扩音器的声音如雷贯耳,  使周围人齐齐看向宿家行人。


        

陈惊鹤在离玄听的友情赠送下获了口罩,身穿西装坐在横幅底下,手里抱着应援牌,  与宿家人显格格不入。


        

宿郁见坐在中间的人好似没存在感,  是道:“你也不要光坐着啊,  应援牌举起来,  喊几声加油。”


        

陈惊鹤:“你在这喊,  他在场里未必能听见。”


        

考核场都是加了隔音阵,为了避免考核修士受场外信息的影响。


        

宿爸爸道:“我给扩音器上叠了层阵法。”


        

陈惊鹤:“?”


        

宿爸爸又掏出个扩音器来,“玄听,也别干坐着,  来,我这还有个给你。”


        

陈惊鹤见状面目复杂看向坐在身边的离玄听,本以为他会拒绝,  却见离玄听接过扩音器,  按了下按钮,跟上宿的应援声:“加油!”


        

陈惊鹤:“……?”


        

要是被绑架就眨眨眼。 首发域名www.bequge。cc


        

离玄听却忽视了陈惊鹤的目光,似乎是因为帽檐挡住了分视线,  他只好把帽子反带着。


        

陈惊鹤:“你这是在干什么?”


        

“应援。”离玄听手搭在应援牌上,  继续喊道:“阿离,  加油。”


        

“爸爸,  你看个叔叔好奇怪哦。”


        

“对啊,其他人都在加油,  他怎么不加油?”


        

“还戴着口罩,  这么热的天他不闷吗?”


        

“哎你这么说,我看个人有点眼熟,好像在电视里见过。”


        

陈惊鹤后知后觉发现,  在众行为怪异的人里出现个正常人,他才是有人关注的目标。


        

宿郁听其他人的议论声,微微皱眉道:“看我干嘛?没见过亲友团加油的吗?”


        

其他观众:“没,你继续。”


        

-*


        

场内,宿黎挑的修士是名修士,实力不差,在众剑修中也算上小有名气。


        

见宿黎挑了他,其他修士不禁议论起来。


        

“他还不如挑考官呢,考官说不定还能看在他年纪小的份上酌情出手。”


        

“就是啊,人是王家二少爷,听说跟孙赫宇有点交情,宿黎在试炼场教训孙赫宇的事听说让他很生气。”


        

“宿黎怎么想的?他选谢和风也好啊。”


        

直播间的人也同样不看好,尤其是这个修士在不久还跟宿黎起过冲突,对他这样的修士来说,想在规则范围内耍小聪并不难,更何况从实力上看,宿黎远远不如个王家少爷。


        

【好悬啊,本来宿黎可以靠基础剑法拿分的,他干嘛挑了姓王的?】


        

【说底还是年纪小,对自己的实力过自信了。】


        

王家少爷在听宿黎选自己的候忍不住讥笑几声,在听完场内工作人员对规则详讲之后便已然知道要怎么对付这小孩。说的是基础剑法,这小孩说不定基础剑法都没认清几个,想在这样的场合上获考核官的好评,是异想天开。


        

“请。”宿黎朝着王家修士微微拱手。


        

“请。”


        

王少爷第间召出了自己的本命剑,薄如蝉翼的剑身分轻巧,伴随着剑主身动而立马攻上。在有人的关注下,只见剑身以极快的速度袭至宿黎面,下瞬,宿黎步法闪,直接避开了攻击。


        

张首空与戚长老见状目光微动,周围的修士本来见王家少爷攻势颇猛又抢占先机,宿黎应该没能躲过,却见剑从宿黎面穿过却未能碰他的身体。


        

“刚刚是什么步法!?不是基础步法吧?”


        

“是青云步!”


        

基础剑法《青云剑法》中的青云步,传闻中较为鸡肋且需要提预判的步法,在基础剑法中属末位,平日里很少人修习。


        

宿黎在躲过攻势之后才随手召出了剑,他的剑与身体相合,是把看起来极为普通的玄剑。而且剑与小孩的身长相合,与王家少爷的剑比起来,看起来就是不堪击。


        

青云步结束,宿黎抬手抢占第二攻,攻击直接落在王家少爷的腕上轻轻点,正面击中。


        

周围人看击中顿然愣,又见攻击对王家少爷不起任何作用,不禁有些失望。


        

“也是,小孩的气力跟成人的气力哪能比?”


        

“是啊,你看两人的剑作对比,小孩的剑显弱了。”


        

“小屁孩,剑法光靠你这点力气可不够。”王家少爷冷笑声,变化了攻势又攻上去。


        

宿黎不紧不慢避开攻势,基础剑法中各种步法在他脚下流畅展现着,随即又用招基础剑法击在王少爷的膝盖处。


        

两人这来中,旁侧观战的修士渐渐发现了异样。


        

“刚刚过去五剑,宿黎五剑都能碰对手。”


        

“剑法我开始没认出来,后来我仔细看,他五剑下来共用了种步法,以及二种剑招。”


        

“只有这几种吗?我快怀疑是我眼花,他好像是步变。”


        

“真的假的?”


        

“而且还是较为冷的剑法,我完全没想这种剑法还有人学。”


        

谢和风离近,把宿黎有剑法都看在眼里,他的剑法不快但是特别轻。用的剑法是八基础剑法中偏向轻剑脉,这种剑法在基础剑法中较为鸡肋,却占了整整五。而宿黎刚刚五剑,用了五种步法以及三五种剑法,全然是出自不同的剑法,把轻剑剑法完全融会贯通。


        

基础剑法之以说是基础,是因为只要学过次便可进阶学更广阔的剑法,很少有剑修会对基础这么熟练牢固,能将五种剑法贯通使用,说宿黎平日里经常学剑,而且对剑的基础分牢固。而且其他人的注意力全在剑法上,完全忽视了另外点。


        

就是宿黎的剑气力不行,可他的每剑都击在王家少爷身上。


        

而相反,王家少爷的剑全落空,轻而易举就被宿黎的步法躲过去。


        

【我刚刚没认出宿黎的剑法,听场内修士这么说,好像真是这样。】


        

【五剑使出五种剑法?这小孩的基础有多牢固啊!】


        

【老实讲,现在基础剑法我会五就不错了,我师父说里边有些很鸡肋,没必要学。】


        

【哈哈哈我看不懂剑法,但是我看姓王的每剑都偏了,我就有点开心。】


        

【你不说我还没发现,他上场嚣张劲儿,还去挑衅宿黎,怎么场上就不行?】


        

王家少爷何止不行,他的剑都开始变慢了。


        

多次进攻却不能攻宿黎,他是以碾压的剑势攻去,却好像是碰无形的水般被轻易化解,而且无论他出剑的速度多快,只要了宿黎面,总会诡异慢下来。这种感觉不知道从何开始,他听了周围人的议论声,有人都在讨论宿黎的剑法如何,他却开始察觉被宿黎剑碰过的方开始隐隐作痛,是软绵无力的剑,却能让他关节出现炙痛感。


        

随着对阵的间越久,种炙痛感越发强烈起来,使他控制手脚的速度逐渐慢下来,剑也渐渐变弱。


        

“怎么了?不行了?”


        

宿黎的第六剑击在他左腿上,王少爷咬牙道:“再来。”


        

【哎,你发现没有,王少爷的剑好像慢下来了。】


        

【不会吧,这才过去分钟,这人的持久力不行了?】


        

【怎么可能,应该是给宿黎放水吧,欺负小孩也太过分了。】


        

【说放水的人看看姓王的额头的汗,脑全是汗呢。】


        

【心理素质这么不行吗???】


        

第七剑,王少爷的左手渐渐垂下来。


        

第八剑,王少爷停止原,发现自己的右脚出现显的迟钝。


        

第九剑,宿黎的剑击在王少爷的右手肘关节处。


        

【等等……我居然看出了单方面的碾压。】


        

【宿黎的剑看起来没什么力气啊。】


        

【不会吧,这是武道会,可不是电视剧啊……】


        

【好家伙,宿黎说他会点剑法,可别告诉我,这叫会点。】


        

【他会八基础剑法。】


        

【我不是剑修,但整体看下来,我觉对手在挨打。】


        

第剑,剑击在王少爷持剑的手腕上。


        

只见王少爷手腕送,剑脱落在,发出声铮鸣。


        

而对面的宿黎收剑而立,脸上挂着体的笑容:“承让。”


        

满座哗然!


        

观众席上,宿家呐喊声更加热情,陈惊鹤见状笑了声:“不愧是凤凰大人,基础剑法还能这么用。而且王少爷也够蠢的,学了这么多年剑,在场上居然还敢轻视对手。”


        

离玄听喊了声,把扩音器暂放下,“他不该质疑阿离。”


        

宿喊的嗓子都累了,“爸爸,哥哥这是赢了吗?”


        

宿郁道:“当然,黎崽怎么可能会输。”


        

“刚赢了个开始。”宿爸爸给小朋友递水瓶:“我不能太骄傲,等哥哥结束我再去给他加油!”


        

宿道:“晚上吃什么?我想吃大餐。”


        

宿爸爸道:“吃,爸爸带你出去吃。”


        

宿家人已经在考虑晚上吃什么,离玄听却注意场内的异样:“好像出了什么事。”


        

场内,对阵刚刚结束。


        

“怎么可能,可是王家少爷。”


        

“他的剑居然掉了。”


        

“手滑?!”


        

“不会吧,你说个剑修手滑,还不如大大方方承认自己输了呢。”


        

【啊这,是宿黎赢了对吗?】


        

【姓王的该不会输了要碰瓷吧,剑修掉剑可是奇耻大辱啊。】


        

【可是从场上看,宿黎的剑没有姓王的强啊,而且看起来软绵无力的。】


        

【小孩子的力气能有多大,但他的身法非常流畅。】


        

【好可怕,他传承阵法还好说,但他这剑法的天赋,也太让惊讶了。】


        

几个修士上将王家少爷带下来,临走之王家少爷却严声喝止:“等等……他耍阴招,我的手脚动不了。”


        

言出,周围好些个修士都看过去,什么叫耍阴招。


        

王少爷看向主考官张首空:“张主,我怀疑他剑上下毒,我的身体动不了……规则有说不能重伤对手,我接下来还有考核,宿黎他是故意的!”


        

宿黎闻言没忍住笑:“是吗?我故意的?”


        

王少爷气愤道:“不就是我在你考核说了几句?你就挑我当对手,还在场上耍阴招,没想你年纪这么小,手段却这么狠。张主,这件事你替我做主啊。”


        

【啥意思?】


        

【卧槽下毒?!不会吧,宿黎没这么大胆子,在场可是有两个剑修大宗师。】


        

【???你剑修的界这么复杂吗?】


        

【原来是这样,我刚刚就觉宿黎赢有点奇怪,他的剑看起来这么弱,怎么可能取胜。】


        

张首空微微顿,与旁侧的戚长老相视眼,问王少爷:“你确定吗?”


        

“我确定。”王少爷激动道。


        

张首空让人上来给王少爷查看伤势,别说中毒了,他除了点皮外伤,其他伤口点也没看。


        

王少爷惊道:“不可能。”


        

张首空道:“看来你还没主意究竟是什么问题。”


        

他看向周围有剑修,“可有人知道是何问题?”


        

【啥意思?】


        

【难道还有其他原因吗?】


        

场内的修士各看眼,其中有位修士站了出来:“张主,难道是轻剑致?”


        

“不错,宿黎的剑中,五剑皆是轻剑。”张首空说这不不承认宿黎这孩子很是聪,他懂自身的劣势,也知道要如何取优势,以他五剑用的是轻剑,种不需要过多的气力就能攻击对手的剑法,“轻剑取巧,看似软绵无力,实则上用了巧劲。而这种巧劲配合进攻的位置对修士的灵『穴』进行攻击,便能达事半功倍的效果。”


        

“你身上之以会出现酸痛无力的情况,全因你在战斗中轻视对手,并没有把对手的招式看在眼里。”张首空道:“他的剑看似随意攻击,其实处处击你的灵『穴』,如果你早有察觉,便不会落如今这副模样,身为剑修,若是在实战当中,你是不合格。”


        

王少爷脸『色』巨变,他仔细忆起来,宿黎确实是照着他的灵『穴』进攻。


        

副考官戚长老道:“灵『穴』约莫半日会恢复,你先去休息,后日再来考核。”


        

周围哄笑片,王少爷在其他人的搀扶下离开了考核现场,张首空道:“各位请放心,如若对阵有其他人耍阴招,我跟戚长老皆会阻止,你大可安心比试。”


        

张首空道:“宿黎,接下来是剑法古史考核,你可准备好了?”


        

宿黎拱手:“张主请。”


        

张首空道:“么第题,刚刚你使用的基础剑法中的《青云剑法》身早乃是出自修道界的古史,你可知是哪剑法?”


        

宿黎听这个问题,继而抬头看向张首空:“你确定要问这个问题?”


        

张首空颔首致意:“我确定,你可知道?”


        

“这个问题不是很简单吗?”


        

“对啊,这问题不难,为什么宿黎要这么反问。”


        

【啊?这问题的答案是什么?】


        

【我刚刚去查了下,好像是《青云独步剑》。】


        

【为什么宿黎跟张主的说法这么奇怪?】


        

【我听说这次剑法考核组里的古史题都很难,有些是考官自己添加的,是资料上没有的答案。】


        

宿黎道:“出自上古凤凰山,名曰《八剑法》。”


        

【什么?凤凰山?凤凰不是传说吗?】


        

【不是传说,凤凰山在史上曾有记载,是上古大妖凤凰的属。】


        

【可我没听说过凤凰山有什么典籍啊,听说凤凰山在修道界大『乱』期就已经陨落了。】


        

【《八剑法》是什么?我怎么从来没听过。】


        

谢和风愣,这是基础题,宿黎这么擅长基础剑法,不应该会答错。


        

戚长老顿,问张主:“这是……”


        

张首空微微摆手,继续道:“宿黎,你确定吗?”


        

宿黎道:“我确定。”


        

张首空道:“众周知,《青云剑法》身乃是《青云独步剑》,不过我些年曾获卷古籍副本,其中出现与青云剑相似的记载,但间要比《青云独步剑》更早,剑法无名,古籍中这么称呼它。”


        

“三四式。”


        

在满座修士惊讶之余,张首空继续道:“古籍的正卷收录在玄鹤族手里,而玄鹤族乃是凤凰山的后裔,据说剑出自《八剑法》,传闻剑法的创始人,乃是上古大妖凤凰。”


        

宿黎有些意外看向张首空。


        

《青云剑法》身乃是他创剑法中的《八剑法》之三四式,候他对取名没有兴趣,将有自行创下的剑法统统归入八剑法,这些剑法无名,统称八剑法,他之为了解现剑法,还特意拖陈惊鹤查了去向,发现八剑法有几式混杂在各种剑法典籍中流传下来,三四式便是其。


        

“现在剑宗古籍颇杂,有些记载混『乱』。”张首空道:“这次我与戚长老为而来,你都是未来修道界的中流砥柱,甚至天赋比我这些老家伙都强,上古剑法不可断,乃是根源亦是传承,无论出自哪族群,皆是吾辈财富,应当慎之爱之。”


        

场外,离玄听听这个答案不禁微微笑道:“我有些怀念了。”


        

“现在这些年轻人哪知道八剑。”陈惊鹤忍不住道:“当年八剑可是修道界顶尖剑法,剑宗些剑修未必敢接凤凰大人剑,而现在这剑法没落,还搞了个《青云独步剑》,这可是凤凰大人的成名剑法。”


        

宿听大人的议论:“很强嘛?”


        

陈惊鹤道:“当然。”


        

宿道:“我要学!”


        

宿爸爸笑了笑:“以后让你哥哥教你。”


        

宿郁自信道:“我也能教你,我剑法也很溜。”


        

宿看了宿郁眼,又把目光放在场上:“我不要。”


        

宿郁:“为什么?我妖族大比都拿第,黎崽还没拿第呢。”


        

宿道:“可是我老师说你小学数学都考不及格。”


        

宿郁:“……?”


        

胡说八道!!


        

-*


        

场内,张首空说完,在场的修士便鼓掌应是,但更多看向宿黎的目光变不样。


        

若说基础剑法还好,可古史这边,宿黎的阅读量也非常广,这让其他修士惊讶不已。


        

【宿黎底懂多少东西?他才多大啊!这多智近妖也太可怕了吧。】


        

【楼上,宿黎本来就是妖,我个远房亲戚之在宿黎的幼儿园教过书,我听说他有过目不忘的本事,几乎三岁开始日日便在修炼。】


        

【以还是勤奋吧,这也太可怕了。】


        

【不止呢,宿家财大气粗,他家应该也有些控制间流速的灵器,把宿黎放进去修炼,可不是事半功倍吗?】


        

【但我还是觉很奇怪,阵法是传承我能理解,可宿黎这些剑法是谁教的?无师自通?!】


        

随着考核的题目增多,宿黎答题的速度渐渐慢了下来,还出现几道答错的情况。


        

理论的考核结束,张首空不禁问:“你只会基础剑法?”


        

他发现宿黎会答的题目全是基础剑法相关的题目,可旦问其他题目,他却概不知。


        

宿黎微微笑道:“是,我只会基础剑法。”


        

【吓死我了,我还以为他什么都会。】


        

【刚刚张主问的大多数是基础剑法的题,他答上来也正常,不过还是很厉害,他的天赋我感觉比谢和风还强。】


        

【可是接下来实战很难吧,实战可不止是基础剑法了,其他人的剑法随随便便就能克制基础剑法,他要怎么搞啊。】


        

“理论考核结束,宿黎你很不错。”张首空拿出对阵表,“接下来是实践考核,你需要在两位考官中选位作为对手进行实践考核,考官会压低修为与你交手,五剑为限,剑法自如,你可准备好?”


        

宿黎拱手:“请。”


        

张首空看着他,不免生出慈爱之心,问道:“宿黎,实践考核可不止是基础剑法了,你可会别的?”


        

宿黎再答:“我只会基础剑法。”


        

而且只能会基础剑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