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室里,宿黎看着这父子两相遇,便与离玄听和陈惊鹤站远了些距离,留着足够的时间给他们父子两。宿黎带方首意过来主要原因是对陌陌那孩子信任,若顺着方首意的意思讲,那么当年方首意在剑宗剑冢之下找到两块玄听的裂片,将一块留给了陌陌,另外一块带在身边。


        

方首意阴差阳错顺着他布下的剑阵找过来,但陌陌手里那块被有心人替换,换成了假裂片。这也就是意味着,除了方首意手中这块,还有另一块落在有心人手里,而那人应该是时刻注意着息灵山的状况……


        

“留在息灵山附近的人多半是阵修,剑宗那确实有修习阵法的修士,但我的人查过,那些修士比并没有动作。”陈惊鹤道:“这个人既然用到剑宗的锻剑术,跟剑宗多多少少有点关系,而且还雇用散修,身家跟手段不会太差,若在这范围内查剑宗的派系,确实能查到一部分人。”


        

可这样范围还是太大,无法准确地确定这人是谁,他的目的是什么?


        

“这人应该是个剑修,对裂片有兴趣。”离玄听适时道:“否则他不会把陌陌的裂片换走。”


        

宿黎迟疑道:“我原本以为剑阵会将他引来,没想到他沉得住气,这都没露面,反倒是方首意来了。”


        

“凤凰大人,您放心,这件事我会顺着剑宗这一线索继续往下去查。”陈惊鹤道:“方首意都能顺着波动过来,这个人应该也来了,只是藏在暗处没有露面。”


        

方家父子的交谈持续了甚久,陌陌对这个陌生男人有很大的好感,后来这人说是他的父亲,陌陌首先是不信的,直到男人拿出一块与他相似的裂片,他才愣愣地看着他,“我也有一块,但是黎黎说我的那块是假的,真的被人骗走了。其他小朋友都有爸爸,你是我的爸爸吗?”


        

他伤心很久,以为再也找不到爸爸。


        

方首意摸了摸陌陌的头,“孩子,父亲在,以后不用怕了。”


        

他安抚了陌陌,等到孩子的幼儿园老师过来的时候,父子两才停止了对话。 首发域名www.bequge。cc


        

陌陌离开之后,方首意才看向宿黎等人,把手中的裂片递给了陈惊鹤。


        

陈惊鹤微顿:“方道长这是……”


        

方首意也不是愚昧之人,他收敛了情绪:“我从剑冢之下带回了两块裂片,当年为了与她保持联系才会把裂片给她,但说到底是无主之物。你们帮我找回了孩子,这件事于我有大恩,这块裂片留在我这并无用处,你们看起来比我更需要它。”


        

宿黎微愣,他跟陈惊鹤是打算跟方首意谈条件,没想到方首意这么轻易就把裂片给他们,反倒省了不少功夫。


        

陈惊鹤也不跟他客气,接过裂片:“多谢方道长,帮大忙了。”


        

“这是小事。”方首意目光微沉:“还有另外一件事……先前我没注意,但现在细想或许跟算计我孩儿的那人有关。”


        

宿黎眉头微皱:“方道长请说。”


        

方首意道:“几天之前,我收到了一封传信。传信之人告诉我,我的孩子在h市而非s市,当时我并未放在心上,以为是误传的消息……”他把这件事明说出来,并将信件递给陈惊鹤。


        

宿黎闻言一顿,与离玄听相看一眼,心中有了另外的猜测。


        

陈惊鹤半蹲下来,把信件摊开在宿黎跟离玄听面前,几人很快就把信件看完。他犹豫道:“h市,离s市不远。”


        

宿黎道:“那就有可能了,既然离得近,那h市确实是个近距离观察息灵山的好地方。”


        

而且这人不仅调换裂片,还在调查方首意……那他大概知道这人的目的是什么了。


        

方首意这封信给陈惊鹤带来了新的调查思路,陈惊鹤把目标放在了h市并展开调查。中午的时候大家都留在幼儿园吃饭,方首意第一次全方位地围观幼儿园,甚至孩子上课的时候也动用隐身符偷偷站在窗外看,他就像是一个迟到的父亲,恨不得把孩子十几年的光阴全部补回来。


        

一直到了下午,宿黎照旧收拾完东西在教室里等人来接放学,为了方便听外边的声音,这时候他通常会把教室门打开。这会他正在看练习册的题目,忽然就听到他哥宿郁的声。


        

宿黎道:“我好像听到我哥的声音了。”


        

“他应该还没下课。”离玄听的目光从书上移开,抬头看向走廊外。


        

高中下课的时间较晚,一般都不会轮到宿郁来接人。


        

宿黎只好走出去看情况,走廊的围栏墙偏高,他只好从教室里拿了张小凳子出来,垫高站稳了往下看,结果就看到幼儿园门口围在一起等着接小朋友的家长。但其中有三个高中生特别突出,他的目光与站在人群中的白昀对上,后者投来颇为无奈的目光。


        

“?”宿黎有些疑惑,静下心来便听到人群中熟悉的声音传来。


        

“郁哥再往旁边挪一下,对,高一点。”季铭站在幼儿园的园长旁边指挥着,说完便问:“您看这横幅怎样?足够亮眼吧?”


        

园长点了点头,但看着这金框又金粉的,不觉说道:“亮眼是亮眼……”


        

就是有点丑。


        

三楼的宿黎目睹了底下的情况,又见到幼儿园门口围着的家长们,默默地从凳子上下来。


        

离玄听见状问道:“怎么了?是你哥吗?”


        

宿黎沉默了会,道:“玄听,我们走后门离开吧。”


        

晚上回家的时候,宿爸爸烧菜的味道从屋里传出来,宿郁拎着宿黎从门口进来,后边还跟着个时刻想从宿郁手里接人的离玄听。


        

宿爸爸闻声道:“怎么回事?宿郁我跟你说过多少次,不能这样拎着你的弟,你快放下来!!”


        

宿郁道:“爸我跟你说,你得教育下黎崽,我去接他的时候他居然还想跳窗走。”他今天下午体育课考试,考完试就提前离开学校去幼儿园了,结果挂完横幅刚上楼就看到宿黎跟离玄听打算从窗户走,还好他直接揪下来了。


        

宿爸爸:“……?”


        

晚上吃完饭后,宿黎就跟离玄听回到房间里。他把白天从方首意得到的裂片轻轻放在地毯上,为了避免在幼儿园里出现其他状况,他这一路上都是用陈惊鹤给的灵布裹着。裂片摆在毛毯上,与卡通式毛毯相映照显得格格不入,宿黎隔着布把他摆正,而后道:“算上这一块,我们这边就三块裂片。”


        

宿黎笑了笑:“我一会要是睡过去就麻烦你了。”


        

毕竟每次融合裂片的时候总会出现奇怪的事,他目光停在裂片上:“这次应该不会突然化形了。”


        

“我给你护法。”离玄听道。


        

宿黎点了点头,这才把灵布掀开,用手去触碰裂片并放出一丝凤凰神力。神力在碰到裂片的瞬间便将它层层包裹起来,宿黎对神力的把控已经远超于前,这会碰到裂片的时候有足够的把握控制它。


        

离玄听在宿黎碰到裂片的时候便凝气展开剑域,宽大的剑域遍布在房间中,将两人拖入剑域的保护范围,他看着宿黎手中裂片在凤凰神力的包裹下渐渐化成红灰飘散在四周,紧接着像是受到什么召唤一般逐渐没入宿黎的掌心里。


        

宿黎长了张手,裸露的皮肤瞬间爬满图腾,从心口逐渐蔓延,顺及他的指尖从而爬满了全身。离玄听稍稍一顿,正想出声询问便看到本坐在毛毯上的宿黎往后一倒,他赶忙伸手将人扶住,便看到他脸上越见明显的凤凰图腾。


        

离玄听不禁伸手触及他眼角,只觉指尖炙热,图腾像是活了过来,原先只是在宿黎的眼侧,而现在尾纹已经爬进他的眼睛里。他稍稍一怔,低声笑道:“逆天改命,瞒天过海吗?”


        

-*


        

兵器库里,宿离盘膝坐在剑台上,看着底下长成青年却依旧在收拾剑鞘的离玄听,笑问道:“玄听,你说以后我离你可怎么办?”


        

“你与我命数相连,你去哪,我会跟去哪。”离玄听微微抬头看了他一眼,而后又垂目收拾底下剑鞘。


        

宿黎笑了笑:“我是说如果,如果我有一天我们分开了,我不记得你了,你还会来找我吗?”


        

离玄听这才看向他,目光里充满着认真:“会。”


        

宿离手搭在膝上,声音自然又无畏:“那说好了,一定要来找我。”


        

眨眼画面一过,凤凰神山的梧桐林里森黑一片,天边压着隐隐的乌云,就好似风雨将来。


        

“凤凰大人,过几日狐妖为她的孩子办周岁宴,您可莫要在兵器库里耽搁了时间。”惊鹤的声音由远及近,渐渐来到宿黎的耳侧:“她还说上次多亏您跟玄听帮忙救了她孩儿一命,说这次周岁宴您一定要过去。”


        

“我知道了。”


        

宿黎一下子回忆起来这是什么时候,这是他临近渡劫的前夕,狐妖来递请帖邀他去参加百岁宴。他抬头看向天边隐隐的乌云,正欲开口拦住惊鹤,手却从惊鹤身上穿过,只能看着他匆匆离去。


        

风渐渐肆虐起来,宿黎回过头时看到离玄听站在自己身后,听到自己的声音如此说道:“玄听你说,古往今来真的有凤凰成功渡劫吗?”


        

离玄听的声音沉沉:“阿离,你在害怕吗?”


        

“我不害怕。”宿离看向天边,“我窥探到了命数,它告诉我,古往今来所谓渡劫不过是凤凰一次又一次的浴血涅槃,天隔了一层我们碰不到的屏障,无论妖,无论人,谁也没法从这屏障中挣脱开。”


        

离玄听又问:“你打算怎么做?”


        

宿离道:“玄听,我涅槃将至,这次我要带着你涅槃。”


        

雨落下了第一滴,风雨在悄无声息间来临。


        

天边的紫雷蓄势待发,凤凰神火烧红了半边天,好似将与那天上的雷劫相抗争,整个凤凰神山陷入对未知的恐慌中,风雨声,雷神,凤鸣声好似完全混在了一起。


        

剑域一层层大开,剑意在空中肆虐。


        

终于那天边的雷劈了下来,将面前的玄听剑劈成了裂片,碎裂开来的裂片化作流光散往各地,宿离的掌心都是鲜血,紧紧握着玄听剑仅剩的剑柄,关键时刻凤凰玉将玄听剑的剑灵裹住,炙热的凤凰神火竭力挡着天雷。


        

一下接一下,就好似天罚降临在宿离的头上。


        

宿离松开了玄听的剑的剑柄,碎裂的凤凰玉与玄听剑柄从空中坠落在神山无尽的山林中。他浑身浴血,妖相尽显,在无尽的雷劫中耗尽全力阻挡着天雷,神火展开,保护着他身后的凤凰神山。


        

天落下神罚,凤凰浴血涅槃,身陨于凤凰神山。


        

作者有话要说:有二更!晚上见~


        

————


        

感谢在2021-03-2418:33:32~2021-03-2518:01:06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卉鱼、junie、soft老爹、素菁菁、都少mandalas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h30瓶;汐雾、今日上上签、嗷呜20瓶;杨、27284638、木叶蝶、凌雨霏、jamie、枫醉未到清醒时。。、素和陌陌10瓶;千秋昭然6瓶;梅尔5瓶;面包3瓶;懵逼的我、归途2瓶;绝爱猫白、紫苏、哔哔啵啵、喵小汪、落日余晖、一炉沉香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