离玄听回到酒店时候洗了个澡才变小孩的模样,  陈惊鹤刚打完电话就看到弹幕上砸礼物的提示,易道直播间账号跟交易平台的账号共通,他看到某个熟悉id时不禁问道:“清风是不知道直播间的礼物最后充公当做下一届武道会经费吗?”


        

“是吗?”离玄听停下正打算砸礼物的手,  疑『惑』道:“直播的打赏不是会给用户吗?”


        

陈惊鹤看了眼离玄听,  仿佛明白了什:“这是官方视角,  只是关注人多才会定在凤凰大人这边,  实际上打赏功能背后的账户是官方账户,  这个钱是到不了凤凰大人那。”


        

再说了,这真要到凤凰大人那边,做不了其他事情啊。


        

“我有些事情还得去处,最近你还是留在酒店里等凤凰大人,  武道会来了不少老东西,要是被他们注意到你身上龙威就不好了。”陈惊鹤把他们两人带来的藏宝图拿出来,“我还得去调查这秘境事,  正巧武道会来了不少各族修士,  或许有些消息被我遗漏了。”


        

他说完没过多久就离开了。


        

等陈惊鹤走后,离玄听把行李收拾了下,窝在藤椅上继续看直播。


        

直播中有些碍眼的弹幕挡住了屏幕,  他看了一会就把弹幕关闭,  凝目看着其中宿黎。画面里他们已经开始准备烧烤,  夜幕降临,  耀眼的篝火格外出众,小朋友坐在人群之中,  目光熠熠地看着正在翻烤的肉串,  眼底皆是满足。


        

离玄听手指不禁落在他眼上,想起以前跟在他身边时,他看向其他兵器也是这目光。


        

感兴趣,  想得到,就好像把所有情绪都满载在眼里,只是一眼就能彻底看透。


        

离玄听微微张开手,一抹细微的灵力呈现在他掌心里,模样肖龙,若隐若现,仿佛随时都会被风吹散。不知道过了多久,忽然一个声音从脑海中响起来,离玄听微微一顿,便听到宿黎清晰的声音。 首发域名www.bequge。cc


        

“玄听,你在干什?”他声音直接从识海中响起。


        

离玄听一顿:“阿离?”


        

“是我。”宿黎声音十分清晰,“我之前就想试试隔着阵法能不能联系到你,看来这阵法做得不怎样,没把本命剑之间的关系切断。”


        

离玄听稍稍失神,他把这事给忘了。


        

直播镜头里小朋友已经吃上了烤串,天真脸孔上额外地满足,可识海中声音却冷静平淡,这让他产生了一诡异割裂感。


        

宿黎咬了一口肉,因为烫口不禁缩了下气。


        

坐在他旁边的木渐见状,赶忙给他递了杯水,“慢点,有点烫。”


        

“嗯。”宿黎吹了几口气,才把肉放在嘴里。


        

而与这画面区别开来,是离玄听脑海里清晰的声音。


        

宿黎正问道:“你方才在做什?我识海的剑影出现异动,我以为你出了事。”


        

“刚刚在运转灵气,可能是龙骨的影响。”离玄听解释道:“并没有大碍,你不用担心。”


        

宿黎让原先宿居在凤凰玉上离玄听半个神魂附身龙骨,但他体内裂片与离玄听的神魂息息照应,使他时时刻刻都能感应到离玄听的情况。


        

离玄听看着他吃得认真,不禁问道:“好吃吗?”


        

“一般。”宿黎咬了两口,“但还勉强,将就吃了。”


        

离玄听想了想道:“你想吃什吗?等你从试炼场出来,我带你去吃。”


        

“想吃你做。”宿黎道:“谢和风做没你做好吃,我还以为散修做东西有多好吃,以前在神山的时候,那些小妖总夸赞人族修士厨艺……”


        

可能是他对谢和风等人的期待太高,吃到嘴里又感觉有些落差,完全不如在家爸爸做,不如离玄听。


        

离玄听闻言道:“那到时候我买点食材,套房里有小厨房,到时候我给你做。”


        

宿黎笑道:“那好,我能点餐吗?”


        

-*


        

两人聊了没一会,宿黎就因为其他事情发生不得不跟离玄听停止聊天。原因是有人趁着天『色』沿着山路爬上来了,挪移阵原身是大阵法其下衍生小阵法,在宿黎的接管之后才别改动,实际上是可以破解。


        

武道会是天才盛会,要真没人能从山路上爬上来,那修道界才是真没落。


        

见有人上来的时候,他倒是不觉惊讶,内视识海一看,才注意到这人有点眼熟。


        

嗯?怎么感觉在哪里见过。


        

宿黎有点没想起来。


        

【咋事!?小朋友不吃东西了?】


        

【我刚刚看到其他视角,好像有人从山路拐上来了。】


        

【卧槽,抹黑偷袭啊,谁本事这大?】


        

【孙赫宇,他还带着两个阵修!】


        

【居然是两个阵修!?怪不得能从山路上去,这两个阵修看起来本事不赖啊。】


        

“怎么了?”谢和风注意到宿黎脸『色』异样,“不好吃吗?”


        

他辟谷许久,早就对烹饪生疏,莫非是他哪里味道没调整好吗?


        

“还可以吧。”宿黎从包里把平板拿了出来,“没什,就是有个眼熟人从山腰上来了。”


        

【这叫没什吗?对方可是带了两个阵修。】


        

【快别吃了!起来打架了!】


        

【这孙赫宇早不来晚不来,偏偏在我崽崽吃饭的时候来。】


        

【已经叫上崽崽了吗?】


        

【老实说我刚刚已经在打扫我家积灰的灶台,真把我看饿了。】


        

【我是,我刚刚点了外卖。】


        

明明是个武道会直播,其他视角惊心动魄地上演你追我赶,而官方最主要大视角却在播放郊外『露』营,最关键还直接让他们给看饿了,明明是来看天才来学习道法,最后还多了一笔支出点外卖。


        

而试炼场内,宿黎说到有人进入阵法,其他几个修士一听颇为惊讶,立马就警惕起来,等待宿黎安排。


        

而宿黎悠然地打开软件,抬头见到其他人严阵以待姿态,疑『惑』问道:“你们干什?”


        

“不是有人上来吗?”凌铛已经开始在临时画符咒,接着道:“需要我们做些什吗?”


        

其他两个修士道:“我们这边也准备好了。”


        

【要打起来了吗!】


        

【可以入正题了吗?】


        

【期待!】


        

【这是我看过最惊心动魄直播。】


        

“其实不用这紧张。”宿黎扫了眼不远处还没烤的肉,道:“烤点肉吧,好像不够吃了。”


        

【?????能不能有点紧张感?!】


        

【其实我紧张感没有了。】


        

【不知道为什,我居然开始佛下来了。】


        

谢和风闻言一愣,但宿黎拿出平板也无其他动作,边拿着烤串边划动着平板,看起来十分随『性』。其他几个修士见状也只好坐下来,只是目光时不时往宿黎身上看,似乎还有点放不下心。而直播间的网友因为是处于上帝视角,能清晰地看到其他视角情况,官方的四个视角之一随机到山腰处状况,只见孙赫宇等人刚走到山腰,又被传送了山脚。


        

【突然觉得,其实好像也没什?】


        

【咻地一下,没了?!】


        

【没意思,还不如看吃播呢。】


        

夜『色』已经完全暗了,试炼场内变得更加危险。


        

孙赫宇看到这情况便对同队阵修冷嘲热讽:“不是说只是个挪移阵吗?我们怎么又到山脚了?”


        

阵修观察着周围情况,两人相互讨论着,最后其中一人道:“这阵法有其他人改动过,看样子应该不是试炼场衍生出来的小阵法,我们很有可能遇上小先生了。”


        

另一个阵修道:“下午遇到其他队伍我就感觉奇怪,这阵法变动的情况也不似我们先前推敲,如果是阵法背后是小先生,我们还是避开最好。”


        

孙赫宇不满道:“你没听他们说这山上有两块试炼牌吗!?这附近我们都找遍了,就是没找到试炼牌,只不过有人用挪移阵故弄玄虚罢了。”


        

两个阵修萌生退意,但孙赫宇执意上前,考虑到三人是一个团队,只好跟了上去。


        

【这孙赫宇怎么事?!】


        

【我觉得他好奇怪啊,总感觉普通而自信。】


        

【有人跟我科普下他是谁吗?怎么没听过?】


        

【就人族世家的孙家,孙家也没什了不起,除了孙老先生,其他都平平无奇。】


        

【据说这个孙赫宇是孙家几百年来唯一出『色』的天才,我不知道他跟谢和风到底谁强。】


        

网友们看到有人在介绍孙赫宇,突然就有点兴趣起来。结果刚提出兴趣没多久,就见到孙赫宇几人又重新被传山下,接连好几次后恼羞成怒,居然开始推卸责任,把自己无能全都怪在两个阵修上。阵修闻言看向孙赫宇表情变了,他们把孙赫宇队友才陪着他多次闯阵,这人非但不领情,还把责任怪在他们身上。


        

【emmm这个人好垃圾啊!】


        

【原来天才不是『性』格都好。】


        

【吐了,这是什垃圾男,两个阵修很努力了啊。】


        

这下两个阵修不动手了,孙赫宇气急败坏,最后看着整个山腰,直接拿出灵器准备强硬突破。孙赫宇是人族金丹修士,若放在平时,想要一击轰平山头不是难事,但这里是试炼场,本来就是困难重重,暗地里还潜藏着多危险,一旦破坏周围环境,只会给他们带来更大祸端。


        

【卧槽卧槽,孙赫宇疯了吗!?】


        

【阵法能撑住吗!?】


        

【崽崽别吃了,有人要轰家啦!】


        

而了望台处,宿黎划动平板的手停下来,“咦?”


        

周围时刻注意宿黎修士们顿时投来紧张目光,他们马上就感受到周围隐隐跃动的灵气,好像有什事情即将发生:“发生什了!?”


        

“没事,就是有人特意送上门了。”宿黎游刃有余地在平板划了两下,另一只手上肉串只剩下竹签,他抬头看向众人:“肉烤好了吗?”


        

谢和风把一盘肉串放在他面前:“给。”


        

宿黎拿起一串:“多谢。”


        

两个阵修见状想要阻止已经来不及了,只见孙赫宇灵器凝力往山腰轰去,那灵力惊天动地,即将打到山腰时,忽然被空中展开黑洞吞噬进去,紧接着从孙赫宇身后的方向打开了洞口,高速冲击的灵力直接打在孙赫宇身上,替死符闪过亮光,一瞬间在夜空中爆发出猛烈光,宛如盛大的烟花。


        

山腰周围本来在观摩情况的修士见状暴退到数十里外,看到这情况不禁道:“还好我们没去冒险,放弃这地方吧,没必要折损在这。”


        

而离得最近两个阵修直接看花了眼,孙赫宇被自己灵击重伤,直接退出了试炼场。他们队伍只剩下两人,见到这个情况,只好先行撤退。


        

烟花照亮了周围,正在吃烤肉宿黎微微抬头,“不错,还有烟花看。”


        

混『乱』灵气恢复平静,整个山间回复到夜晚寂静。


        

【卧槽?!就这没了?】


        

【好酷,阵法还能这玩的吗?】


        

【原来这才是大佬,手指轻轻一挥,人直接凉凉。】


        

【我现在学阵法来得及吗?!】


        

【太可怕了,千万别惹小朋友。】


        

组委会内,孙老先生没忍住站起来,冷着脸『色』看沙盘上情况。


        

看好戏的妖族见状道:“孙老头,这就是你说的天才?”


        

孙老先生:“你!”


        

盟主出声道:“安静,这是武道会。”


        

孙老先生紧紧握着拳头,最后只能愤然离场,直接离开了房间。


        

“盟主,这……”


        

“无妨,我让其他人去处。”盟主看向阵法大师:“现在是什情况?”


        

“小先生是把阵法改动过了,刚刚孙赫宇那一击直接被他转移了方向。”阵法大师欲言又止:“除此之外……”


        

盟主道:“你直接说。”


        

“孙赫宇灵击中灵力深厚,小先生在反弹攻击之后还存下来不少灵力。”阵法大师苦笑道:“那些灵力足以用来运转阵法,原先小先生运转挪移阵时消耗了不少灵力,孙赫宇这一次鲁莽攻击直接给他送了一充裕灵力。这地方现在的危险程度,比试炼场其他地方还高。”


        

盟主沉思片刻:“返祖妖族,真有这厉害吗?”


        

“厉害的不仅仅是返祖,返祖继承阵法并无先例,你且看妖族中返祖妖修,现在个个都是妖族顶尖修士。”阵法大师道:“但小先生强大之处不止于返祖传承,而是他能将传承阵法灵活运用于此。盟主,他现在才几岁,恐怕我们修道界阵法一脉真要引迎来复苏了。”


        

【我看着这烟花有点不真实。】


        

【我是,看着宿黎我有点害怕。】


        

【小孩天真够残忍。】


        

【这不算残忍吧?!他不反击的话,遭殃就是自己人了。】


        

【我有点想不明白,为什孙赫宇要冒险,没看到其他人都跑了吗?他还赶上来送死。】


        

同样的疑问出现在凌铛口中,烟花过后众人久久都未平静,最后还是宿黎说了声肉凉了,其他人才惊醒过来,有些麻木地吃着肉。


        

凌铛不禁问道:“他们为什要冒险来这?之前那一番打斗,他们应该知道我们这有六个人,还有阵法加持……他们有必要这着急吗?”


        

“因为着急了。”宿黎把最后一块肉吃完,“你还记得之前我说过话吗?我问,你们知道这试炼场内一共有多少试炼牌吗?”


        

凌铛忆起来,“好像是说过,但是你时并没有说。”


        

“我之前还不太能确认,现在我能确认了。”宿黎手一划,平板跳出了松临山的地图,上边标注了六十处红点,“你们看。”


        

【卧槽?这些该不会是试炼牌地点吧?】


        

【他怎么知道?!】


        

【??????这强吗?】


        

【60个,200个队伍只有60个能晋级吗?虽然少了点,但感觉好像还可以?】


        

木渐问:“这些都是?”


        

“不是。”宿黎手在平板上变动些许,先前他并不确定,试炼场的范围太广,他最多只能推测周围异动的地方,再由周围异动点的刷新规律以及大阵法运转周期,勉强推测出这六十个地点,他继续道:“这六十处是我之前推算结果,方才来的那几人踏入阵法内时我感受到了大量的水灵,这试炼场内水灵最丰富地方只有东面大湖。就是他们从东面大湖过来的。”


        

“他们的队伍里有两个阵修,阵修因为修习功法,在这样的场合里会格外谨慎,而且他们在其他人阻拦的情况下还要上山,说明他们对这里试炼牌势在必得。”宿黎划出一条线,道:“从大湖到这仅有一条快捷的路,这一路上他们都没遇到其他试炼牌,就说明现实与我推算存在差距,再根据东面大湖情况进一步推测——”


        

“那就只剩下这一些了。”


        

平板上一下子少了一半红点,最后只剩下不多不少三十个点。


        

“所以他们很着急。”宿黎道:“因为两百支队伍,只有三十个试炼牌。”


        

【怎么大家都不说话了!?】


        

【我感觉他说的是真。】


        

【我之前有在追其他视角,他说的没错,有好几个点对上了,而且掉落也很少。】


        

【不是说预测吗?】


        

【说预测我信了,太可怕了,20030,而且宿黎手里两块牌。】


        

【今年进第二轮的修士……太少了。】


        

网友们从宿黎说出试炼牌数目后陷入沉思,现在官方也没公布试炼牌个数,但从视角观察来看,这试炼牌刷新确实很少。主视角内小朋友已经吃饱喝足进帐篷了,而外边的人就已经陷入无尽的讨论中。不少网友被宿黎吓到,开始四处搜索宿黎的资料。


        

修道界有特定百科系统,可以查询系统上登记过修士。


        

修士们搜了一圈,除了那些已知的资料,剩下只有一部综艺跟一部电影。


        

修士们:这?


        

另一边,在山里拍戏的宿余棠刚刚结束拍摄,到酒店就开始补武道会直播,助理小林帮忙拿文件过来,边走边道:“棠姐,今天下午不知道怎么事,好些个产商都打电话来问黎黎,还有几个大公司过来问合作。”


        

“直接拒了吧。”宿妈妈贴着面膜,在打电话:“对,孙家,给个教训就好。”


        

说完挂断电话。


        

助理小林又道:“棠姐,还有你买的快递都堆在酒店楼下了,刚刚前台问我怎么处……棠姐?棠姐?”


        

宿妈妈正看着画面里小孩的着装,不禁皱了皱眉。


        

小孩的衣服是她买的,每一件她都是精心挑选,甚至还提前给孩子搭配好了方案,每一套都用小包装好。


        

画面里小朋友穿着黑白相间的运动童装,戴上黑『色』的帽子,越看越是可爱,可为什要背一个红『色』的背包呢!?


        

而且那背包上还挂着一只小恐龙玩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