宿爸爸沉默些许,  最后带着几个孩子到棉花糖的摊位,给他们一人买了一串,买完交代道:“吃是可以吃,  但是需要节制。”


        

说完看向宿郁,  “有你,  多大的人了吃糖,  不害臊。”


        

宿郁疑『惑』:“怎么吃糖就害臊了?”


        

陈惊鹤提前有交代,  给宿爸爸他们准备了房间,就住在组委会附近的酒店,没跟宿黎和离玄听一起。宿爸爸十月的假期跟学生差不多。作为一个好教师,他常年没请过长假,  这次请假特意给妖管局的局长打了电话。妖管局局长受宠若惊,赶忙给宿爸爸学校打了招呼,又临时安排了代课老师,  宿爸爸这才有时间带着宿明出门,  出门前把家里钥匙交给处于瓶颈期的风妖。


        

这会听说离玄听要回酒店给宿黎做饭,仔细一看发现两孩子最近都瘦了,于是撸了撸袖子决定给孩子们做一顿大餐。宿黎在试炼场里待了二十来天,  在餐桌上最为捧场,  吃完后宿爸爸还要多问一句:“在试炼场里给你做饭那孩子手艺怎样?”


        

奇怪?为什么爸爸跟离玄听一样,  都对谢和风的手艺感兴趣吗?


        

宿黎应道:“他做的没你们好吃。”


        

宿爸爸:“那肯定没吃饱吧?爸爸这几天给你多做几顿,  第二阶段马上就要开始了。”


        

-*


        

第二阶段没过多久就开始了。


        

且不论还在进行试炼的其他两个组别,五百年组在试炼场中选出了29支队伍,  一共87人。在第二阶段中,  考核的方式不再限制于团队以及综合能力,而是针对修士所长,分为十八个专项组进行考核,  考察修士的专项能力。 一秒记住https://www.bequge.cc


        

修士将需要报两个项目,会有专门的评委综合评判选手的能力,结合两门实力进行排名,最后综合排行只取前十位修士进入第阶段的擂台比拼。为此,武道会组委会这次特意请来在修道界各项位列顶尖的修士来进行项目考核,各项目进行统一标准划分,评分系统规范化,尽可能地完善综合排名的制度。


        

考核的主要标准分项:理论、实践以及综合。


        

主持人宣布完规则,第一次接触武道会专项考核的网友们没能看懂规则,于是易道官方为了满足观看验,出了字版的傻瓜教程。


        

【是我太傻了吗,连傻瓜教程都没看懂。】


        

【其实就说你报了两个项目,两个项目的综合成绩会在跟你报相似项目的修士中排列,得出次序然后跟其他项目的再进行排列,经过多次综合最后排名在前十的修士进入下一阶段。】


        

【这种排列方式,其实在扶持冷门项目,那些剑法符法的热门项目中竞争激烈,阵法驭兽法的修士较少,热门项目中如果不拿排的位置,很容易就在综合排名中没有优势。武道会这是为了道法万象百花齐放吧。】


        

【我觉得挺公平的,理论跟实践占了百分八十,可是那个综合是什么?】


        

【那个是评委评分啊,综合评分就是评委根据你现场表现情况跟天赋给分,这次的评委可都不简单。】


        

规则公布完的第二天,就开始公布选手的选组情况。


        

果不其然,剑法刀法等八个热门项目人数甚多,而其他冷门项目人数较少。网友的着重点全在分组上,讨论着热门的修士选了什么项目,又开始预言这些项目的第一名或者名是谁?在第一阶段表现出众的宿黎在网友们的关注列表,而当网友们看到宿黎所报项目时,一个个惊呆了。


        

【等等?阵法我是想到了,但是剑法是什么鬼?】


        

【宿黎报剑法!?他会剑法?】


        

【他年纪才多大啊,剑法本身就需要时间的积累,谢和风一个怪胎也就算了,他怎么想的选剑法?】


        

【剑法竞争太激烈了,按我说他要想晋级,最好是选择那些冷门的项目比较稳。】


        

【不是?你们是宿黎家亲戚是啥,人家报啥有自己的考量,你们有本事自己上,这就开始给别人考虑上了?】


        

修道界的论坛因此吵了起来,修士们选项目也是一个重点,有些修士选择过于诡异,就会在论坛上炒出高楼。宿黎的楼层是最高的,他在第一阶段聚集了大量的讨论度,让一大波本不看好他的修士改观,而他从未展『露』过剑法,身材矮小,年纪不大,这样的条件放在天才聚集的剑法考核组,无疑是以卵击石。


        

而宿黎却对这些完全不上心,此时他正在酒店里,周围各个衣物收纳袋都被开,宿爸爸正在跟山里拍戏的妈妈通电话,两人一说一应地给宿黎选择衣服。


        

“我上次寄了个黑『色』的运动包,明天可以带那个。”宿妈妈的声音持续着:“有那个小恐龙,得跟崽崽说说,那东西不能带了。”


        

宿家父母正讨论着,另一边宿家三兄弟顺带着离玄听坐在床上悄悄说着话。


        

宿明的目光全停在宿郁手中的奥特曼上,只见大哥一人分了一个,“这款特别热门,网上都断货了,我是托朋友走了好些关系才给我弄回来四个,一人一个,别弄花了啊,这东西老贵了。”


        

“好哇。”宿明接过后就忍不住上手摆弄。


        

而宿黎接过沉甸甸的奥特曼,意外道:“这个比上次重。”


        

外形没上次的大,分量却十足。


        

离玄听也查看了下,附和道:“里面的构造比上次复杂。”


        

宿黎目光微亮,做工材料看起来也挺不错,应该能承受更高一级的阵法,或许能试试傀儡阵。


        

宿郁没听清他们在说什么,但看到弟弟们都挺喜欢的,不觉内心有些自豪起来,顺手送了几个环扣:“这个能套住,到时候挂背包上。”


        

“哦哦。”宿黎接过,“谢谢哥哥。”


        

宿郁道:“明天我们去现场给你加油,是先比剑法吧,别担心,咱们就表现个一般水平就行,其他不用管他们。有事让爸爸跟惊鹤叔给你兜着,这些都是小事。”


        

宿郁说这话的时候,陈惊鹤正好从外边进来,刚进屋就看到满地的东西,只好走一步跨一步进到房间里,“凤凰大人,我把各项目的考官件带过来了,剑法的考核人是当今天元剑派的门主,方首意的师兄张首空。”


        

“没听过,张首空是何人?”宿黎在摆弄着奥特曼,漫不经心道:“为人怎样?”


        

“这人还行,在修道界的名声还挺好,天元剑派是剑宗首,几年前我们查单修阳时,他帮过不少忙。”陈惊鹤继续道:“他这人严谨守旧,尤其注重剑宗根基,比较偏好传统剑法。副考官是另外一个人,水剑派的戚长老,这人的消息不多,但风评不错,为人低调。”


        

这么一说,剑法考核组的两位评委考官都还可以,其中一位偏好传统剑法,那正合他意。


        

“但阵法那边的考官就难说了。”陈惊鹤道:“阵法的主考官原本是想请白阳真人,但白阳真人近期突破有望,便拒绝了,由原先的副考官接任主考官一职。那人是人族世家之一王家的大长老,与阵修联盟向来不太对付,这人心高气傲,修为颇高,先您阵法的事在阵修圈子传开,那些持反对意见对您质疑的人之中就有这位大长老。”


        

宿黎微顿:“另一位呢?”


        

陈惊鹤:“另一位是相熟的陈老,是息灵山小公园的门卫,您见过几回。”


        

“那不用多想了,他虽然跟我有矛盾,但说到底这是武道会,那么多双眼睛盯着,他做不了太大的手脚。”宿黎继续道:“再说了,要是他真的做手脚,我有办法应付他。”


        

“场外的舆论我会让其他人去引导,应该不会有太大的问题。”陈惊鹤说完又道:“就是剑法那一边,我让其他人根据规则推算了排名比分,如果您要晋级且阵法那边得到优胜,那剑法就必须拿到70分。”


        

他家凤凰大人不能用太明显的剑法,场上那么多人,高阶剑法很容易就会被发现端倪。先凤凰大人说要用基础剑法,可武道会是天才盛会,基础剑法想在这么多人中脱颖而出获得高分是难事。


        

“这点你放心好了,我有主意。”


        

宿黎说完偏头看了眼离玄听,他跟离玄听商量过了,这个世界多得是一叶障目。


        

“崽崽?”宿爸爸的声音从另一边传来:“快来试试这一件,你妈妈说明天穿这个好看。”


        

-*


        

武道会第二阶段正式开始。


        

宿爸爸一大早就带着一家人到武道会举办的场地,第二阶段不比第一阶段是全封闭阵法,位于松临山内一个临时开辟出来的芥子空间举行,场地甚广,能同时容纳上万修士同时观看。大部分来到松林山的修士早早就到了武道会空间,顶上开辟出来的八个全方位投影阵法,正为修士们播报专项考核现场的情况。


        

第二阶段一共十八个项目,每天八个项目交替进行,为期十五天,运气好的修士两项考核可以交替进行,运气不好的修士便需要在同一天完成考核。


        

除了到现场观看考核的修士,官方直播间也将会全程直播考核现场的情况,并将视角从四个视角开辟到八个视角,满足所有观众的观看需求。


        

而武道会第二阶段各个开始,网友们便将注意力齐齐放在剑法考核这一项目上,没有其他原因,这第一天的考核里知名的剑修太多了。少年剑仙谢和风就不用多说,有出自天下剑宗各自分派的名门弟子,有各大世家出来的天之骄子,强者位列排,虽然是个人考核,但是与强者相对,优劣立见高下。


        

【第一天就这么刺激吗?】


        

【我发现组委会很会安排啊,他把热门项目的强者都分开了,我刚刚看赛程表,今天剑法组最有看点,明天是符法。】


        

【本剑修一脸满足,我卡瓶颈期很久了,希望这次能茅塞顿开。】


        

【刚刚镜头扫过,我好像看了宿黎?!】


        

【你没看错,小先生在剑法组了,而且因为第一阶段排名,他得跟这群天才们同台竞技。】


        

【剑法?!他能行吗  ?那小胳膊小腿的。】


        

“崽崽在哪呢,我怎么没看到?”宿爸爸带着家人们坐在了热闹的观众席上,仰头看着空中的投影阵法,现在最大的投影阵法上正显示着剑法组的考核现场。


        

“那呢,那,看到没,就在那个什么少年剑仙的左边。”宿郁眯着眼睛往上看,“黎崽这太小了,我都找了老半天。”


        

宿爸爸闻言找到了小孩的位置,不免担心起来:“这考核现场也不排排队吗?这人挤人的,万一踩到小朋友怎么办?这是道修联盟主持的武道会,怎么连这点也没注意?”


        

宿郁啧啧两声:“是,这现场秩序没维护好,一会搞『插』队呢。”


        

他说完又道:“他们组委会有投诉电话吧?回头我个电话提提建议。”


        

宿黎的运气算好,算不太好。


        

因为第一阶段表现出『色』,他的考核名次处于前排位置,第一天便有项目,而且是剑法项目。他站在一众剑修当中,看不到前面是怎样的,甚至周围的光线都昏暗不少。


        

“宿黎。”忽然一个声音响起,紧接着他被其他人拉出了人群。


        

考核的地方是个四方场地,周围由防御阵法层层围着,场地四周有四处高阶供选手进出场地。谢和风带着他往走几步,离开拥挤的人群,又几步带他上周围的台阶,“这里能看得清楚。”


        

剑法考核组不愧是天才聚集最多的地方,只见正中央两位主考官穿着深『色』长袍,此时似乎正在核对名额,考核久久尚未开场。


        

“你怎么会选择到这边来?”谢和风看着宿黎,他现在已经没把他当做小孩子看待,而是将他当做修为并肩的竞争者,在试炼场时,他见过宿黎同凌铛说符法,原以为他会选符法,但是宿黎会选剑法让他十分惊讶,因为他从未见过宿黎拿剑。


        

宿黎道:“有点兴趣就来看看。”


        

谢和风略微失笑:“这可不是闹着玩的,剑修强者居多,你在这边很难拿到好排名,稍有不慎会拉低你在阵法那边的排名。”


        

“你担心这作甚?我若是被淘汰,你下一轮不就少了个对手吗?”宿黎有些意外地看着谢和风,没想到只是几天相处,这人居然会特意给他说这么多。


        

谢和风道:“这与竞争无关。”


        

宿黎笑道:“没事,我学过剑的。”


        

“学过剑?你剑才学几年?”旁边一个剑修听到宿黎跟谢和风的聊天,不禁说道:“小朋友,剑法这不适合你。”


        

能参加武道会的修士多少有点傲气,可当第一阶段的排名出来,宿黎所在的队伍持有两块试炼牌压他们一头时,他们便有种被打脸的愤怒感。没想到之被所有人不看好的奇葩队伍居然能拿头名,不过用阵法投机取巧,这叫他们怎么忍?


        

没想到兜兜转转,宿黎居然来到剑法的考核组。


        

阵法能让他抢尽风头,来剑法这一边,他想拿风头不成?


        

谢和风皱眉:“说话放尊重点。”


        

那个修士见状,没敢跟谢和风起冲突,转头就走了。


        

宿黎余光瞥着周围的修士,人族剑修那种心高气傲的自负感一如既往没有变,当年他与人论剑的时候,有剑修说妖修就适合玩爪子,学人拿什么剑?后来那人的本命剑被他折损,灰头土脸地逃走。没想到万年过去了,这样的修士依旧存在。


        

谢和风:“别被他们影响。”


        

宿黎:“哦。”


        

谢和风不禁侧目,他怎么感觉宿黎胸有成竹,好像没把这剑法考核放在眼里。


        

【这人可真多啊。】


        

【我看到宿黎跟谢和风在一起了,他该不会在找谢和风取经吧?】


        

【老实说,他如果去阵法那边有点看点,但是剑法我真不看好,有名的剑修太多了。】


        

【我表哥是学阵法的,他说没听过宿黎会剑法的消息,他要是真会,总不会藉藉无名吧?】


        

【啊这……我有点担心崽崽没法晋级了。】


        

“宿黎?宿黎在吗?”


        

场内,工作人员的声音顺着扩音阵遍布整个考核点,听到这如雷贯耳的名字,周围的修士不禁将目光看向台阶上与谢和风站一起的小孩。


        

而小孩听到自己名字时便将目光看向场内,从台阶上轻轻跃下,身形一动落在了主考官的面前。


        

张首空看着落在自己面前的小孩,便想起这几年定居在息灵山师弟的传信,说是他发现了一个天赋极好的孩子,天赋不亚于剑宗内任何剑修弟子。这让他很是好奇,这次来武道会,他收到师弟的传信,本想等武道会结束再去见见这孩子,没想到这孩子居然会报剑法考核组。


        

“宿黎?”张首空一脸严肃『色』,“剑法的理论考核项目分为二,一是剑法基础,二是剑法古史,有无问题?”


        

剑法古史将由考官出题,修士现场应答,而剑法基础,则是要考察剑修利用剑法基础来应对他人的攻击。


        

【这?】


        

【剑法基础跟古史emmm他懂剑法的历史吗?】


        

【我很好奇,他这么小,基础剑法认全了没?】


        

【没吧,是第一个考核,这开局够戏剧『性』。】


        

“没有。”宿黎看着张首空,“怎么考?”


        

张首空道:“先考基础,你可挑选在场任一修士,可挑我作为对手进行基础考核。你只能用《剑录》内所记载的八十一种基础剑法应对他人的进攻,双方不得重伤对手,以十剑为限,不论输赢,我只看你剑法基础。”


        

【哇能挑对手的。】


        

【谁敢挑张门主啊。】


        

【应该会挑谢和风吧?】


        

宿黎的目光扫过全场,落在站在最边的修士上,而那修士正以挑衅的目光看着他。


        

他微微抬手指向那人,“就他吧。”


        

站在台阶上的谢和风一愣,宿黎挑的人正是刚刚出言挑衅的修士。


        

那修士冷笑一声:“我?你确定?”


        

宿黎回一笑,“我确定。”


        

与此同时,考核场外的观众席上,宿爸爸跟宿郁一人牵着横幅的一角,在观众席中间拉开了一条应援横幅。


        

离玄听跟陈惊鹤的手里被迫塞了应援牌坐在了横幅底下,周围所有人正以一种看奇怪人的目光看着他们。


        

“给。”离玄听默默地给陈惊鹤递了个口罩。


        

陈惊鹤一偏头看到离玄听的头顶不知何时戴着他家凤凰大人常戴的帽子,遮了大半边脸。“……还是你有先见明。”


        

而宿明手中拿着扩音器,铆足了劲对着场内喊道:“哥哥!”


        

“加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