宿黎理论考核让直播间的网友十分震惊,  若阵法是传承,但这剑法就是实打实由宿黎人所成。而现在面对张首空的提,宿黎依旧保持原先的态度,  不见慌『乱』也不见紧张,  这样的心理素质放在当场让诸多修士颇为敬佩。


        

无论实践考核何,  宿黎这样态度足以让其他人尊敬。


        

【虽然但是,  我还是很担心宿黎。】


        

【我现在已经不敢小瞧他了,  但实践考核我还是担心呜呜呜。】


        

【实践还是难吧,实践不限制剑法,他用基础剑法想要在张门主手里讨得好处,还是难。了这次考核是要跟其他人做比较的,  其他剑法在基础剑法之上,到时候他评来的分数也不高。】


        

【啊,那宿黎还能进前三十吗?我只想看他打擂台。】


        

【看看吧。】


        

【我倒觉得家不用担心太多,  毕竟被打脸也不是回两回了……】


        

张首空持剑入场,  他对宿黎这个晚辈是真的喜欢,先前师弟及宿黎的时候他还没这么觉得,但是见过这孩子的剑,  才觉得他的基础是真的牢固。基础剑法也是传统剑法,  很多剑修不会着重于基础的学习,  认为基础剑法已经是旧时淘汰的功法,  实际上,现在的剑法强,  也是基础剑法衍生而来。


        

只有学好基础,  才可融汇贯通,只可惜年轻人多是浮躁,很难静下心来。


        

宿黎在张首空场的时候就已经持剑上前,  他的步法蜻蜓水,几下就来到了张首空的面前,是用基础剑法,他便真的全是基础剑法,招‘青云登天’直接攻至张首空的面门。 记住网址https://www.bequge。cc


        

张首空见至剑来身前,身形微动便挡去,而在那瞬间,宿黎的手中的剑变换了下,剑尖下子在张首空的腰腹处。他颇为惊,为了公平起见,他与宿黎交手时压了修为,他用的剑法并非基础剑法,体魄也优于宿黎,可就在这样的情况下,他还是被宿黎攻到。


        

用的仅仅只有三招。


        

第剑让周围的修士面『露』惊愕,尤其刚刚那剑,他们还没看清就已经结束。


        

“张门主居然输了招?”


        

“不会吧,我只看请了青云登天,青云剑法不是鸡肋剑法吗?”


        

“他好像变招了。”


        

谢风道:“他用了三招,青云登天面进攻,白水佯攻,最后用招梨花挑剑击中了张门主。张门主轻敌了。”


        

张首空见状并开始提防宿黎的进攻,但交手之中,他察觉到了不。


        

宿黎的身形太小了,加上身法轻盈,更变得难以捕捉。加上他交手的修士多身形高,与娇小的孩子交手,位置的判断便更飘忽起来,宿黎便是利用了这来躲避他的进攻又伺机反击。


        

【张门主压了修为。】


        

【可张门主是宗师啊,压了修士,宿黎还能这么跟他打。】


        

【我居然能看清宿黎的剑法,但是我没想到他的反应能力这么快。】


        

【基础剑法能玩得这么厉害吗?】


        

【我也看呆了,剑我都能看懂,但没想到能这么玩。】


        

谢风跟周围的修士们看得更认真了,老实宿黎展『露』来是实力并不比他们强,但是他就能把基础剑法使得比他们好,甚至他们以前在修习基础剑法时完全没料想道基础剑法居然能有这么多变招,环接环,环环相扣,每剑每式都完全用在剑刃上,动作行云流水,身轻燕。


        

周围不知不觉中安静下来,所有人都在细数着宿黎所用的剑法,完完全全,所有的剑法全部八十部基础剑法,他们都能看得懂剑法,却是第次见到个修习剑法可能还没五年的妖族孩子,能将基础剑法使得神入化。


        

双交手有来有回,明明是张门主剑法更强,但他们却宿黎的剑法中看到了以弱制强。


        

第三剑的时候,宿黎主动退后了三步,故意暴『露』些许弱,而张首空也趁机会攻击上前,直接击中宿黎的肩膀。他不慌不『乱』,仔细观察着张首空的步法来想下步的应对,他必须让己的每剑都合情合理。


        

第剑,必须让张首空轻敌。


        

第二剑,必须以新手学剑的姿态进攻。


        

第三剑,得暴『露』剑法弱引得张首空主动进攻。


        

第四剑,要表现疲态,剑势变弱。


        

而第五剑,则需次其不意。


        

宿黎剑之前就已经把接下来的所有路数都清算完全,张首空毕竟是宗师,他要表现优势却也要在宗师面前演戏。好在交手是基础剑法,这套剑法至今演变多次,但到底还是上古剑法的变招,而这些他早已在过去漫长岁月里百般锤炼,早已完完全全刻入神魂当中。


        

他实力虽然没完全恢复,但想要在这些剑修面前演番剑,那是容易不过。


        

但张首空还是让他稍微有些吃惊,第二剑的时候,张首空明显在刻意观察他,看来现在人族的剑修也并非全是庸才,而张首空也不愧是现在剑宗之首。


        

不过差不多得收场了。


        

【我好紧张。】


        

【天啊,宿黎好险,好几次都差被击中。】


        

【他的体力明显不太行了,到底也是个小朋友,还经历了前面的两轮考核,能熬到现在非常不错了。】


        

【呜呜呜,崽崽小心。】


        

【宗师好像在表演学剑,他直在给宿黎休息的机会。】


        

【宿黎在这样的情况下能拿下两剑也不容易了啊,第五剑了!】


        

第五剑,场内外所有修士见到宿黎突然静止不动,而张首空的剑已经快攻到身前,这时候他挽了个剑花,身形变骤然现在张首空身后,张首空见状躲避,而宿黎那把攻至身前的剑忽然变动,只见他用剑柄轻轻往后推,剑柄擦过张首空的左腿。


        

而他也被剑风影响,直接跌倒在地上。


        

【!!!!】


        

【卧槽绝了,居然反用剑柄进攻。】


        

【他个子小,那剑我都没想到。】


        

【打得让我其不意啊,我意犹未尽,感觉上了节课。】


        

【别了,我已经打算去把基础剑法翻来看了,我感觉我连个小朋友都不呜呜呜。】


        

张首空看着面前跌倒的孩子,忍不住伸两手把他抱起来,“你做得很好。”


        

周围的修士梦初醒,脑海中仿佛还闪过两人交手时的招式,太基础了,基础到像是科反复重播着,每个剑法他们都能念来,但就没想到在个小孩手里能变得生动。


        

张首空很快便下去跟戚长老商议:“这孩子虽然用的只有基础剑法,但以他剑法之姿,理应高分。”


        

“张门主,我虽意你的看法,但原先的规则摆在那,基础剑法『色』,他的剑还是停在基础阶段,没有剑意外显,也没有成剑域,你若给了他高分,后边遇到更为『色』的修士,你举不公。”戚长老解释道:“这是天下年轻剑修颇为关注的考核,基础已在理论中考察过,实践本看的是他剑法的造诣,这分数,难以服众啊。”


        

两人各执意见,结果久久未。


        

【好久啊。】


        

【其实基础只是基础,他基础固然『色』,但其实很难明白。】


        

【对啊,他没有创剑法,也没有剑域,打个比吧,他只用加减法做应用题,但是其他剑修用乘法事半功倍。我感觉考官的高分应该会落在更高的技巧上,基础到底是更高技巧的衍生啊。】


        

【我不这么觉得,我觉得他的能力更众,你要想想他的年纪才多,剑法的考核不应该那么死板,他是天才。】


        

而当张首意即将公布结果时,却有另外声质疑组委会那边传来。


        

——组委会内有人质疑宿黎的身份。


        

-*


        

组委会内,关注宿黎的剑法考核不在少数。


        

这是这么多年来修道界赛事中最年轻的选手,上个能以年轻姿态赢得众强者的修士还是在妖族比中的神鸾鸟宿郁,而现在他的弟弟参加修道界迄今为止最的武道会,并以人意料的能力赢得所有人的关注,他不是最厉害的,却是最值得关注的选手。


        

组委会没有干涉第二项考核的权利,但听到张首空给孩子高分的时候有人没忍住质疑。


        

宿黎的基础剑法确实厉害,但他现在的年龄能有这般作为,无师无名,确实让人怀疑。


        

当部分对宿黎的天赋赞赏时,有个异声角落里传来。


        

该声音来人族世界中的王家,王孙两家交好,先前第阶段孙老先生因过多干涉武道会而暂时失去组委会席位,王家的老太太曾给他力争,奈何被盟主否决。而刚刚剑法考核上,王家的小少爷被宿黎用基础剑法折辱,王老太太早就坐不住了,她声道:“据我所知,宿黎那小孩修炼还未过十个年头,阵法传承尚可用传承解释,但小小孩童学剑这么多时间,无师无名,怎能获得成就?我不信惊世之才,我怀疑这孩子遭人夺舍,外表虽然孩童,内里不定是恶鬼之魂。”


        

盟主沉声:“王老太太,你话可当真?”


        

王老太太继续道:“诸位不觉奇怪吗?在场也不乏有剑修,要知道学剑不易,挥剑十年尚不能就,他个小孩凭什么?”


        

阵修不禁开口道:“他既然有阵法传承,不定返祖之中也得了剑法传承……”


        

“师莫要笑了,我们妖族确实有传承,但却没听过返祖传承传能传两的。”坐在高位的妖族道:“我觉得王老太得不无道理,孩子天赋高,资质不错……像这样的天才哪怕传中能转世我们也能归为特殊,唯独夺舍,这在修道界不可容忍。”


        

“盟主,不用测魂石试探二?”


        

这个消息传到考核场地内,在场的修士以及直播间的观众们皆是愣住,组委会怀疑宿黎被人夺舍?


        

不是他们没考虑过夺舍的情况,毕竟天才少数,像宿黎这样惊世之才确实让人难以相信,可宿黎的背景是宿家,宿家夫『妇』不是善茬,他们能容忍家孩子被夺舍吗?这于情于理不过去啊。但也有可能是隐情,要是真是这样,那岂不是震惊修道界的秘闻?


        

【夺舍?!】


        

【那果真的是,那岂不是宿家……】


        

【我开始害怕了。】


        

【没可能吧,那孩子怎样的人我们都看在里,怎么可能是夺舍。】


        

【我相信宿黎。】


        

场内片哗然,张首空听到这消息并不相信,直言道:“我相信这孩子。”


        

组委会来的工作人员带来了测魂石,“张门主,果他被夺舍,这件事情需要严肃处理。修道界对夺舍这件事绝不容忍。”


        

天下武道会限制参加修士的修行为500年,但这五百年是根据修士本身躯体来进行判定。


        

考虑到修道界内存在各种奇遇,向来不会对返祖、传承等特殊情况进行限制,因为身体修行与神魂修行致,步就,哪怕你情况特殊也会受到修为限制,修行是步步积累而来。在场参加的修士不乏有妖族的返祖传承,人族世家的气运者,获得秘境传承的散修……这些都是特例中的特意,但也符合天地纲领气运的规则上,这些情况都被允许参加武道会。


        

唯独有种不被允许,甚至会被修道界广而通缉。


        

那便是夺舍。


        

测魂石便是因而存在,它可测试神魂跟躯体的匹配,若神魂与躯体皆脉,然可以通过测魂石的测试,石头会显金『色』以显统。


        

但果是遭人夺舍,神魂与躯体融合,也会现排斥反应,石头则会显示黑『色』。


        

张门主沉默些许,另边的戚长老见状只好宿黎:“孩子,你可愿回应这次质疑?”


        

所有人的目光齐齐看向宿黎。


        

宿黎把剑收起来,倘然应之:“无妨。”


        

“不过……”宿黎看向考核处与组委会沟通的银石,“若我不是,烦请武道会给我做个公证,以免有心之人而三无故生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