宿黎此话一出,  场内外所有人的注意力马上从阵法转移到宿黎跟主考官身上,尤其是看到王长老一脸菜『色』,直播间的朋友们莫名就感觉有点好笑,  特别是原先本就对王长老观感不好的修士,  此时更是笑开了花。


        

【笑死我了,  宿黎这是跟王长老杠上了吗?】


        

【我现在只希望王长老能把考核时间拖长一点,  我真的好想继续看下去。】


        

【我竟然开始担心王长老的安危……】


        

【对,  明知道王长老的修为比宿黎高,可是不知道为什么我感觉他一会输的很惨。】


        

谢和风第二天没考核任务,他很快就过来阵法这看热闹,与他同行的还有凌铛木渐。三人到达阵法考核点的时候,  便看到场内颇为混『乱』的局面,只见对阵的阵台上阵法频出,宿黎跟主考官展开斗法,  一阵对一阵,  宛如白日的花火,让人卡得眼花缭『乱』。


        

而且因为这边动静太大,引来了不少人的注意,  周围围观的人越来越多。


        

“原来阵法斗法还可以这样的?”凌铛都快看呆了,  尤其见到场内阵台上的宿黎灵活地穿梭各式阵法,  避开之后又极快掐符布下另外的阵法,  环环相扣,让人应接不暇:“这阵法斗法是什么原理?”


        

“阵修会提前布下几道阵纹,  而后在战斗的过程中不断添加阵纹。”木渐给她解释道:“阵法的考核好像就是这样,  但不知道是不是我的错觉,我总觉得宿黎的添加阵纹的速度比考官还快。”


        

谢和风扫了一眼场地内的主考官,一下子就认清与宿黎对战的人:“跟他对手的人是王长老。”


        

“王长老……”凌铛骤然想起来:“我想起来了,  我门内有几个学阵法的师兄说过王长老。听说他修为顶多就算是高阶修士,完全抵不上大宗师。来这儿之前,我师兄还说这人偏袒新阵法,对古阵法完全看不起,背地里还有很多世家支持他呢。” 首发域名www.bequge。cc


        

木渐作为树人族,却也早听族内人提及人族世家,其中确实有很多迂腐之辈,也爱搞拉帮结派的事,“听说这次他能当上主考官,还是王家跟孙家推他上去……不过我听说那两世家好像遇到麻烦了,你们人族道修盟主好像也打算整顿其他世家……”


        

谢和风微微皱眉:“王家一倒,王长老身后失去一大依仗,怪不得他有些着急了。”


        

他没明说,从场上的情况看来,王长老何止是着急,简直连同阵法都懈怠了。宿黎修炼的时间不长,修为自然比不上王长老,虽然有阵法传承为底基,但修为灵力这些是需要时间积淀。按理说主考官作为经验丰富的长者,即便压低修为也胜在场的修士,可王长老作为高阶修士,也是阵法考核的考官,却在这样的场合上如此狼狈。


        

很快,与主考官对阵的五击已然结束。


        

王长老满头大汗,看着站在不远处的小孩,深觉自己遇见了魔鬼。


        

宿黎拱手:“王长老,承让。”


        

组委会内,道修盟主见到这一状况,脸『色』微变,只是身周的气压低了不少。


        

这次武道会,是人族道修联盟主持召开,包括筹备也包括邀请评委,这些都是道修联盟其下各个分支提上来的方案,他记得王长老,这是几大世家推上来的人,曾信誓旦旦说是现代阵法领头人,如今却让道修联盟,甚至让整个武道会都因此受到质疑。


        

“刘道长,徐道长。”盟主朝着组委会内两位阵修说道:“接下来阵修考核之事,可能要叨扰二位多多费心。”


        

两位阵法大师相看一看,心中有了打算:“应该的,这是我们身为道修联盟成员的职责。”


        

看来盟主这次,是真的动了怒火,世家那些修士竟敢欺上瞒下,这件事处理不好便是让武道会的威严扫地啊。


        

场内,王长老一下场就被等候在旁的工作人员直接请走,姿态狼狈,甚至没给他继续留在阵法考核现场的权利。其他修士面面相觑,也没明白到底发生么事,只见王长老被带走后,阵法考核现场的主考官就落在陈老先生身上。


        

【王长老干啥了直接被带走!?】


        

【听说他上位的方式不简单,是被世家推上去的。】


        

【又是世家,阵修圈子就是被那些世家搞成现在的局面,好多大宗师都退隐了。】


        

【等等看消息,感觉武道会那边应该会给说法。】


        

【不过宿黎是真的强,居然能把高阶修士的王长老『逼』到那种窘境。】


        

【你们没注意他布阵的速度吗?我怀疑他完全不需要推算,哪有人布阵的速度这么快。】


        

阵修联盟这边的动静是在太大,来看情况的人越来越多。谢和风本来是想等宿黎考核结束去找他的,没想到遇到了一个意外的人。在一众修士之外,俞司的身影格外显目,他似乎是在看场内的宿黎,又似乎有些漫不经心。


        

“俞司?他也来看宿黎的考核了?”凌铛也注意到人,“我听其他人说,好像俞司还很在意宿黎。”


        

木渐点头道:“不可不在意,俞司也是妖族人,甚至是年轻一辈中名声最响亮的妖修。宿黎跟他同时返祖传承,来到武道会这边,俞司的风头完全被压了。”


        

谢和风道:“俞司大概不会在意这些,因为压风头的事也不是第一次了。”


        

凌铛好奇:“嗯?”


        

“先前俞司在妖族内的大比中获得三连冠,却被一个妖族百年大比夺走了风头。”谢和风平静地叙述着:“原因是妖族百年大比上出现一个天才,好像是才十二三岁,获得了百年大比的优胜。我记得那个获胜的妖族……好像也姓宿。”


        

场外,宿郁打了个喷嚏,“这谁在挂念我?”


        

宿爸爸刚打完电话:“回头吃点感冒『药』,哪有么挂念,这都是生病前兆。”


        

宿郁『揉』了『揉』鼻子:“黎崽也太没给那姓王的面子,不过干得不错,这人就不用给脸。”


        

宿明捧场道:“这个我知道,叫打脸。”


        

“你这懂得还挺多的?平时游戏没少打吧?”宿郁意味深长地瞥了宿明一眼,而后道:“爸,我前两天刚看了新闻,说是小朋友玩手机玩多会近视,我建议控制明崽的上网的时间。”


        

宿爸爸闻言:“明崽,打游戏呢?”


        

宿明:“哥哥胡说八道!”


        

宿郁:“有本事你把手机拿出来给我看看。”


        

宿明解释道:“爸爸,我是学习后才打游戏的。”


        

宿爸爸道:“明明,但是不能打太久,要注意劳逸结合。”


        

宿郁:“……?爸你这叫溺爱!”


        

宿家父子三人这边还吵着,另一边离玄听的目光却放在投影阵法上。


        

阵法考核组此时结束了考核,拉长了视角正在直播现场的情况,离玄听很快就注意到左上角角落里站着的人,上次在剑法考核的时候他便看过这人一眼,而现在他又出现在阵法考核的现场。离玄听微微提神,他知道那人的目光正在看着场地内的宿黎,而且看了很久。


        

“玄听?这么了?”陈惊鹤问道:“发生么事了吗?”


        

离玄听微微收敛目光,问道:“那个人是妖族吗?”


        

陈惊鹤循着他所指的方向看去,“那是俞司,也是凤凰大人这次武道会大的竞争者,据我估算,他应该是此次武道会中最强的修士,应比谢和风还强。这人怎么了吗?”


        

离玄听收回目光:“没什么。”


        

场内,宿黎微微抬头迎上俞司的目光,注意到他眼底妖瞳的异光,妖?


        

“小先生,我与另外两位阵法大师商量过后此次阵法考核的评分已出。”陈老先生认真地看着他:“这个分数是我们综合过后觉得适合您的分数。”


        

“100分。”


        

【!!!这是考核以来最高的分数吧?!】


        

【对的,其他考核组都没出现满分的情况!】


        

【小先生厉害!!】


        

陈老先生还在继续:“以我们几人的观点来评判你的成就实则不够全面,我们认为你所能获得的成就比现在还要宽广,我们也敬重你在这段时间为阵法一门带来的广阔视野。今日一场考核,我们受益匪浅。”


        

宿黎拱手以对:“陈老先生,言重了。”


        

【陈老这个评价,好高!】


        

【陈老一直把小先生成小老师看,我还听说他之前就一直在夸他。】


        

【我对宿黎的强有了一步的认知。】


        

【妈妈,我看到了活的天才,还是那种天才中的天才。】


        

【你们快去看武道会官网,好像出公告了。】


        

宿黎结束了阵法考核,获得的成绩也算理想,应该能进前三十。


        

他内心盘算了下接下来的情况,如果一切顺利的话,只要在第三阶段的擂台战里获得优胜,那千秋铃应该能到手。


        

嗯?为什么周围怎么热闹?


        

宿黎微微抬头,发现阵法考核现场的工作人聚在一起讨论什么,连着方才还与他说话的陈老也一脸严肃地其他人说话。他心中正存疑,忽然有股奇怪的波动的涌现,来自于几年前他锻造的几块假裂片,那几块裂片被他做了手脚,正被四处逃窜的单修阳持有……而现在,他忽地感应到其他裂片下落。


        

体内的剑影正一下接一下窜着,这也意味着单休阳遇到了真的裂片!?


        

他压着魂之上的躁动感,余光瞥道考核场出口方向,身形一动急忙走过去。


        

场外,宿郁正看着手机,修道界某论坛推送了一条最新消息。


        

周围议论纷纷,很显然武道会这则推送意义重大,议论声四起,多数人的注意力全被手机推送吸引。


        

“我靠,武道会出公告了……”宿郁扫了几眼,“人族道修盟主还真的厉害,一口气就罢免了两个世家的席位……这王长老也上头榜了,居然是走后门进去的。”


        

宿爸爸道:“这有么好震惊的,这次人族踩了不少妖族的线,既然是修道界的武道会,人族那边不给个说法,等武道会结束恐怕另有一番争执。有些世家地处高位,早就目中无人,是时候给个教训。”


        

陈惊鹤道:“这不奇怪,他能坐在盟位上这么多年自然不会任人摆布,应该是早对世家一派的做法不满,这次武道会应该只是一个契机,你等着看吧,武道会之后人族道修联盟估计要大换血了。”


        

几人讨论到一半,坐在宿明旁边的离玄听突然有了几分异样,只见他微微抓着扶手的手柄,已有几分剑意控制不住散了出来。陈惊鹤跟宿爸爸第一时间发现了不对,立马将离玄听的剑意控制下来。


        

“怎么回事?”


        

离玄听按住心中的躁意,“是裂片,武道会上出现了第二块裂片。”


        

而且他跟宿黎居然在这个时候才发现,裂片的距离竟然如此近。


        

除了他们目标的千秋铃,还有另一个裂片出现了。


        

“你怎会有这反应,莫非……”陈惊鹤马上意识到事情的不对,“不好,得先把凤凰大人接回来。”


        

“宿郁!”宿爸爸喊了一声。


        

宿郁直接从观众席上翻身而下,身形一动直接闪至考核场的入口处。而此时,宿黎掩住身体的异样离开了考核场,刚走出去没多久,就听到周围的声音越来越多。


        

“小先生!?”


        

几个修士注意到宿黎,正往他这边走过来。


        

宿黎微顿,刚走几步就被一只大手盖住肩膀,他稍稍抬头,只见他哥挡在他面前,直接把那几个修士隔开。


        

“不好意思,要签名能不能改天?”宿郁把外套脱下来丢给宿黎,而后道:“人有三急,先让我弟上个厕所?o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