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纵使网上呼声再高,宿家就跟什么事没发生一样过着平常的生活。时间过得飞快,宿黎学习的速度非常快,初中的知识学完之后开始学专业物理,基础的知识已经满足不了他,为此宿爸爸还特意请了个大学教授来教他学习,而离玄听却跟陈惊鹤走得极近,除了日常的学习之后,他开始跟着陈惊鹤学另外的东西。


        

学的内容是金融方面,陈惊鹤好几次唆使离玄听来劝宿黎,但宿黎就是雷打不动没什么兴趣,把基础看完就扭头又去看物理。到头来金融的书只看了基础,反倒物理的专业书看完了一大堆。宿黎创新的阵法都研究出不少来,息灵山内各处布满了他的新式阵法,串起来快被他布置成一个新式阵图,连某次路过的风妖都差点在他的阵法里迷路。


        

宿郁在高二那年在众人的劝说下进了特长班,从此成为一个体育特长生。他原先不情不愿,奈何高二分科考试中愣是要进理科班,震惊众人的同时差点把他的私教老师白昀气死,后来分科后考试并不理想,名次一落千丈,只好委委屈屈地进了体育班。


        

但这不是重点,重点是宿爸爸被请家长了。


        

这件事说来复杂,原因就是宿郁在体育的天赋上超越常人,带他的体育老师经过观察意识到可以为未来国家队输送优秀人才,特意给宿郁开小灶。宿郁有一次100米差点跑出世界纪录,这着实把体育老师震惊,连夜就打电话给体育协会,把这个成绩给报上去,并开始给宿郁同学做思想工作。


        

可这不是重点,重点是宿郁隔天上网查了下世界记录,隔天就牢牢地把成绩控制在及格线以上,不多跑一秒,也不落下一分,直接把体育老师愁得满脸痘,语重心长地请了宿爸爸过去商谈。


        

请家长的次数多了,全校皆知。


        

宿家父母不得已开了个家庭会议,跟宿郁聊未来发展的相关规划。


        

宿爸爸回家后耐心给宿郁解释:“这不是体育的成绩不错嘛?你以后可以往这方面发展,去参加比赛什么的。你们老师也说……”


        

“什么意思?”宿郁闻言震惊:“爸,我是妖,你让我去跑步你不是欺负人吗?再说了我是想考大学,又不是发挥什么专长特业,我有身为妖族的崇高素养,绝不做出欺负人的事。” 记住网址https://www.bequge。cc


        

宿爸爸顿时卡壳:“你要这么说也有理,但你既然进了体育班,课程上就不能马虎。你瞧你体育老师都找我多少次了。”


        

“再说了,从体能上赢过人族有什么值得骄傲的?”宿郁面露不屑,反倒越说越激动:“我要是从智力上赢过人族,这才能体现出我的优秀,你不要再劝了。”


        

旁听的宿黎听到自家大哥的豪言,顿时面露敬佩之色。


        

宿郁越说越觉得自己十分高大,顺便教导宿黎道:“知道吗黎崽,你之后上小学,要做就做全班第一,体育赢过人族都是可耻行为,你要做到智力上胜过人族并为此不懈努力。要以我为榜样,知道吗?”


        

他说完都觉得自己在弟弟心目中的形象高大不少。


        

宿黎点头:“好的。”


        

宿爸爸:“……”


        

家庭会议后没改掉宿郁的想法,这孩子每天上完体育课就去泡图书馆,一天花在专业练习上的时间不过一小时,花在文化课上的时间足足十五个小时。高中里的学生经常看到体育班的班主任追着宿郁追到了图书馆,再苦心婆劝把人从图书馆劝出来,到最后居然跟图书馆的老师商量好,看到宿郁进图书馆就打电话通知。


        

日复一日,老师跟宿郁整整斗争了一年,也没让宿郁浪子回头,反倒在体育课接连看到宿郁在背单词,到最后体育老师眼泪都掉了,只能随他去了。


        

日子就这样飞快地过,宿郁高考的时候,宿黎跟宿明也面临着离开幼儿园去上息灵小学。高考那天又是全家总动员的一天,尤其是宿爸爸得知孩子背着他报名校的时候简直心惊胆战,跟宿黎两人连夜画了好多张符,愁得好几天没睡着觉,甚至开始考虑志愿滑档需要做些什么。


        

家里第一次出高考生,阵仗搞得比当初中考还要隆重,考试是去区高中考,考试持续了多久,宿家闪亮的高考动员就持续了多久,甚至还上了地方新闻,最后闹上了热搜。


        

镇幼儿园这几年的规模越办越大,可以说成为镇上最好的一所幼儿园,幼儿园里的小朋友来自各村各地,升学的时候就要分开到其他几个学校。得知要去读小学,最伤心的就是宿明,因为他要跟一起升班的小朋友分开了。小孩没体验过分开的感觉,离开幼儿园的最后一天还扒拉着宿爸爸的腿,死活不肯走。


        

宿明:“我要跟他们一起上小学。”


        

宿爸爸解释道:“乐乐去他们村小学,胖子去镇小学,你要怎么办,你只能跟一个。”


        

宿明纠结了。


        

宿爸爸还道:“你哥要回村里上小学,你去其他地方上学就要跟哥哥分开了。”


        

最后在宿爸爸的巧言劝说下,宿明才不情不愿回了家。


        

幼儿园里三个修士老师合同期没满,宿黎临走前还收到他们一人一封长长的感谢信。


        

“小先生您放心,等到时候合同期满了,我再去考你们村编制。”修士语重心长道:“然后我远房亲戚也在你们学校教,您要是有其他问题可以直接找他,这是他的照片简历还有联系方式……”


        

宿黎把那些东西带回家后拿给宿爸爸,宿爸爸见状道:“哦这些啊,之前惊鹤先生已经拿给我一份了。你不知道,人族那群阵修早在你上幼儿园的时候就做准备了,但这个要走教育局那边的编制,每年分配到我们村新老师就一个……”


        

阵修联盟那群修士从宿黎刚进幼儿园就开始准备,所谓千军万马过独木桥,为了仅有那几个名额,s市这几年的编制统考简直成了修罗场,尤其是一群优秀的外来人过笔试后,最后在面试志愿选学校的时候,放着重点小学不要,全部填了息灵小学,搞得教育局的领导都开始重视息灵小学的建设发展。


        

“弄得他们以为我们村抢手,前阵子我加班就是因为这事,领导也到我们村其他学校都莅临指导。”宿爸爸说到这里又想到另一件事上,“前阵子爸爸的熟人还来打听,问你将来要上什么初中什么高中,大学志愿打算报哪所高校。我说这件事哪现在能确定,他们还老打电话来问。”


        

宿黎:“?”


        

离玄听在小学的时候跳级了,跳级不像宿黎那样有年龄的限制,上了小学后就没有限制。离玄听跳到四年级后办了临时休学,去了一个特殊封闭夏令营,宿黎原本想跟着一起去,结果年龄被卡下来只能等到离玄听回来给他讲学了什么。


        

宿黎原以为离玄听会一路跳级上学,没想到他夏令营回来后也没去学校,跟着他一起在幼儿园上课,直至宿黎幼儿园毕业他才回学校上课。宿郁高考出成绩那天,宿黎早早就跟宿爸爸起了床在院子里布阵祈福,查分通道一开通,还没等他们查到成绩,各路亲朋好友就已经打电话来问。


        

最后分数还是白昀帮着宿郁查出来,文化课的成绩超常发挥,在加上宿郁体育的成绩,竞争对手不强的话还真的能上他报的名校。白昀更不用说,镇高中这一次出尽了风头,原因就是他们这居然出了个市状元,白昀以一人之力拉起宿郁跟季铭的文化课成绩,还考了个市状元,而且成绩还在全省理科前五。


        

这一些事情接连而来,以至于这个暑假过得格外忙碌。


        

宿爸爸忙着给孩子办跳级的事,但这事要过关还得过科目的考试,走了教育局的关系最后才给批下来跳级申请,但这跳级还不能连着跳,隔三个月考一次试,能过年级考试才给批,同时还要经过学校老师的审批考查……


        

总之程序非常复杂,毕竟提出一下子跳级到六年级这种破天荒的说法放在s市史无前例,这得是学生足够优秀才给批准。


        

就在这忙碌的日子里,另一件大事悄然而至,由两族统办的武道会消息终于下来,时间定在一年后的九月,将进行持续三个月的修道界武道会,这次武道会规模空前强大,无论是举办方阵容还是提出的优厚奖励,都让修道界无数修士趋之若鹜。


        

-*


        

京城松临山别院内,此时人族的修士正在开小会,资料摆得满桌都是,年轻的记录员操纵着神笔做着会议记录。此处会议为的是十天之后将举办的松临山武道会,武道会汇集天下能人修士,经过各族三年时间商讨,重新制定了论道规则。


        

此次武道会与往届人族的武道会不同,参加的门槛有所提高,面向各族五百年修为以下修士,武道会分为三个组别,分别是百年组,三百年组,跟五百年组。符合规则的修士可随意报名其中一个组别,有特邀函的修士可以避开选拔赛直通正式比赛,而无特邀函的修士则需进行为期一月的武道会选拔。


        

这次武道会选拔在八月进行,前不久刚选拔出一千名修士,连同拥有特邀函的修士,此次武道会一共一千两百名修士参加,赛期三个月,第一月是松临山初赛选拔,将考验修士多方才能,第二月是专项选拔,到第三月才是擂台赛。


        

因为武道会规模空前强大,每一阶段都会邀请各族顶尖修士来当评委。


        

“大部分修士已经入住酒店,松临山附近的修士酒店差不多都住满,还有一个芥子酒店尚未开放。”


        

“已经有多少入住了?资料都确定了吗?”


        

“这是第一届,不能出岔子。”


        

……


        

声音此起彼伏,记录员的手并未停下。


        

坐在高位的老者戴着老花镜正在看手机,眉头紧紧皱着,手却在不停刷着页面。


        

旁侧另一位老者问道:“黄老,你这都看了半小时手机了。”


        

黄老眯了眯眼睛:“这首都机场离我们这不远吧?”


        

修士道:“车程一小时吧。”


        

黄老应了一声,继续刷着手机。


        

其他修士面面相觑,黄老是这次评委之一,也是请来修缮松临山阵法的大师。原先他们听说黄老为人严谨不好说话,没想到这会议刚开不久,年轻人战战兢兢,他老人家却玩起手机来。


        

没过多久,某洗脑的老年广场曲在空阔的会议厅里响起来,正在讨论的修士停下了声音,纷纷看向高台之上的各族大佬。只见黄老慢悠悠地按了接通建,整个会议厅陷入长久的平静。


        

“航班到了啊?”


        

“人接到没?”


        

“找不到人?不是已经确定航班了吗?”


        

“啊?明星接机?”


        

黄老打了几分钟电话,打完之后脸色马上就变得严肃起来。会议厅年轻的修士不敢出声,最后还是黄老旁边的老者打破了寂静:“怎么了?出事了?”


        

“没。”黄老皱着眉看手机,嘟囔道:“这明星接机的怎么回事?好好的人咋就找不到了?”


        

他可是跟门下的晚辈交代了,也特意打听了那位的行程,这好不容易赶在其他世家之前赶到,怎么还会接不到人呢。


        

“不行,我得再打个电话。”


        

-*


        

京城的今年的夏天格外的酷热,炎日高照,拥挤的机场内此时正因粉丝接机而拥堵了几分。保安正在维持秩序,高大的男生一手举着小型的行李箱,一手抱着小朋友从人群中挤出来,边走边道:“麻烦让让啊。”


        

周围的声音熙熙攘攘,男生戴着墨镜且身材高大,越过人群后就将小朋友放下,顺手还扶了旁边将被挤跌倒的女生一手。


        

女生惊慌未定,埋头检查器材顺便道:“谢谢。”


        

她手里的器材差点都被碰掉了,检查无误抬头便看到帅哥,顿时红了脸。


        

男生道:“我建议你们给明星接机前先看看机场的规定,大量人员聚集不仅给其他乘客带来麻烦而且还会影响机场的秩序。尤其是像你们这样的情况,稍不注意就会引起拥挤踩踏事故,下次可没那么好运了。”


        

女生被他说得满脸通红:“不好意思。”


        

男生却跟没事人似的,说完就跟旁边的小朋友说话。


        

女生这才注意到男生身边的小朋友。


        

小朋友约莫七八岁,穿着一件可爱的小熊体恤搭配短裤,身后背着个儿童运动背包,头上戴着黑色的帽子。女生追星,这些年对品牌了解颇深,她这会才发现男生跟小朋友身上的衣服好像是出自某知名的高定品牌,衣服至少都是五位数起步。


        

是明星吗?男生看起来好帅。


        

还带着小朋友,是机场这在拍综艺吗?


        

她四处扫了眼,但没发现录制的工作人员。


        

小朋友理了理衣服,朝着男生伸手道:“把行李箱给我。”


        

男生道:“你这小东西能有几斤重,回头要是让爸知道我没照顾你,我回家又要挨批。”


        

女生没忍住盯着男生看了好一会,没过一会忽然注意到小朋友正在看她,顿时有些窘迫,“对不起,我之后会注意的。”


        

男生扫了眼后边还围堵的粉丝,道:“早点撤吧。”


        

说完就按着小朋友的头,拉着小行李箱往前走去。


        

女生注意到男生运动服侧还背着个运动挎包,包上京城某名牌大学的校徽极其瞩目,她稍稍一顿,原来是京大的学生吗?


        

离开了机场,外边的暑气迎面袭来。


        

宿郁不免捏了个清凉咒,随手招了辆车而后带着自己弟弟上车,“我行李在快递站那边,一会先去驿站拿行李再带你去我学校逛逛。”


        

宿黎拿出手机打字给宿爸爸报平安,“我跟爸爸说我们到了。”


        

宿郁闻言不免皱眉:“我带你出门他还担心什么?”


        

说到这件事便让宿郁十分郁闷,说到底还是宿黎第一次出远门,家里好几个家长都想全程跟随,最后还是被宿黎主动拒绝,家长们才不得已歇下蠢蠢欲动的心。


        

九月这会家里人都忙,他妈妈新戏筹备要进山,爸爸恰逢学校开学又要照顾宿明,风妖近段时间渡劫瓶颈,陈惊鹤带着离玄听出了趟远门,恰好他们学院开学早,就让他带着宿黎先来京城,之后陈惊鹤安排了人来带宿黎去酒店。


        

“嗯,还是要报平安。”宿黎发完短信,那边就弹出来个视频聊天,宿爸爸像个焦急的老父亲一遍遍嘱咐着他要注意各种问题,说每天要打一个电话报平安,然后说等他那边忙完就会过来。


        

视频聊到一半,宿郁就做主把挂断了,“好了,出个门还磨磨唧唧的,我以前一个人去参加妖族大比的时候他也这么唠叨,不用管他。”


        

宿黎点了点头,打开陈惊鹤的文件继续往下看。


        

“先去我那住两天吧,到时候开始你再换那边酒店。”宿郁开始看外卖,问道:“你新学期考试的事跟老师说好了没?”


        

“嗯。”宿黎划着屏幕继续看:“老师说到时候三个月到回去就考试就行,其他事我不用担心。”12月那会武道会也要收尾了,忙完正好回去考试,不会耽误时间。


        

宿郁看到学校附近一家餐厅,随口问:“玄听什么时候来找你?”


        

宿黎道:“他说要等惊鹤那边的事处理完,应该赶得上武道会开始。”


        

兄弟两一人一句说着话,很快就到京大附近的驿站。宿郁手里的小行李箱回到了宿黎手里,他从驿站找到了自己的行李,然后到了京大附近的公寓。宿郁在京大附近买了个公寓,跟白昀都在这边住着,偶尔才会回学校宿舍住。白昀暑假的时候就在京城找了实习没回去,两人到家的时候屋里干干净净,宿郁把行李放房间里,然后带着弟弟出门吃饭。


        

京大附近的餐厅向来人多,宿郁看了一圈只能带宿黎去吃kfc,兄弟两找了个靠窗的位置坐下。宿郁点了两个套餐就开始玩手机,边说边道:“还别说,这次的武道会还挺热闹的,族里还有其他小妖过来玩耍。”


        

宿黎把陈惊鹤发的文件看完,抬头看他:“爸说你拒绝邀请了。”


        

“我新学期开初学校事情多,还接连有几个考试。”宿郁刷着朋友圈,“武道会以后都有,目前还是我学习重要。啊可以拿,我去取餐。”他说完就离开座位。


        

宿黎扭头看到前台处人来人往,低头顺手打开了刷题的app。


        

宿爸爸给宿黎买手机之后,白昀知道这事,就给宿黎推荐了不少学习用的app,说是宿黎心算好,下个刷题app做练习也方便。文件看完也没其他事,他就点开app做题等哥哥取餐。


        

kfc里人来人往,他坐的位置靠窗也靠近走道。


        

这会有几个大学生从门口进来,便注意到靠窗那边还有个四人座位。服务员正在收拾桌上的食物残渣,他们就站在旁边等着,聊天聊着就注意到身边单独坐着的小孩。


        

小孩反戴帽子,长得精致可爱。


        

他们轻轻一瞥就看到小孩的手机屏幕,此时正浮现着一道物理题,还没等他们看清题目内容,只见小孩选了\'c\'就通过。


        

“哎,你们看那小朋友好像在做高中物理题?”


        

“不会吧,应该是拿着家长手机在玩。”


        

“我刚刚扫了眼,看到了受力图,应该是高中物理,题好像还挺复杂的。”


        

“开玩笑吧,那孩子才几岁?”


        

几人小声讨论着,不禁驻足停在小孩旁边看他做题,题目确实是高中物理,用的也是他们曾用过的刷题软件。他们看着小朋友阅读题目看了一分钟,没做犹豫就选了答案跳下道题,甚至有一道题他们还没看清题目,小孩就已经作出选择。


        

“乱选的吧,哪有做题这么快的?”


        

“我题目都没看完。”


        

服务员早已清理完桌面,他们嘴上说着小孩乱做,但还是有点好奇他的正确率。终于等到他刷到最后一道题,紧接着就跳出了结算页面,只见十道题均显示绿色,他们这才变了脸色。


        

全对了!?


        

“麻烦让让。”


        

大学生们听到声音让开了路,转头忽然看到一个颇显帅气的男生端着餐盘,脸色莫名有几分臭。


        

宿郁伸手抽走了宿黎的手机,抓起一个汉堡塞进他手里,“玩什么手机,吃饭。”


        

周围的大学生:“……”


        

这叫玩手机吗!


        

作者有话要说:不负责任脑洞小剧场——


        

后来kfc的事上了京大论坛,京大学生们意外发现没收小朋友手机的是某学院校霸兼校草,大一成绩经常吊车尾,全靠某位学霸朋友死命拉着才免遭挂科,在校属于风云人物,让老师又爱又恨。


        

发帖楼主:我怀疑某人的行径影响到到未来国家栋梁的萌芽,过分的举动会阻碍天才的成长。


        

宿郁:能好好说话?


        

——————


        

感谢在2021-03-2918:51:20~2021-03-3018:18:47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特困生本特困、30555402、隨緣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qaq152瓶;念念99瓶;荔枝酱66瓶;林无隅52瓶;东城、是小芝不是小芝麻、我已无心战斗、霄云竹、知了、萧萧今天减肥了吗50瓶;苜蓿怪小嫫35瓶;赖床不想起、慕晗30瓶;腾和大雪、鹿凛、llllion、兔崽子、月知暖20瓶;菟奚16瓶;掌上明竹12瓶;凌晞、山海不相隔、grey酱酱、猫百夜、七月未眠、梦残蝶10瓶;糯糯宝宝7瓶;阡陌尘、安辰、烟雨微微、vicky5瓶;柚子4瓶;305554023瓶;想吃四川桔子、奇異喵、哔哔啵啵、独虫虫、数字不认、阿刃、芙糖2瓶;落日余晖、佐瑞娜、呜呜呜、呼噜呼噜毛、乙炔7、紫苏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