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月十三日,天气晴。


        

松临山外的小镇多了许多外来游客,一个个拉着行李箱仿佛要赶往深山之中观摩盛会。小镇旅店外的路人见状诧异,也没听说松临山风景区办什么活动,最近也不是节日,怎么会一下子来这么多游客。


        

“你不知道吧,听说是联名办了什么研讨会。”


        

“什么鬼?研讨会搞得跟奥运会似的?来这么多人。”


        

与此同时,松临山附近的酒店人满为患。这次武道会的官方酒店是由修士创建的芥子酒店,坐落在松临山脚下,被一处阵法隔开,与其他的酒店区分开来。而此时穿着工作衫的修士站在阵法门口,正在核实最后入住的修士名单,武道会明日就要开场,但现在还有几个修士尚未入住。


        

“您好,这边是武道会修士专用酒店,没有证件不允许入住。”


        

工作人员拦住了几个修士,只见他们拿出一张选手函,但其他三人并没有。为首的修士是个人族修士,穿着一身潮牌,他见状微微皱眉,“我刚刚问了酒店,说是还有空余房间,外边的酒店都满了,让我朋友进来住住又没什么问题。”


        

“您好,请遵守武道会规则。”工作人员道。


        

“你们武道会的酒店都是王家承办的吧?”男人冷哼一声:“你是给我们让路,还是我让王少打电话给你们主管?”


        

两方争吵引来的路过修士的注意,他们认出外来的修士正是此次武道会中种子选手,也是人族修道世家中孙家的小少爷。


        

“孙家的小少爷啊……” 一秒记住https://www.bequge.cc


        

“离远点,听说这次武道会里就有孙王两家的投资,惹毛了他们后果不堪设想。”


        

“可这不太对吧,我们这边的酒店不是……”


        

围观的修士讨论到一半,忽然看到酒店门口拐进来一人。那是个小朋友,看起来七八岁,他拿着手机往酒店里望,似乎是确认无误,才拉着行李箱从酒店门口进来,一路走到酒店前台。


        

前台的位置对于他而言偏高,小朋友似乎早已习惯,从随身的小背包里拿出几个证件而后踮起脚尖递给前台,“你好,办理入住。”


        

前台见状赶忙接过,仔细核对证件中的武道会函件,一查这参赛修士的名字顿然一惊,居然是他们酒店高级vip。她顿时提起十二分心,动作迅速地办理完手续,从柜台里出来道:“您好,这边走。”


        

小朋友把背包拉上,拖着行李箱就跟着酒店人员入住,而酒店大堂的人目光齐齐看向他,目光不一,但更多的是惊讶与疑惑。这时候酒店另一边匆匆走出来一穿西装的男人,走到柜台问道:“刚收到消息,是那位小先生过来了是吗?”


        

“怎么回事?”孙家的少爷见状冷笑一声:“不让外来人员入住?一个小孩也能住这里的酒店?”


        

工作人员闻言面露难色,正在与前台交流的男人偏头看了那边的情况,抬步走了过去,见到孙家小少爷只是微微颔首道:“孙少爷,这是武道会专用酒店,所接待的皆是参与武道会的修士,请不要为难我们的工作人员。”


        

孙赫宇闻言脸色立马沉下来,他可是跟两个朋友打好包票,没想到这酒店管理人员这么不给面子,他扫了眼男人身上的徽章,随即威胁道:“你是酒店的主管吧,能来武道会工作的机会难得,我这电话打出去,你这工作可就不保了。”


        

酒店主管保持着礼貌的微笑:“我们以此次武道会的规章制度优先,况且我们酒店直属陈氏集团,与王家没有半点关系,您大可拨打电话给我的上司,但现在请您遵守我们酒店的规定。”


        

陈氏集团?!


        

孙赫宇一惊,之前不是说武道会的酒店都是出自王家旗下吗?王家在人族社会中经营酒店已有百年,再怎么说以王家的地位也应该是……


        

“赫宇要不算了?”


        

同行的人拉了拉孙赫宇的袖子:“外边也不是没有酒店,我们先将就下。”


        

“等等。”孙赫宇冷笑道:“规章制度?那刚刚进去的小孩怎么回事?陈氏的酒店就这样?”


        

酒店主管波浪不惊地看了下手表,语气未表:“刚刚那位小先生也是此次武道会的参赛修士,能入住我们酒店皆是拥有选手函件,若您不信大可向武道会主管单位申诉,但我们拒不透露客户信息。”


        

他说完不客气地招来了酒店保安,直言道:“现在请您跟朋友先离开这里,您已经影响我们酒店正常秩序。”


        

周围的修士便看到酒店主管令保安把孙赫宇等人赶出去,不觉感慨陈氏集团果然不同,对孙家的小少爷这么不客气。


        

突然有位修士疑惑道:“等等?刚刚那主管说什么?那小孩也是参赛选手?”


        

他人解释道:“这不奇怪,往年也有年纪小的修士参加,更何况这次还有其他族的修士,有什么好奇怪的。”


        

“可……可是。”提出疑问的修士指了指门口的牌子,“我们这是五百年组修士的酒店吧……”


        

其他人修士闻言一愣,后知后觉地想起了什么。


        

对啊!他们这是五百年组的酒店,聚集的都是现今修道界实力最为强悍的年轻修士,那小孩不去百年组,跑来他们五百年组做什么!?


        

-*


        

酒店十层,引路的人换成了酒店另外一位主管。他刚刚收到上级的消息,让他赶忙去迎接一位贵客,而这位贵客却是一个还未满十岁的孩子。


        

早在武道会酒店定下来的时候,他们内部就有传言传出,说是集团的小太子可能也会来参加武道会,但具体会在哪一座酒店还没有消息下来,直到武道会选拔赛刚开始不久,上级才吩咐空出十层留给贵宾居住。


        

对于集团小太子,他们早有耳闻,但他们原先猜测能来参加武道会的至少也是少年,这么小的孩子着实让他们惊讶,而且还是参加的五百年修行组。


        

武道会的规则特殊,人族修士修道遵循筑基金丹元婴之序,但妖族则是妖丹雏形、凝妖丹、成妖相……境界不同修为也不同。武道会组委会经过深思熟虑,统观各族修为,最后把修为定成三个修行组别,修士皆可越级挑战,但不可降级挑战。


        

这细数下来,汇聚各族天才最多的修为组便是五百年组。


        

酒店主管不禁陷入沉思,他们小太子这么小年纪来挑战五百年组,这不是要跟那群天才相抗争吗?


        

没多久,他们便到了第十层最里的一间房间。


        

主管并未多言,引着身后的小孩走到酒店内的特殊房间,而后才道:“宿大人,十层是酒店特殊楼层,平时不会有其他人过来打扰,您若有其他吩咐便可通过内线打给我们前台。”


        

宿黎进入房间后才开始收拾行李,顺便打了电话给家里人报平安。家里人这段时间都忙,他拒绝了陈惊鹤派人跟随,这几天都跟着宿郁在京城玩,差点忘记武道会时间。


        

“哥哥!”宿明出现在视频的另一边,举着本练习册问道:“这道题我不会写。”


        

视频拍出来有点模糊,宿黎定睛看了会,才给他讲解这道题要怎么做。宿明学习的速度可快,他新年刚升二年级,就已经在看三年级的课本。


        

宿黎去年就升小学一年级,但因为宿爸爸提交了跳级的程序,他基本没怎么在教室上课,只是逢三个月去考试。他新学期读四年级,武道会结束后他还得赶回去参加考试,考试顺利便可跳级去五年级,要是学校那边没出岔子,应该可以跟着离玄听一起参加小升初的考试。


        

离玄听五年级休学,新学期六年级的,但也只是去报个到,现在跟着陈惊鹤到处跑。


        

这几年宿黎研究出一个新阵法,阵法以离玄听神魂为中心扩大他对裂片的感应,但如今世界广大,阵法不可能完全覆盖全世界,所以离玄听跟着陈惊鹤出门的次数变多,陈惊鹤常年在外出差,正好可以带着离玄听满世界走。


        

宿黎跟着去过几次,但他还有学习任务在身,学校也需要考试,去过几次后就没去了。


        

宿爸爸:“明明最近说很想你,等过段时间国庆假期我带着他过去,到时候你应该进第二阶段了?”


        

宿黎点了点头:“得看时间。”


        

他给宿明讲完了题,宿明则是在练习册上把答案写下来,又迈着小短腿跑到另一边去。


        

宿爸爸举着手机对着越跑越远的宿明,扬声问:“明明干嘛呢?”


        

画面里,宿明正栽进玩具箱里翻找许久,很快就拿出一本小画册出来,兴致勃勃地跑过来:“哥哥看,我画的!”


        

小画册是宿妈妈买的,他们几个小朋友一人一本,宿黎平时用来画阵法,而宿明那本没见他用过。此时画册里不再是空荡荡的白纸,而是画满了符咒,隐隐有点像是他先前给宿郁画的转运符。


        

宿爸爸见状道:“你不在这几天,明明放学回来就要问你什么时候回家,听说你是去参加比赛,就自己捣鼓画了这些符。”他说完颇为自豪地指着画册上的符纹:“我没教他,应该是之前看你画自己学的,你看看,画得还有模有样的。”


        

宿黎一愣,“谢谢明明。”


        

宿明昂起胸膛:“不用谢啦!”


        

跟宿爸爸语音没多久,陈惊鹤的电话接了进来。宿黎依依不舍挂掉了跟爸爸的聊天,另一边电话里陈惊鹤的声音传来:“凤凰大人,我听青鸟说你已经到酒店了?我的人说在公寓那边没接到你。”


        

宿黎道:“我坐地铁来的。”


        

坐地铁是宿郁的主意,说是要带弟弟体验京城所有的交通工具,这几天他不仅挤过地铁还坐过公交。离松临山最近的地铁站步行过来也要半个多小时,他哥还扫了路边的单车说带他坐,被他严词拒绝后才招了出租车。


        

陈惊鹤忍不住念叨:“京城的地铁人挤人,松临山还在荒郊野岭……”


        

“你们快回来了吗?”宿黎拉开行李箱把东西拿出来,又把随身携带的平板放过去充电。


        

“快了,已经在回程。”陈惊鹤那边很安静,他过了会才道:“昨天我的人送来最新的消息,我们先前猜测的事应该是真的,此次的武道会胜者将会获得千秋铃,道修联盟这次是下血本了。”


        

宿黎闻言一顿,“那千秋铃中裂片的事确定下来了吗?”


        

“确定了。”陈惊鹤道:“这次陈氏在武道会中也拿到一席位置,这件事道修联盟隐瞒许久,前不久才定下来,我的人途径道修联盟放置千秋铃的地方时,你给的阵法确实有反应。”


        

宿黎道:“那这次是势在必得了。”


        

来参加武道会是临时决定,几年前宿黎曾受到人族阵修的特邀函,但那件事他并没有放在心上,甚至特邀函都被丢到储藏室的角落里,前不久才翻出来。玄鹤一族这些年一直没放弃探听裂片的消息,在找寻无果后发现一条线索,说裂片很有可能被人捡去当做炼器的材料重新炼制。


        

玄听剑是凤凰神火与龙骨共同锻造而出的神剑,当初宿黎锻造的时候还加了不少其他天材地宝,若有人认出裂片之上是极其罕见的玄铁,确实有可能捡去锻造。不过玄听剑可没那么容易重新炼造成其他灵器,世间并无比凤凰神火更炙热的火焰,由它淬炼出来的玄听剑不是普通锻造术能重煅,那极有可能裂片是被捡去当了辅器。


        

辅器会保留裂片原来的形态,但会受灵器受驱使,勉强算是灵器的一部分。


        

能让裂片作为辅器的灵器不可能藉藉无名,玄鹤的人往这方面一查,恰逢武道会筹备时期,结果出乎意料,他们查出道修联盟中有灵器曾出现过龙威,这灵器便是道修联盟传承上千年的千秋铃,是道修联盟拟作为武道会优胜奖励之一的灵器。


        

因武道会的情况,陈惊鹤查起来就不难了,千秋铃锻造时期在上古之后,它的铃片中有一片与玄听剑仍丢失的裂片极其相似。而千秋铃作为武道会的优胜奖励已经在组委会备过案,陈惊鹤想走私下关系与道修联盟交易千秋铃便没办法,但打听来了消息说是千秋铃是武道会五百年组的奖励,于是派了不少玄鹤精锐妖修参与武道会的选拔。


        

可这次武道会非同小可,宿黎听说这件事后为避免千秋铃落在其他人手上,这才决定过来参加。


        

“你开下视频。”


        

宿黎按了同意,只见画面变成某酒店内,陈惊鹤把一张古老的地图摊开在他的面前,“这次也不是没有其他收获,我跟玄听在国外找到了一张地图,这地图标注的地点是在国内,看起来像是秘境。这秘境特殊,不是上古时期之后出现的秘境,我跟玄听猜测这秘境很有可能是在万年前修道界混乱那时期出现的。”


        

宿黎道:“你的意思是?”


        

“我们找了这么久都找不到其他裂片,除了被作为辅器,我们猜测有可能是掉落在秘境里,不过这件事还有待商榷,等我们回去再说。”陈惊鹤说到一半,忽然他背后出现另外一个男人。


        

男人似乎是刚从浴室里出来,半披着浴巾正擦着长发,裸露的上身肌肉线条漂亮流畅,臂膀劲瘦有力。


        

宿黎微微一愣,便跟他对上了目光,“玄听?”


        

“哦,我们之前遇到点事,玄听就变回原来的样子跟着我。”陈惊鹤解释道:“我们刚从山里出来,这里不太方便用妖术,我就让他洗个澡换身衣服。”


        

离玄听道:“阿离,你那边没出问题吧?”


        

“我这没什么事,你们注意安全。”宿黎见惯了离玄听长袍加身的模样,乍一看到他赤身有点不太习惯。而且看着玄听这模样,总让他不禁想起梦里那见不清面孔的高大男人,他微微避开离玄听的目光,问道:“还有其他事吗?没事的话我先挂了。”


        

“等等!”陈惊鹤突然想起事来:“还有一件事差点忘了,这次武道会全程会在修士的特殊平台上直播,你妈妈托我的人送了点东西过去,现在应该已经到酒店了。”


        

宿黎微顿,送东西?


        

还没等陈惊鹤说完,只听见房间门口的按铃声响了。宿黎便听着电话边往门口走,便看到刚刚那位送他上来的酒店主管此时推着一个小推车,车上正放着好几箱快递。


        

宿黎指尖一动划开了快递箱的封条,一掀开就看到里边各式各样的帽子。


        

陈惊鹤的声音还在继续:“你妈说出门在外形象也很重要,特别是这种全网直播,她给你寄了几箱东西,有帽子外套鞋子配饰……”他说完又道:“还让你一定要穿,她会守在直播前看着。”


        

宿黎沉默了会:“她山里有信号吗?”


        

作者有话要说:不好意思来晚了~


        

————


        

感谢在2021-03-3018:18:47~2021-03-3118:57:45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卉鱼、屿、隨緣、萧萧今天减肥了吗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爱灰174瓶;溯溪60瓶;我是个好人50瓶;罒巛44瓶;潇潇、泛绿、十一40瓶;吃饱才霸气38瓶;律衡34瓶;45425245、思凡、来都来了30瓶;麟熙25瓶;汐雾、九九、嗝,饱了。、濯尧20瓶;孟敛、孙胜完小仙女、fox、hhe04215瓶;银叶、囡囡囡囡的女纸、清蒸鱼加椒盐、月魄高卓卓、mu.、慕婳呀~、若藍藍雪、月迷津渡.、gg、摘星、进击的小泫泫、小孩,你真棒!、xy、遇见、瓶子、怎么会、卡卡蜜拉拉、素和陌陌、利威尔、谢问、xyz、宓宓、管蝶夜杉、cookies、漓天10瓶;例如、桦月8瓶;负负得正、是影、洛晏、布莱恩被我吃了、莫攸揚5瓶;木非白、佳草4瓶;lrd.3瓶;小元宵、502780572瓶;紫苏、40198164、慕容子宁、落日余晖、王小宝与肖大宝的粉头、小狐狸的世界、呼噜呼噜毛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