎拿下了这一组别的胜利。但这不是最主要的,而是在结束的这么多首曲目里,徐老师给了《风声》最高分,这让台下来的杂志记者跟观众分外惊讶。


        

而观众席上的家长们早已到了后台,赞美的话快挤满整个休息室,让其他的参赛选手跟选手家长感到分外夸张。颁完奖后宿家一家准备回家,离开后台时遇到匆匆赶来的徐老师。


        

徐老师跟家长们表明来意,说是看到小朋友的天赋极好,想询问他是在哪里学习。这一打听,徐老师才知道小朋友是在幼儿园里学的钢琴,而且学琴几个月的说法也不是异想天开,他颇为惊讶,便表明了来意,说是想收宿黎做学生。


        

宿家父母听过徐老师的传闻,所以听到他要收小孩当学生的时候十分意外,而旁边的李老师也催促着说这是个大好的机会。


        

宿爸爸道:“但这得问孩子的意愿。”


        

徐老师笑道:“宿黎是个不错的孩子,他在风声里表达出来的情感十分特别,想来是特别热爱钢琴。”


        

宿爸爸闻言一愣:“啊是吗?但这件事得问问孩子的意愿。”


        

徐老师一愣,以往他主动收学生的时候都是其他孩子的家长应下,很少说遇到这种主动问孩子的意愿的家长,不过说来也是,这孩子灵气十足,想来家庭氛围应该非常不错。


        

他看向宿黎:“小朋友,你愿不愿意当叔叔的学生?”


        

宿黎一顿:“谢谢叔叔,我不想。”


        

徐老师意外:“这是为什么?能告诉叔叔吗?”


        

宿黎简单道:“最近还有其他事情要忙。”


        

徐老师一愣:“这……那小朋友是为什么来参加比赛?”


        

宿黎直言道:“我哥哥说比赛可以加分。”


        

徐老师:“?”


        

宿爸爸赶忙出来打圆场,笑道:“童言无忌童言无忌,老师不用太当真。”


        

钢琴比赛现场的事被在座观众po到网上,主要是因为《风声》出现在赛场上太稀奇了,而且还是个小朋友弹出来的,刚发到网上就被圈内其他网友转发,再加上被徐老师高度赞扬,很快就在圈子里小火了一把,渐渐地传出了圈子。


        

网友本来是想着看钢琴小天才,但是后来有其他的网友补了手机录屏,像是弹完钢琴之后的小采访,一看到视频里那有点熟悉的名字跟样貌,有的网友马上认了出来。


        

【这不是宿老师的儿子宿黎吗!之前《萌娃》那个小天才。】


        

这下不得了,营销号闻声而来,很快就把钢琴比赛的事情转发开来,不少关注着萌娃的网友立刻看到这一则消息,才意外宿黎居然会弹钢琴,而且这从来没在节目里展示过。


        

【原来小说里天才宝宝是真实存在的。】


        

【好强啊,我朋友说《风声》这曲子对小朋友来说难度很高,大人未必都能弹好。】


        

【我不懂钢琴,但不妨碍我觉得黎黎很牛逼。】


        

-*


        

网上的热闹直接影响到了宿家,连着最近的广告邀约都多了不少。但宿妈妈让工作室一一给拒了,宿家这会正忙着查看阵法的事,听宿黎说有裂片的消息,宿爸爸这几天晚上都让附近的小妖留意其他情况。


        

陈惊鹤的意思是最近出入息灵山的修士不多,但都是人族修士,可疑的人暂且没发现。但修为强大的修士手段颇多,要避开排查潜入息灵山附近也不是难题,只能看看近期有无其他可疑的人出现。结果这一探听,还真的出现个可疑的人,消息来自住在山脚附近的小妖,他从进山村民口中得知,说是见过一个穿着道袍的男人在山脚一带出没。


        

陈惊鹤很快就去查这件事,可疑目标就落在了天元剑派的方首意身上。


        

“你先前问我剑宗,这方首意就是天元剑派的人。”陈惊鹤说到这里猜测道:“你说这会不会有可能,方首意就是那个给假裂片的人?”


        

“出自剑宗确实有可能,但是你不是与我说剑宗分成好几派,古早的锻造之术未必流传下来。出自剑宗的人,未必就会掌握锻剑之术,这点还有待商榷”宿黎感到奇怪:“那方首意未必是那个人,如果他来息灵山,最该怀疑的地方应该是幼儿园,而不是在山脚附近徘徊。”


        

商议下来,对于方首意的来意还未明朗,陈惊鹤只好继续去查。


        

事情稍有眉头,或许应该等方首意现身才明朗,而宿郁回家的时候突然说到另外一件事上。


        

“我怀疑我被人跟踪了。”宿郁回到家刚放下书包就道:“两天了,我总感觉图书馆出来那条路有人盯着我,但我没找出来是谁。”


        

宿黎正好从院子里进来,一进来就听到宿郁的话,不免有些担心:“跟踪?是修士吗?”


        

“总归不是人,要是人我早就把他揪出来了。”宿郁自言自语:“居然搞跟踪,我从小到大第一次被人跟踪。”


        

宿黎:“?”


        

宿爸爸:“你还自豪上了?”


        

宿郁:“倒也不是自豪吧,就是被人跟踪感觉有点稀奇。”


        

宿爸爸一手拍在宿郁头上:“这是小事情吗!回头把法器跟符咒带上,能靠近你且不被发现,说明跟踪者的修为在你之上。”


        

这件事在宿家引起高度重视,再加上有阵法的事情在前,宿爸爸又出门去检查阵法牢不牢固。当事人宿郁同志则是回屋里继续背单词,试卷刚写了两题就听到了敲门声。


        

宿郁开门,便看到门口站着的宿黎,他手里还拿着个小盒子,旁边还跟着离玄听,显然是有话要说。


        

“崽崽怎么了?”宿郁低头看着两个小豆丁,“哥哥要学习,有什么事等我背完单词再说。”


        

宿黎则是把盒子打开,而后拿出一把符咒塞在他的手里,声音稚嫩却十分认真:“这是离火符,巨风符……都是能给你防身用的,还有这个。”说完就从盒子里拿出一个玩具机器人来。


        

宿郁一手抓着各样的符咒,又看到弟弟手里拿着的机器人,他记得这是宿黎经常拿在手边的玩具,“给我的?”


        

“这是我改良过的阵法机器人,要是遇到人围堵,直接把他丢出去就好……”宿黎语重心长说完,然后把机器人递给宿郁。


        

宿郁心情复杂接过弟弟最爱的玩具,“给我这干嘛,还有这一堆符咒。”


        

宿黎微微仰头,奶声解释道:“爸爸说男孩子也要好好保护自己。”


        

“……”


        

“那你知道吗?真男人无所畏惧。”宿郁把符咒塞进盒子里,“这些你自己留着保护自己,至于这个,送了就拿不回去了。”说完便将小机器人揣兜里。


        

宿黎:“……?”


        

宿郁把宿黎赶去看书,一回到屋里便迫不及待地把机器人拍照发了朋友圈——


        

【我弟送的机器人。】


        

底下冒出来好几个赞,有的是班里的同学,还有的是其他妖族的人。宿郁满意地看朋友圈留言,看到季铭点赞才想起来事,赶忙打电话给季铭,问道:“你说的横幅做好了吗?都快周末了怎么还没消息,能赶得及周一送幼儿园吗?”


        

电话另一边的季铭道:“快递都要两三天,而且郁哥你那要求一般的店也做不来啊,我好不容易找到一家能做的,最多周六吧,打球我给你拿过去。”


        

-*


        

此时屋外,方首意停在离宿家不远处的树梢,目光停在二楼亮着的房间里。他轻身一跃避开阵法,从而落在了宿家阵法之外,走到山林之中。


        

等候在山林里的小弟子忙不迭地跑过来,“师叔,你白天去哪了,我在这附近都没找到你。”


        

“有点事。”方首意道:“不是让你先回去吗?怎还留在这?”


        

小弟子赶忙道:“是这样的师叔,白天的时候我收到传信,说是您之前想要找的人有眉目了,好像是在s市隔壁的小村子里,我这才着急想要告诉你。”


        

方首意微顿:“谁来的消息?”


        

“不知道,他说是以前委托过他打听,这段时间才有消息。那人信里说了好一些,说是那人从极北之地下来之后就流落到南方这边,再加上南方妖族混杂,才找了这么久。”小弟子说完便将得来的传信递给方首意,“师叔,这是你要找的人吗?我们需要过去看看吗?”


        

小弟子临下山被师父特意交代,说是这次师叔下山是想找失踪多年的孩子,这信上说得也真,他觉得或许得过去看看。


        

方首意扫了下信件,简言道:“查一下这信哪里来的,上边的消息是假的。”


        

小弟子一愣:“假的?!”


        

“我的孩子若按鲛族那边的说辞,换做人族的年龄,他现在应该已经成年了。”方首意目光停在远处,但信上的说法却说在其他城市遇到他的孩子,孩子约莫四五岁,这年龄首先就对不上。


        

小弟子看他最近老在宿家附近,想到修士圈子里最近流传的消息,便道:“师叔,抢孩子是犯法的!”


        

方首意:“……我只是有所怀疑。”


        

宿家周围确实有奇怪的异动,而且家中也有适龄的孩子,这点确实让人生疑。原先他有所怀疑,但跟了几天之后,也没见那孩子周围出现其他孩子。


        

小弟子:“您可吓到我了。”


        

方首意道:“我欲向宿家递拜帖,有些事或许当面问问更清楚些。”


        

小弟子迟疑了半会:“师叔你有所不知,这宿家的拜帖递不进去啊!”


        

……


        

“怎么了?”宿黎看向离玄听,忽然发现他的目光一直停在窗外。


        

离玄听手里握着宿黎的符咒,闻言稍稍回过神来:“阿离,或许裂片就在离我们很近的地方,我总有这样的感觉。”


        

“惊鹤说到剑宗,我想起一件事情来。”宿黎把书摊在腿上,边翻着《小学奥数大全》边说道:“应该是很久之前的事,当年有一次我跟着惊鹤离开神山,途径剑宗的时候遇到一件事。那时候天下以剑宗的锻造之术为尊,我见之技艺粗劣便多言,哪知剑宗的人输不起,出来几位弟子与我理论,我便与当时在场的一位长老比试锻剑,以七天为期,用的是剑宗的炉子。”


        

离玄听没听过此事,闻言便细细听着,“那结果呢?”


        

“那位长老惨败,出炉的剑胚空有外表却不能论剑,只不过我用灵力试探一二,剑胚出现裂痕。老实说他的剑胚锻造还可以,只是有多处考虑不周,临走前我还指点了他一番。”宿黎说到此处稍稍一停:“但后来修道界便有一传闻,说是我凤凰神山的锻剑术窃之剑宗。”


        

离玄听一顿:“有这事?”


        

“有呢。”宿黎道:“不过没闹出多大波折,后来是剑宗的宗主出面澄清,说这些都是谣言,不可相信。老实说有些人族修士确实小人之心,但剑宗的宗主我还是颇有好感,或许是因为他修习剑道。但想起剑宗现在分崩成好几个派系,忽地觉得这万年眨眼一过,好像没什么能留住。”


        

离玄听闻言道:“阿离想念神山吗?”


        

“想。”宿黎翻过一页,崭新的题目出现在面前:“但不可多求。”


        

裂片好似就在周围,但宿黎却没再感受到那股奇怪的感觉。很快就又到周末,宿黎本来对跟踪没什么感觉,但宿郁带他去白昀家的时候,路上他也察觉到微妙的不同,就好像有人一直跟在身后,但说不清那种感觉,跟踪的人应该是没有恶意。


        

直到傍晚,宿黎学完功课在白昀家等宿郁打球结束过来时,再一次感受到裂片的异动,而且裂片离得极近,就好像就在外边。


        

他跟白昀说了一声就走出去,刚到小巷入口的时候忽然看到一个青衣道人,道人背负长剑,手上正握着一块裂片,目光注视着前方。裂片散着微弱的红光,只是瞬息,宿黎便知道这人就是他一直想找的人。


        

与此同时,方首意手里捏着裂片,裂片上突然出现的奇怪波动让他不禁好奇。这波动不像是先前被息灵山脚阵法吸引时的异动,更像是被什么东西触动想要从他手里挣脱开。他拥有裂片这么多年,第一次见裂片出现这么剧烈的反应,他微微回过头就看到小巷里站着的小孩子。


        

小孩离他不是很远,就几步路的距离,穿着t恤短裤,脸孔精致特别,一双眼睛正看着他这边,好似停在他手里的裂片上,而他手中裂片异动的来源,好像就是这个孩子。


        

小孩?


        

方首意看着那孩子有点眼熟,正向前走近几步,忽地看到一个身影从自己面前闪过,稳稳地落在小孩的面前,带着小孩急速退后了好几米,下一瞬裹挟着灵力利光正面袭来,使他不得不退后几步落在巷口。


        

“好家伙,敢在息灵村偷孩子。”宿郁一手揽着宿黎的腰,轻而易举地将弟弟夹在腰间,他刚想出手,只见一卷红色的东西从他手里滚落,啪地落在地上,速度之猛令他愣在原地。


        

白昀家门口这小巷子并不平缓,有点倾斜,那卷东西掉落在地便滚起来,只见镶着金边横幅一把滚开,除了格外显目的金色边框,连着字都是上过金粉,看起来闪闪发光。


        

宿黎猝不及防看到了横幅上的字。


        

方首意尚未发觉,一不小心踩到了横幅,低头一看发现是一行的大字——“祝贺我园宿黎小朋友喜获少儿钢琴大赛优胜”。


        

他身形一动退后几步,但一个灰脚印还是落在了金粉上边。


        

宿郁看着方首意的脚印留在他斥巨资购买的‘富贵级横幅’上,额间的青筋不免跳了跳。


        

作者有话要说:特意订做横幅打算下周挂在幼儿园门口的宿郁握紧了拳头:兄弟,这件事没完了。


        

————————


        

感谢在2021-03-2218:33:28~2021-03-2318:14:46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手榴弹的小天使:卉鱼1个;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飞鱼、nighthawk、都少mandalas、22933073、贝叶斯定理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月知暖50瓶;时光若刻40瓶;海棠在逃公主30瓶;xz粉必定升天、諾雲晞、vicky、莲小路20瓶;夜若楠15瓶;川芎、锦衾、邱夏、打咕噜10瓶;面包8瓶;bug体验户、贝叶斯定理、竹下莺5瓶;爱你呦~、月泠疏4瓶;时间的过客、啊沾3瓶;今天也要努力赚小钱钱、笙裳2瓶;花露水、阿羡bra、三月、紫苏、离昭、lunlun4ever、莳玹、王小宝与肖大宝的粉头、桫椤、想吃四川桔子、兔子叽叽、庐山云雾、月夜№修罗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