直播间的沉默持续了几秒钟,  快其他人就完全反应过来。


        

【我现在真的有点『毛』骨悚然……】


        

【现在的小朋友这么可怕吗?别告诉我这主意是宿黎出的?】


        

【哪里可怕,小先生明明这么可爱。】


        

【好家伙,其他人拼得你死我活,  他在树下吃巧克力玩消消乐?】


        

“什么意思?”孙老先生向青鸟,  “公证处?”


        

青鸟略表歉意朝着盟主低头致意,  解释道:“我们联系了易道官方直播平台,  当时平台的直播视角有处锁定在试炼场谢和风及宿黎身上,  所可还原试炼牌投入前现场的状况。”


        

向孙老先生,“您投下试炼牌前,山腰处的队伍不过十支队伍,还未达到人工投入试炼牌的标准。在您投入牌子后,  山腰附近其他队伍才赶过来,孙老先生,您这举动说一句‘有意扰『乱』试炼场秩序’不为过吧?”


        

孙老先生:“你!”


        

盟主招来了人,  示意他离开房间底下与公证处的人交涉,  同青鸟道:“现在试炼场还在继续,方才投入试炼牌的行为在试炼场后我们组委跟公证处交涉,如确定孙老先生违规在前,  我们暂停他身为组委员的权利。”


        

孙老先生闻言怒道:“盟主,  仅凭妖的一言之词……” 一秒记住https://www.bequge.cc


        

“妖怎么了?”屋内的妖修闻言笑道:“孙老先生莫忘了,  这次武道可是聚集修道界各种族,  说话放尊重点。”


        

盟主向孙老先生,面『露』不善警告道:“孙老先生。”


        

他又向青鸟:“这件事我们跟官方取证,  再由公证处公证,  到时候给你们一答复。”


        

青鸟微微笑道:“劳盟主,我替我家惊鹤大人谢过,武道既然是天下修士的盛,  自然是公平至上。”


        

争论过后,屋内其他正在观察沙盘的修士不禁说道:“这阵法好像不是简单的乾坤挪移阵,他做了改动。”


        

“怎么说?”


        

劫持阵法的做法实在骇人听闻,人族举办过年武道,从来没见过有修士能对试炼场大阵法,何况这次武道殊,阵法及试炼场情况也是经过次检查推敲,想劫持可说难上加难。按照阵法大师的说法,宿黎从进入阵法的那一刻,不仅精准控制降落地点,还夺得了一块试炼牌,最主的是还顺手劫持了刷新在此地的阵法。


        

这三件事换做在座所有人,能做前件就非常难得,但在完前件的基础上再劫持阵法,简直前所未有。


        

“挪移阵只能简单地改变人的位置,触发时每次只能移动一人。”阵法大师指着沙盘内几处,“我刚刚观察过,被小先生劫持的阵法可同时做到传送处,他同时将谢和风跟木渐投入一地方,并完了对这一队伍的围攻。”


        

修士惊讶道:“难道他刚才让凌铛四处走动就是为了做这一布置吗?”


        

“有可能。”阵法大师继续道:“且做到这样精准的投送,他作为挪移阵的新阵主,必然时刻『操』控阵法……”他说完骤然向宿黎手里的平板,瞪大了眼睛:“不吧……”


        

直播间内,网友们着在山腰处的修士越来也少,对谢和风等人神出鬼没的攻击手段越发好奇,也不明他们到底是怎么做到无声息潜入又无声息退出。


        

【这应该是阵法吧!我的老天,到底是什么时候布置的阵法。】


        

【我已经完全晕了,传送只是先机吧,谢和风那三人的攻击能力也太强了,基本是一招解决啊!】


        

【对,我也想说这点,我觉得谢和风他们的杀伤力好像上一层了。还有宿黎队伍里另外那人,我之前觉得他们弱,现在我觉得好强。】


        

【一圈下来,好像只有宿黎最弱……】


        

【你仔细想想,如果这一切是宿黎策划的,那他的心思得有深啊。】


        

【我,他还是小朋友!!!】


        

另一边,宿黎的人吃播还在继续。期间因为官方视角锁定在他身上太时间,他的眼睛还次了镜头。小孩的眼睛漂亮,仔细一还能到妖瞳的异彩,他的发『色』有点点褪『色』,能到若隐若现的发。


        

【听说他血统优秀,我之前没注意,拉近这么一真的是天使面孔。】


        

【是天使吗?我着他在玩平板有种『毛』骨悚然的感觉,这是着天使面孔的恶魔吧?】


        

【他真的超好!!!】


        

镜头缩进到他的平板上,网友们这才清他平板上的游戏,可说那不是市面上任何一款游戏,背景是线条汇聚的山体,原先在山体上汇聚的各种颜『色』的浅淡框框已经消失不少,但还有几亮点尤其出众。


        

【我有一刚刚发现的细节……我把宿黎平板上的位置跟官方直播视角透『露』的位置比对了下,发现宿黎平板上的亮点位置正巧是谢和风现在所处的位置。】


        

【??????】


        

【卧槽,别吓我,这大天的。】


        

【这不是消消乐吧……我感觉刚刚消失的人及谢和风他们快速移动,全是那平板的原因。】


        

【他还是孩子啊,妈呀,现在的小孩子这么可怕吗?】


        

因为直播间一位网友的话,其他网友按照回放的视角进行比对,发现位置能跟宿黎平板上的地方对上。也就是在刚刚的厮杀中,这小孩一脸满足地吃着零食,手指却掌控着山腰山脚各处队伍的生杀大权。只他动手一划,就能轻易举地带走其他人。


        

【之前谁跟我说他只是小孩。】


        

【我靠,修道这么年,我一次觉得阵法真的太酷了。】


        

【这到底是怎么做到的?!】


        

【我妈问我为什么跪着直播。】


        

没过久,了望台处的山腰及山脚处的队伍基本被清场,官方把视角切换到谢和风等人身上,只见他们毫发无伤,甚至还有些意犹未尽。


        

【你们快打醒我,这是武道吧,聚集所有天才的盛?】


        

【我突然感受到一种单方面虐菜的感觉。】


        

谢和风等人回到了望台的时候,宿黎还坐在树下玩平板,旁边的背包上正随意放着块令人趋之若鹜的试炼牌。与谢和风同行的修士经过这次阵法,现在完全不敢小宿黎,若他们刚刚拒绝了这孩子,说不定跟其他人也是一样的命运。


        

“除了你们对付的那几,其他人我给送出这地方了。”宿黎拿起一块试炼牌丢给谢和风,后道:“他们短时间应该不回来,智者趋利避害,没必为了块试炼牌折在这。”


        

谢和风手里握着试炼牌,刚刚的挥剑的感觉似乎在停留在手上,“挪移阵上你加了其他东西。”


        

宿黎有些意外地抬起头:“你发现了?”


        

“我的剑我自己清楚。”谢和风一次经过挪移阵时便察觉到微妙的差异,这种差异在他挥剑的时候变得加清晰,他的剑被加持了金灵,使得他出剑时威力强几分。


        

“那是凌铛的符咒。”宿黎没想到谢和风发现,凌铛随身携带了好些强化符,这些强化符正好可用来强化己方,挪移阵毕竟只是传送阵,想给那些人重击,还是谢和风等人实力,强化符算是如虎添翼。


        

不过谢和风让他是意外,怪不得有少年剑仙的称号,他的剑法虽然年轻,但有各一派的风采。假时日,他的就非同凡响。


        

【原来是凌铛的符咒啊,吓死我了。】


        

【……真的,天使面孔的魔鬼,山下那群人估计也没想到背后算计他们的是小孩。】


        

【这是扮猪吃老虎的剧本啊,呜呜呜没想到有一天我居然被小朋友给撩到了。】


        

谢和风道:“谢谢。”


        

“这不用客气,没有你们也没办法做到这样。”宿黎摆摆手,“再说,这试炼牌本来就是答应给你们的酬劳,这应该算是你们人族经常说的公平交易吧?”


        

谢和风知道宿黎在说客气话,他把试炼牌收起来:“你们接下来打算怎么做?”


        

宿黎疑『惑』地向他:“怎么做?不就等着试炼场结束吗?”


        

谢和风一愣。


        

“试炼场的任务本来就是拿到试炼牌后等试炼场结束。”宿黎着他,“既然拿到试炼牌也找到好地方休息,不就是坐等时间结束吗?”


        

【我竟然无言对……】


        

【拿到试炼牌且队友也没折损,确实是等结束了。】


        

【这才一天?!我还期待着他出大杀四方呢!】


        

【呜呜我也是,宿黎该不在这里待29天吧?!不啊!】


        

谢和风笑了笑:“也是。”


        

宿黎却忽然着他:“听说你是散修?”


        

“我是。”谢和风:“怎么了?”


        

宿黎眼珠子转了下:“你们接下来有什么打算?”


        

谢和风向队友,斟酌片刻道:“应该也是跟他们一起找安全地方待着。”


        

如果是他一人无所谓,可趁此机出跟人交手,但确保队友的安全,原先的计划就行不通了。


        

“那……”宿黎伸出手,“留在这里怎样?这地方安全且有阵法,我可保证你跟队友的安全。”


        

谢和风一顿,身边队友却出声问道:“我们可留在这吗?”


        

“可啊。”宿黎毫不介意:“人热闹,不过我给你们提供庇护,你们也得付出一些才算得上公平交易吧?”


        

修士一顿:“来人的时候我们可帮忙……”


        

他们说完一顿,其实刚刚在阵法里交手时,他们也没出少力,打起来也比平日跟修士交手轻松得。


        

谢和风道:“还有呢?你留下我们不止这原因吧?”


        

“我喜欢跟聪明人说话。”宿黎着谢和风,眼睛澄澈明亮:“我听说你们散修四海为家,那一定擅烹饪吧?”


        

谢和风一愣:“确实一点。”


        

“那好了。”宿黎笑道:“那给我做饭吧,做烧烤吗?”


        

谢和风点头:“。”


        

宿黎一挥手,乾坤袋里便出现一堆尚未处理的肉食,“那辛苦你了。”


        

【好家伙,我认为这才是小朋友真正的目的。】


        

【这些是凡肉吧?吃下可是杂质。】


        

【满足口舌之欲,绝了。】


        

【呜呜呜太可爱了,真的好可爱,我栽进了。】


        

谢和风跟其他修士走过处理食材,凌铛跟木渐愣在原地,木渐主动说找点柴火,留凌铛守在宿黎身边。


        

本来也想一起捡柴火的凌铛只能坐在宿黎旁边,沉默了好一,只好主动找话题:“你刚刚是用平板控制阵法吗?这是怎么做到的?”


        

“这吗?”宿黎大方地把平板给,“这是陈氏集团旗下科技研究所开发的平板,适合阵法的导入及调控,可根据修士的修为调节……”


        

他解释了下这平板的用处,使得凌铛听得一愣一愣的。


        

【啥?市面上有这东西吗?】


        

【我刚刚意查了下,陈氏集团好像确实有这一号研究所,但他这款平板我好像没到。】


        

【卧槽,这是硬广吗?小先生能不能告诉我,这东西能不能把一阵法废材变天才。】


        

【我心动了。】


        

【是我闭关太久了吗?现在科技已经发展到这程度!?】


        

【@陈氏集团,我有钱,懂?】


        

网友们着宿黎手中的平板,不禁四处搜平板的消息,甚至有人已经开始下单陈氏集团下的平板产品。陈惊鹤安排公证处组委后就带着离玄听先到酒店休息,途中离玄听到网友在弹幕上讨论陈氏集团下的电子产品,只好把平板递给陈惊鹤:“你不?”


        

陈惊鹤接过来后了解来龙脉:“……”


        

这又是哪的一本正经胡说八道,最关键这群人还信了!他们研究所里哪有这一款产品!!


        

宿黎手中的平板其实只是他们旗下最新款的产品,当时宿家给孩子们购置手机平板等一系产品后,宿黎就对这些东西上了心。他手里的那款平板基本上被他从头到尾改造一遍,这几年宿黎对电子产品的热爱程度颇高,又熟知各种配件,快就模拟了阵法控制及导入。


        

平板的硬件被他用灵力改造过,唯独没改造的东西就平板上的软件。


        

陈惊鹤认得他『操』控阵法的那款app,是研究所里年推出的一款3d地图程序,后来宿黎找他底下的程序员提建议改过几项程序算法,就变了现在这一情况,能手动控制阵法。


        

实际上原理还是在灵路的精确『操』控上,说到底就是他家凤凰大人把平板炼化了灵器,世间就仅此一。


        

他上架app程序还好,若他出产这款产品,那还得把正在试炼场内等着吃烧烤的某人请出来往研究所坐一年半载。


        

离玄听问:“这不是好商机吗?”


        

“确实是好商机……”陈惊鹤道:“凤凰大人这波广告到位了。”


        

直播间里,网友们着一方知名的少年剑仙正用他那把惊『色』名剑处理着食材,各位天才修士正在四处忙碌,有的找水源,有的捡柴火,有的正在架烧烤台子……作为事主的某位小朋友正在往乾坤袋里掏东西,把带来的各种调料从乾坤袋里倒出来,甚至还倒腾出桌子椅子帐篷来。


        

【这些装备,我直呼内行。】


        

【……】


        

【我饿了。】


        

【我的是武道吧?怎么变吃播了?】


        

【宿黎其实就是打算来试炼场度假的吧?谁的乾坤袋里放这些东西!!】


        

凌铛有点懵『逼』:“你怎么有这些东西?”


        

“我们家经常外出『露』营,乾坤袋里就带了不少。”宿黎还指着地上的配料道:“这是我爸爸做的配料,用的是他自己种植的灵植磨碎翻炒做的,香也好吃。”


        

凌铛打开配料瓶闻了闻,面『露』惊『色』:“这该不是沉香草磨的吧?”


        

“好像是。”宿黎扫了一眼,“还有麒麟花,水月子……”


        

凌铛拿着配料的手小心了几分。


        

【富贵人家。】


        

【这随便一昧灵植把我卖了也买不起。】


        

【你不知道吧?他父亲是妖族内蝉联九届的荣誉老,九尾天猫族现任司令。还有他妈妈,人族社知名影后,神鸾鸟一族老……再说他刚刚说过的陈氏集团,背后是陈惊鹤,就是妖族现在顶尖的几位大能之一。】


        

【楼上是人族吧,这小朋友的哥哥宿郁十二岁的时候参加妖族百年组的大比拿下优胜,就是这几年没什么消息,但现在妖族里还有一堆『迷』妹『迷』弟。】


        

【天才的基因是遗传的吗?!】


        

另一边,宿家里正在观直播的宿爸爸三人到孩子拿出这么东西,不禁念叨道:“崽崽懂事了,知道出带吃的喝的,不行,下次还得带些,这些配料做出来没家里好吃……这一待一月,是出来饿瘦了怎么办?”


        

宿爸爸着宿黎身边正在忙碌的人,脸上不禁带着几分愁『色』:“崽崽能吃饱吗?就应该让崽崽带着玄听进,玄听料理东西,进还能给做吃的。”他说完颇为嫌弃地着谢和风,同风妖道:“那人族修士做饭吗?可别把崽崽饿瘦了。”


        

风妖闻言想了想:“他是散修,应该一点。”


        

宿爸爸叹了口气,只好往直播间砸了几礼物,并附注


        

——崽崽吃点!不够爸爸给你寄!


        

直播间网友一着这砸礼物的闪亮气泡,不禁感慨道。


        

【不愧是小天才,爸爸粉有了!】


        

【弹幕上那位土豪爸爸,你少砸点,这钱砸了也没法往里面送吃的啊!】


        

【突然觉得,我不是合格的妈妈粉。】


        

【靠,为什么整直播间充斥父爱母爱了?!这不是武道吗!】


        

没过一,土豪爸爸又砸了礼物——


        

【晚上睡觉盖被子!山里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