息灵山宿家别墅外聚集了不少鸟类,这些都是以前宿黎修炼时经常会来家里的鸟雀,其中有几个长了灵智,这会正拖家带口来到别墅的窗外,争相往里探头。屋里坐着三个人,宿家父子及风妖正坐在客厅里,面前是大屏的直播间,而宿爸爸手握着遥控器。


        

风妖皱着眉,放在腿上的手正紧紧握着。


        

宿明坐在他怀里紧张地看着:“哥哥要输了吗?”


        

宿爸爸因试炼牌的事正思索着,听到小儿子提问,马上解释道:“哥哥没输呢,但是有人在使坏。”


        

宿明一听更紧张了:“他们好过分啊!我能进去打他们吗?”


        

“那还不行。”宿爸爸赶忙往直播间里投了几个礼物压压惊,“没事的,你哥哥会给他们一个教训。”


        

陈惊鹤跟离玄听赶到松临山时,武道会已经开场。妖族在组委会占据一定席位,陈惊鹤因事迟到,便将组委会的事委托给青鸟处理。这会他们刚到这边来,便听到青鸟的转述。


        

“孙家人?”陈惊鹤有些意外,“这人怎么跟我们扯上关系?”


        

青鸟道:“孙老先生的曾孙在我们酒店闹事,被酒店的人赶出去了。”


        

陈惊鹤闻言意外:“好,你先处理下,我一会过去。”


        

离玄听刚刚听着陈惊鹤讲电话,不禁问道:“试炼场的事很难处理?” 一秒记住https://www.bequge.cc


        

“没事,孙家借职务之便找我们妖族麻烦,这件事我可没那么容易放过他。”陈惊鹤打开手机点进直播,“凤凰大人好像跟谢和风合作了。”


        

“他选好人了?”离玄听微微侧身,看到陈惊鹤手机里的直播:“他应该能处理好。”


        

这次可是面向全修道界的直播,武道会上任何事情都会被扩大。他们参加武道会的目的是千秋铃,那便要取得完全的胜利,但过早地暴露自身实力,其实并不会带来太多优势,反倒会引起其他老家伙的警觉。宿黎唯一能依仗且能暴露的优势是阵法,所以在进试炼场之前,宿黎便说过他会处理好这件事。


        

“对于妖族来说,试炼场这样天然的山林最好行动,再者说这还是个大阵法。人族的大阵法真对凤凰大人起不了太大的作用。”陈惊鹤道:“有时候局外人也不比局内人,孙老头想取巧办事可没那么容易,这是面向修真界的直播,他可做不到一手遮天。”


        

-*


        

试炼场内,本来紧张的局势又变得更紧张起来。


        

【只有我觉得宿黎刚刚那句话有点细思极恐吗?】


        

【武道会应该有控制阵法的权利,应该是山腰附近队伍有点多,多投放点试炼牌也是正常。】


        

【可是,这投放试炼牌不就会引来更多的队伍吗?试炼牌位置难寻,但是擅长卜算推算位置的修士可不少啊!】


        

谢和风听完宿黎的话,沉思半会后朝着身边两个修士比了个手势,几人皆把手里的武器收起。他问道:“接下来需要怎么做?”


        

“我有办法扭转局势,但需要你半个小忙。”宿黎微微笑道:“作为回报,我会帮你夺得一块试炼牌。”


        

“宿黎,我那边准备好了。”凌铛从草丛里钻出来,手里还握着两张符咒,见到谢和风的时候顿时变得谨慎起来。


        

宿黎朝她点了点头,“我马上来。”


        

【等等?!我看不太明白,谢和风为什么突然决定跟宿黎合作了?】


        

【啊?宿黎之前跟凌铛说了什么悄悄话,该不会偷偷布阵吧?】


        

【这地方易守难攻,但是如果被人围剿确实很难脱身,他们两个合作也只有六个人,下边来的队伍不下三十数,这不是等人找上来一举歼灭吗?】


        

【夸张了夸张了,按我说谢和风想要逃脱,最好就直接离开这个地方,以他的本事带着两个队友逃离也不是难事啊。】


        

直播间的人即使是上帝视角,也没看得清他们两队人能玩出什么花样来,只见到宿黎让那个凌铛到处跑动,应该是要布置阵法,但具体是什么阵法,他们也看不出来。因为很多人聚集在瞭望台山腰附近,官方四个直播视角中就有两个定在此处,网友们更能清楚地看到瞭望台附近的局势,对此越是看不懂他们想要干什么。


        

【怎么突然拉大视角了!我都听不到他们在说什么了。】


        

【官方很调皮啊!!快给我听他们秘密计划!】


        

直播间突然拉了大视角,从高空中向观众们展示瞭望台附近地形,网友们这才发现原来宿黎跟谢和风所说的局势并未作假,瞭望台的局势都被他说得差不多。


        

【我一直很想知道,他是怎么做到看得这么清楚的?】


        

【他好像对瞭望台附近了如指掌啊。】


        

【卧槽我细思极恐,你说他会不会从一开始就准备算计人?或者说在我们看不到的时候已经布好阵法了?!】


        

【你别唬我,这么短时间内布阵,那几个顶尖的阵法大师也不敢这么说。】


        

【你想说踏步成阵吧?上古时期确实有大能可以踏步成阵,但那是传说啊。】


        

试炼场内,谢和风等在周围,两个修士颇为紧张地看着附近的山路,时间过得越快,他们越是紧张。


        

终于,有个修士没忍住问出声:“试炼场内还有其他地方也有试炼牌,他允诺我们一块试炼牌留我们在这冒险,稍有不慎我们便会搭进去……”


        

“对啊,而且计划也没跟我们细说,只是让我们在这等,万一他们想坑我们怎么办?”


        

“他若想要对我们动手,就不会跟我们说这么多。”谢和风微微低头,看向脚底下若隐若现的阵纹,“方才我们要是拒绝,恐怕我们想离开这里,也是九死一生。”


        

修士一愣:“但他不是求我们帮忙吗?”


        

“不是,他在试探我们。而现在,我们好像合格了。”


        

谢和风的直觉向来很准,多少次逆境都是靠着他与生俱来的敏锐直觉逃离,那孩子看着人畜无害,实际上应该早已布下天罗地网。他不禁看向那孩子,只见他从背包里拿出巧克力咬了一口,看起来对任何事情都漠不关心,但他总有种感觉,这孩子正在看着所有人。


        

“好了。”宿黎把手中的巧克力吃完,扭头看向谢和风:“我们的运气真的很好。”


        

谢和风一顿,运气?


        

-*


        

直播间的网友们在官方直播视角的‘调皮’下只能看山腰处的全视角,可不知不觉间,他们发现视角越拉越近,最后落在通往瞭望台的山路上,只见其中一个队伍折损了一人,而另外两人都是负伤累累,而又在瞬间,其中一个人化作乌烟消失在试炼场内。


        

【卧槽?瞬间没了!?】


        

【怎么回事?有人说说吗?】


        

【你们有没有发现……山腰的人好像变少了。】


        

官方的视角再次投放到山腰处的时候,网友们发现其中好几个队伍莫名变得吃力起来,明明他们有其他对手,却异常警惕周围的环境。


        

【这是武道会直播吧……?我有种在看惊悚片的错觉。】


        

【这也太诡异了吧?!这地方还吃人的?】


        

【不是说试炼场内会随机衍生出其他障碍吗?这会不会是试炼场的阵法?】


        

【不会,你没看到谢和风跟队友都上去了吗?而且如果早有问题,山腰的人不可能没发现。】


        

【……嗯?那该不会是宿黎吧?】


        

渐渐的,出现在官方视角中的人越来越少,终于在镜头的多次捕捉下,直播间的观众看清了现场的情况,只见树人族的藤蔓,道修的道符……直到一闪而过的剑光,直播间的网友终于明白了什么。


        

【地上有阵法!】


        

【卧槽,这些东西都是从哪冒出来的?!】


        

【谢和风他们在暗处!好家伙,这速度也太快了。】


        

组委会处,在场的几个修士见状不禁拧眉,他们也看不清到底是什么状况,只看到山腰附近的队伍一个个消失。


        

孙老先生更是按捺不住站在沙盘前,“妖族玩阴招了?”


        

此言一出,组委会内几个妖族大能站了出来:“孙老头,话放尊重点。”


        

“各位稍安勿躁。”盟主问阵修:“怎么回事?”


        

阵修凝神观察了试炼场阵法的情况,脸色马上变了,解释道:“试炼场是个大阵法,期间又有无数小阵法作持,我刚刚查了下,不久前山腰处曾随机出了一个小阵法,这个阵法范围恰好能笼罩住大半山腰。”


        

那个阵法是个小型乾坤挪移传送阵,必要时出现能打乱队伍节奏,让队伍的人分散,从而增加试炼难度。


        

盟主问:“什么时候?”


        

“就在小先生进入试炼场的时候……”阵修心惊胆战:“而现在,这个阵法已经脱离试炼场不受我们控制了。”


        

其他修士一愣:“什么意思?!”


        

阵修解释道:“小挪移阵脱离控制,小先生他劫持了小阵法。”


        

劫持阵法?!这可是武道会,武道会的小阵法居然被一个入阵修士劫持了。


        

“这要是说出去,我们组委会可就丢大脸了。”其中一个老者捋须笑道:“看来你们先前说得没错,把他放进试炼场还真是错误的决定。”


        

阵修把小挪移阵的覆盖范围放出来,在场的修士看得更清楚了。


        

盟主拧眉道:“谢和风这是送上门给他当刀了。”


        

“何止啊?这个阵法完全没有杀伤力,宿黎这一下子得了三把刀。”身穿黑衣的妖族笑道:“还是某人自己动手把场面变成现在的情况。”


        

孙老先生的脸色更臭了,刚想伸手去拨动阵法,只见一个身着青色旗袍的女子挡住了他的手。


        

“青鸟,你这是什么意思?”孙老先生怒道。


        

青鸟盈盈笑道:“孙老先生,以公谋私的事做第二次,把柄可就落下来了。”


        

孙老先生收回手:“你什么意思?”


        

青鸟笑道:“真不好意思,我家大人说已经请了修道界公证局到楼下,方才试炼场内的状况可是被直播视角录得一清二楚,怎么?孙老先生还想再试一试?”


        

-*


        

另一边,在直播间人的呼吁下,官方视角切换到宿黎等人所在的瞭望台处,只见其他人都消失了,只剩下一个宿黎坐在树底下,手里还拿着个平板,十分悠闲地划动着页面。他姿态悠闲,就好像是到山间度假,山下的厮杀全与他无关。直播视角拉近到他手里的平板上,只见上边正浮现着某个奇怪的画面。


        

弹幕一下子陷入了短暂的平静,直至有一条弹幕从直播间内弹出来——


        

【这是在玩开心消消乐吗……】


        

直播间的网友们早被山腰处的阵法吓得心惊胆战,此时看到宿黎手中的平板,大白天竟然出了一身冷汗。


        

京城大学刚结束了下午的课程,从教室里出来的宿郁迫不及待地打开了手机直播间,还没等直播间弹出来,只见手机上弹出一个来自他爸爸的语音通话请求。


        

宿郁:“干嘛啊爸,我正打算看直播呢,你少给我弹语音。”


        

宿爸爸:“黎崽那一包零食是怎么回事!?巧克力?!你给他买的?”


        

宿郁闻言顿时紧张起来:“是啊?我就给他买了一点点。”


        

宿爸爸正紧紧握着拳头,客厅里的大屏幕上正播放着宿黎的个人吃播,还给了他的小背包一个特写,里边有各式各样的巧克力、糖果……


        

宿明吸了吸口水,问道:“爸爸,今天能吃糖果吗?”


        

“你管这叫一点点?吃可以吃,但是不是多吃!我跟你说多少次在这点上不能溺爱他。”宿爸爸看到宿黎又吃完一根巧克力,痛心疾首:“你不知道你风妖叔隔壁的小兔妖就是因为吃太多糖果蛀牙了吗!你还给你弟买这么多甜食!”


        

作者有话要说:来啦~


        

这是3w营养液加更!


        

——————


        

感谢在2021-04-0218:00:13~2021-04-0221:12:45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坑坑坑坑140瓶;年80瓶;不不不50瓶;莫瑶40瓶;琉璃24瓶;鸾镜与花枝、可爱小憨憨10瓶;涂图8瓶;枣子桐5瓶;落日余晖3瓶;桦月2瓶;岐黄殿里的汤头歌、花丸请安、紫苏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