宿黎的考核结束得早,  宿家行人早早就到京城其他地方玩耍吃饭,把武道会的事弃之不顾。而就在他们游玩的这段时间,武道会却有几件大事生。其一无疑是武道会上有其他天才显『露』才能,  比如谢和风考核获得98的高,  俞司考核获得97……其二事关王孙两家。


        

这两家在武道会中保有定席位,  在人族修道世家中颇有地位,  可就在这段时间里,  关于这两家的诸多丑闻接连爆出。孙家不用多说,在武道会尚在试炼场期间时,孙老先生就因为徇私而被暂停席位,且孙家在修道界中多个产业受到不知名势力打压,  丑闻频出,短短一个月期间,孙家隐隐之间大厦将倾。而王家,  先是王少爷在剑法考核上自取其辱,  再接着是王老太愤然离开组委会,这些事刚生没多久,关于王家的各传闻就在网上满天飞,  压都压不住,  而且越越大。


        

王孙两家的人焦头烂额,  连着武道会无暇顾及,  只能赶回去收拾残局,却也挽回不了大多数局面。


        

“为什么会这样?”王老太怒斥着其他人。


        

王家主管站出来道:“老夫人,  前段时间我们在扶持友盟孙家的部分产业,  在挽回与孙家合作的损失,可就在不久前,有人先行,  我们的人查过二,这股势力并没有隐藏名头,其一来自陈惊鹤底的陈氏集团,其二来自妖族的势力,而妖族那股势力好像与神鸾鸟及九尾天猫两大族群有关……我们怕是得罪了宿家。”


        

王老太想过针对宿黎会引来部分麻烦,但宿家的名声早已不如千年,时代又飞速展,以王家在人族的地位,即便是道修盟主也要给几薄面……“宿家千年不『露』面,势力龟缩在妖界,王家在人族社会扎根许久,怎么会被宿家如此针对?”


        

这时有个身穿黑『色』西装的男人焦急地跑进来汇报,王家主管一听脸『色』瞬间就变了。


        

王老太不免着急起来:“怎么回事?”


        

主管哆嗦着道:“老夫人,刚刚来消息,我们先前救急的批货被扣下来了……”


        

-*


        

张首空一天的考核任务结束,正打算去宿家所在酒店拜访,结果到地方才知道宿家家子去吃大餐,已经半天没回酒店,不仅如此,他还现不少蹲点在酒店门口的各家探子,好似不止他人在蹲点,其他人也在等候消息。 记住网址https://www.bequge。cc


        

而宿黎几人完全没把这放心上,他们抽空还去着名景点走了圈,要不是隔天宿黎还有个阵法考核在,他们也没打算回去酒店。


        

这个期间,其他家族开始陆陆续续给宿家递拜帖,还记得宿爸爸临走前说的那句有空再喝茶,只可惜这拜帖递出去石沉大海,仅有几家收到回应,而这几家都是在组委会内没有针对宿黎那些人所在的家族,其他人一看,才觉了宿家在这件事中的强硬。


        

第二天的考核很快开始,这次考核的直播还没开,已经有大批网友蹲点在直播间等开播。


        

【滴,早起卡。】


        

【怎么今天这么人早起,你们不上班吗?】


        

【上班『摸』鱼看,小老师的阵法考核不就是殿堂级的教学课吗?】


        

【其实可以看回放的。】


        

【看回放哪有看直播收获?】


        

【怎么还来了这么剑修??】


        

【卧槽,这么早就开始卡了吗?@易道,快多开几条线。】


        

要说宿黎之前表现只是在小范围内引起关注,那么经过试炼场跟剑法考核两件事,整个修道界都知道宿黎这少年天才的名号,尤其是昨日测魂石的结果,他比鹰长空的天赋还要好,而且修炼也没多长时间,假以时日,必定是震撼修道界的惊世之才。


        

时间,来探听消息的,想看阵法教学的,围观天才的……越来越,等到官方开播的时候,阵法视角直播间的人数一时间突破了昨天其他考核组,甚至超过了昨日热门的剑法考核的最高日流量。


        

阵法考核组现场的人并不,零零散散十个人左右,网友们迫不及待地找寻宿黎的身影,最后在角落台阶上看到了小朋友,而小朋友此时此刻正在吃早餐。


        

考核场的台阶似乎就是为此做准备,黑白『色』的背包摆在台阶上,小孩盘膝坐着,正拿着热包子在吃,旁边还开着个热水壶,热腾腾的气飘着,壶杯上晕着几点泡沫,看起来像是热豆浆。


        

【为什么每次一到阵法就变成吃播。】


        

【我想起前段时间在试炼场内被支配的恐惧了。】


        

【我好久没吃包子豆浆了……】


        

【想到这么可爱的孩子昨天做了啥事,我现在就有奇怪的觉。】


        

宿黎没注意到直播视角外已经有很人在看他,早餐是离玄听给买的,听说是松临山风景区有名的早餐店,六点过去排队都要排半个多小时。离玄听早起承包了家人的早餐,宿黎有点睡过头,家里人没叫他起来,于是只能把早餐带到现场来吃。


        

阵法考核的人数真的非常少,眼望过去有点空『荡』『荡』的,只有几个阵修看着他这边。


        

宿黎对上阵修们的目光,只好挥了挥手,算是打过招呼,没多久就看到一个人熟悉的老人家从考核场入口进来,身边还有另一位老者。老人家正是在息灵山小公园当门卫的陈老,那另一位应该是就是主考官王长老。


        

嗯?姓王的?


        

宿黎思索半会,他记得惊鹤好像说过,主考官好像跟他有点矛盾。


        

这时候有几个阵修从旁边过来,走到宿黎身边打了声招呼:“小先生。”


        

宿黎微微颔首,指着场内正在跟工作人员交涉的王长老道:“那个人你们认识吗?”


        

阵修循着他所指的方向看去,解释道:“那是王家的王长老,与组委会的王家有关系,不过听说昨天王家似乎出了点事,他今天看起来心情好像也不怎么好,希望他们不要为难我。”


        

“老实说也没轮到他当主考官,本来主考官应该是白阳真人,副考官是陈老先生。”另一位阵修道:“白阳真人不是有事来不了吗?那个王长老就顶替了白阳真人的位置,其实按照资历,他还不如陈老先生高。其实我们阵修有不少大宗师,不过那些大宗师基本不管这些世俗的事,还有两位大宗师忙着运转武道会阵法,不然哪有王长老的事?”


        

宿黎笑笑:“你们好像对他不满意啊?”


        

“可不是嘛,他这人自视清高,总有自己套歪理。”阵修解释道:“论道本来是百花齐放,而到他那边就变成言堂,不过有不少阵修站在他那边,还自称什么新阵法,到处在贬低上古阵法,说上古阵法是过时且陈旧的阵法,还说其他的老先生是顽冥不化,不懂创新。”


        

宿黎听完微顿:“哦?”


        

现代社会的阵法确实有值得学习的地方,但有些地方没有继承上古阵法的灵活,正常之举应该是择优而行,而不是一概否认。


        

宿黎余光看到那个王长老,而王长老注意到他目光时紧紧皱着眉。


        

【啊这,我好像听说那个王长老对宿黎的阵法直不看好。】


        

【王长老是创新派的,这个人怎么说呢,有好有坏吧,就是特别奇怪。】


        

直播间很快就围绕着古阵法跟新阵法的争吵起来。


        

【但是宿黎擅长的是上古阵法,这摆在王长老面前未必能被看好。】


        

【老实说上古阵法强大,但没有新阵法好用吧,时代变了,现在确实是新阵法主流。】


        

【你们新阵法天天请水军吗?】


        

【啥东西?你们阵法还有这么讲究吗?】


        

【阵法好学吗?我是看了试炼场后才对阵法兴趣的,结果看阵法书真是一头懵。】


        

没过久,阵法考核的规则就出来了。


        

同样是分理论、实践及综合,不过跟剑法考核有点出入。阵法在理论的考核上主要考察基础阵法,而不考察阵法古史,基础阵法由两个考官各自出一题,共计两题。而实践则跟剑法并无差别,是与主考官对阵,使用阵法不限。


        

宿黎同样也是第个接受考核的人,从他进场开始就受到场内外的广泛关注,而两位考官的题目也出来了。陈老先生出的是‘天罗地网阵’,而王长老出的是‘破山阵’。


        

这题目一出,在场的修士不禁侧目,这题太难了吧!


        

【我没看懂,为什么现场的修士都是苦瓜脸。】


        

【陈老先生的题目是古阵法中的难题,但对于小先生来说应该没太大问题。】


        

【王长老这题有点为难人了,题是新阵法,而且综合度广,就说我们这些学新阵法有些年头的,没太把握能在短时间内提高破山阵的准确度,这阵放在考核上,有点为难人。】


        

【小先生阵法造诣高,许这两道题对他来说应该没有太大难度。】


        

【我没听懂,就是两道题的难度都很高的意思吗?】


        

阵法考核组的场地跟剑法不样,原先的中间的台子此时变换成适合阵法的场地,而阵法所需要的材料摆放在台子两侧。主考官主题后,中间台子升起几道光柱,工作人员在香案上点香,每个阵法限时一炷香。


        

题目只写明阵法,以及阵法的特点效用,没再仔细描述阵法内容。


        

考核之前,宿黎看了不少现代阵法,但现代阵法太多了,他都是让惊鹤找那些难度高且特别的,如果现场考核简单的阵法或许他没看过,但像‘破山阵’这样的阵法他早在两年前就研究过。


        

没过思索,宿黎便开始确定方位布阵。


        

王长老跟陈老先生看着场内的情况,宿黎布阵的模样跟其他人不同,其他阵修会先起草阵纹,再确定方位进行布阵。但宿黎完全省去了起草这步,以至于两位考官没能判断他的阵法思路到底如何,只能随着他的动作进步往看。


        

【他不用思考的吗?】


        

【之前在试炼场内没看清楚,但现在看来,宿黎好像天生布阵就不需要考虑。】


        

【这太犯规了,他的脑子是什么做的?运算能力这么快?】


        

【我想到他现在还没十岁,我就浑身起哆嗦,原来天才小时候是长这样的?】


        

随着方位确定,宿黎开始在阵台前做准备,而他要布的阵法渐渐『露』出雏形。


        

【卧槽,这是在布破山阵啊!我以为是天罗地网来着。】


        

【他不需要再谨慎想想吗?破山阵是以推算闻名的,好多阵修都要先起草思路才敢布阵啊。】


        

【这可不是上古阵法,未免草率了些。】


        

陈老先生的目光直跟随着宿黎,他听过宿黎讲课,知道小先生的布阵手法跟其他阵修天差地别,比如他布阵的笔法,就完完全全是上古的笔法。所以当看到阵纹出来的时候,他顿时就注意到了其中差别:“这好像不是破山阵。”


        

王长老冷笑道:“说到底还是个小孩,阵法出现错误就开始胡『乱』画阵纹。”


        

陈老先生听到王长老的说法不禁微微拧眉,他的流派跟王长老背道而驰,再加上这些年阵法没落,以王长老为首的世家阵修越见占领主流,先前上古阵法在修道界复苏流传缓慢,就是王长老这些世家阵修背地里阻拦。他们自诩新阵法强大,却也控制了大部分上古阵图,若非《上古阵法解析》书,他们都快遮天了。


        

虽然年轻的阵修在修习古阵法,但说到底古阵法难且复杂,平日里大部分阵修还是以新阵法为主修习,更加助长了世家阵修的气焰。


        

他们这些老家伙年纪大了,该闭关的闭关,该退隐的退隐,如今还在修道界走动的人所剩无几。


        

若还是以前阵法鼎盛之时,哪有王长老的耀武扬威的时候。


        

陈老先生暗自长叹,收回思绪重新看场内,但这看他忽然看到了几道熟悉的阵纹。


        

这不禁让他提起几神来,顺着宿黎在阵台上所画的阵纹接着往确认……他没看过,刚刚那几道熟悉的阵纹不是来自‘破山阵’而是‘天罗地网阵’,而且顺着往看,还能在破山阵的雏形里看到天罗地网的痕迹。


        

直播间的网友现了阵法的差异,熟悉‘破山阵’的人很快就看出宿黎画的阵纹不对劲,开始还有破山阵的雏形在,可是越往后面,破山阵的阵纹就越来越浅,而且画法变得诡异起来。


        

【宿黎画的这是啥?这不是破山阵吧?】


        

【我刚刚还特意拿破山阵的阵法原图来比较,他前半段还挺像的,后面完全对不上。】


        

【小先生的阵纹很奇怪,省略了很步骤,开始是破山阵的画法,后面好像又变了。】


        

【呵呵,他不会是对新阵法窍不通,胡『乱』画吧?】


        

【怎么可能?破山阵的难度虽高,但对小先生来说不成问题。】


        

直播间很快就又吵起来,双方各执一词,到最后只能是官方直播间的房管动手控场,才控制住了局面。


        

而这时候,炷香已经过了大半,阵法的完全雏形还没展现出来。古阵法派系的修士不禁紧张起来,老实说现阶段能给他们古阵法扬名的年轻修士就只有宿黎了,而且直播间中来自各界的修士甚,古阵法能不能扬眉吐气全看这次了。


        

【陈老先生怎么了?】


        

【对,刚刚我就想说,陈老先生好像是在看宿黎画过的阵纹哎。】


        

【他之前不是已经看过了吗?】


        

【阵纹有什么问题吗?】


        

王长老见状道:“陈老,看归看,可不能给他提示。”


        

陈老先生收回目光,眼睛里带着不样的赞赏:“精彩,真的太精彩了。”


        

王长老皱眉:“这胡『乱』画的阵纹哪里精彩。”


        

陈老先生朗声大笑:“那是因为他在画破山阵,在画天罗地网阵。”


        

那看似潦草杂『乱』的阵纹里,赫然就是破山阵与天罗地网阵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