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宿黎再次清醒的时候已经是清晨,天刚刚亮,他微微偏头看到旁边的离玄听,觉得浑身的气力好像才刚刚回来,肚子不争气地咕噜了一声,引起了离玄听的注意。


        

“醒了?”离玄听伸出手探了探他的额头,“还有点低热,肚子饿了吗?”


        

“没事。”宿黎知道自己身体什么情况,发烧估计是体内灵力反复所致,他本身火灵力充裕,这点热度不算什么。


        

离玄听问:“饿了吗?”


        

“饿了。”宿黎如实道:“体内好像没什么灵力了。”


        

离玄听放下书,道:“你等着,我去给你弄点吃的。”


        

说完就推开门出去。


        

宿黎在床上躺了会,觉得躺太久了浑身有点不太舒坦,便翻身从床上下来,落地时还有些腿软,缓了下才站稳。等身体的掌控能力回来之后,他才内视着体内的情况,确定没问题才往外走。


        

客厅里很安静,厨房那边传来声响。


        

宿黎没看到离玄听在客厅里,便一路走过去厨房,看到离玄听踩着凳子站在料理台前给他冲奶粉。他用手捂着奶瓶,似乎是在试温度。 一秒记住https://www.bequge.cc


        

“你什么时候会弄这个的?”宿黎闻到熟悉的奶香味颇为意外,离玄听居然会弄这个。


        

离玄听用灵力控制着奶瓶的温度,道:“平时学的。”


        

他从凳子上跳下来,把奶瓶递给宿黎,“试试。”


        

宿爸爸清晨听到声响从楼上下来,刚走到楼梯就注意到厨房那边的动静,从他的角度看去,正巧看到一大一小两个孩子站在厨房门口。幼崽穿着松松垮垮的睡衣,捧着奶瓶站立着,而略微高大的男孩手里正捧着奶罐放到餐厅门口的架子上,他不觉驻足看了许久,直到底下孩子的声音唤他才回过神。


        

他急匆匆地下楼,边走边问道:“崽崽醒啦?饿不饿?早上想吃什么?”


        

白昀跟季铭选择周末来家里探病,他们也是听宿郁说才知道宿黎‘病’了好几天,两人手里各自拿着水果进了门,便听到客厅里热热闹闹的声音。


        

“季铭跟白昀来啦?”宿妈妈见状道:“快进来坐。”


        

“我们是来探病的,黎黎今天好多了吗?”白昀把东西递给宿妈妈。


        

宿妈妈:“好多了,他们在客厅里看动画片。”


        

白昀跟季铭走进去,一进门就听到动画片《可爱猫历险记》的片头曲,宿明正手舞足蹈站在客厅中间随着音乐跳动着,而宿黎额间贴着退烧贴,穿着睡衣耸拉着眼皮靠坐在沙发上,手里还捧着奶瓶,目光全停在动画片上。


        

他们正想开口打招呼,只见宿黎几下喝光了,喝完还打了个饱嗝。


        

离玄听问:“还饿吗?”


        

宿黎目光不离动画片,又道:“可以再来一瓶。”


        

宿郁这时候从打着哈欠从楼上下来,见到白昀季铭颇为意外,“你们来啦?来探病啊?”


        

季铭心情复杂地将目光从宿黎身上移开,“郁哥,你弟这胃口真不错,发着烧还能续杯,牛。”


        

-*


        

宿黎高烧虽然退了,但还在持续低热,纵然他说这是正常的情况,可家里的家长们也十分担心,这一天天的退烧贴没停下,甚至还开了药。这期间方首意还来了一趟,问了下h市的消息又走了,陈惊鹤查到单修阳后就在h市展开追查,多亏了宿余棠朋友透露的消息,一下子抓住单修阳两个据点。


        

但这人也极能逃,没多久就在h市销声匿迹,还舍下一众下属。


        

“也就说陌陌原先手里的裂片就在这单修阳的手里。”宿黎手握着小饼干,他最近灵力消耗厉害,胃口大了甚许,一整天都在吃东西。


        

陈惊鹤贴心地递了杯水,解释道:“不错,这件事您不用担心,几大剑派也在追缉单修阳,他应该逃不了多久。”


        

宿黎余光瞥了离玄听一眼,后者正坐在沙发的另一边看书,他清醒过来以后,离玄听就把陈惊鹤这些天调查的结果同他说明,但他醒过来之后,他也就没时刻跟在身边听这件事的后续,好像他唯一的兴趣就是传达消息。


        

比如此时此刻,他正在看着之前那本奥数大全,指尖在书页上写写画画,似乎在做着笔算。


        

宿黎不禁想到梦里那些画面,关于离玄听的事他想起来不少。


        

离玄听是他锻造的本命剑玄听剑的剑灵,自神剑降生便以幼儿的姿态出现在他身边,说是剑灵,却对很多事情一窍不通,不懂剑阵不懂剑法,好似所有的行为皆靠本能所行。后来他就把离玄听带在身边,教他知识,也教他剑法剑阵剑诀……不过百年时间,玄听也从懵懂的幼儿长成少年,喜好跟在他身后去兵器库,也爱随他坐在梧桐神木上。


        

回忆起这些,宿黎才知道自己空缺了多少记忆,原来他与离玄听相处的时间长达几百年,而这些时间里,他的记忆中都有玄听的身影,就好像从神剑降生开始,两人便形影不离地相处着。但越是回忆,这种熟悉的感觉越让宿黎感到蹊跷,就好像说远在玄听还是剑灵之前,他们就早已相识。


        

“玄听,快过来。”宿爸爸从厨房里探头,“今天做小猪排,来帮我试试。”


        

最近离玄听对做饭有了浓厚的兴趣,经常会站在宿家父母旁边看着他们做菜,宿爸爸特别喜欢做新菜,见离玄听感兴趣,经常邀请玄听去试菜。


        

离玄听闻言放下书而后走向厨房。


        

“惊鹤,我记得你第一次来与我说的事。”宿黎目光从厨房的位置移开,继而看向陈惊鹤:“你说自我渡劫失败后,天地再无凤凰诞生是吗?”


        

陈惊鹤微顿:“确实如此。”


        

“我需要你帮我查一下典籍。”宿黎迟疑片刻道:“查史上关于凤凰的所有记载,以及龙最后的踪迹。”


        

“我明白了,我会尽快告诉您。”陈惊鹤又道:“凤凰大人怎会对这件事感兴趣,我记得以前在神山的时候,您便问过我同样的问题。”


        

以前问过同样的问题?


        

宿黎微顿,想到梦里见过的画面,“我有件事需要仔细确认一番。”


        

-*


        

宿黎在家休养期间,也没落下功课。他这段时间没去幼儿园听修士授课,但在家期间也学了不少其他知识。他发现人族小学的课程就相似功法修习的基础,这些知识熟悉以后再去学初中的知识,就好像是在原来的基础上学习更复杂的功法,他捋清这一思路之后学习的速度又快了几分。


        

白昀周末来得勤快,这段时间他跟着宿郁开始学习引灵入体,虽然已经错过最好修习的时间,但宿郁另辟蹊径给他找了另外一个方法修习,那方法更偏向妖族修习,对人族的要求极为苛刻。但白昀天赋底子好,虽然艰难了些,但也渐渐跟上宿郁的教学。于是到了周末的时候,白昀在引灵入体,宿郁在旁边背单词。


        

这段时间宿黎没去幼儿园上课,白昀来家里的时候就会给他带些初中的试卷试做,一开始宿黎错的题目较多,但几套卷子过后他就好像找对了方法,错误的题目基本能控制在十道题内。


        

“真的假的?”宿郁看到白昀改完了试卷,看到最上方刺眼的分数,不禁抢过试卷仔细比对,“现在的初中题目这么简单吗?黎崽选择题居然全对,该不会是蒙的吧?”


        

宿黎闻言一顿,解释道:“我没有蒙。”


        

宿郁瞥了他一眼,“那你告诉我这道题你怎么做出来的?”


        

宿黎扫了一眼他指的题目,稍稍停了会:“这不是能直接看出来吗?”


        

宿郁:“……你还说你没有蒙,我问你运算过程。”


        

宿黎疑惑:“能直接看出来的答案为什么要做运算啊?”


        

宿郁:“你不做,我怎么知道你是不是蒙的?”


        

白昀欲言又止,没敢告诉宿郁这些卷子都是真题卷,里面还有好些提高题,比他们以前的难度要大多了。


        

“哥哥,要换药啦!”宿明拿着退烧贴飞快跑来,一下子就跳上沙发挤在宿郁跟宿黎中间。


        

宿黎这段时间一直低热未退,宿爸爸担心他烧出毛病,直接托人拿了一箱退烧贴,一天两块持续贴着,额头都快贴出印来。而这个任务就交给宿明,宿明虽然玩性大,但就个定时的小闹钟一样,一到时间点就放下玩具来提醒哥哥换药,俨然是个称职的小医生。


        

换上新的退烧贴后,门外忽然响起了门铃。


        

宿妈妈从杂物间出来去开门,看到是‘易道’官方送来的奖品,说是《上古阵法解析》在官网上非常受欢迎,预售量突破这五年新高,奖品是官方特意准备的两件高阶灵器。厨房里的宿爸爸闻言高兴地走出来,还擦了擦手再去接奖品。


        

“家里灵器这么多全丢杂货间了,平时也没见你这么关注。”宿妈妈笑了笑。


        

宿爸爸拿起那几件灵器左右观赏,道:“这个可是黎崽捧回来的第二个奖品,我得好好放着。”第一个是少儿钢琴大赛的优胜奖杯,为此宿爸爸还特意开辟出一个新房间来放奖品,连同宿郁以前拿过的各种校运会奖项放在一起。


        

白昀在旁边看着宿家父母说话,顿时想到事情来,看向宿郁:“其实之前老师有在说一件事,高考有部分大学是招特长生的,你要不要考虑……”


        

宿郁:“啊?”


        

下午的时候,又一份东西送上门。


        

这次送过来的人是白阳真人,他代表着人族道修盟会之一的阵修分盟来表示感谢,送的是盖有人族道修盟印的特殊锦旗,一拉开就是‘教书育人’这四个大字。宿爸爸看到的时候顿时一愣,“这……”


        

白阳真人道:“阵修联盟那些个修士说一定要送,但往宿家的拜帖一直被拒,只能托我走一趟。”


        

宿爸爸看着这四个字陷入了沉默,这换别的字也行,怎么给小朋友送‘教书育人’?


        

宿郁瞥了一眼,小声同宿爸爸道:“爸,人族的文化水平也不怎么高吧?这道修联盟编制也这么容易考吗?”


        

白阳真人:“……”


        

离玄听盯着那锦旗有些疑惑,问宿黎:“这是什么?”


        

“锦旗,很厉害的东西。”宿黎见过他哥房间里的‘训猫高手’,虽然只是挂了几天,但从他的哥的说法中能得到锦旗就是他人对他非常高的称赞。


        

宿妈妈听到两个孩子的讨论,不禁失笑。


        

这要说起来还确实是个罕见的东西,毕竟盖了人族修士联盟的锦旗,纵观妖族各方大妖,还真没几个收到过。


        

宿爸爸只好把这锦旗收起来,托白阳真人带几句问候。哪只白阳真人说完此事又拿出一个新信封来,说道:“还有一件事。”


        

信封上带着古朴印章,显然是一封很重要的信函。


        

白阳真人道:“这是人族修士联盟托我带来的另一件东西,事关三年后修道界要举办的武道会,武道会逢五十年一次,向来是人族修士的盛会,但这一次人族修士联盟有意与妖族等其他修士联合,办一场天下武道会。”


        

“此次武道会面向所有五百年修行以下的修士,这封信函便是武道会的直达令。”白阳真人微微作揖,“参与武道会的修士需要各方势力推举,阵修那边极力推举小先生,还望宿大人多多考虑。”


        

宿黎闻言微愣,武道会?


        

原来现在修道界有这么多名堂吗?


        

-*


        

白阳真人走后,武道会的信函就被宿家父母丢到一边。陈惊鹤查单修阳的事查出些许眉目,但单修阳这人本事没见着,却极其能逃。陈惊鹤自然没有放过他,连同剑宗拔除了他好几个据点,这才发现这人居然长期在收集剑宗的剑谱,似乎对锻造邪剑的心思还未歇下。


        

陈惊鹤不免有些担忧:“玄听的裂片落在他的手里应该没什么事吧?”


        

“这点不用担心,玄听剑乃是凤凰神火所淬炼,以人族修士那边的铸剑之术还不足以对玄听列裂片动手。”宿黎继续道:“裂片在其他人手里就是块无用的裂片,冒然用灵力渗入只会被凤凰神力所伤,拖久了还对修行有害,不是所有人拿到裂片都能相安无事。”


        

陈惊鹤问:“那您有什么打算?”


        

宿黎:“那当然是给玄听重铸剑身。”


        

离玄听当年剑身碎裂,玄听剑到底碎成几块,他也无具体印象。宿黎前段时间做了很长时间梦,渡劫那一幕他反复梦过好几次,据现有的条件推断,当年玄听剑应该是碎成了七块。而现如今他们手中有三块,一块在单修阳的手里,而剩下三块且还是下落不明,剑阵能引来方首意跟单修阳,说明还有其他三块尚未暴露。


        

这极大的可能便是这三块裂片还未被人发现。


        

回想起以前的事,宿黎对玄听剑的铸剑材料清晰明了,不再像以前那般模糊,对铸剑又多了几分把握。


        

两人商谈后没多久,陈惊鹤的人便在y市捕捉到单修阳的踪迹,因布下天罗地网,单修阳最后以裂片为诱支开了陈惊鹤的人才勉强逃脱,于是留存在单修阳手里的裂片重归宿黎的手中。


        

拿到裂片的时候,陈惊鹤尚觉这裂片之中可能留有蹊跷,但宿黎查过裂片后才发现上边附着了上古追踪术,看来单修阳丢下裂片是假,实则上已经准备好后路。


        

宿黎:“他对上古追踪术还挺自信的?他不知道这些追踪术在上古已经被人玩烂了吗?”


        

陈惊鹤沉默了会,也没到玩烂的地步吧?


        

宿黎道:“之前他利用陌陌假裂片没能骗过我们,这次才会用真裂片为诱,他留下追踪术,说明他还会回来找这块裂片。”


        

“单修阳有追缉令在身,人族剑宗在找他,妖族也有玄鹤的耳目。”陈惊鹤道:“如果他孤立无援,抓住他只是时间问题。他布下追踪术也没用,这块裂片也不会重新回到他手里,除非他另有试探。”


        

宿黎想了一会,“你觉得他能试探出什么?这块裂片到了我手里等同于回到我体内,除了我自己,其他人都窥探不到裂片的方向。他要想是试探,可能就是借裂片来试探你的底细,毕竟从目前的情况看来,玄鹤与凤凰的关联远比宿家要大。”


        

陈惊鹤道:“您的意思是说,单修阳怀疑凤凰面世?”


        

“他们的关注点在玄听剑上,只是我猜想单修阳身后可能还不止一人。”宿黎想了想道:“惊鹤,你觉得坐收渔翁之利怎样?”


        

陈惊鹤恍然大悟:“您的意思是利用单修阳?”


        

“玄鹤一族能查的范围有限,单修阳这人这么多年能在剑宗眼皮底下行事,想来他有自己的人脉。他既然能用假裂片来行事,那我就能给他锻造出更像玄听剑的裂片来。”宿黎看着手里的裂片,过了一会把裂片重新递给陈惊鹤:“你不是担心他用这个裂片试探什么吗?那我们将计就计,让他来帮我们找裂片好了。”


        

寒假的时候宿家后院开辟了一块地方,宿爸爸帮着宿黎挪了点材料,问道:“黎崽,你弄这些东西做什么?”


        

宿黎把锻剑的材料收拾后,又让离玄听用龙骨的余威对陨铁淬炼多日,这才把材料聚齐。从单修阳手里抢来的裂片他一直没用,此时便可用假的裂片以假乱真。


        

铸剑炉的火未灭,周围被阵法层层护着。


        

宿明站在旁边看:“趴趴,哥哥这是要弄烧烤吗?”


        

宿爸爸闻言灵机一动:“明明想吃烧烤吗?那爸爸给你们做烧烤好不好?”


        

宿明想了想道:“我想吃哥哥烤的。”


        

宿黎:“我不会烤。”


        

宿爸爸:“……”这就有点为难了。


        

淬炼假裂片不是一日能就,宿黎严格按照当初炼制玄听剑的步骤来,只是工期缩短,等到寒假前夕,假裂片也就重新做好,甚至还模拟了记忆中的雏形多做了几块,连着陈惊鹤原先持有的剑柄也复制了一把。期间因宿明的要求,宿爸爸还临时征用了宿黎的铸剑炉,用炉子做了几顿烧烤,烤的是妖族特供的兽肉,香气萦绕好几天都没散去。


        

“这些你都拿着,该怎么钓鱼就怎么用。”宿黎把用塑料袋装的裂片递给了陈惊鹤:“这些裂片我都做了手脚,你放心用吧,以他的手段估计认不出来。”


        

陈惊鹤检查假裂片的时候稍稍一顿,问道:“凤凰大人,这裂片上怎么还带味儿?”


        

宿黎沉默了一会:“放几天就散了。”


        

他把真的裂片从陈惊鹤手里拿回,“这块裂片上我也做了同样的追踪术,至于这块真的,且让它回到我体内,从这世间消失吧。”


        

-


        

h市的便利店外,单修阳换了一身简便的休闲装,绕路走进旁边的小巷里。此时外边正值下班高峰期,人来人往,步履匆匆,无人注意到这街边的小巷中站着几人。


        

单修阳听完下属的汇报,目光阴沉:“陈惊鹤还真的阴魂不散,在y市的人还没撤。”


        

“还有一件事。”下属低声道:“您让我们仔细跟着那块裂片的下落,我们发现那块裂片一直被陈惊鹤随身带着。”


        

单修阳面露疑色:“一直带着?”


        

下属道:“是的。”


        

“难道是我猜错了?那陈惊鹤手里的剑柄在何处……”单修阳道:“那再仔细等着,陈惊鹤应该会把裂片放回他所持剑柄的地方,到时候再按计划行事。”


        

于此同时,宿黎吸收完了第四块裂片又‘烧’了几天,但这次只是把原来的记忆加深了些,与涅槃相关的事并未想起过多。宿家的人已经习惯他发烧,家中常备着退烧贴,甚至病号餐都变着花样做了许多。


        

终于到宿黎大病初愈的时候,宿爸爸做了个决定,决定带全家去g市度假几天,顺便去片场探班已经出差半月的宿妈妈。


        

宿黎看着宿爸爸在收拾行李,不禁意外:“我们是开车去嘛?”


        

“g市很远。”宿爸爸翻了翻东西,“我们过去得先坐飞机,再转高铁,崽崽期不期待!”


        

作者有话要说:来晚了!!


        

这章是六千字肥章!


        

——————


        

感谢在2021-03-2521:35:35~2021-03-2618:44:09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zoe、都少mandalas、卉鱼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千里69瓶;苏妲己丷50瓶;清木落桐49瓶;贾尼一点都不冷、栗子青40瓶;加菲超级甜甜甜、涵润以墨、白敬亭不加糖依然很甜、晗懿20瓶;从心15瓶;一个吞天兽12瓶;爱鱼的啾啾、鱼墨先生、荷荼、白翊航薇阳、一只帅气的央央、萧然、yatamisaki、卉鱼、晨曦、少糖谢谢10瓶;la8瓶;曦言熙照、取名字好难(●°u°●、邱夏、由橘郁、大大加更乃毕生所愿!、盼盼、宋夕.、诶~累了、轻舟5瓶;哔哔啵啵4瓶;大王喵3瓶;声声2瓶;落日余晖、紫苏、葬隐、奇異喵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