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路走窄了兄弟。”宿郁手一挥,控着灵力把掉落在地上的横幅收起,目光沉沉看着前方的方首意。


        

宿黎被宿郁抱得有些难受,卡在肚子上的手紧紧锢着他,正想跟宿郁说一声先放他下来。只见他哥身形一动,在瞬间展开妖术结界,把方首意困在其中。


        

这附近都是民房,若大打出手必定会引起其他人的注意,宿郁直接把方首意拖入结界当中,本想拉着他在结界中动手,而方首意一看到结界,二话不说便出剑相向,直直把结界劈成两半。


        

宿黎一顿,提醒道:“哥,他是剑修。”


        

宿郁见状稍稍退后几步,“我知道,但这件事没完,教训一定要给。”


        

他话说完,身形骤行跃至方首意面前,屈指成爪直直扣上方首意的剑。


        

方首意见到宿郁展现妖形的妖爪稍稍一愣,暴退几步,奈何宿郁即便手里抓着个小孩,身法却丝毫未受影响,欺身攻上来的招式招招狠厉,显然对妖法有极大的掌控能力。他颇为意外,这少年看起来年纪并不大,没想到居然对妖法有这么大的掌控力,而且那爪子也是神鸾鸟一族的利爪。


        

“抱歉,我刚才没注意。”方首意退后几步,想表达刚刚不小心踩到别人东西的歉意,奈何对面少年一点也没听进去,反倒变本加厉地攻了上来。


        

宿郁确实在气头上,但看到方首意的时候他马上就知道是这个人跟踪了自己好几天,如此一想,这件事更不能善了,怎么说也得揍一顿带回去给他爸处理。


        

方首意见状便知话说不清,握剑的手稍稍一紧,只好拿起真本事来应对。


        

宿黎见状微顿,从口袋里一把抓到两张符,同宿郁道:“哥,你听我的,我们可以这样……” 一秒记住https://www.bequge.cc


        

宿郁闻言迟疑片刻,“你那符能行吗?”


        

“能行。”宿黎道。


        

宿郁道:“好,那要多久?”


        

宿黎道:“不出五剑。”


        

方首意站在远处,看着一大一小两人似乎在商讨着什么。


        

宿郁笑了笑,转而挥动另一只手臂活动筋骨:“黎崽,看好了啊。”


        

他说完抓住时机,一爪攻至方首意身前,方首意抬剑抵挡,退后数步。


        

两人打架的时候有意避开周围的房屋,虽闹出点声响,但这会将近傍晚,家家户户里都非常热闹,竟也没发现这小巷口打起来的情况。好几个回合下来,方首意约莫判断出宿郁的实力,他知道这事不能拖太长时间,万一有其他人经过此处便不好收场,他持剑向前,看准宿郁的方向攻去。


        

而宿郁却站在原地未动,剑攻身前时身形微偏,直接避开了他的剑,幻化成妖形的爪子扣在方首意持剑的手腕上。方首意大为吃惊,手腕稍转避开,怎么可能?眼前这个妖族应该非常年轻,他的剑法极快,几百年修行的妖族未必能堪破他的剑法,而这小小的妖族修为远不如他,却能避开他的剑。


        

方首意退后几步,堪堪落地看准趋势预备再攻,忽然脚下一亮,只见他所站的地方居然贴着一张符篆,符篆发着刺眼的光,进而从中冒出藤蔓来,直接将他束缚在原地。他毫不迟疑地挥剑砍去,而此时前后左右的方向皆出现藤蔓,就好像布置符篆的人早已预料到他的动作,从各个方位展开牵制……


        

想到此处,方首意不禁看向前方的少年跟小孩,少年还是那副姿态,而被他抱在腰间的小孩此时正往兜里拿东西,甚至还有两张符篆掉到地上。


        

是那个孩子!


        

“哥哥,我东西掉了。”宿黎道。


        

宿郁只好帮他捡起来:“你那小布兜也太不经藏了吧,回头我上网给你买个百宝袋装,打个架还掉七掉八……”


        

方首意注意到重要之处,之前少年跟他交手时也只是堪堪避开他的剑法,但几个回合下来却好似看透他的剑法,身法变得更加行云流水。如果说有什么怪异之处,好像就是再次交手前,那小孩似乎跟少年说了什么,说完之后少年就好像一下子看透他的剑法。


        

那孩子懂剑?!方首意被自己的想法惊吓到,怎么可能,那只是个妖族的幼崽,怎么可能看透自己的剑法!?


        

而且这身周的符篆……他在看透剑法的同时还在预算步法。


        

方首意低头,看着符篆的各个方位,那孩子在看透剑法的同时还预算他的步法,连同他会落在哪个地方都算得一清二楚,并在他落地的时候动用符篆来束缚他。如果这是高手对决,他被符篆束缚这几瞬时间,足以被杀个千来回。


        

方首意目光微沉,无论是孩子还是少年,他们在应对自己的时候毫不慌乱,这种气魄胆量,实在罕见。还有那块裂片……


        

裂片是他在剑宗旧址的藏宝阁内翻到的,当时与他一起去的是天元剑派的师兄,两人奉师命前往剑宗旧址整理旧物,在藏宝阁的地底下发现了一个小盒子,里边便是两块奇异的裂片。作为天元剑派弟子,方首意不用细看也知道两块裂片上铸剑技艺高超,本以为是哪些贵重之物,问过师兄才知道。


        

原来这藏宝阁地底下曾是剑冢,上古时期大战过后,无数陨落剑修的剑无处可归,剑宗便将这些剑安放在此处。后来剑宗派系分家,剑冢的剑也随之分往其他剑派的新剑冢安置,会被丢弃在此地的大多是废弃之剑。大战之后碎剑裂剑无数,早年的时候剑宗会用小盒子将这些碎片收敛放置在剑冢深处,但后来剑宗分家,这些东西也就被丢弃在此处。


        

只是有时候剑宗锻剑之时缺少陨铁材料,才会来这旧址收罗一些废弃裂片回炉重造。


        

这两块模样怪异,技艺不明的裂片他颇有眼缘,收拾完旧物回到师门之后同师父提及此事,师父便将这两块裂片赠予他。方首意也是后来误将灵力输入裂片之中,才发现其中包含的炽烈灵力,而且两块裂片彼此相呼应,只要灵力驱使,便会自动接连在一起。


        

百年之前,他流落到极北之地,遇到了鲛族的一位少女,与她相爱。奈何鲛族一脉对与外族通亲一事深恶痛绝,他当时身负重伤无力带爱人离开,临走前便给她留了其中一块裂片,便允诺会再去找她。


        

而当他修生养息重回极北之地时,两人的事情彻底败露,鲛族将他的爱人囚入深海以断绝他们两人再见的可能,为了鲛族能善待他的爱人,无奈之下他只好答应再也不见她,回到天元剑派之后再不下山。


        

只是时光境迁,他没想到的是爱人有朝一日病死,鲛族中他爱人的朋友将这消息送到天元剑派,他才知道,当年他与爱人分开的时候,爱人怀有孩子。


        

只是鲛族天生血脉奇异,与人族通亲本是违背族内规矩,这孩子在他爱人胎中几十年才生下来,生下来却是妖族中最耻辱的半妖。他的爱人因此郁郁而终,孩子不能留在极北之地,于是被驱逐出海。


        

鲛族中有几位是他爱人的朋友,听闻那孩子出海后想找父亲,便聘请了极北之地一位小妖护送他回天元剑派。


        

方首意在门派中苦等数日,最后得来的是那小妖路上遭仇家暗算,他的孩子就此下落不明。十几年来他一直在找寻他的孩子,天元剑派在人族修士中颇有威望,极北之地往天元剑派的路他不知道派人找了多少遍,却没听到任何有关他孩子的消息。


        

很多人说他的孩子可能身故,但方首意不信。


        

天元剑派的势力多半在北方,他决意下山一人前往南方查找,这下山便感受到裂片怪异的反应,一路找到息灵山……


        

裂片既然对那孩子有反应,说不定他孩儿的裂片就在那孩子身上,或者说宿家知道他的孩子的下落。方首意回过神来,几剑劈落束缚在手上的藤蔓,既然如此,那他得留下这两人,才有筹码跟宿家交谈。


        

宿黎见状,几张符篆接连行出,藤蔓层层裹着方首意。


        

但剑修利剑,挣脱只是时间问题。


        

这时候,天边突然罩下一个妖术结界,神鸾鸟的妖相出现在结界周边。宿余棠从天而落停在两个孩子面前,声音清冷肃然:“方道长,来我息灵山地界,怎也不上门打声招呼?”


        

“妈,你怎么来了?”宿郁见状一愣。


        

“白昀给家里打电话了。”宿余棠瞥了宿郁一眼:“你怎么回事?有你这么抱弟弟的吗?还不把弟弟放下!”


        

“哦。”宿郁这才把锢在腰间的宿黎放下,解释道:“这不刚刚情况紧急,只能这么抱啊。”


        

宿黎落地,摸了摸自己的小肚子,有点酸痛。


        

他哥的手劲太大了,箍得紧紧的,他都挣扎不开。


        

方首意的心中疑惑更甚,他直接把剑收起来,微微作揖道:“方某有一事困惑许久,还请大妖行个方便。”


        

“既然如此,方道长不如到寒舍喝杯小茶。”宿余棠微微仰头,目光未变:“莫要叨扰其他人家休息。”


        

方首意微顿:“那便叨扰了。”


        

-*


        

宿郁还记得自己横幅被踩的事,对自家老妈把这个剑修带回家实在不满,回到家后便坐在沙发边盯着方首意看,想要从他身上盯出洞来。宿家鲜少有客人上门,从方首意进门开始,宿明就坐在沙发上盯着这怪叔叔看,眼瞳里皆是好奇。


        

方首意的目光一直停在宿黎身上,藏在他袖中的裂片好似要冲破他的禁制跑出来,越是离那孩子静,裂片的震动越是强烈。进屋后他又注意到另外一个孩子,那孩子约莫六七岁,比宿家的小孩要高一些,但他看过来的目光尤其锐利,就好像一瞬就看到他藏裂片的袖口,似乎早对事情了如指掌。


        

他托门内的小弟子查过宿家的事,但如今看来诸多现象都略显怪异,这宿家与他了解的妖族家庭颇有不同。


        

宿爸爸沏茶,问道:“方道长来我们这有什么事,现在人族社会可不比几十年前,还望方道长行事之前多多考虑。”


        

方首意微表歉意,解释道:“我这次从青鸣山过来是为了找一个孩子。”


        

他将手中的裂片拿出来,直接放在众人面前,裂片之上布了禁制,摆在桌面上时隐隐还要往宿黎的方向飞去,“这裂片是我从剑冢中带出的无主之物,我手中持有两片,除了这一片,还有另一片在一个孩子的手上……”


        

方首意说到一半,门外突然传来门铃声。


        

众人看过去,只见宿妈妈把门打开,陈惊鹤从门外进来,手里还拿着一沓资料,边走边道:“天元剑派的方首意……都在啊?”


        

他看到客厅里坐着的人,又瞧见摆在桌上的裂片。


        

宿爸爸将方首意的来意说清,又问陈惊鹤怎么在这个时候过来。


        

宿黎跟离玄听的目光本在桌面的裂片上,但出于谨慎并没有动,而是观察着方首意。这人看似坦诚,但行为多半诡异了些,未弄清楚来意之前,玄听剑的事还需隐瞒。只是照这人所说,他手里有两块裂片,除了眼前这块,另一块在孩子手上,这是何意?


        

离玄听附耳道:“这是真的裂片。”


        

“而且应该也没做过手脚。”宿黎目光微沉扫过桌上的裂片:“剑冢寻来的,你的裂片为何会流落到剑宗的剑冢,而且被方首意拿到手里。”


        

宿黎心想,玄听剑裂片看起来平平无奇,但混在剑的裂片中也能一眼看出它的不同此处。这样的裂片会被人丢弃在剑冢,多年无人问津,最后被方首意捡回来吗?而且陌陌手里伪造的假裂片上的技艺也出自剑宗,方首意出自剑宗之下的天元剑派,事情恐怕没这么简单。


        

“那巧了,正好能把事情说清楚。”陈惊鹤把资料放在桌上:“方道长,你说你在找一个小孩,莫非这小孩是鲛人之子,而且还是个半妖。”


        

这话一出,宿家的人纷纷看向方首意,鲛族半妖,怎么像是崽崽幼儿园里那个小孩。


        

宿黎闻言一愣,继而看向方首意,确实从他的模样上找到与陌陌相似之处。


        

陌陌的父亲?!


        

“正是,那孩子如今应该十来岁。”方首意颇为激动,“惊鹤先生见过?”


        

陈惊鹤查方首意还费了点功夫,但顺着天元剑派以往的举动一查,才知道方首意在找人,而且找了十来年。天元剑派那边放出的消息是找一个从极北之地出来的半妖,这消息不够准确,也没说是哪个种族的半妖。消息一直在北地流传,并未传到南方来。


        

前阵子他把陌陌的事交由妖管局去查,这才知道原来十来年前天元剑派就联系过妖管局找一个半妖孩子,只是当时并无消息,这两天他又在查方首意的事,经由心腹提醒,才顺藤摸瓜查到这一条线上。


        

陌陌是鲛族半妖,据说有一剑修父亲。


        

方首意在找一个半妖,一找就是十几年,经此对比,陈惊鹤不得不怀疑到这件事上。


        

陈惊鹤道:“按照方道长的说法,十来岁的半妖我不知道,但我这却有一鲛族半妖的消息,方道长可否听一听。”


        

“我这有一半妖孩子,鲛族血脉,但因血脉缺陷生长缓慢,十来年保持着孩童的姿态。”陈惊鹤将陌陌的资料放在方首意面前:“这孩子叫陌陌,母亲去世,父亲未知,如今在镇幼儿园上学……”


        

方首意闻言一愣,陈惊鹤这段话中的信息量太大,他一下子没反应过来,生长缓慢,幼儿园?


        

陈惊鹤道:“方道长若是不信,这些资料不妨带回去细看,这是我手下仔细调查,上边写着陌陌这孩子十来年的经历。这孩子识人不善,早年的经历全被他人抹去,要说最详尽的资料,这天底下恐怕找不到第二手。有些事耳听为虚,方道长不如先看看?”


        

方首意接过资料,从上而下一字未露地翻阅着,他看得极慢又非常认真。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方首意开口问道:“我能见一见他吗?”


        

-*


        

周一,幼儿园正常上学。


        

早上的教室比较安静,其他班级的小朋友正随着老师做小游戏。陌陌同带班的老师说了一声,手里拿着宿黎送给他的小木柜,轻手轻脚来到三楼空教室之外,“黎黎,我可以学剑了吗?”


        

他每天都会偷偷溜过来,一般都是宿黎修炼之后,便有点空闲会教他几招剑法。


        

但今日他刚推开门便看到里边站着好些人,他稍稍愣着,以为宿黎跟其他人有话说,正想把门关上,便看见一个高大的男人出现在他的面前,一手扶住门,居高临下地看着他。


        

陌陌抬头,看着眼前陌生又隐隐有点熟悉的男人,不禁退后几步。


        

而这时候男人蹲了下来,与他平视着,目光中带着热意,双手捂在他的肩膀上,将他从头到尾打量了一遍。


        

陌陌控制不住想要往后逃跑,却听到男人沙哑着嗓子问道:“你叫陌陌是吗?”


        

“啊……”陌陌张开嘴,却透过男人身侧看到他背后站着的宿黎,秉持着对宿黎的信任他没有逃跑,想到宿黎平时跟他说的话,便大着胆子应道:“我叫陌陌,你是谁啊?”


        

方首意看着他,微微张开口,看着这与爱人十分相似的面孔,到口的话却怎么也说不出来,只是艰难地控制自己的情绪,在自己的孩子面前做着拙劣的自我介绍。


        

“方首意。”他控制着声音,“我叫方首意。”


        

作者有话要说:我来了!!


        

我又迟到了qaq对不起!!


        

————————


        

感谢在2021-03-2318:14:46~2021-03-2418:33:32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手榴弹的小天使:卉鱼1个;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万鱼朝宗2个;月迷津渡.、lee、柒月、都少mandalas、颜贵人爱吃糖、42526641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君墨柒、桃瑞丝60瓶;打分路过40瓶;4252664125瓶;孤山寺北.、cc20瓶;小战士、这是我最后的波纹了!15瓶;寒、50516453、何为枉做、柒月、浮生若寄、花宥、打咕噜10瓶;哎呦、喂6瓶;千年凝淆、九九、盼盼5瓶;leanne、一炉沉香3瓶;玉玖、kudolee2瓶;王小宝与肖大宝的粉头、九方尘玥、冷暖.、莳玹、31266273、花露水、紫苏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