银石另一边,  组委会之中的道修盟应了宿黎的要求,并看了角落的王老太太一眼。


        

周围的修士窃窃私语,谢和风更几步走到宿黎周围,  “别担心,  测魂石不会对的有碍。”


        

宿黎倒坦然,  等到工作人员把那块石头拿来时,  他早已抬高了手。


        

【组委会这做法实过分了些,  要后期没给宿黎澄清被人误解了怎么办?】


        

【其实这样的情况之前也现过,不过那很久之前了,也有个天才遭到质疑,测魂石确实最好的解释机会,  而且现直播开,网告之,我倒不觉得这坏事。】


        

【虽然不坏事,  但组委会的做法确实有点寒心,  第一阶段的时候好像也闹点事,孙老先生都被暂停职务了。】


        

【哎,看看情况吧。】


        

“那边什么情况?”刚刚结束刀法考核的妖族一行人注意到剑法考核组外人山人海,  围得水泄不通。


        

一行人为首的妖族身穿青『色』长袍,  妖瞳异光,  直直扫向人群:“谢和风?”


        

“不,  我刚刚打听了下,好像关于宿家的宿黎。”有个妖族匆匆跑来,  “俞哥,  听说组委会质疑宿黎遭人夺舍,现正进行测魂石测试,周围的修士好像都来看了。”


        

俞司凝目:“走,  过去看看。” 首发域名www.bequge。cc


        

周围的人越来越多,剑法组考核处声音嘈杂。


        

两个考核官站旁侧,工作人员把测魂石摆上旁边的小桌子,对谢和风左边的小孩说道:“宿道友,请。”


        

所有人的关注下,宿黎把手放上了石头,通体白『色』的测魂石他输入灵力的瞬间顿时流传起来,光晕测魂石之中流转,渐渐地开始凝聚一种澄澈的金。所有人的关注下,那金『色』越变越深,渐渐遍布整块测魂石。


        

谢和风目光微动:“金『色』的。”


        

他话音刚落,便见到那金『色』越发凝实,越来越广,最后测魂石承载不了那浓厚的金『色』,所有人的注视下直接碎裂开来。


        

“爆了!?”有人惊喊道。


        

【卧槽?!测魂石爆了什么情况?】


        

【金『色』撑爆了?!】


        

【这好坏啊?】


        

【好的,测魂石呈现金『色』,说他的魂跟躯体完契合,只这么浓的金『色』我还第一次见。】


        

所有人都表示疑『惑』,组委会内所有大能以及现场两位剑修大宗师见状更目光一变。


        

工作人员第一次见这种情况,“这……”


        

“测魂石修道界用来测试资质的测灵石相关,只不过测魂石更注重体质魂间的契合。千年前人族有位修士也因为天赋强大遭人质疑,当时他进行测试的时候测魂石现裂痕。”戚长老说到一半微微停顿:“当时的修道界进行一番检查,最后确下来之所以会现裂痕,因为那修士年纪虽小,魂却异常强大,绝罕见的大气运者……但测魂石直接被撑爆,这我第一次见。”


        

【等等?戚宗师这句话什么意思?】


        

【他说的现的刀修第一人,俞司的授业恩师鹰长空。】


        

【鹰长空当年只让测魂石现裂痕,可这直接撑爆了……】


        

【那不说宿黎的天赋比鹰长空还可怕!?】


        

【卧槽这测魂石直接测大闻了!这比夺舍还劲爆!】


        

宿黎收回手:“这可以了吗?”


        

银石的另一边,盟的声音清晰地传了过来:“可以了。我们会兑现先前的承诺。”


        

组委会内,王老太太死死盯另一边的情况,惊愕道:“碎了?怎么可能?”


        

青鸟这时候走了来:“王老太太,这测魂也您提,眼下情况已,组委会公然为难一个小孩情理上本以大欺小,再者现也证宿黎并非夺舍,而且天赋资质极佳,这样的事实摆面前,您还想如何?”


        

王老太太皱眉:“他才修行多长时间?”


        

“王老太太,这件事组委会看的面子上才动用测魂石,现好了,一个好苗子摆眼前,而且宿家也不善茬,一再挑事,宿家夫『妇』若寻上门来,我们也不会冒险护们王家。”


        

“而且这好苗子擅长阵法剑法,也没师承,这不大好机会摆面前吗?”


        

“老徐,也心动了?”


        

“擅剑者也擅其他兵器,我刀宗也想凑凑热闹。”


        

……


        

处于高处观察场内的俞司见状微愣,尤其看到那完碎开的测魂石,再看场内的宿黎,眉头不禁紧紧皱起,“宿黎?”


        

“俞哥,那个宿黎听说也返祖传承,试炼场的时候了好些风头。”


        

俞司只看了一眼,目光测魂石上停了有段时间,“走吧。”


        

“哎哎,俞哥,再看会啊?”妖族见俞司走远了,只好抬步跟上。


        

俞司走后,场内的议论还继续,组委会那边点了头,工作人员这才把碎裂的测魂石拿下去。周围的人看向宿黎的目光变得完不一样,张首空余光扫了眼测魂石,继而说道:“先前诸位说宿黎师无名,怀疑他这剑法天赋他人夺舍展现,但有一点我需要向诸位澄清。”


        

“我师弟首意息灵山待过一段时间,几年前他曾我传信说有一孩子天赋绝佳,他有心教导。这孩子并非他人,便诸位面前的宿黎。”张首空继续道:“宿黎学剑如何,我略有耳闻,这孩子近些年来确实只精炼基础剑法,这点我师弟首意皆可证。但考核场上公平公正,宿黎的剑法考核结果已,理论35分,实践25分,综合20分,总计80分。”


        

周围的修士见状一愣,80分?这个分数目前第一个,谁也不知道分数好坏。


        

综合满分,估计两位考官看他的天赋跟基础上,理论损失的分数应当他没答来的那几道高阶剑法题。最多损失的分数多实践,但这也没办法,宿黎实践中用的都基础剑法,即使他取胜,但武道会原先下的规则不同,拿不到高分也正常……


        

这确实也算公平的评分。


        

【哎,要宿黎会高阶剑法,那不有希望满分?】


        

【楼上醒醒,他才几岁,还有大好的发展空间。】


        

【没想到我也见证历史的人了,居然能看到第二个把测魂石撑裂的修士。】


        

【呜呜呜不知道为什么,我突然好自豪啊,这我看长大的崽崽。】


        

【本阵修觉得很有牌面,虽然剑法考核……】


        

场内外议论纷纷,张首空问:“孩子,可有异议?”


        

宿黎拱手应道:“并无异议,我很满意。”


        

戚长老道:“孩子,考核已经结束,可回去休息准备第二个项目考核了。”


        

张首空还想拉宿黎多说说话,没想到那孩子完事之后跟谢和风说了两句,转身离开考核现场,似乎对自己惹下来的大闻毫不意。


        

“还个孩子。”张首空不禁道。


        

戚长老咳咳了两声:“张门,刚刚有点过了。”


        

“哪过了。”张首空笑了两声:“组委会那群人估计已经红眼了,但我还有个师弟排他们前头呢,想收徒,那还得过我天元剑派这一关。”


        

组委会内,见到这种惊之才,不少大能隐隐动了收徒的心思,但听到张首空那番说辞,有好几个忍不住笑骂。


        

“张宗师这意思近水楼台先得月呗?”


        

“他说首意有心教导,可没说首意把那孩子收为徒弟,老张这要把人抢先留天元剑派啊。”


        

“他现人还考核现场呢,宿黎不走了吗?我们也不没机会。”


        

大能们说话,角落的王老太太面『色』阴沉,没过多久她忽然收到家的传音。


        

传音的人声音焦急,正跟她说王家好几处商会现变故,不仅如此,连跟孙家的合作的项目都被外人截胡,现家『乱』成一团。


        

王老太太闻言脸都黑了,“这怎么回事!?”


        

家中管道:“突然发生的事,好像有人对孙家下手,现也已经对我们这边动手了……初看情况,好像妖族那边势力,但来势汹汹,又好像不止一家。”


        

王老太太:“等我回去。”


        

她怒而起身,忽然看到坐他对面那个身青『色』旗袍的妖族女人。


        

女人正端茶杯,见她起身,遥遥敬她。


        

王老太太忽然意识到什么,也不顾组委会内其他大能,拄拐杖匆匆地走了去。


        

“青鸟,这下可把她气死了。”


        

青鸟保持无可挑剔的笑容继而道:“才测魂石一事,多谢大妖相助。”


        

“这有什么事,我跟惊鹤多少年交情了,他开口我哪会拒绝。”说话的大妖正测魂石一事推了王老太太一手的妖族,此时他带笑道:“再说了,我早看王家不爽,能看到王老太吃瘪,那可太赏心悦目了。”


        

妖族道:“只不过宿黎,宿家跟惊鹤还藏得挺深的,天赋这么强的孩子,这时候才让他来『露』面。”


        

青鸟笑了笑:“他的天赋毕竟罕见,参加武道会难免落人口舌遭人猜忌,我家人说测魂石个好机会。”


        

-*


        

场外,宿郁收拾好了东,看旁边还打电话的两个大人,不禁道:“们两干嘛呢,黎崽都快来了,电话还没打完?”


        

离玄听帮小宿拿了块应援牌,此时跟宿站一起,余光却扫向考核场的口处,正等宿黎来。


        

“好了好了,这不给那姓王的找找麻烦吗?”宿爸爸挂了电话,过来把东都收入储物袋,“敢欺负我儿子,也不看看我儿子后面站谁,说妈也真的,要不我打电话,都不知道她已经提前动手了。”


        

“妈那闷声干大事,每次都没她快。”宿郁扭头催促道:“惊鹤叔,搞快点,吃饭去了。”


        

陈惊鹤这才结束跟青鸟的对话,边走边拿东,“这不还有点事得处理吗,东没落吧?凤凰大人来了吗?”


        

几人刚说完,还没看见宿黎来,先远处的口忽然热闹起来,紧接走来几个人,快步朝他们这边走来,面上带笑,一副友善的样子。


        

“这不宿大人跟惊鹤大人吗?”


        

“怎么这边坐,不如到盟喝点茶。”


        

“刚刚我们看到了,宿黎这孩子表现真不错……”


        

宿黎为了避免麻烦,口来前用了隐身符,他走没几步看到远处的家长们正被其他人围,有点没弄清楚现的状况。


        

而离玄听却他来的第一时间感应到他,抬手挥了挥,给他打了声招呼。


        

宿黎轻身靠近,离玄听周围停下,并没有解开隐身符。


        

两人没有□□流,其实已经做一番交流。离玄听把陈惊鹤跟宿爸爸的事同宿黎一说:‘剑法还有些过了,组委会那边有人生疑,一番推才让能以测魂石给证,现好了,测魂石的事通过直播扩散开,应当没其他人会背后耍阴招。’


        

宿黎:‘我知道,惊鹤之前说必要时候会让青鸟动手,我也猜到了。而且张首空那番话虽然有私心,却也帮我们把首意搬来做挡箭牌了,算意外之喜。’


        

这也没办法的事,他再控制自身的剑法,可修炼的时间摆那,有灵器有返祖传承作为掩护,实际上要瞒过有些老家伙还困难。只不过那些人多好面,只缺一个时机推动,他们面前做一场证,解了他们疑『惑』,同时也解决掉接下来的麻烦。


        

离玄听道:‘测魂石碎裂意外。’


        

宿黎:‘没事,后来也被掩过去了,只……’


        

他看向被其他人团团围住的爸爸和惊鹤。


        

只现,好像变得更招摇了……


        

离玄听听到宿黎的话,只好问宿郁:“我们现要走吗?”


        

“那当然去吃饭。”宿郁皱眉看这群人,“这些人干嘛呢?”


        

离玄听帮宿戴好帽子,解释道:“大概刚刚测魂石的事,阿离过来了,我们应该可以走了。”


        

“有毒,找人也得看时间吧?”宿郁把手的东递给离玄听:“玄听拿。”


        

宿郁站身高优势一举挤进人群,把那些围上来的大人物挤开,行为自然随意,“不好意思让让,让让啊。”他一下子进入人群,站宿爸爸跟陈惊鹤旁边,道:“我们订的餐厅都要到点了,那边都打电话过来催了。”


        

周围一下子安静下来,人群之外的宿听到哥哥的声音,扬声应和道:“饿啦!”


        

宿黎闻声差点没忍住笑。


        

宿郁道:“听到了吗?饿了。”


        

宿爸爸‘恍然大悟’:“差点把这事忘了,谢过各位好意,改天有空再喝茶,我们先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