几个修士目送着小先生远远走去上厕所,  没过半会,其中一个默默指着旁边路引牌:“那个……卫生间的方向好像在这边。”


        

“小先生,走错啦,  厕所在这边!”


        

修士们的声音从背后远远传来,  宿黎迫不及待加快脚步跟着宿郁从另一边出口出去,  他披上宿郁的外套之后脸上的图腾受体内裂片的影响控制不住冒了出来,  宿爸爸跟陈惊鹤早已早好应对之策,  几乎是在宿黎跟离玄听还未暴『露』前就将两人送酒店。


        

“这怎么会突然变成这样?”宿爸爸与陈惊鹤退到房间外,把房间留给宿黎跟离玄听。


        

陈惊鹤刚打完电话,表情严肃:“应该不是突然出现的裂片,可能是和单修阳有关。先前凤凰大人留的假裂片,  我们一直有在跟踪他,他的位置确实在武道会附近。”他的心腹也一直跟着,这段时间没见单修阳有其他异动,  假裂片的线放出去这么长时间,  没想到居然在这时候有应。


        

“果新出现这个裂片是一直被人持有,那么他应该有其他的方法掩藏了裂片的气息。”


        

否则这块裂片从出现在松临山开始,应该早就被凤凰大人发现,  不是在这个时候突然出现。


        

宿爸爸道:“那单修阳那边跟什么人接触过?原先我就觉奇怪,  他这么多年都能躲过剑宗的追缉,  会不会背地里其实有其他人在帮他。”


        

“这点有消息但还不明确,  我的人还没把消息传过来。”陈惊鹤看了下手机,打开最新一条短信,  “他只说单修阳绕到考核场后面,  似乎进入了考核场。你我都知道,考核场后边皆是武道会的特别来宾,要么是组委会里的人,  要么是现在还在场上考核的考官,还有可能是在考核场内修士。”


        

宿爸爸:“这难办了……”


        

他刚说完,兜里的手机忽然登登登地响起来,“等会我接个电话。” 记住网址https://www.bequge。cc


        

-*


        

房间里,宿黎竭力循着布在假裂片上的阵法探寻位置,只确定单修阳现今在武道会场馆附近徘徊,但似乎与那块的真裂片的接触渐行渐远了。神魂之上的躁动也渐渐停止,凤凰图腾爬了半身,他停下来歇了会,看向旁侧打坐的离玄听:“压下来了吗?”


        

“压下来了。”离玄听依旧紧闭双目,“这次的裂片对你我的影响比预料的情况更大。”


        

“不错……裂片分为七块,但有一块裂片占据玄听剑最大剑身,我大概清楚出现在考核场内的是哪块裂片。”宿黎仔细捋清现在的情况,他们手里有块裂片,假设千秋铃里有一块,出现在考核场内的是另一块,就说明如果他们一切顺利,这次是可以一次『性』找回两块裂片。


        

离玄听问:“问题在单修阳身上?他怀疑裂片真假了吗?”


        

“我先前给了惊鹤很多假裂片,后来考虑之后只让惊鹤放出去几块我们已有的裂片,要是当时全放出去估计就打草惊蛇。”宿黎沉思片刻:“裂片可以假『乱』真,我猜测单修阳去见这人,应该是趁着武道会人流混杂,与那人交流情报,这情报很有可能与裂片有关。”


        

且那块裂片被上了禁制,他们现在完全感应不到裂片的下落,只能根据附着在假裂片上的阵法来推测情况,刚刚他跟离玄听会出现那么剧烈的反应,只可能是那人把真裂片跟假裂片放在一起。


        

离玄听睁开眼,“他很谨慎,没带走假裂片。”


        

“是啊。”宿黎把外套脱了,“果说单修阳把假裂片给他,我们还省了功夫,没想到那人愿意把假裂片留在单修阳那,向来应该是很信任单修阳……不对,有件事很奇怪。”


        

离玄听一顿:“怎么说?”


        

宿黎微微拧眉:“我不确定,只能让惊鹤再查一查单修阳。”


        

他从床上跳下去,走过去把房间门开了。


        

刚一开门,忽然就看到门外有些嘈杂的情况,他微微一愣,往前一看便看到一个熟悉的身影。


        

那人似乎是刚刚才进来,他爸爸才开了门。


        

“妈妈。”宿黎喊了一声。


        

站在门口的宿妈妈循声头,“崽崽,想妈妈了吗?”


        

她走过来把宿黎抱起来,掂了掂道:“崽崽瘦了啊。”


        

宿黎微微倾头:“妈妈不是拍戏吗?”


        

“拍完了,赶过来看崽崽。”宿妈妈抱着孩子,见到跟在宿黎身后出来的离玄听,便道:“玄听长高了。”


        

“长高了3cm。”离玄听回答道。


        

宿妈妈有点遗憾:“那我带过来的新衣服不知道合不合身。”


        

不远处,酒店的工作人员正用拖车带着好些个箱子进来,很快就垒在房间门口,整整有五大箱。被宿妈妈抱着的宿黎见状一哆嗦,问道:“上次的衣服还没穿完……”


        

“那是上个月的,这个月换新衣服了。”宿妈妈『揉』了『揉』孩子的脸,“图腾都冒出来了,快收回去。”


        

宿黎这才注意到自己脸上的图腾,稍稍控制就给缩回去:“妈妈还要去拍戏吗?”


        

“拍完了,这段时间就留在这边。”宿妈妈看向正在搬箱子的宿爸爸:“清风,你请假多久?”


        

“到武道会结束,前几百年攒下的假还挺多的,妖管局那边知道情况就帮我安排了,老师代课一学期。”宿爸爸把箱子放好:“等武道会结束,我们一家还能去旅个游什么的。”


        

宿郁带着宿明从浴室里出来,两人湿漉漉的,“妈来了?等等,我再叫个外卖。”


        

宿妈妈见状道:“宿郁,说过多少次给弟弟洗完澡要擦干……”


        

宿明抖了抖头发:“我想吃冰淇淋。”


        

“知道了,一会就给他擦。”宿郁翻着手机点外卖,“吃什么冰淇淋……你刚刚还说喝『奶』茶的。”


        

宿明:“我想吃冰淇淋『奶』茶。”


        

宿郁:“再说连『奶』茶都没有。”


        

晚上一家人是在酒店里吃外卖,宿妈妈这次过来可以待到擂台赛结束,到时候一家人再一起回去。陈惊鹤吃饭吃漫不经心,手里一直在跟人对接聊天,似乎是在查单修阳的事。等到饭快吃完了才道:“下午武道会发生了一件大事,有人潜入武道会的武库偷东西,不过被看守的人拦下来,没成功。”


        

宿黎微顿:“谁去偷?”


        

“单修阳。”陈惊鹤说完正想夹个鸡爪,发现空盘只好缩回筷子:“不过他没被抓,好像有人给他通风报信,所以跑了。不过千秋铃就放在武库里,他这个行为暴『露』了问题。”


        

离玄听道:“帮助他的那人知道千秋铃里有裂片?”


        

宿妈妈刚听宿爸爸说,知道大概的情况,见状不禁道:“那这人应该对武库很熟悉,我听人说武道会武库的防守很是森严,有大宗师亲自把守,单修阳能逃走,想来做了很大的准备。”


        

陈惊鹤道:“不排除有这个可能,只是现在这人在暗处,我们在明处,不好处理。只能先继续跟着单修阳,他应该还会跟那个人在见面。武道会那边我会跟道修盟主商议,在武库周围多加些防备,剩下的就等我们拿下千秋铃了。”


        

宿郁的『奶』茶到了底,闻言道:“这不简单,等我们拿到千秋铃,那个谁不就会自己暴『露』到我们面前吗?因为千秋铃到我们手里了,他想要偷也只能到我们这头了。这叫什么?那个词语叫啥来,什么兔?”


        

宿明举手:“我知道,守株待兔。”


        

宿郁:“语文学得不错啊明崽。”


        

宿明道:“我考满分的!”


        

宿郁:“哦。”


        

“对,是这个道理。”陈惊鹤说完想起另一件事来:“对了,擂台的规则改动了。”


        

宿黎原本在思索着那人想要裂片的目的,乍一听到陈惊鹤的话有点意外:“改动什么了?”


        

武道会分三个阶段,到第三个阶段就是传统意义上的擂台赛。


        

由一方守擂,一方攻擂,留在擂台上的修士为擂主,一天至少进行三场擂台,最先守满七擂的人晋级,攻擂连续失败三次的修士淘汰。规则复杂,有对阵表,这是三个阶段中最能考核修士个人实力的比赛规则。


        

“因为以往擂台赛的制度太胶着了,大家实力都不差,守下七擂的人太少,武道会持续的赛程长。”陈惊鹤解释道:“虽然这次的武道会前两个阶段结束早,但擂台赛的规则改动的方案好似先前就定下来,没来得及变通。武道会在擂台赛的赛程前加赛了一局大『乱』斗。”


        

“大『乱』斗?”宿黎有点陌生:“怎么说?”


        

宿爸爸闻言解释道:“大『乱』斗不是武道会惯有的规则,是来自妖族大比,跟你第一阶段遇到的试炼场有点相似,但这是以个人为战,厮杀为目的,最后留下一定的人数便会结束大『乱』斗。”


        

“不错,这是来自妖族的赛制,以实力为尊,相对言比较残忍,但符合修道界弱肉强食之理,武道会那边经过考量之后打算用这个制度来淘汰一些侥幸晋级的修士,缩短赛程时间。”陈惊鹤继续道:“这次大『乱』斗限定名额为14人,就是说30个人里只有14个人能晋级,之后进行擂台赛选出最终擂主,擂主成为武道会的优胜。”


        

宿黎思索了下:“就是说,我经过大『乱』斗后,我需要连战七局才能取胜?”


        

“对,且果有多名擂主诞生,则会进行1v1争夺。”陈惊鹤道:“考虑到修士灵力消耗的问题,一天最少打三场,但这对修士也是极大的考验。”


        

这规则的变动实际上对他们并没有过大影响,最大的区别就是在大『乱』斗上,只是大『乱』斗这种场合全怕抱团行动,尤其是强,可能刚一开场就会被所有人群起攻之。


        

宿黎自然是不怕这些,只是担忧暴『露』过多实力。


        

“哇抱团搞人太恶心了。”宿郁听完道:“当初百年大比的时候就是这样,一个个看我年纪小以为好欺负,一开局就全冲我来了。”


        

宿明好奇问:“那他们打败你了吗?”


        

宿郁哼哼两声:“怎么可能?最后还不全被我收拾了。”


        

这会还在讨论着,忽然宿黎的手机铃声响起,几个人齐齐看向宿黎。


        

屏幕上显示着是谢和风的名字,几个家长好奇心马上就起来。


        

“他怎么会有你手机号码?”


        

“这是不是做饭不好吃的那个散修?”


        

“他打电话给你干嘛?”


        

“上次试炼场的时候木渐说互换联系方式,大家都换了。”宿黎当着家长们的面接了电话,听了几句后若有所思地应了声。


        

他说完挂了电话,“谢和风应该也能晋级了,他刚来约我说大『乱』斗一起走。”


        

离玄听温声道:“你当初真是挑对人了。”


        

宿黎有点感慨:“是啊,有些事来全不费工夫。”


        

-*


        

考核场的考核持续了半个月才结束,结束后给修士三天的休息时间,很快便要进入第三阶段的大『乱』斗。这次考核晋级了三十人,其中只有两个宿黎熟悉的面孔,一个是谢和风,另一个是树人族的木渐。木渐到晋级消息之后也打电话过来,说是大『乱』斗中有需要帮忙的可以直说。


        

半月来宿黎就一直跟着陈惊鹤调查真裂片的事,还真让他们查出几个举止怪异的人来,都是单修阳接触过的人。但单修阳也谨慎,与这些人交流的时候没过多暴『露』,一时半会没能捉住幕后之人。很快大『乱』斗就到了,为避免裂片影响,宿黎在大『乱』斗的隔天就把自身跟假裂片之间的联系切断。


        

这次大『乱』斗的会场比以往的会场都要大,宿家了最佳位置观看比赛,宿家爸妈与陈惊鹤带着宿明离玄听到现场观看。宿郁假期结束就走了,赶着去上课,临走前表示会在网上看直播,周六日再过来看,让宿黎争气点拿个第一名。


        

实际上宿黎知道这是口头打招呼,估计比起他的比赛结果,他哥可能更关心明天上什么课。


        

宿黎穿着可爱熊白t恤以及黑『色』短裤,带着妈妈先买来的渔夫帽,背着个透明的包包,包包里挤放着平板零食,还有一个若隐若现的奥特曼。


        

比起参加大『乱』斗,他这身装扮更像是去海边玩沙子,一经常就引来所有修士注意。


        

场外人声鼎沸,高高垒起的墙上附着防御阵法,宽大的『乱』斗舞台中零零散散站着三十个修士。


        

【分享小先生今日穿搭。】


        

【每次我都感觉他跟整个会场格格不入。】


        

【我看到了他的包,带奥特曼是什么鬼?!】


        

【咋了?瞧不起奥特曼吗?】


        

【只有我发现他的零食换了个牌子吗?小先生不是很喜欢吃巧克力吗?】


        

宿黎透明包包引起大多数网友的注意,那个人间杀器平板就不用多说,他们看了犯怵。他们更多的是在讨论奥学以及零食,甚至有的已经开始上网搜同款,结果被价格劝退,只能高呼富贵人家。不少网友还从直播间的视角里看到现场的观众席,之前两个阶段重点是场地内,基本上没拍到观众席,这一看很容易就注意到观众席前排一条红『色』飘扬的横幅上。


        

横幅被灵力加持着凭空飞扬,底下排排坐着几个人,网友们一下子就认出来。


        

【我看到了宿女神!】


        

【这横幅……】


        

【???小先生的父母这么上道吗?还带横幅应援牌?!】


        

直播间在热议着,宿爸爸却看着场内的小豆丁儿子,不禁有点心软:“明天还是给他发几块巧克力吧?”


        

宿妈妈举着相机拍照,闻言偏头:“不是你说不能溺爱孩子,主动给他没收的吗?”


        

她说完道:“早上我不是把他那个奥特曼拿出来了吗?这孩子怎么放进去?”


        

宿爸爸于心不忍,道:“明天给他发两块,就发两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