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层之上,是一望无尽的广阔。


        

宿黎从离开息灵山到登机,才见识到人族社会到底发展成什么样子。即便平时在电视上也见过不少新东西,但远没有自己看到的震撼。上天其实他自己以前也飞了不少次,在息灵山里的时候也坐过陈惊鹤的直升飞机,但像飞机这样能容纳多人,且不借助灵力就能做到上天遨游着实让他惊讶。


        

他们妖族出行都靠自己飞,但他在凤凰神山的时候听说人族锻造灵器之中便有可容纳万人的飞舟。


        

这飞机约莫与他以前所见人族的飞舟相似,但有好像不太一样,想到此处他不禁将目光放到前方的位置,好像那边过去就是……


        

“崽崽,不准用灵力试探飞机,知道吗?”宿爸爸伸手摸了摸幼崽的头。


        

宿黎把手踹衣兜,有点遗憾:“哦,好的。”


        

坐在旁边的离玄听不禁偏头笑了笑。


        

“趴趴,哇!!”宿明高兴地指着窗外。


        

宿爸爸笑道:“明明喜欢吗?”


        

宿明应道:“喜欢!”


        

这次出行宿爸爸只带了三个小朋友,还麻烦风妖一起出门照顾。原先想问宿郁他们出不出来玩,但宿郁说寒假他准备做魔鬼训练,没空出门玩,拒绝了宿爸爸。 首发域名www.bequge。cc


        

飞机到地方之后他们转高铁,一路上宿黎宿明两兄弟趴在窗外看着途经的高楼大厦目不转睛,司机热情递给他们介绍着城市的风土人情。很快到高铁站,到的时候人来人往,宿爸爸一手抱着一个,风妖在后边牵着离玄听,几人在拥挤的高铁站检票进站。


        

到了宽敞的地方,宿爸爸把孩子放下,一手牵着一个慢慢走着,边走边给孩子介绍进站的步骤。


        

周围都是熙熙攘攘准备进车的乘客,宿黎瞥向远处的铁轨,再一次意识到这个世界的陌生,他原以为已经开始适应新的世界,但此时骤然发现,原来世界的广阔远超过他旧印象里连绵的山林。


        

“等崽崽以后再大一些,就可以自己买票检票到世界各地玩耍。”宿爸爸耐心地教育着孩子们,他揉了揉宿黎的头发,柔声道:“我们的一生很漫长,有很长的时间去看这个世界发展,所以凡事不要太着急,静下心来仔细看一看,能看到更广阔的地方。”


        

宿黎闻言心中微动,前段时间他忙着锻造裂片的时候日夜不休地守着。那时候爸爸就跟在他身边给他讲小故事解乏,常挂在嘴边的话便是这句‘凡事不要太着急’,他先前没觉得自己着急,可细听他说那么几次才意识到自己其实不知不觉间一直在加快脚步。


        

宿明没怎么听懂,道:“窝以后也能自己坐肥鸡吗?”


        

“是飞机。”宿爸爸摸了摸宿明的头:“那当然,我们明明还能自己飞呢。”


        

宿明:“窝不要飞,好累啊。”


        

宿爸爸:“哈哈,那我们就坐飞机。”


        

g市影视城离市区有段距离,宿黎几人到了高铁站之后,宿妈妈的工作人员小林就到现场来接。酒店安排在宿妈妈居住的酒店,过去片场只需要二十分钟左右。一路上,宿爸爸给孩子们讲解到了片场需要注意什么,又给孩子们解释什么是拍戏……还没等宿爸爸讲完,就已经到了片场。


        

-*


        

“卡——”


        

一幕戏结束,《夜尽》的剧组进入晚间休息。


        

年轻的男演员拿着剧本走到宿余棠身边,“宿老师,晚上可以打扰吗?我这有几幕戏想跟您对下词。”


        

“我看看。”宿余棠闻言看了下剧本内容,她这几天的拍摄安排基本下来,因为这部电影是大女主电影,但男演员拿过来的戏是下周安排的戏份,与接下来拍摄的内容并无太大干系,“过两天吧,我这两天有其他的事情。”


        

男演员有点讶异:“啊?宿老师是有其他事情吗?”


        

宿余棠看了下时间,“嗯。”


        

男演员找了几个新话题,见宿余棠没接话题,心有不甘地走回了自己的休息地。这一幕落在片场其他工作人员眼里,不禁小声议论着——


        

“他怎么回事?老找宿老师对戏。”


        

“攀近乎呗,本来这电影就没什么男角色戏份,听说他是投资商塞进来的,还好几次要求编剧改剧本,要不是导演拒绝,我看他是要把自己的戏份改成男主哦。”


        

“不是吧,还好宿老师没理他。”


        

工作人员说着说着,便看到片场门口处好似有其他人走进来,赶忙过去看情况,便看到宿老师的助理小林带着两个男人走进来,身边还跟着三个可爱的小朋友,一下子就引起片场工作人员的注意。


        

只见原先正在看剧本的宿老师闻声抬头,见到入口处高大的男人,放下剧本起身走了过去。


        

年轻的男演员即冯子石皱着眉看向远处,问道:“那是谁啊?”


        

他的助理道:“哥你不知道吗?那是宿老师老公,身边好像是她孩子,我听片场的人说今天好像是来探班的。”


        

冯子石道:“她老公?这么年轻就结婚了?”


        

“是啊,宿老师去年还是前年带过孩子上综艺呢。”助理看着冯子石十分无奈,这位公子哥靠着舅舅的关系进来剧组体验生活,三番两次要求改剧本,奈何导演是个有脾气的,改剧本不成就想着拉近跟宿余棠的关系,“你要是想跟宿老师交朋友,我去找她助理问问看能不能讨个联系方式,但你可千万别搞其他事情,宿老师不比其他小明星,我们……”


        

冯子石不耐烦道:“嘁,这么多话?我用得着你教?”


        

助理欲言又止。


        

导演正在跟编剧商量着接下来的场景,听到动静便见到几个小朋友跟着大人走过来。小朋友年纪不大,看起来三四岁,其中一个年纪大一点,应该是已经上小学。几人随着宿余棠走过来,刚到面前就听父母的话礼貌地打了招呼。


        

导演本来就因为刚刚拍摄的事有点糟心,乍一看到这么可爱的小朋友顿时被治愈,心情畅快地跟宿家几人说话。


        

宿黎第一次到片场来,进来之前他爸爸交代过不能用灵力试探器材,所以他带着玄听四处走动着看器材,左看看右看看,还跟在摄影师后边,萌得片场的工作人员心都颤了。宿黎没注意到周围的情况,他把感兴趣的东西都记下来,打算回去之后让陈惊鹤去买。


        

宿妈妈晚上还有戏要拍,宿家一家子便跟留在宿妈妈的房车上吃饭。舟车劳顿一天,吃完饭后不久宿明就趴在宿爸爸的怀里睡着了,离玄听出门带了好几本书也留在车上看书,只有宿黎对拍戏内容感兴趣,于是就跟在宿妈妈的身后过去。


        

《夜尽》是现代奇幻剧,讲的是妖魔鬼怪在都市横行,女主斩妖除魔最后为维持两族和平的故事。所以当宿黎听说自家妈妈扮演的是人族,而且要去斩杀恶妖,就有点奇幻的感觉,疑惑地问了风妖这戏是不是演反了。


        

风妖不懂拍戏,只能应和道:“可能是吧。”


        

宿黎在旁边看得认真,不嚷不闹,完全没打扰到剧组工作,遇到看不懂地方还会等能说话的时候再询问工作人员,十分乖巧。没多久就俘获了工作人员的心,连着导演也被他吸引了注意力。


        

导演:“黎黎看懂了吗?”


        

宿黎认真点了点头,“这次看懂了。”


        

周围的工作人员没忍住笑,宿黎疑惑地看向他们,这有什么好笑的?


        

宿黎看得认真,坐在导演旁边的编剧看他也看得认真。宿妈妈几场戏拍完休息的时候,便听到导演跟编剧把她喊了过去,问道:“宿老师,后边不是有个你救妖族小孩的情节吗?小陈看了下剧本,想加几个细节,问能不能借你家小朋友拍几个镜头。”


        

“加戏?”宿妈妈一愣。


        

编剧小陈走上前来:“其实在原剧本中这里是有个小妖怪的情节,但是考虑到表演的难度偏高,要求小朋友口型跟情绪到位还是难了些,我就把这个情节删掉了,可我觉得宿黎很聪明,而且他启发了我很大的灵感,所以很导演商量后想把这个情节补上,您看看怎样?不久,大概两天就能拍完。”


        

宿妈妈听小陈这么一说,确实也回想起来原版剧本上的故事情节,加上那个情节对主角情绪的推进也至关重要,她只好走过去问宿黎的意见,问他愿不愿意试试拍戏。


        

宿黎既往的人生中从来没演戏的经历,尤其是在旁边看妈妈演了这么久,看到平时温柔的妈妈变成另外一个人,所以当宿妈妈问他愿不愿意穿戏服跟她站在里边拍戏的时候,他更多的是好奇。


        

编剧小陈难得灵感迸发,“要不先换上戏服试试,小朋友试试看喜不喜欢,我们再试试?”


        

剧组原先就有准备小孩的戏服,一到后台就看到好些可爱的小衣服。宿黎看了一圈,最后挑了一件朱红镶金边的小袍子,换出来后让服装组的老师颇为惊讶,解释道:“这件戏服当时花大价钱做的,但是其他小朋友穿都不上镜,没想到宿老师儿子穿起来这么合适。”


        

仿佛他天生就适合红色。


        

宿老师的儿子演戏的事在工作人员传开,正巧晚上其他片场的戏份都告一段落,得空的工作人员就走过来看情况。冯子石刚从第二片场出来,看到这情况就问助理怎么回事。


        

助理道:“编剧临时加了个剧情,让宿老师家的小朋友去演。”


        

冯子石皱眉:“我让他加戏的时候他不加?”


        

助理:“……好像说是原剧本剧情。”


        

冯子石没听助理解释,转身就走了。


        

宿黎穿红衣上镜合适,宿妈妈站在旁边给他加油。宿黎所扮演的这个角色是《夜尽》中一个妖怪种族的少主,因为受到人类无情的屠戮,不得已带着仅剩的族人出逃,最后为了保护族人死在女主的面前。


        

少主?家园被毁?


        

宿黎不禁想起以前在神山,惊鹤曾屡次教导他作为神山的主人,他应该有主人的姿态,而非闲散如山间野妖,一点也没有体现凤凰该有的高傲姿态。


        

您作为凤凰,无论何时都不能低下头颅。


        

您是神山的尊严,我们都以你为荣。


        

“这幕戏要突出愤怒,后边是你的家园,你已经无家可归了。”导演给小朋友讲了接下来这段戏要拍什么,讲完之后拍了下自己脑袋:“哎我跟你说太多你也不知道,接下来这段你只要带着几个人从里边跑出来就行。”


        

宿黎:“?”


        

他补了句:“我能听懂。”


        

“好好好,我们黎黎很聪明。”导演笑了笑:“你要表现出隐忍的愤怒,就像是弟弟抢走玩具,但你不能说。所以一会看镜头不能笑,知道吗?”


        

编剧笑道:“您这比喻也太马虎了。”


        

导演道:“得让小孩子理解生气愤怒的感觉,接下来第二条的时候才容易继续讲。”


        

棚内是无实物表演,其他几个群演已经准备好。宿黎走到场内,想到刚刚导演的话以及妈妈在棚内的表演,导演喊了开始,他还站在原地思虑什么。


        

工作人员正欲提醒小朋友,导演却伸手阻止,目光停在监视器的画面上。只见画面里穿着红衣的宿黎微微抬起头,他并没有动,看向远处的目光也平淡如水,但正因为这长时间的沉默以及目光中漠视,他骤然察觉到这长久的沉默,是作为少主不屈的自尊,以及无声的愤怒。


        

人类与妖族相比,前者弱小如蝼蚁,可正是这样的蝼蚁摧毁了他的家园。


        

若是普通人面对此情此景,或许愤怒与激动才是该有的表现,但正因为小孩的身份是少主,他需要表现出一份远超于族人的强大,才能在逃亡中安抚族人的心。他必定是愤怒的,但他的愤怒不应该形于表面,而应该是这种平静中的愤怒。


        

群演说出了台词:“少主,我们快走吧。”


        

“我再看一眼。”站在人群前方的孩子郑重地看了远处的家园,而后才转身看向族人。


        

他目光坚毅,认真道:“我们走。”


        

“卡——”


        

导演激动地喊了卡,他原本想拍一条试试,没想到这一场戏直接一镜到底。旁边的编剧已经文思泉涌地做着笔记,激动道:“我知道原先的剧本少了什么,我一直把少主当做孩子去写,这实际上是个严重的误区,这个情节可以再深刻一些。”


        

宿妈妈赶忙跑过去把孩子抱起来,揉了揉他的头发:“崽崽累了吗?演得比妈妈还棒。崽崽演的时候在想什么啊?”


        

“没想什么。”宿黎说道:“以前我们山里有一族狐妖,他们原先是住在东边山头的,后来他们家被毁了,那狐妖带着她的孩子从恶妖底下逃出来,路上被我救了。”


        

惊鹤以前一直说他不懂人情世故,他那时候什么都不懂,只是那狐妖回头看家园时的眼神震撼到他,他才明白什么叫家破人亡。


        

宿妈妈第一次听孩子给他讲以前的事,声音不禁柔下来,问道:“那狐妖后来怎样了?”


        

宿黎道:“她带着孩子在我的山里住下了,她大儿子很厉害,后来还亲自去把那妖杀了报仇雪恨。”


        

宿妈妈揉了揉孩子的头,她知道宿黎的学习能力很强,但刚刚看到他眼睛的时候也被吓到了,她知道孩子以前一定经历过很多很多,她道:“崽崽以后多跟妈妈说以前的事可以吗?妈妈还不知道以前的崽崽是怎样的。”


        

宿黎微顿:“好。”


        

宿妈妈问:“崽崽以前有爸爸妈妈?”


        

宿黎闻着妈妈身上那股清凉的味道,低声道:“没,这是我第一次有爸爸妈妈。”


        

导演那边已经编剧商量起来,宿爸爸过来看情况的时候才知道孩子刚刚演戏颇得导演的青睐。导演第一次见这么有天赋的孩子,不由激动地跟两个家长交代道:“这孩子眼里有光,特别适合这行业。真的,宿老师,你们要好好考虑孩子培养的问题,正好假期,要不留在我剧组这多看看戏?”


        

宿爸爸听到赞扬有点自豪:“之前也有个徐老师找上家里,说是孩子有弹钢琴的天赋,硬是让我送孩子去跟他学钢琴。”


        

导演:“那他现在是假期在学钢琴吗?”


        

“没,徐老师那边我给拒了。”宿爸爸道:“钢琴只是业务爱好,他现在比较喜欢数理化。”


        

导演跟编剧:“????”


        

--


        

宿黎接下来两天都跟在宿妈妈身边拍戏,离玄听抱着书在旁边看着,连着宿明也穿了戏服在里边混了个小角色。宿爸爸跟风妖征得导演的同意后,一直在旁边拍小朋友的拍戏的模样,还跟剧组场务小姑娘要了联系方式,说是有多余的花絮一定要发给他们。


        

“黎黎,你在这等姐姐。”小林拿着水壶,说完就准备出去:“我先去片场看看,一会回来,其他人开门不要给开哦。”


        

这里是宿妈妈的独立化妆间,有暖气也舒服,宿黎刚把戏份全部拍完,拿着导演发的杀青小红包在后台里等宿妈妈,小林离开没多久,他便听到走廊里传来激烈的争吵声,他走过去微微推开门。


        

休息出来走廊灯昨天坏了,这会昏暗一片,但宿黎视力极佳,走廊里的情况被他尽数看在眼里。


        

他看到走廊里一个女孩抱膝坐在地上,有个男人站在她旁边,一直拽着她的衣服,似乎是要往另一边拖。


        

“你放开我。”女孩的声音细弱,快要哭了。


        

男人切了一声,“这里监控死角,你以为这地方还有其他人来?识相点就闭嘴,你觉得把人喊来,你觉得他们信你还是信我?”


        

监控死角?


        

宿黎余光瞥到走廊左上角位置,原来那监控拍不到吗?监控这种东西在家里都被宿黎玩烂了,扫了几眼就知道怎么回事,他悄悄放出灵力改变了监控摄像头的方向,对着那两人所在的位置拍。


        

“什么人?”冯子石看到最里面化妆间的门开了,不情不愿地松开手,对着女生道:“识相点就闭嘴。”


        

宿黎干脆把门推开,房间里的光洒在走廊上。冯子石说完重新整理了仪态,把坐在地上的女生拉起来,好像什么事都没发生过。


        

走廊里视线不太明朗,冯子石只看到有个小孩站在前方,松了口气,见宿黎还站在门边,语气恶劣道:“小孩,你什么都没看见知道吗?敢说出去我就让人把你踢了。”


        

他说完瞪了眼宿黎,扭头就往其他的方向走去。


        

宿黎:“?”


        

这人这么嚣张的吗?


        

他看着不远处坐在地上的女孩,以及越走越远的男人。


        

坐在地上的女孩是剧组里的一个工作人员,前几天因为不小心弄丢了冯子石的东西被他为难,今天冯子石更是对她动手动脚,她被他拖到走廊里,内心十分害怕。


        

忽然有一只小手来到她的面前,女孩抬头。


        

还穿着戏服的小孩拿着一包休息室的抽纸给她,声音稚嫩:“他走了,你别哭。”


        

女孩愣愣地看了眼小孩,冯子石还屡次以她弄丢东西的事威胁她,说是把这件事说出去就要她赔偿,要把她赶出剧组,她担惊受怕了好几天,在收到孩子纸巾时抑制不住,今天终于崩溃大哭。


        

“我没偷他东西,可是我拿不出证据。”她抓着小孩的手不停地抽泣着,不知道哭了多久,忽然有个声音在她耳边响起。


        

“哭完了嘛?”孩子声音稚嫩,但在此时此刻却如同一针镇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