片场里刚结束一场拍摄,小林送完水壶打算回休息室就看到宿黎带着个工作人员从后台那边走出来。宿余棠担心儿子在片场没事做,走过去想带他去外边房车,便听到自家孩子说道:“妈妈,有件事我跟你说……”


        

宿妈妈微愣,“崽崽说。”


        

宿黎这才把走廊的事说出来,宿妈妈闻言停了一会,偏头看到那个带宿黎出来的工作人员。小姑娘眼睛都哭红了,宿妈妈对这工作人员有印象,平时片场里积极工作姑娘,先前还帮了她一个小忙。


        

导演这两天的拍摄工作非常顺利,工作结束后还会跟工作人员开开玩笑。这会他正在跟副导演讨论接下来的拍摄,就看到宿余棠带着孩子过来,意外问道:“宿老师,今天的戏不是拍完了吗?怎么了?”


        

“导演,剧组有件事得跟你说一下。”宿妈妈让了下位,“是这个小姑娘的事。”


        

导演听完工作人员的事,脸色顿然变得严肃起来:“你说的确实是冯子石?”


        

小姑娘有点害怕,但有宿余棠壮胆,鼓起勇气说道:“是的导演,但我真没偷他手表。当时他拍戏让我帮着拿会,回头我就还给他助理了,没想到他们污蔑说我偷了。”


        

“什么时候的事?”导演问。


        

小姑娘答道:“就五天前,拍城郊那场戏的时候。”


        

“五天前……?你说的那个表是不是他经常带的那块?”旁边的副导演听完说道:“如果是那块表,前两天下工他请我跟老刘吃饭的时候戴过,当时老刘还问他表的事,这个我有印象。”


        

小姑娘眼睛微亮:“是那块。” 一秒记住https://www.bequge.cc


        

“表的事我会处理,但走廊这件事空口无凭……”导演说到一半有点头疼:“当初我就不该放他进组。”


        

“走廊的事有证据。”宿妈妈道:“导演不如先去看看监控。”


        

“不好了导演——”场外有工作人员急匆匆跑过来,解释道:“我们片场的事被人发上网了。”


        

《夜尽》官宣阵容,不过一直没做具体宣传,因为老戏骨阵容强大,在网上一直保持着极好的讨论度。对于这部电影,网友们的关注度极高,当有相关词条爬上热搜的时候,网友们一下子就注意到。


        

《夜尽》居然在炒cp,要知道这部电影公开时宣布是大女主剧,所有男角色基本背景板。这会炒cp的热度上去,贴了棚内一段拍摄内容,还有一众营销号接连涌出,很快将冯子石跟宿余棠的cp顶上了热搜。


        

【等等?我看错了?炒小奶狗x大姐姐cp,放过我们宿老师谢谢。】


        

【……???迷惑,谁家买的热搜啊!】


        

【大女主剧炒cp,男演员想红想疯了?】


        

【这么脑残的操作,想来李导不会用这种营销手段。】


        

宿余棠工作室第一时间澄清,速度之快还没让营销号反应过来,就已然把cp的事情撇清,并希望广大网友关注作品而非流言蜚语。工作室发布声明没多久,剧组方也发表了声明,并严明禁止偷跑物料,会追究相关工作人员的责任。


        

冯子石原本连同工作室那边打算炒个cp拉拉热度,这些手段他用了很多次,再加上像宿余棠这样头衔加身的女演员,鲜少会管这些边角新闻,再加上工作室查宿余棠的时候也没查出她有什么背景,他也就放下心来。


        

他原本只想弄个噱头,没想到还没发力就马上被双方声明打脸,工作室那边立刻就过来问情况要怎么处理。


        

冯子石横行霸道惯了,“不是说宿余棠没背景吗?这都敢跟我们这边闹?她不怕我舅那边压她资源?”


        

工作室道:“她边角新闻很少,应该是有点手腕,但我们真没查到她有什么背景。刚刚公司那边来电话了,让我们不要跟她对着干,这要怎么处理啊?”


        

冯子石想到在剧组里三番两次在宿余棠面前碰灰就有股气不太通顺,没想到这边还不给他解气,骂了两句就挂电话,打算回头再去跟他舅说说。


        

他下午还有两场戏,很快就到了片场,一进片场他便会注意到旁人异样的目光,他以为是热搜的事就没放在心上,正打算意思意思把表面功夫做了,给宿余棠先道个歉。没想到刚化好妆就被导演喊了过去,周围人看他的目光更加意味不明,走到导演所在地方,才发现一下午没踪影的助理也在导演旁边。


        

他按下心里的不爽,问道:“导演,有什么事吗?”


        

导演把面前的平板丢到他面前,“你要不先看看?”


        

平板里正播放着监控视频,视频内昏暗走廊里的情况拍得一清二楚,监控角落里有个男人拖着个女人往更黑的地方走,没多久就似乎被人阻止,紧接着就从黑暗的角落里出来。冯子石看到视频时脸色马上就变了,黑暗的地方没拍清楚,但是能看到他对女孩的不妥举动,最要命的是这个视频居然连着下一个监控,画面里的男人走出黑暗,光亮的地方把他照得清清楚楚。


        

“导演……这。”冯子石原本想狡辩,但证据就摆在面前,他的反驳便显得苍白无力。


        

可是这监控是怎么拍到的,他记得休息室里角落监控是固定的,他选的地方又是监控死角,不可能拍到这么仔细,而且还是对着他们拍。


        

“这件事你要怎么解释?”导演冷笑一声:“可以啊冯子石,在我剧组里搞这些动作,你怎么说的?告发就把人踢走?我怎么不知道你本事这么大。”


        

“又如何,她借职务之便偷我东西,我教训几句又怎样?”冯子石见状也不再故作温雅,态度嚣张没把在场人都放在眼里。临走前,他注意到导演身边站着的小孩,之前休息室外昏暗没看清,原来当时在场的小孩就是宿余棠的儿子。他瞪了宿黎一眼,又扫了眼助理,“我们走。”


        

等两人走后,在场的工作人员不禁议论。


        

“他这也太嚣张了吧?不就是资方吗?”


        

“我跟了那么多剧组,第一次见到这么嚣张的,有几个小钱真的了不起。”


        

导演安慰了下小姑娘,说这件事交给他处理,让小姑娘安心工作。他说完之后看向副导演,“冯子石的戏拍了几场?前段时间见他态度好,演技差就算了,没想到今天还闹出这种事情来,看来得换人了。”


        

“导演,这临时换人不太好吧?”副导演欲言又止。


        

导演道:“我在这行这么多年,还是第一次见这么嚣张的。把人留下来气我们吗?随便找个演员都比他合适,他那助理偷跑物料在先还炒热搜宣传,这已经违反了剧组的规定,这件事我跟资方说。”


        

宿黎站在旁边看了会,余光扫了下冯子石离去的方向,微微抬手施了个小咒。


        

宿黎回过神,发现刚刚站在导演旁边的小姑娘站在自己身边,她的眼眶还是红的,但是精神气好了不少。这时,她拿了几根棒棒糖递给他,声音温柔道:“谢谢你小朋友。”


        

“下次遇到这种事,你直接跟导演说。”宿黎停了一会,“导演是个好人。”


        

旁边的导演闻言笑道:“我还拿到好人卡了。剧组里的小姑娘也是,下次遇到其他情况都可以跟我们说,我们是拍戏的剧组,又不是吃人的剧组,小姑娘出门在外要多注意安全。”


        

宿妈妈戏拍完了休息,宿黎也杀青。


        

两人没在剧组多留,很快就离开。剧组的人还在处理其他事情,小姑娘看着宿黎远去的方向,便听到旁边同事道:“晓晓,这次是宿老师说要严查,还把监控那边调出来。之前休息室那边监控坏了,我们原以为调不出来,没想到宿老师家的小朋友说监控是好的,我们过去就真好了。”


        

而且本来是死角的地方居然能拍到,去查的时候还发现角落里挂监控的支架好像被人拧过,这才拍到关键的画面。


        

小姑娘微微愣着,说话带着几声哭腔:“他们是好人。”


        

“是啊。”工作人员笑道:“而且宿老师的老公人特好,昨天我们道具组坏了东西,他路过顺便还帮我们修了。”


        

事情处理完回到房车上,宿明已经睡醒,正坐在沙发上跟宿爸爸玩游戏。宿黎把刚刚小姑娘送的棒棒糖分给了宿明跟离玄听,刚好三根。


        

宿爸爸见状问道:“崽崽,爸爸有吗?”


        

宿黎低头看了眼自己手里的,毫不迟疑就把棒棒糖递给爸爸,“给你。”


        

宿爸爸被感动到了,接过孩子的好意之后把糖拆了,继而重新递给孩子:“爸爸最近牙不好,给崽崽吃。”


        

“晚上去市里吃吧。”宿妈妈已经让小林订好了餐厅,“庆祝我们崽崽第一次杀青。”


        

宿黎把导演给的小红包递给宿妈妈,宿妈妈却没有收而是把红包给孩子,她说道:“这是崽崽赚的第一笔钱。”


        

钱?


        

宿黎对钱没什么概念,他只知道自己家很有钱,陈惊鹤也很有钱。


        

“也不是第一笔,惊鹤先生前几天说易道平台那边的钱已经下来,”宿爸爸夸道:“崽崽真棒,你哥当初暑假的时候还学同学去打暑假工,一个暑假下来也才赚了几百块钱。”


        

说到宿郁,宿爸爸又多说了些宿郁小时候的趣事。


        

宿黎拿着小红包停了一会,还是把钱拿给宿妈妈:“给妈妈,晚上吃饭。”


        

宿爸爸反应过来:“崽崽这是要请客啊?”


        

宿黎点了点头,迟疑道:“这些够吃饭吗?”


        

宿妈妈笑了笑:“当然够。”


        

宿黎这才放心下来。


        

晚上一家人就到市里的高级餐厅吃饭,但饭没吃多久,宿妈妈就接到电话,说是剧组那边跟冯子石的合约中止,结果冯子石雇水军在网上搅弄浑水,还把宿妈妈拖下水,拿的就是宿黎进组拍戏的事。


        

宿黎拍戏是剧组想要更还原剧本内容,才让小朋友试镜,而试镜结果出来后让主创团队十分满意,这才让小朋友正式拍戏。可这件事落在冯子石口中,就变成宿余棠强制要求剧组加戏,故意扰乱剧组拍戏安排。


        

剧组在第一时间澄清了这件事,冯子石又拿解约的事出来做文章就好像铁了心要跟剧组对着干,而且他背后的资方也在同一时间提出了撤资的威胁,明显上就给冯子石这个太子爷开路。


        

“事情很严重吗?”宿黎看向宿妈妈。


        

宿爸爸笑道:“严重什么呢?他撤资算什么事,爸爸给投资,这可是崽崽拍的第一部戏。”


        

他看向宿妈妈:“老婆,回头把李导的vx推我,咱们又不是没钱,谈钱的事我们还怕谈不过他们吗?”


        

网上,本来白天因为cp的事,《夜尽》就上过一次热搜,没想到一到晚上更像是捅了瓜田,一众网友猝不及防吃了个大瓜。冯子石在网上一直塑造着豪门贵公子的人设,有钱有颜吸引了一大波年轻的粉丝,这次事情一爆出来,不少粉丝就在网上发言说宿余棠耍大牌,心疼自家哥哥一系评论,直接把宿余棠的老年佛粉炸了出来。


        

【卧槽,这么多年我还是第一次见女神一天两次热搜。】


        

【笑死我了,炒cp不成反目成仇吗?这冯挺牛逼的,我提前先祝他凉凉。】


        

【宿余棠背景深得很,这个冯子石是家里有矿山还是怎么?居然敢对着干。】


        

【老实讲,这个冯说的话我没看懂,以女神几年的口碑来看,他说的这个耍大牌估计是假。】


        

【但是宿黎去拍戏是真的吧?毕竟营销号都po出动图了。】


        

剧组出了声明之后,大部分网友几处地方跑。《萌娃》播出后很多黎明佛粉销声匿迹,别人家的小朋友上完综艺后一大波资源,他们家小朋友上完综艺后无声无息,除了之前爆出来的钢琴比赛,粉丝们一点消息也没捞到。


        

【别说,就冲黎黎演戏,我买爆票房。】


        

【我们家都是黎粉,我妈听说小朋友拍电影,还问我什么电影。】


        

【剧组什么事我也不管,但电影这个事我花钱花定了。】


        

【妈妈粉狂喜。】


        

陈惊鹤刚下飞机的时候就刷到了宿爸爸的朋友圈,圈里贴了张图,配文是崽崽杀青请吃饭。他才后知后觉地明白了自己居然错过凤凰大人第一次拍戏,打完电话后沉默许久,赶忙让秘书去打听情况。


        

“大人,剧组是《夜尽》,之前我们也有投资。”秘书青鸟把调查完的结果简单汇报,也把网上正在闹的事情同陈惊鹤一说。


        

陈惊鹤:“你说谁?冯子石?”


        

秘书道:“y市冯家,去年集团会上他父亲曾跟您说过两句话。”


        

陈惊鹤哪记得谁跟他说过话,但这件事着实让他很不愉快,“联系导演追加投资,至于这冯子石尽快解决,另外让剧组把样片跟素材发一份给我们。”


        

青鸟接了命令去办,一办的时候才知道行内有妖族已经先出手了。


        

宿余棠在圈内名声很好,网传她背景很深,但细查也查不到她跟谁有过交往,冯家也是因此才敢在网上对着干。可实际上宿余棠哪需要跟其他人打招呼,以她在修道界的名声,一堆人排着队给她提裙摆,像这样的小事,向来不需要她出手,就早有其他人给她解决。


        

青鸟见状无处施展,碍于陈惊鹤的命令,只好把目标对上冯子石背后的冯家。


        

事情发生的同时,还有一件控告冯子石的事上了热搜,听说还让冯子石进了局子。勇敢的姑娘在剧组的帮助下上网爆料,把冯子石在剧组的所作所为公布在网上,并将剧组的监控资料公告于众,网友们这才知道剧组跟冯子石解约的来龙去脉,并大声叫好,冯子石的人设彻底崩塌。


        

不过几天时间,冯子石从一开始嚣张到全网人人喊打。网上一波未平一波又起,宿家却在g市游玩起来,宿妈妈继续拍戏,宿爸爸跟风妖带着三个孩子四处游玩,没几天就把g市的知名景点都逛了个遍。玩了没几天,陈惊鹤就邀请宿黎到g市陈氏集团的分公司走走看看,还特意派了心腹青鸟去接。


        

心腹来的时候宿明在睡觉,宿爸爸只好跟孩子留在酒店。


        

于是只有宿黎带着离玄听风妖过去,刚到分公司底下就看到耸立的高楼,他微微一顿看着高楼问道:“这是公司?”


        

青鸟微微颔首:“公司在8-15层,但这栋楼在惊鹤大人名下。”


        

宿黎一愣,陈惊鹤这么有钱吗?


        

青鸟领着几人进入公司,一路畅行到楼上办公室。他们刚进办公室,分公司的员工便小声讨论起来,对此状况各有说辞。


        

“刚刚那几个是谁啊?”


        

“居然是陈总秘书亲自来接,上次那个王总过来,也没见她下来啊。”


        

“我也好奇!”


        

“等等,之前不是有小道消息说我们集团有小太子吗?而且陈总的户口上好像多了个人,先前我就听总公司的朋友说户籍管理那边上门送过资料。”


        

员工们议论纷纷,直至主管下来让他们专心工作,他们之中有人大着胆子问情况,主管说刚刚那几人以后见到要放尊重点。员工们面面相觑,心里集团小太子的事基本上被这件事坐实了。


        

主管走后,有个员工小声道:“刚刚那小孩看起来有点像是宿黎啊?就那个上过综艺的小朋友,前几天还上过热搜呢。”


        

宿黎是宿余棠的孩子,怎么就变成他们集团的小太子了!


        

作者有话要说:请人吃饭钱包空空·黎崽:惊鹤很有钱,他有一栋楼。


        

拥有很多楼·陈惊鹤:凤凰大人,这是万年来我给您打下的江山。


        

——


        

感谢在2021-03-2718:36:42~2021-03-2818:34:08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都少mandalas、咿呀雅、lee、君凌、小迷糊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要做一个拥有狻猊的人48瓶;可乐兔子40瓶;弥生三月30瓶;墙角青藤、浮华、48796058、白敬亭不加糖依然很甜、君凌20瓶;青若12瓶;行星、唐舞、皮皮豆、46744705、京昭、哈哈哈哈哈哈哈、布莱恩被我吃了、宫惟、asteroid、贝叶斯定理、子栗炒糖、大猫大猫10瓶;君炎辰、潇潇月明时8瓶;柒月6瓶;陆辞、zeki0408、俞崽5瓶;写快一点吧球球了、、秋闲4瓶;七七、谈笑娉婷、肆玖霸霸、奈何3瓶;芙糖、轻舟、...2瓶;紫苏、漠鳹、乙炔7、芭蕾小画家、亿点点啊、彧梅、sakura0229.、。、奇異喵、落日余晖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