场地内凹凸不平,  而且还飞着几道黄沙。主持人还没宣布大『乱』斗开始,宿黎就已经给自己撑了个防沙的阵法。


        

【该说不愧是宿女神的儿子吗,这么讲究?】


        

【宿女神?你们是在说宿余棠吗?】


        

【对对对,  本女神粉开始安利新电影。】


        

【我怀疑小先生这一身就是他妈妈打扮的。】


        

场内其他修士正在热身准备开场,  而刚刚布了防沙阵法的宿黎又找了个靠墙的地方,  挪了一块石头当椅子,  就这么坐下了。


        

【?】


        

【接下来就该吃零食了。】


        

【他可能是真的来度假的。】


        

【我还很担心他年纪小被其他人针对,  但我现在不知道为什么突然放下心来。】


        

直播间的网友们注意力全在宿黎身上,官方的视角还特别坏,刻意把宿黎坐着休息的镜头与其他人努力的镜头作对比,明明是严肃的大『乱』斗场合,  却莫名营造出一种诡异的喜感,以至于网友们只顾着‘哈哈哈哈’,连主持人宣布开始都没注意到。 一秒记住https://www.bequge.cc


        

一开始所有的选手都是分开,  布在圆形『乱』斗场的四周,  几乎是宣布开始的那一刻,谢和风跟木渐同时往宿黎的方向赶去,好在他们的距离不是很远,  赶在其他人往宿黎那个方向走之前两人就已经赶到宿黎身边,  只是刚一走近,  便看到那直冲云霄的防沙阵,  其次便是在阵法里搬石头挪位置的小朋友。


        

到他们来了,宿黎打了声招呼:“来了?”


        

谢和风有点犹豫地点了点头:“你这是在干什么?”


        

“我估算着时间还挺久的,  打算坐下来等。”宿黎余光瞥了下周围,  不远处还有几块石头:“要不一起?”


        

谢和风:“……叨扰了。”


        

【为什么?他这个态度给我的感觉像在请人到家里做客。】


        

【你不说我还不觉得,你这么一说……】


        

【哎急死我了,他不能有一点点紧张感吗?】


        

【我好像就没看到过宿黎有紧张感?】


        

远处,  其他修士已经陷入混战,引得四处尘土飞扬。而宿黎这边因着防沙阵未受干扰,仿佛是个世外桃源。谢和风早在昨日就隐隐听到其他消息,像这样大『乱』斗的场合,对于某些修士抱团而行极其有利,之后的擂台赛完全看个人实,如果想要淘汰掉实强劲的对手,大『乱』斗就是个最佳的地点。


        

谢和风并非忘恩负义之人,第一阶段宿黎虽然说是利益交换,但实际上他们并未多做什么,全靠宿黎一人阵法控场,他想借此机会还一份人情。


        

而木渐也有同样的想法,昨日他就听闻部分修士抱团意欲对宿黎下手,其实说到底也简单,两个阶段下来,最出风头的修士就是宿黎,而且他是小孩子,涉世未深,纵然阵法优秀却也没多修行几年,几个修士车轮战下来未必能撑住。


        

果然,没过多久便有几个修士冒着尘沙骤然袭近。


        

谢和风不作他想直接上前,一剑把二人挥退,与此同时,木渐的藤蔓也周围的场地包裹起来,给谢和风提供了极好的落脚点。两人不由自主一起行动,给突袭的修士造成了极大的阻碍,但过来的人一共有五个,很快就工明确各自突进。


        

宿黎看到这个情况微微动神,余光一扫几乎把场内其他情况看清楚,不远处还有几个修士赶过来,看来他们这边的目标确实很大。


        

宿黎感慨道:“我们还挺受欢迎的。”


        

“什么?”谢和风微微一顿。


        

宿黎指着不远处赶来的修士:“看看,这不人挺多的吗?”


        

远处赶来的修士加入战局,让本来有点混『乱』的场面变得更加混『乱』,合上原五个修士,眼下的修士直接变成八个,纵然是谢和风和木渐合手也渐渐变得吃起来。


        

【卧槽这些修士好过啊,开始上演围殴了。】


        

【你看看其他视角,俞司那边一个人拖了五个,我猜他们就是想靠这个机会把最强三人淘汰的。】


        

【也别说他们恶心,这也是规则允许的范围,这次武道会的奖励丰富,这些人会动心也是自然。】


        

【啊……怎么会这样?】


        

【哎都是活在新时代的孩子们,我以前去秘境的时候,这种事多得是,习惯就好了。】


        

【啊这,我刚刚也没看宿黎布阵,该不会只能靠谢和风跟木渐吧?】


        

高台之上立着组委会的席位以及各位大宗师,场内的情况全被他们看在眼里。


        

“宿黎好像没有动?”其中一位关注谢和风的大宗师注意到宿黎的动态:“谢和风跟木渐虽然能拖住时间,但久而久之他们的灵力消耗也会上来,这个时候应该是布阵的最好时机,他却没有动。”


        

“他应该在考虑什么?”另一人道:“他一直在观看周围。”


        

阵法大师微微沉思:“他不是没有动,那应该不是简单的防沙阵。”


        

可是具体是什么阵法,他还没观察出来,暴『露』出来的信息量太少了些。


        

-*


        

人声鼎沸之中,有一个穿着长袍的身影从员工专属通道走过,来往修士热情地跟他打着招呼,最后他拐角走到大『乱』斗的观众席上,隐藏在一众观众当中。


        

而这时,有个披着灰袍的男人走到他身边:“武库那边增加了人手,我失手了。”


        

长袍男人的目光落在场地里,出的声音经过伪装,听起来极其沙哑:“看来上次闹出的动静不小,没想到增派人手的速度这么快,不好拿。”


        

“那你要怎么处理?”灰袍男问道:“如果不把千秋铃偷出来,到时候可就落到其他修士的手里了。”


        

“不急,如果我们不能从武库里动手,那就只能让武道会把千秋铃拿出来。”长袍男笑道:“底下的人,你觉得最后能获得优胜的人会是谁?”


        

灰袍男闻言声音不禁沉了几:“你问这个我哪清楚,我又没注意这次武道会有谁。”


        

他说完又看向底下的情况,又扫了白屏上的修士名字:“那应该是谢和风或俞司吧,年轻修士里也就他们两个名声最大。”


        

“不一定。”长袍男人指着谢和风身后的小孩:“说不定那才是这次的优胜。”


        

“宿黎?”灰袍男看到小孩不禁想起其他事,冷声道:“那孩子不好对付,我现在还被陈惊鹤追着,也不知道他哪来的情报网,竟然比剑宗还难缠。”


        

长袍男笑了笑:“修阳,稍安勿躁。千秋铃最后会落在这场内其中一位修士身上,我们想要夺得千秋铃,那就只能从他们身上下手。宿黎跟俞司自然不能是我们的目标,他们背后的势力太大,要想让最后的计划成功,我们只能让谢和风获得优胜。”


        

单修阳一顿:“谢和风?对,我记得他是散修,背后也没有能依仗的势力。”


        

长袍男:“武库那边你让你的人继续,但同时我们也不能放过谢和风这个棋子。”


        

两人的声音被掩在观众的热闹声下,陈惊鹤耳朵上的通讯器红灯闪了闪,他闻声扫向左侧远处的观众席。、


        

离玄听问:“人找到了?”


        

“找到了,果然在观众席上。”陈惊鹤微微皱眉,“只是人太多了,那两人站得位置刁钻,我的人没敢靠近,没能看清那人是谁。”


        

离玄听笑了笑,重新看向场内的宿黎:“没事,他有办法。”


        

宿明抱着应援牌,努力去瞄宿黎的位置,只可惜那边打得有点激烈,他只看到尘土,就没看到他哥哥,“爸爸,挡住了。”


        

宿妈妈也道:“这设计太不合理了,下次给组委会写个建议信,建议他们把场地搞成水泥地,不然这拍照就没法拍。”


        

宿爸爸解释道:“我听说打擂台的时候是水泥地。”


        

宿妈妈调了调相机,捕捉到场地内的情况,微微拧眉:“崽崽这要做什么?”


        

大『乱』斗内,谢和风跟木渐的攻势渐渐慢下来,与他们交手的修士变得默契,前应该是谨慎宿黎没过多动手,宿黎没出手之后攻势越来越快。


        

谢和风明白,这些人是有备而来,而目标应该是他跟宿黎。


        

木渐迟疑地喊了声:“这样下去不行,我们的灵力消耗太快了。”


        

【啊啊啊啊好危险!】


        

【宿黎怎么还不动,急死我了。】


        

【他这样也太那个吧,人家谢和风跟木渐是来帮他的,结果他坐视不理还不知道在看什么。】


        

【你们有没有觉得那防沙阵很奇怪,这么多人交手的灵气波动,居然没撼动那阵法。】


        

【卧槽,他动了!】


        

宿黎扫了眼周围的景况,继而接受到识海里离玄听的信息,抬头看向观众席上离玄听的方向。


        

找到了是吗?


        

他稍一挥手,原本竖立着的防沙阵马上就变得柔和起来,敌对修士的攻击一打到那屏障上就被柔和化解,好像碰触到一块巨大的海绵。谢和风跟木渐状立马退到防沙阵后,刚一回头就听到宿黎的喃喃自语。


        

“墙高了,这样没法看到脸……”


        

谢和风跟木渐一愣,什么叫没法看到脸?


        

他们注意到宿黎的目光好像在看观众席外,却不知道宿黎到底想看什么。


        

【哎他在掏什么东西?】


        

【不会吧,这个时候还吃零食?赶紧把那几个修士解决了。】


        

【等等,好像不是在掏零食……】


        

【奥……奥特曼??】


        

【?????????】


        

在所有人的注视下,宿黎从背包里把那个儿童半截手臂长的奥特曼拿出来,按亮了他胸前的红灯后就放在旁侧的石头上。他双手捏着手印,只见一个阵法印在奥特曼的脚下展开,紧接着光从它与阵法接触的地方节节攀升,最后在奥特曼的身上罩了一层淡淡的红光。


        

【卧槽!!!!!】


        

【奥……奥特曼变身?!】


        

【这也太酷了吧!!!】


        

周围的修士还在极破坏防沙阵,而宿黎的手势一边,底下奥特曼的动作忽然变得规范起来,紧接着一道巨光冲天,高大的奥特曼虚影出现在大『乱』斗的场地上。


        

“这是什么!??”


        

“这么是什么机关人?”


        

“哪是机关人!这是奥特曼!!”


        

“啥???”


        

“这变身让人直呼内行。”


        

组委会上的大宗师们见状微愣,看着那外观奇特的傀儡,不禁有些失语。


        

“这是傀儡阵?不对,傀儡阵是作用在那个小玩偶上……”


        

阵法大师恍然大悟:“这应该傀儡阵之一,上古阵法中的虚影傀儡阵。”


        

正当所有人惊愕之际,宿黎的指尖微抬,小奥特曼即傀儡立刻做了一记勾拳,空中虚影随之而动直接把防沙阵周围的修士打飞。


        

坐在观众席中的宿明眼睛都亮了:“哇——奥特曼打小怪兽!”


        

而旁侧的家长们目光复杂地看着空中的虚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