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上的消息变动很快,冯子石的事情在热搜挂了几天,没过多久就有新的消息爆了上去,说是冯子石舅舅的娱乐公司被起诉,而冯氏集团也因部分项目账目有问题被查。


        

【虽然冯被查的事值得开心,但这次有关部门的手也太快了。】


        

【我有朋友业内的,说是冯被业内封杀,听说是得罪人。】


        

【冯氏不是很大吗!卧槽我原先还很担心推不倒他。】


        

两条消息一起上了新闻,网友大声叫好的同时也察觉到一丝丝微妙。


        

陈氏集团内,宿黎到了陈惊鹤的办公室,宽大的办公室出现在面前时他微微一顿,正在与下属交谈工作的陈惊鹤停下手头的事,让其他人出去后办公室就只剩下几个人。


        

陈惊鹤问:“清风没过来吗?我原先打算中午带你们去附近餐厅吃饭,位置都订好了。”


        

“明明在睡觉。”宿黎的目光停在办公室里书架上,而后收回目光。


        

陈惊鹤开始给宿黎介绍办公室内的一切,还介绍起集团的业务来,到最后收尾说了句:“凤凰大人以后毕业便可来集团这边,这些东西您得学习上手……”


        

宿黎本来听得认真,越听越觉得不对劲,“什么意思?”


        

陈惊鹤咳了两声:“以后才能接管集团。” 首发域名www.bequge。cc


        

宿黎:“你又想骗我,你知道我最烦这些事了。”


        

陈惊鹤补救道:“其实这些也没像以前那般无趣……实际上它的可操作性更高,从某种意义上来说也是个新挑战。”


        

宿黎是真对这些没兴趣,陈惊鹤苦劝无果只好停止,又突然想起另一件事来。


        

两人正好在办公桌这边,陈惊鹤从抽屉里拿了份文件出来,道:“对了,您上次让我查凤凰涅槃的事。这次收集了部分野史,天地之间确实每一个时期有且只有一个凤凰,而您渡劫失败后那段时间确实没再有其他凤凰的消息。”


        

那也就是说,上一任凤凰是他,这一任转生的凤凰也是他。


        

再联系上梦里那些零碎的记忆,宿黎心中已经有了确切的猜测。


        

“这一份资料有关龙的资料。”陈惊鹤继续说道:“对于龙的记载比凤凰还少,凤凰至少还有涅槃的民间传闻,但龙好似就是传说中的大妖。上古时期没有龙的存在,当时找寻龙骨我也是随着传闻过去,再加上有您所画的秘境图为先,找起来并不困难。但现在仔细回忆起来,当年能找到龙骨确实是一件非常幸运的事。”


        

上古时期有不少妖族以龙为名,蛟龙等杂兵小将也敢冒充真龙之名,以至于那时候指代龙的妖族很多很多,但关于真龙的消息仅在传说。传说中真龙通体如墨般黑,一双金瞳可洞穿天地万象,常居云巅,龙威庇护天地万民。


        

陈惊鹤继续说道:“其实远在上古之前天地混沌初开,万族且刚萌生,真龙就存在天地。但有一天真龙就不在了,天地龙威一瞬消失,云巅再无黑龙涌动。这让我想到一件事,也是我在野史上看到,据说上古之前混沌初开时,曾有万妖渡劫的盛况,我原先猜测真龙消失的原因,很有可能是他渡劫成功飞升天界。”


        

“不对。”宿黎目光扫向远处正在看书架的离玄听身上,“如果真龙渡劫飞升,那秘境之中我们找到的龙骨是什么?”


        

陈惊鹤迟疑:“蛟龙之类的龙骨?”


        

“不是。”宿黎敢肯定,那绝非普通的龙骨。


        

陈惊鹤敏锐地察觉到宿黎神色的变化,于是问道:“凤凰大人,可有其他的事情需要我帮忙?”


        

宿黎:“你继续往下查,有其他的消息再与我说。”


        

他跟陈惊鹤谈完走到离玄听那边去,见他已经拿起一本金融相关的书在看,应该是从陈惊鹤的书架上抽下来的。


        

宿黎一想到陈惊鹤刚刚利用他不懂想要骗他的事,顿时就对离玄听手里的书不感兴趣。


        

离玄听见他过来,道:“你们在谈什么?”


        

“没,上次让惊鹤查了些涅槃的事。”宿黎扫了眼他手里的书:“这个很好看吗?”


        

“有些说法很有趣,没见过。”离玄听把书往旁边挪挪,“一起看?”


        

宿黎迟疑半会,只好坐在他旁边看。


        

陈惊鹤见状道:“这本是系列书,玄听要是感兴趣我回头让人送一套过去。”


        

他说完朝着离玄听打了几个眼色,直接让学这些容易激起凤凰大人的逆反心理,他或许可以曲线救国从离玄听这边下手。


        

办公室里的人还在看着书,办公室外的一众不明所以的高层已经开始出揣测圣意。陈氏集团能有如今规模全离不开陈惊鹤,但陈惊鹤此人看似年纪轻轻但实则已经三十多岁,无妻无子,偌大的集团全由他一人独掌。


        

前阵子他户口上多一人的事早就在公司私底下传开,人人都好奇跟陈总待同个户口本的未来小太子是怎样的,这对于高层们部分选择跟决策有非常大的影响。


        

“这进去都多久了?”


        

“三个小时了吧?陈总都把下午的会议推了。”


        

“真的是小太子吗?是那个年纪大的还是?”


        

“不会吧,不是说另外一个是宿余棠的儿子吗?难道我们陈总跟宿家还有亲戚关系。”


        

门外的人在小声议论着,没过多久便看到陈惊鹤带着人从办公室里出来,然后带着他们往办公区走了一圈才离开。这下更加坐实了太子的传闻,陈惊鹤哪里对人这么和善过,即便是其他集团的大老板,也没见陈总这么尽心尽力。


        

宿家在g市玩了半个月才回家,而他们回去没多久就过年了。过年当天宿妈妈请假回来,连同陈惊鹤跟风妖,宿家一家人过了个快乐的年。新年开初没多久,《夜尽》便开始发布宣传片,并宣布定档五一假期。现代奇幻悬疑电影在市场的口碑有好有坏,但宿余棠这部电影的投资空前强大,经过长时间打磨才放上市场,预告片刚出来的时候就引起广泛的关注。


        

其中一抹红色的身影以及那拉近的眼神特写,直接就圈了大量的粉丝。


        

【卧槽这是哪个童星,我怎么完全没印象。】


        

【啊啊啊这就是编剧特意加戏也要拍的妖族小少主吗!我太可了!】


        

【楼上,这是宿余棠女神的儿子宿黎,小朋友好像才四岁。】


        

预告宣传过去没多久,很快就到五一假期。宿黎的学习进程在半年内突飞猛进,初中的知识差不多学完,现在处于巩固的阶段。这半年来变化颇大,陌陌依旧在幼儿园就读,陈惊鹤在镇上投资建的小区半完工,听说方首意找他买了一套,但现在带着陌陌在宿家附近租了民房居住。


        

陌陌第一次来宿家的时候迷了路,绕了个大圈才到宿家。他特别爱学剑,方首意给他特意锻造了一把适合他身形的小木剑,这孩子平时跟父亲学完剑,还爱跑来找宿黎学。


        

方首意对宿黎很是关注,当初他的剑法被一步看破,他开始有些在意宿黎这孩子。后来听孩子说宿黎擅长剑法,对他的好奇心更甚。


        

他只听过修道的朋友说宿黎那孩子返祖继承了绝佳的天赋,在阵法上的天赋难以衡量,《上古阵法解析》帮助不少阵修解决瓶颈问题,他现在在阵修中的地位比得上阵修里那几个老家伙,平时还有不少人托关系走后门去幼儿园询问阵法。


        

方首意本来疑惑很久,直至某次是宿家拜访看到宿黎在教自家孩子学剑,询问宿清风才知道原委。原来宿黎那孩子懂一些剑阵,再加上有家人教导妖法,对剑法的兴趣非常高。他先前不知道有什么办法能回馈宿家的帮助,知道宿黎爱学剑之后上门就勤快不少,偶尔带来一些剑术典籍,有时候还带着两个孩子学剑。


        

最苦恼的人莫过于宿黎,尤其是见到方首意认真地教着他学剑道基础,又不能直接说这些东西他已经熟到骨子里,每次方首意一来,他便找机会回屋里学习。


        

为此方首意还找宿爸爸谈了一阵,提及伤仲永的故事,让宿爸爸要仔细孩子的学习。


        

宿爸爸只好马马虎虎地应了,回头还是顺着自家孩子来,放任方首意教学其实也是为了宿黎打算,万一以后宿黎剑法暴露,还有个方首意当幌子。


        

五一到的时候,《夜尽》的首映礼就到了。


        

宿爸爸在五一之前就到处派票,学校里的同事,小公园常见的朋友,妖族的……等等一众朋友都收到了他的电影票,说是孩子跟妻子的电影,还希望多多支持。


        

这个消息不仅在妖族内传来,连着人族道修联盟中也开始传开。阵修联盟作为宿黎的头号脑残粉,在《夜尽》预告开始就在网上追星,联盟内各行业的修士各发其能,有的写同人段子预热,有的剪辑视频推广,个个上网追星。《夜尽》的剧组原本准备了宣传费用,没想到只发了个预告,就有一大波人在给他们做预热宣传,连着主创团队都懵圈了,也不知道是哪里踩中了市场。


        

网上宣传热闹,宿爸爸带着一众亲朋好友去看首映。


        

首映是在s市里,宿黎平时看过电影,但自家家里有影厅,外出看电影这是第一次,尤其是看自己演的电影,这让他既有点期待又有几分忐忑。一行人坐成两排,陈惊鹤刚下飞机一副精英模样,坐在宿家一行人中尤其出众,首映礼上还有其他观众,纷纷将目光缩在他身上。


        

这一行人太亮眼了,帅哥美女还有可爱小朋友,想低调都没办法低调。


        

好几个粉丝想上来要签名,最后还是被保安拦下才歇止。


        

电影很快开始,宿余棠作为女主贯穿了整个电影,以她的视角展开叙述这个世界。画面里大火熊熊燃烧着,年幼的妖族少主带着属下从山中逃离,站在山口凝望故乡时眼底平静又似乎蕴含着道不明的情绪,明明是个孩子,却让场外的观众察觉到他不同于幼小身躯的强大。


        

他护着族人逃离避开人族的追缉,从高高在上到满身狼狈。小情节的最后,他带着仅剩的几个族人站在山谷里,此时他身上好几处伤口还渗着血,矜贵的衣袍也多增好几道剑痕。


        

“少主,你快跑吧,不要管我们。”


        

“你说的不对。”红衣小孩将手腕上布料撕开,包扎正在流血的小腿,而后擦了擦脸侧的血痕。


        

族人悲泣:“少主!”


        

“若你还称我为少主,那便听我最后一句命令。”年幼的少主向前走一步,没有回头:“带着其他人走,能走多远走多远,不要再回头。”


        

宿黎看着电影的画面处理颇为惊奇,他当时演的时候其实没想这么多,但拍出来的效果却异常悲壮,他只是设身处地把该有的情绪表达出来,电影的最后是他死了,然后把族人托付给了女主就没后续。


        

他关注着妈妈的演技,发现很容易就被妈妈带入那种情绪当中,比起自己演的角色,他好像更能体会到妈妈的情绪。此时此刻,他才知道演员这个职业的不简单。


        

电影结束的那一刻,电影院的灯光亮起来。


        

他微一偏头就看到自家父母正在擦眼泪,宿爸爸手里攥着好几张纸巾,宿妈妈保持着女演员的素养,但眼眶已经红了。


        

季铭:“太感人了,你弟牺牲那刻我哭成了泪人。”


        

白昀认真道:“演得真不错,宿郁,你弟在这上面有天赋。”


        

自诩从未有电影演哭自己的宿家大哥沉默着,抽了张白昀手里的纸巾,把眼角的眼泪擦干之后回头看了眼坐在后排的自家弟弟,不发一言。


        

宿明是最淡定的,看完电影还问爸爸妈妈:“哥哥怎么啦?”


        

嘴上问着,但手已经越过妈妈来抓宿黎的手。


        

电影院里各有情绪,宿黎一手被宿明隔着妈妈牵着,另一手却在电影途中就被离玄听紧紧握着,他还想着离玄听居然会害怕看电影,于是大大方方让他牵着,等到结束还安慰了他几声,说是拍电影不用怕。


        

离玄听没说话,但是手一直没松开。


        

首映结束后几个人在后台候着,宿妈妈还有点事要忙。方首意跟方陌陌也来看,陌陌看完电影就粘着宿黎,不过隔着宿家人只能站在外围,好几次像挤进去没成功。


        

方首意给孩子解释:“那是假的,你看宿黎不是还在吗?”


        

陌陌还看着宿黎,不发一言。


        

“崽崽演得太棒了,我们以后不要演这种,爸爸年纪大了受不住。”宿爸爸说一半注意到戴墨镜的陈惊鹤,意外问道:“惊鹤先生?”


        

陈惊鹤:“灯太亮了,眼睛有点难受。”


        

风妖注意到陈惊鹤声音里的异样,诧异地看了陈惊鹤一眼,后者则是抬了抬墨镜,好像什么也没发生。


        

首映礼过后,网上的热议更甚,看过首映礼的网友上网纷纷查宿黎为何人,由于微博的呼声较高,宿余棠工作室只好注册了宿黎的微博,一瞬间引来了不少新粉丝。首映消息出来实在太火了,不仅剧组官方宣传,那高高在上的陈氏集团官博居然一改正经开始搞电影票抽奖,更有一众玄学博主出马宣传,把网友们的好奇心拉到了满值。


        

很快,电影公映,这下来的粉丝更多,公映当天不少网友从影院里出来纷纷上网表达观后感,影评人给了不少高星评价。


        

预告里跟影院中某两幕高潮一直在全网流传着。


        

动图中妖族少主握着剑站在族人面前,一直奋战到最后一刻直至女主到来,明明是个孩子,却有让人不禁动容的强大,最后他跪在女主的面前合目安息,化作烟光散落在天地间,直接把观众的情绪推上了高峰。


        

【少主最后保护族人惨死敌人刀下的时候我哭得好惨。】


        

【最后女神给少主报仇的时候我眼泪直接就掉了,这一篇章真的是点睛之笔,直接把女主的情绪推上高峰。】


        

【现在想想当时还好编剧加了这一幕,不然这剧恐怕还达不到现在的高度。】


        

【这不好演啊,小演员演得真不错,比得上很多当红小鲜肉了。】


        

新粉们被圈粉,纷纷开始搜宿黎是何人,一搜便开始考古《萌娃》时期小朋友的表现。《萌娃》正片中小朋友可爱懵懂,与电影中坚强可靠的小少年截然不同,这让粉丝直呼反差萌,还不停考古出很多有趣的画面来。


        

宿余棠工作室被call了很多电话,不少导演想要来找宿黎合作,但都被宿妈妈推掉。网上的粉丝们开始期待小朋友的新一波宣传,没想到等来的只有两张宿女神的照片。一张上是所有人在首映礼上的合影,还有一张是餐宴上。


        

@宿余棠:棒棒[图片][图片]


        

一开始网友们还不懂这是什么意思,后来通过剧组才知道后边那张餐宴是宿黎杀青的时候请家里人去吃饭,小朋友用自己第一次赚的钱请吃饭,把杀青红包花光光。


        

【这是什么人间天使啊啊啊!】


        

【我被圈粉了,小朋友有什么物料可以补吗?】


        

黎粉们出来安利宿黎,但拿出手的只有《夜尽》《萌娃》以及一小段钢琴比赛的视频,除此之外再也没找到任何新物料。而电影下映后,宿余棠跟宿黎更是销声匿迹,微博除了最开始的宣传,后边更是一条新微博都没有。


        

【我还想着看着孩子长大。】


        

【这失踪的速度像极了当年的《萌娃》。】


        

【???不会吧,我妈妈粉才当了一个月。】


        

【……我想着应该不是资源的问题。】


        

老粉们已经习惯,于是出来安慰新粉。


        

【淡定淡定,小别胜新婚,我们可以期待三年后。】


        

【也没什么大不了,也许下次见面妈妈粉可以转职姐姐粉。】


        

【女友粉也不是不可能,黎黎长大后一定是大帅哥。】


        

【我不要啊!!!】


        

作者有话要说:本来还想再写个情节的,不满意给删了orz。


        

所以来晚了!下章准备进入武道会大剧情~~


        

——————


        

感谢在2021-03-2818:34:08~2021-03-2918:51:20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火箭炮的小天使:歾兒1个;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fifi、卉鱼、薇薇微笑、都少mandalas、俞崽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魔法少女伊莉雅219瓶;陈珩、miranda80瓶;肖战哥哥的大乔、再也不会、我不想干活、rachelllly、跨跨火盆避瘟神20瓶;可爱小憨憨、一分吃西瓜15瓶;华秀旻12瓶;邱夏、以梅佐酒、利威尔、杨阳洋、呀呀呀咪咕咪咕、嘿咻、库鲁kull、慕婳呀~、cc、慕容子宁、囡囡囡囡的女纸10瓶;星空6瓶;木叶蝶、言.、兔子和胡萝卜、荷荼、清馨55、dormiveglia5瓶;198619864瓶;萧蔓雅3瓶;奈何、佳草2瓶;落日余晖、黑脸、紫苏、奇異喵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