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场的情况也被转播到场内外的公屏上,  同时也将陈老先生那句话清清楚楚地转播出去。大多数人没能全况看清现场的情况,陈老先生此言一出,视角马上拉近,  把阵台上的情况拍下来。


        

【啥意思!?】


        

【等等,  理解一下。】


        

组委会两个阵修闻言立马靠近一看,  顺着陈老先生刚刚观看的角度往下看,  确实看到了天罗地网的阵纹,  两者连在一起,居然有重复的阵纹。


        

重复的阵纹?这不仅是一起画双阵,而且将阵纹利用起来了!?


        

“好胆量。”组委会内的阵法大师不禁夸赞:“这可是现场给题,而且还是难度较高的两个阵法,  在没经过推演的情况下他居然在这么画阵,破山阵跟天罗地网阵的阵纹完全是两种极端,一个是新时代提出的创新阵法,  另一个是继承上古阵法阵纹的古阵法,  两者结合不是容易的事。”


        

同时画双阵也有其他顶尖阵修展示过,是宿黎是要将两个阵纹完全相悖的阵法结合起来,让破山阵的阵纹跟天罗地网阵共通,  在他的笔触下渐渐重叠起来。这已经是在修改阵纹的基础上进行融合,  一炷香的时间,  是在剑走偏锋。


        

现场的阵修惊讶出声,  赶忙走到场地边缘仔细观察。


        

“双阵?!一炷香的时间画双阵?”


        

“好像真的是,天啊,  宿黎太大胆了吧!”


        

“这这??的难以想象,  小先生这是在进行挑战啊。” 一秒记住https://www.bequge.cc


        

王长老是反应最大的一个,几乎在陈老先生说完那刻他就已经走到阵台周围观看。


        

宿黎还在画,从表面看去是一个完整的阵纹,  细看又能看出破山阵跟天罗地网阵的雏形。


        

王长老看完脸『色』都变了,气呼道:“荒谬,简直荒谬至极。”


        

陈老先生:“王长老,话不能说太死。没有人做过并不代表这是荒谬,慎言。”


        

王长老甩袖走回原来的地方:“破山阵本就复杂,涉及到阵纹遍布多个层面,他画双阵不说,还把破山阵的阵法删改这么多,直接跳开关键阵纹,这已经影响了两个阵法的基础阵纹,倒是要看看最后他能不能让两个阵法成功运转。”


        

他嘴上这么说,可随着时间渐走,里却越来越慌张起来。


        

破山阵跟天罗地网阵说是基础阵法,实则上远远超过那些基础阵法,属于难题中的难题。


        

他先听过,宿黎极其擅长上古阵法,却很见他使用过新阵法,又不知道从哪听来,说是宿黎不擅长新阵法,所以才精挑细选了破山阵。


        

宿黎名声在外,普通阵法并没有难度,是让宿黎在这样的场合上利用上古阵法大显阵威,实则上是对他们这些宣扬新阵法的阵修无益。他身为王家人,知道昨天一事对王家产生多大的影响,没有勇气公然跟宿黎背后的势力叫板……论修为他还未及大宗师,多年经营才能到现在这个地位,眼下王家失势,他能依仗的只剩下新阵法流派其他同僚,若是让古阵法在此大放光彩,那他极有可能失去同僚的依仗。


        

应该没可能。


        

在一炷香内画双阵不是难事,画这种难度颇高且相悖的阵是件难事,更何况宿黎是在挑战一件前所未闻的事,他竟然敢用新阵法为基来呈现天罗地网,就连那些隐居闭关的大宗师没能做到。


        

上古阵法是出了名的难悟,阵法驳杂,极难与其他阵法相合,所以才会诞生后人专研的新阵法,这是上古阵法没落的一个主原因。


        

如果让宿黎成了,那也就是告诉其他阵修,上古阵法能与新阵法相容且更优于新阵法。


        

陈老先生却道:“你说的都对,自从阵法式微,哪怕是大宗师没去尝试把上古阵法融合到新阵法中。可王长老想过没,早在上古乃至修纷『乱』那个时期,阵修踏步成阵,别说双阵,就是三阵他们也能做到。那可是将复杂的上古阵法一个个聚集一起,才会有们如今百般专研的上古阵图。”


        

“那才是阵修最高的造诣,完全可以跟剑修媲美的完整姿态。”


        

【卧槽,双阵我的妈,宿黎这么厉害的吗?】


        

【刚刚看了下直播间视角,做了下叠图处理,你们看看,确实有部分阵纹跟两个阵法重叠……但是有些地方又被他改得很奇怪。】


        

【你没听王长老说吗?他跳过了很多步骤,破山阵那张图可是修界出了名的复杂,他跳步骤也不怕翻车?】


        

【嗯……?跳步骤,说起来有点熟悉。】


        

【跳步骤在小先生那好像是常态了……】


        

【对,《上古阵法解释》里他连上古阵法都敢跳步骤,更别说新阵法了(跪地)】


        

【???】


        

经过两位主考官的一番说辞,观看宿黎的阵法的人越来越多,直播间甚至有大佬开始实况解释,把直播视角中阵台所出的阵法跟原来破山阵及天罗地网阵进行比较,即便在电脑ai的辅助下,宿黎的阵法变化莫测,到最后观众只知道他是在画双阵,怎么画双阵完全没有头绪。


        

【脑壳疼,以为基础阵法是小先生的教学课,实际上没了解析啥也没看懂。】


        

【看懂了点,是他画的速度太快了,还没看完阵纹,他就又叠上一层阵纹。】


        

【这已经超越基础阵法的范畴了吧!?】


        

【啊啊啊,他好像快画好了。】


        

远在其他地方,直播间通过网线传播到各地。


        

隐居已久的大宗师见着晚辈将一平板立在自己面前,平板内出现那个他们先极为赞赏的小孩,此时此刻正在布双阵。


        

“太师父,你怎么不去主持武道会,你看那姓王的都在贬低古阵法。”


        

“优胜劣汰本是修界的潜在的规则,这些本是你们年轻人该面临的局面,们带得了头,却正不了你们的。”大宗师捋须看着画面中的小孩开始布置双阵:“了不起,是真的了不起。”


        

“太师父,你说他的双阵能成功吗?”


        

大宗师笑:“孩子,他可不是简单在画双阵。”


        

“啊?”


        

大宗师没说清楚,只是看向平板的目光充满了另一翻意味,“孩子,古阵法之奥妙,修道界现今没几个人敢说正参透,阵法确实是没落,只是现在还有另一线希望。”


        

-*


        

终于,在一炷香结束之,宿黎将最后一笔与最开始的一笔结合起来。


        

紧接着双手掐着手印,庞大的灵力顺着印遍布到他身体各处,最后从他脚下骤然展开的灵气阵散开,直接往双阵里注入庞大的灵力。一瞬间,白『色』的光线从阵纹里攀升,交缠成网逐渐成型,光线渐渐凝成,编织成一个困兽牢笼,完完全全盖住了阵台。


        

阳光下凝成的光线竟散着阴森的冷光,远远看去,只觉那线仿佛淬上锋利的光,稍有不慎便会遍鳞伤。


        

这是古阵法中以凶狠闻名的困阵,名为天罗地网。


        

现场的修士们屏息看着天罗地网阵逐渐成形,却完全不敢放松,终于在天罗地网阵完全展开之时,阵台中间的宿黎变幻了手印,气流层层叠开,天上的阳光在不经意间渐渐暗淡下来,紧接着在天罗地网外的地面层层叠起一个个土锥,直接把整个阵台包裹在内。


        

刹那间银线跟土椎交错在一起,冷光森然,双阵成!


        

周围的修士都看惊了,这不是简单的双阵,如果是那些阵法大师布双阵,两个阵法为了避免排斥都会分开而成,宿黎的阵法是交叠在一起,就是说他将两个阵法彻底融合,相辅相成,这哪里基础阵法!这分明就是在两个阵法的基础上实现创新!


        

【这…这是成了吗?】


        

【那当然成了,而且看起来比单个阵法还成功。】


        

【那是天罗地网吗?看着那线有点渗人。】


        

【有没有人解释一下,宿黎这样能不能过关啊?王长老不是说他不能成功吗?】


        

【老实说,哪怕是大宗师,没做过这等壮举。】


        

王长老在阵法成了的那一刻脸『色』变得极为难看,他内早有预料,只是真正看到这阵法时心里的恐慌更大。他没办法左右这场考核,看着这场考核的阵修无数,甚至那些尚未出山的大宗师有可能盯着这场考核看,若是他一作手脚,无疑是将把柄递给了全世界。


        

宿黎他怎么能,他又怎么会?!


        

难道这就是天才吗?


        

陈老先生压抑着内的激动,走到阵台旁边查看阵法,“这已经不是两个阵法了,小先生,你将两个相悖的阵法结合在一起,了不起,是真的了不起。你是怎么做到的?”


        

【什么意思?】


        

【破山阵跟天罗地网阵是两个极端的阵法,一是攻击阵法,一是辅助阵法,这两阵法又以不同的画法成就,从阵法方面解释说就是两个互相排斥的阵法。所以王长老才会说双阵不可能成。】


        

【现在是成了,而且成得非常漂亮,他不仅同时完成了两个阵法,将阵法合二为一,提出了一个新的概念。】


        

【卧槽,惊了。】


        

【这么牛『逼』吗?!】


        

陈老先生背手站在阵台周围,目光已经被阵法完全吸引:“小先生,你是如何想的?”


        

“没作多想,阵法乃是阵纹所成,阵纹乃是阵主所想,本就不存在相悖相辅的说法。”宿黎一挥手,破山阵的土锥消失的大半,继而:“就是只要你想,什么样的阵法都能接在一起,阵纹相通,只是你考虑怎么利用而已。”


        

陈老先生:“万象有所成是吗?”


        

“差不多这个道理。”宿黎说完看向王长老的方向,继而说道:“天罗地网阵有上古阵法的痕迹,他承的是广纳万象的八方阵纹,这是最好变通是当阵图底基的阵法。方才你们见先画的破山阵,其实不然,正的底基是天罗地网,破山阵虽说是新阵法,其实杂糅了许多古阵法画法。”


        

王长老忍不住反驳:“你的意思是破山阵不如天罗地网阵?”


        

宿黎微微笑:“不是不如,而是破山阵把原本简单的阵法变得更复杂了。”


        

【好像懂了,怪不得小先生删减了好多步骤。】


        

【原来他删减的是破山阵吗?好家伙,破山阵可是新阵法中的难题啊,好多阵修以能布破山阵为荣呢。】


        

【以前是在布复杂版的破山阵??】


        

王长老脸『色』阴沉:“可你未能确认失去了天罗地网底基,你精简的破山阵就能成功运转?”


        

宿黎似乎早有这样的算,他挥手一变,地上的阵法渐渐地消失,到最后只剩下一小部分阵纹,还不到原来的二分之一。而满布阵台的银丝在这时候消失不见,他凝力催动,零散的土锥顿时变多起来,密密麻麻地布满了阵纹所在之地。


        

王长老这次再说不出话了,他中套了,这个年轻一早就准备挖好了坑等他往里跳。


        

陈老先生见状道:“王长老说得不错,天罗地网确实是个不错的底基,精简的破山阵运转起来好像比您之的那版的攻势要更猛烈一些。”


        

【爽了。】


        

【之吹新阵法的那些人怎么不出来对线了?!】


        

【好家伙,原来破山阵是复杂化的阵法,之世家阵修那边还把这个阵法吹上天了。】


        

【不是说新阵法不好,只是小先生给们做了个加减法,把新阵法改得省时省力还更厉害了。】


        

【的服了,宿黎yyds。】


        

破山阵的新阵纹被直播视角录下来供所有修士观看,一开始看确实难以理解,越往后他们才发现宿黎改动的精妙之处。宿黎利用了上古阵图的笔法来修改,破山阵中原先需五阵纹的关点被改成了一,许多地方都修成了最优解。


        

【神了,被他这么改,破山阵直接变简单了。】


        

【感觉回去得学学上古阵法的笔法了,这太好用了吧?】


        

【这的是我免费可以看的吗?感觉像是看了一节大师课。】


        

场外,宿家一行人也在看直播,宿爸爸举着手机沉默些许:“这投影阵法怎么回事?这个时候不应该多拍一下崽崽吗?”


        

高空中的投影阵法正拍着阵台中间的阵纹,而且持续了五分钟之久。


        

周围的观众恨不得把投影中的阵法全拍下来,而宿家人却等着拍自家孩子的正脸。


        

宿郁的手酸了:“五分钟了,该拍一拍天才的正脸了吧?还等着发朋友圈呢。”


        

离玄听看了会时间:“考核的时间有限制,接下来应该就是接实践了。”


        

陈惊鹤微微皱眉:“给易老总打个电话。”


        

而场内,围在阵台周围的修士变得多起来,一个个都在研究阵台上的破山阵。为了方便他们观察,宿黎只好从台上移到其他地方坐着,瞥见一脸菜『色』的王长老。


        

不用这么夸张吧?用得着脸『色』这么差?


        

再过了几分钟,周围的人越来越多,而实践的考核久久未开始。


        

宿黎看了下手表,内推算着午餐的时间,继而抬头看向两位考官,“们可以开始了吗?太晚了就赶不上爸爸预的餐厅了。”


        

陈老先生见王长老脸『色』,于是让工作人员清场,继而主动问道:“小先生,实践的规则是从们两个考官中选择对阵,你可有人选了?”


        

宿黎点了点头,看向王长老:“王长老是身不舒服吗?那接下来还主持考核吗?”


        

王长老回过神来,咬咬牙:“那当然可以。”


        

“好啊,那就你吧?”


        

宿黎勾起笑容,一脸天无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