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等等!?不是说阵法不会准确落在特定地方吗?】


        

【刚刚那个解释的阵修呢,快出来!】


        

【我师兄在自闭了。】


        

【他手里还拿着试炼牌,我看其他几个视角,谢和风还没拿到牌子呢!】


        

【有没有人解释下他为什么会落在瞭望台上,这难道是运气?】


        

直播间的网友们十分惊讶,尤其是其他知名阵修还在破阵,这个小孩的队伍竟然这么幸运地落在了特定地点,而且从他们上帝视角看去,还有不少队伍正拼命往这地方赶。


        

【这是巧合吗?】


        

【我感觉不太像……】


        

【我突然有点激动起来,我怎么感觉他很强啊!】


        

试炼场内。


        

木渐跟凌铛看着宿黎手中的试炼牌十分意外,凌铛更是惊讶地说出声:“牌子这么快就出来了吗?” 记住网址https://www.bequge。cc


        

这次武道会虽然是第一届,但也延续了人族武道会的部分规则,凌铛参加过其他武道会,也知道试炼牌这种东西十分难找,按道理来说这次的修道界武道会要远比人族武道会规模大,获取试炼牌的难度应该会增加,可他们刚进场就找到了一块,运气有这么好吗?


        

木渐扫了周围,明确了自己确实落在瞭望台山腰处,看向宿黎的目光不禁讶异,与其说获得试炼牌是运气,他更觉得从一开始宿黎就把这一切都算好,从传送阵法到试炼牌的位置。


        

武道会中试炼牌的位置是随时刷新,也就是说这一时辰会在这里,如果没人捡起它,那么下一时辰可能就会出现在其他地方。也正是因为如此,获取试炼牌的难度也会提升,再加上试炼场内有其他阵法衍生的障碍,使得武道会试炼场又被人族修士称为修罗场。


        

木渐不禁问道:“你都是算好的?”


        

算好了传送地点,也算好了试炼牌刷新的位置。


        

“时间有限,我没怎么算。”宿黎把试炼牌放进随身携带的背包里,这块试炼牌没法收进乾坤袋里,只能放包里了,“能来到试炼场的修士都不是简单的人物,花在阵法上的时间过多,他们就赶上来。”


        

木渐微微凝目。


        

宿黎踩了踩脚下的地方,“阵法都会留下痕迹,或是阵眼或是灵路,既然试炼牌是随机出现在试炼场内,那么它出现的地方一定有刷新的痕迹。布阵人会把痕迹控制到最小,要想找到试炼牌,那就要抓住阵法变动的瞬间,察觉到它的差异。”


        

他也没那么多时间去推算所有的试炼牌的位置,只是在随传送阵法进来的时候注意到试炼场整个大阵法的变动差异,其中一处就落在瞭望台附近,也就将三人的着陆地点放在那处差异上。


        

但这差异很微妙,他自己也没有确切的把握。


        

宿黎理了理帽子,露出笑容:“我们的运气不错。”


        

试炼场外,直播间的网友们听到宿黎的说法直接愣住。


        

【我靠牛啊!!原来这就是天才吗?!】


        

【什么意思?】


        

【我来翻译一下,就是说宿黎控制传送点的同时把他们传到了地点附近有可能出现牌子的地方。】


        

【靠,老实说就算是我老师也没法做到这么精准的推算吧?阵法推算很耗脑子的,传送才花多长时间啊,他这么短时间就能算出地点跟牌子!?】


        

【他管这叫运气!?哭了。】


        

不少人因为宿黎这番话而震惊到,但直播间却渐渐出现其他声音。


        

【怎么回事!他好可爱!!】


        

【这笑……我死了,宿黎有妈妈粉组织吗?我一百岁了,够当妈妈吗?】


        

【我三百岁都没说话。】


        

【我已经不考虑其他了,一堆人都在讨论阵法,就没人看看小可爱的颜值吗!】


        

【是真的……有他的镜头都变得赏心悦目起来(没说其他人很丑的意思)】


        

网友中有不少阵修,有一些是阵修盟会里宿黎的脑残粉,从试炼场的争夺开始,他们就在安利全世界最好的小先生,只是没有人搭理。也有一些是对宿黎抱有不屑的态度,认为宿黎只是传承了阵法,没有布阵的实力,也许他就是实践上的小矮子呢。可这试炼场刚刚开场,宿黎就以精妙的阵法推算直接打了质疑人的脸。


        

直播间因为宿黎的说辞直接吵起来,有的人认为宿黎是在装13,有的人是真相信宿黎有这个实力,风向立马就变了,一众人都在推测宿黎一行人接下来的情况。


        

直播平台有一个是随机视角,其他三个视角都会根据网友们的讨论关键词来固定视角直播。原先三个直播视角都落在其他知名的修士身上,后来全靠阵修联盟的脑残粉们以及路人观众的好奇,才把一个直播视角固定在宿黎几人的身上。


        

但现在宿黎此言一出,直接在试炼场开局就引开了一个小高|潮。


        

武道会组委会里,几个负责此次阵法构建的阵法大师见状不禁失笑,同那高处坐着的武道会主理人即道修联盟盟主说道:“之前就跟你说别把小先生放进试炼场,他的阵法造诣我们至今未能参透,像这样的大阵法落在他眼里就跟玩似的。”


        

盟主沉默了一会,后道:“拿到试炼牌,也要守得住,再看看吧。”


        

-*


        

宿黎把试炼牌放包里后顺手拿了几块巧克力出来,递给木渐凌铛,“要吃吗?很好吃的。”


        

两个修士皆以辟谷,但看到小朋友手里的巧克力顿时愣了一下。最后木渐伸手接过宿黎的巧克力,说了声谢谢。


        

凌铛也接了一根,好奇地看着宿黎的背包,问道:“宿黎,你为什么背着包包?不放进乾坤袋里吗?”


        

宿黎微顿:“是我妈妈给的背包。”


        

背了,她才能看见。


        

凌铛愣了下,没反应过来妈妈给了背包跟带背包有什么逻辑关系。


        

“山下来人了。”木渐走到崖边往下一看,见到底下的状况不禁皱眉:“这地方除了我们也有人要过来。”


        

“那是必然。”宿黎拆开了巧克力咬了一口,“松临山能俯瞰全局的地方有限,这地方易守难攻,夺下这里意味着夺得了安全的驻地,想要赢得胜利不仅是获得试炼牌,淘汰掉其他对手也是获取胜利的手段。”


        

“特殊规则。”木渐皱眉,这次等同于把团队放在明面上,对付如谢和风那样的强者也简单不少,如果击败不了谢和风,完全可以击败他两个队友来淘汰他。


        

试炼场为期一月,进入场内的修士皆获得替死符,能抵御一次致命伤害,符一旦使用就意味着淘汰。提前结束试炼只有两个条件,一是试炼场时间截止,场内所有获得试炼牌的队伍晋级。二是场上所有随机刷新的试炼牌被拾取,则提前关闭试炼场,无试炼牌队伍淘汰。


        

通常来说,武道会结束的标志是第一种条件,随机试炼牌难以预料,但可以从其他人手中获得试炼牌,所以争抢厮杀的情况并不少见。瞭望台是个极佳的观察地点,这里可以观察到大半个松临山,只要有人爆发争抢,便可轻而易举判断局势,来制定下个策略。


        

【这么一想这地方虽然叫天选之地,但也很容易变成众矢之的吧?】


        

【而且他们队伍还有试炼牌,这要是其他人知道,这不是告诉其他人说这好地方一旦攻下来就会获得风水宝地,还附赠试炼牌一枚。】


        

【我感觉有点难了,宿黎擅长阵法,但阵法布置需要长时间。】


        

【木渐树人族的妖法好像动静都挺大的,道修小姑娘更别说,看起来弱不拉几的,我感觉他们守不住这地方。】


        

【我刚刚看到其他视角了,谢和风的队伍好像也过去了。】


        

试炼场内,瞭望台所在的山脚下刷新了一块试炼牌,被匆忙赶来的队伍看到,已经爆发了一场新的争抢。但也有几支队伍避开激战圈,直接往瞭望台的方向走。


        

而瞭望台这边,宿黎忽然感觉到阵法奇怪的变动,抬头往天上看。


        

看来外边的人也动手了,那恐怕这地方……


        

宿黎往前走了几步。


        

木渐观察到这一局势,偏头看向旁边的宿黎,后者正吃着巧克力,目光好似看向远处,对山脚的争抢丝毫不在意,“我们要采取策略吗?他们快上来了。”


        

“不急。”宿黎余光瞥到山腰处的状况,“有人在帮我们挡着呢。”


        

木渐跟凌铛这才顺着他的目光看去,只见离他们不远山腰处爆发出一阵剑光,原来是谢和风的队伍与人交手,“如果谢和风的队伍上来,我们可能不是对手。”


        

宿黎的目光还在远处,听到木渐这么说,问道:“他很强吗?”


        

“很强。”木渐肯定道:“我先前观察过,与他同行的两个修士也不若,其一擅棍法,其二擅符术,皆是擅长攻击的修士。”


        

宿黎‘哦’了一声,道:“那更好了。”


        

木渐跟凌铛闻言十分疑惑,明明情况紧急,宿黎却还能游刃有余地应对着,好似什么情况摆在他面前都是小事,处事永远这么波澜不惊。


        

【等等?我有点没看懂宿黎的操作,他这是在干什么?!】


        

【对啊,谢和风在半山腰,他不是应该抓紧时间布阵给自己留后路吗?】


        

【好戏要开场了。】


        

【无语,我本来以为他还挺聪明的,没想到这么刚愎自负。】


        

凌铛忍不住问道:“宿黎,你在看什么?”


        

宿黎没有回话,过了许久,他道:“你们知道试炼场内一共有多少试炼牌吗?”


        

【小先生吃巧克力的模样真可爱。】


        

【等等?他啥意思?试炼牌?】


        

【卧槽?】


        

探索规则也是试炼场自由度高的体现之一。


        

试炼场内会刷新多少试炼牌是个未知数,也正因为如此武道会的争夺才更加激烈,这也意味着抢夺试炼牌更加紧迫,一旦武道会试炼牌刷新量少了,晋级名额也会变少。这次武道会一共有两百支队伍参加五百年组的比赛,如果是折半晋级最好,但如果说晋级的名额变少,那么将会影响整个武道会内的风向。


        

谢和风解决完山腰的人才上山,与他搭配的两个队友中并没有擅长布阵的阵修,也没有擅长防御道术的修士,这对于他们来说不是个好趋势,所以选择一个易守难攻的地方变得异常重要。


        

他们通过随机传送来的地方正巧在这附近,通过观察发现了这个好地方,与他们竞争的人颇多,可是好不容易踏上瞭望台时,他却有种莫名的不安。


        

他的直觉向来很准。


        

“谢道友,怎么不继续往前走?”跟谢和风同行的修士不禁出声问道:“不是说要抢占高处吗?”


        

谢和风拧眉,扬声道:“道友既然已经在了,何必躲躲藏藏?”


        

此言一出,与谢和风同行的两个修士大惊,顿时警惕地观察着周围的状况。只见不远处的树丛里,高大的男生带着一个小朋友走出来,手里并未携带任何兵器,看起来不堪一击。


        

修士道:“谢道友,就只有他们两个,先把他们解决了。”


        

谢和风伸手拦住了队友,静静地看着对面。


        

【咋回事?为什么谢和风不对宿黎下手?】


        

【宿黎这是在故弄玄虚吧?刚刚看他跟那个凌铛说了两句,也没多做什么啊。】


        

【谢和风该不会以为宿黎布阵法打算暗算他吧!?】


        

直播间的阵修不禁屏息凝神,他们小先生也太冒险了吧!对方可以说武道会中的热门选手,少年剑仙谢和风啊,剑仙的威名可不是弄虚作假,他的修为早就超越了大多数同龄修士,一不小心就有可能被他一剑秒了。


        

正当所有人焦急以待时,宿黎开口了。


        

“山脚下现在还剩下七支队伍,上山路的有三条,你刚刚解决了两支队伍,现在另外两条路上还有三支队伍将要上山。”宿黎把现场的情况说出来,声音平淡继续道:“你现在跟我们交手,也就走进逆势。”


        

谢和风上来的时候就有所察觉,这附近的人只会越来越多,他沉默了会道:“如果我在他们到来之前解决你呢。”


        

“你没有把握。”宿黎丝毫不惧他的威胁:“否则你在看到我们第一时间就动手了。”


        

另外两个修士闻言微顿,不禁看向谢和风,却看到谢和风脸上带着不一般的凝重。方才与其他修士对战也没见谢和风露出这样的神情,怎么遇到看起来弱小的队伍,谢和风反倒谨慎起来了。


        

宿黎看起来很是闲适,面对他们时不慌不乱,还有时间跟胆量跟谢和风交谈。


        

两个修士不禁也谨慎起来,难道是他们判断失误了?


        

相较于宿黎,木渐的身体紧紧绷着,时刻提防着谢和风的攻击,然而谢和风一动未动,眼见着时间一分一秒过去,谢和风的队友首先焦急起来。


        

【这谢和风怎么不动手啊!宿黎明明没有任何布置,他动手就赢了。】


        

【宿黎真的有那么可怕吗?为什么谢和风这么谨慎!?】


        

【卧槽急死我了,谢和风再不动手其他人就上来了!】


        

沉默许久后,谢和风终于开口:“你想要什么?”


        

木渐闻言顿时松懈下来,低头看向身边的宿黎,只见宿黎往前走了一步,“等等。”


        

“没事。”


        

宿黎看向谢和风,直言道:“你队伍三人,除你之外其他二人都是擅长攻伐的修士。在松临山这么大的地方,你们三人一旦落入劣势,很容易就会被其他人群起攻之,所以你急需一个安全的地方养精蓄锐,同时观察其他队伍的情况蓄势夺牌,这里便是你可选择的最好地点。”


        

谢和风没说话,只是道:“然后呢?”


        

宿黎:“山下刚刚出现了两枚试炼牌,远处还有其他队伍察觉到试炼牌的下落赶过来。”


        

此言一出,木渐首先愣了一下。


        

他知道山下刷了一次试炼牌,宿黎手里也有一枚,可这么短的时间,真的有可能刷第三枚试炼牌吗?!松临山这么大的地方,刷两枚可以说是巧合,可三枚就不是巧合了。


        

难道说外边武道会的人故意做了什么?


        

-*


        

组委会处,试炼场内的情况通过一个巨大的沙盘幻境呈现在众人面前。


        

盟主看向孙家的掌权人,见他拨动阵法放下一枚试炼牌,不禁皱眉:“孙老先生,您这是什么意思?”


        

布阵法的两个阵法大师也看向孙老先生,“试炼场内的试炼牌随机掉落,您这手不妥吧?”


        

“组委会布置这阵盘,不就是为了让我们几位随时调整局势内的状况吗?”孙老先生看向盟主:“这阵盘也不需要得到盟主的准许,以我组委会成员的身份,这一手合情合理。”


        

阵法大师皱眉:“怎么合理?”


        

“老夫记得试炼场内若出现修士聚集情况,我们有权改变试炼牌的掉落。”孙老先生手搭在拐杖上,“这山腰附近的队伍多达三十数,掉落三个试炼牌不为过,怎么?按理来说,这地方还可多投两个试炼牌。”


        

阵法大师语塞,这确实符合规定,但若不是他先投下试炼牌,又怎么会引起试炼场内修士警觉,从而引来更多修士呢!


        

他不禁看向试炼场内的宿黎,这孙家人是在有意为难。


        

试炼场内。


        

谢和风听到这声音不禁道:“两块?”


        

试炼场区域颇广,这中心山头居然出现两块。


        

“不止,这里人越多,出现的试炼牌还会更多。”宿黎声音自然,好似这样急迫的局势落在他眼里平平无奇,“试炼场说到底是人为布置的阵法,这地方同时刷新两个试炼牌,也就是场外操持阵法的人有意为之。这里很快就会变成多人争抢的地方,虽说易守难攻,可也难抵众人围剿。”


        

“我有个主意,道友不妨听听?”


        

作者有话要说:我来啦~~


        

晚上有加更,会晚一点~我还在写。


        

————


        

感谢在2021-04-0118:59:54~2021-04-0218:00:13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手榴弹的小天使:万鱼朝宗3个;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隨緣、231515272个;薇薇微笑、sophia5017、幼尧、加菲超级甜甜甜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雷硠76瓶;典典60瓶;4190461158瓶;清梦、你又在浪了50瓶;温黁40瓶;面包37瓶;小朋友34瓶;西缇、诺诺的马30瓶;卿尘、nameii、北北归、23151527、知林、游白、叫我兴兴呀x20瓶;猫田田田田18瓶;小雨、waiting15瓶;沐·陌染11瓶;我爱磕糖、沧篟凰、福袋、茫黯、想成为欧皇、可萝米、君夏、开开、杨柳青、莫羽、beiang、无我呐、木叶蝶、绝美爱情见证者10瓶;哎呦、喂9瓶;能打架就别bb、令羽翎、锦衾5瓶;myvym4瓶;酥饼、墨墨、hanne3瓶;瘟神该糊啦、想喝乌龙喵、清梨、倚叶、芙糖、七月未眠、肖某糊了吗2瓶;月夜№修罗、乙炔7、落日余晖、颍疏、呼噜呼噜毛、紫苏、清欢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