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乱』斗的赛场上出现巨型的虚影奥特曼,  不仅是现场的观众震惊了,连直播间的观众都忍不住欢呼起来,种诡异又搞笑的画面感让人一下子忘记这是严肃的淘汰舞台,  仿佛是在看儿童频道的动画片。


        

谢和风跟木渐从高处退下来,  看高空中的虚影沉默了好一会,  尤其是对上那虚影的目光,  明明没有任何眼神光,  却能让他们感觉到虚影白『色』发光的眼睛里好似有么人在注视他们,顿时『毛』骨悚然。与他们敌对的修士也没想到会出现种诡异的东西,一开始被奥特曼扫了个正,后退数十步悬浮在空中看它,  正欲找到突破口。


        

【卧槽绝了,笑死我了哈哈哈哈哈】


        

【的天啊,是什么啊!?】


        

【应该是傀儡阵,  但看起来又好像是大型傀儡阵,  等等先翻翻书。】


        

【是上古傀儡阵法,应该是叫虚影傀儡阵,是一种需要长时间绘制的傀儡阵法,  虚影亦真亦假,  但真正的阵眼落在傀儡原身。】


        

么叫亦真亦假?


        

直播间的朋友们一开始没搞懂,  没过一会就看到敌对修士往虚影展开攻击,  他们的攻击全然对虚影起不了任何作用,层层攻击落空,  虚影就好像是个真的影子,  所有的攻击都穿了过去。


        

“虚影傀儡阵巧妙的地方在于它的灵活『性』。”高台上阵法大师简单解释道:“看到没?小先生手里拿的那个傀儡是真傀儡,虚影说到底是个影子,但只要阵法的『操』控者愿意,  他可变实影亦可变虚影。且种阵法的灵力消耗并不高,因为虚影傀儡阵的特殊,往往需要长时间的刻绘以及灵力灌入,再加上聚灵阵在身,甚至只要阵主给傀儡先行布下指令,它完全可以是半个自由傀儡。”


        

“上古阵法居然如此巧妙?”


        

“唉,可实际上些阵法大多已经失传,或者阵图被人收藏并未展现于世。”阵法大师慨道:“若非小先生所提供的《上古阵法解析》,们对上古阵法的专研恐怕还要再晚几百年,虚影傀儡阵他在书中提起过,但真正见到才知道是怎样的壮观。” 记住网址https://www.bequge。cc


        

【觉书都白看了。】


        

【以前一直觉得阵修很难战斗,但是现在我忽然觉得阵修才是最厉害那个。】


        

【要是这样的傀儡多炼制几个,到时候上场不是直接抛傀儡就行?!】


        

【卧槽,阵修还能这么玩吗?】


        

【不好炼制啊,试过按照书上教程来画傀儡阵,能画是能画,但估计画下来少不了一年两年,太多地方难理解了,且需要极高的专注力。】


        

【觉得学到好多,可以变通的防沙阵,还有自由变化的虚影傀儡阵。】


        

【?????你们怎么做到认真学习的?所有的目光已经全被奥特曼吸引了。】


        

有傀儡相助,谢和风跟木渐便得了喘息的机会,宿黎『操』持傀儡四处巡视,周围的观众席皆落入他的眼中。


        

首先入目的是旁侧的宿家位置,坐在观众席上的宿明已然抛下应援牌,只挥着手高喊么。


        

宿黎见状微愣,『操』控着虚影抬了抬手,给宿明打了声招呼。


        

“妈妈!奥特曼给挥手啦!”宿明激动地拉宿妈妈道:“去也要让哥哥给做个超酷的奥特曼!”


        

宿爸爸勉强理解了孩子们的兴趣,于是道:“好好好,去让哥哥给你做一个玩。但是不能带到学校玩,会吓到其他小朋友。”


        

宿明目光依旧停在奥特曼上,眼睛里的光越来越亮:“知道啦。”


        

宿黎扫过观众席,很快就落在另一边的观众席上,他循着离玄听指引的方向,很快就留看到两个可疑的人物,一个披着灰袍没『露』出脸,另一个却大大方方地『露』着脸,站在观众席中尤其显目。


        

是个熟面孔,且说过话。


        

站在灰袍人旁边的长袍男人不是其他,就是当时剑法考核组中的副考官,三水剑派的戚长老。


        

‘看到人了。’宿黎给离玄听传音道:‘穿黄『色』长袍,站在第三排的观众席上,是三水剑派的戚长老。’


        

三水剑派乃是剑宗开后的其中一个剑派,名声不如天元剑派,却也是个名门。戚长老并非三水剑派的门主,但也在门中名声显赫,广受弟子爱戴。些年单修阳东躲西藏还培养了自己的势力,其间若无人掩护,他不可能这么顺利,尤其是在剑宗的追缉下广布势力……


        

但如果帮助他的是剑宗里的修士,且是位列高位的修士,那单修阳确实能掌控剑宗的动向。


        

陈惊鹤收到消息马上就让手下的人去办事,场上的比试还在继续。


        

时间眨眼过去两炷香,场上的情况也渐渐变了,先是东面的纷争出现了淘汰者,再是围堵俞司的人被反杀,淘汰的人数最多的还是宿黎这边,傀儡那是佛挡杀佛,变幻莫测的招式以及虚实切换的速度让人应接不暇,再加上还有在背面出招的谢和风跟木渐,随着时间拖越久,局势也就越明朗。


        

【一脚直接两个。】


        

【酷毙了,比在电影院看的还好看。】


        

【……电影剧情都不敢这么拍,会被说过于无脑。】


        

【是我见过最魔幻的大『乱』斗现场。】


        

【怎么事?为什么看武道会一点紧张也没有。】


        

淘汰的人数一直上升,时间一一秒过去,最后在下午15点时公屏上只剩下14个修士的名字,大『乱』斗结束了。


        

【啊?结束了?】


        

【太快了吧,还没看够!】


        

【没了?】


        

大『乱』斗结束,所有修士停止了进攻抬头看向公屏确定晋级名额。大『乱』斗场上巨大的奥特曼虚影也缓缓消失,最后化作一道光飞向天际。场内的宿黎慢悠悠地将玩具装进背包里,顺便从中拿出个解饥的小面包,背好背包后就开始吃。


        

谢和风跟木渐身上多少有些狼狈,宿黎随手一变就变出两瓶矿泉水来,声音稚嫩却非常诚恳:“辛苦了,喝点水吧?”


        

谢和风沉默了会,“你也辛苦了。”


        

“谢谢。”木渐目光复杂地看小孩,余光瞥到他背包里的奥特曼,赶忙收回目光。


        

惹『毛』小朋友确实可怕。


        

大『乱』斗结束后剩下的就是后面开始的擂台赛,场内一宣布结束,宿黎就跟谢和风木渐道别,迫不及待地往门口的方向走。谢和风本想问问他为什么走这么急,一望去便看到出口方向好像站个小朋友。


        

宿黎一走到那孩子身边,那孩子动作熟练地接过他的背包,两人并肩走,边走边说话,看起来关系很好。


        

“真可怕,他在场上那么自如,一到场下才意识到他其实还只是个孩子。”木渐看那背影,不禁说道:“有时候也很难理解天才,但他确实是我见过最有天赋的天才。”


        

谢和风应了声:“嗯。”


        

木渐道:“就先去准备了,后天见面就是对手,希望们彼此能战个痛快。”


        

他说完又忍不住失笑:“但没敢想跟宿黎交手会怎样,作为他的队友时我便觉得他可怕,要是成了他对手,也不知道会受到多大的压。”


        

谢和风看了一会,后道:“后天见。”


        

“后天见。”


        

-*


        

宿黎一离开大『乱』斗场地,背包的机器人自然而然地落在了宿明的手中,小朋友被刚刚场上的奥特曼圈了粉,拿着傀儡爱不释手,嘴里还不停嘟囔话。


        

陈惊鹤已经派人去查戚长老,没过多久就有了应,说是顺戚长老条线往下查,查出不少东西。


        

“另一块裂片在那个姓戚的手上?”离玄听问。


        

宿黎思索片刻,“如果单修阳只跟他接触了,应该就是在他手上,否则想不明白裂片还会在哪。”


        

他说道此处不免有些激动,找裂片找这么久,次可能会一次『性』收获两片,且若他的记忆没出现错误,那就只剩下最后一块裂片了……惊鹤手上还有一张藏宝图,说不他很快就给离玄听重塑剑身,恢复过往所有记忆跟神。


        

“么开心?”离玄听问。


        

宿黎点头:“那是自然,且……”


        

他说到一半突然停住。


        

离玄听疑『惑』地看向他:“怎么了?”


        

宿黎注意到离玄听的身高,之前知道离玄听一直比他高,但现在突然间意识到的时候就有种特别的熟悉的觉,他问道:“你可以『摸』『摸』我的头吗?”


        

离玄听微顿,但还是伸出手覆在宿黎的头上:“样吗?”


        

宿黎稍稍闭眼,过了会睁开道:“嗯。”


        

与他梦里的手有些差异,却有种奇怪的同步感,那人『摸』他头的时候也是这样,又轻又温柔。


        

“哥哥!”宿明的声音传了过来:“去之后能给做几个奥特曼吗?有泰罗跟艾斯!”


        

宿黎过神,道:“没问题。”


        

宿明兴奋道:“超酷——!”


        

-*


        

一家人出去吃饭,到酒店的时候已经有点晚了。明天有一天的休息时间,宿爸爸打算趁此机会带孩子们去松临山风景区玩,来了么久,大多数情况都是到外边玩,还没好好逛逛个风景区。晚上的时候,宿黎本来跟宿爸爸在整理明天的景点地图,忽然就接到大哥宿郁的电话。


        

手头有事在忙,所以他开的是扬声。


        

电话里隐隐约约传来白昀的声音,宿郁沉默了半会,语重心长地说道:“你很不错,特别欣慰。”


        

旁边的宿爸爸闻言皱眉:“么欣慰?你周六日快点过来,你妈说有事要找你算账。”


        

“哦。”宿郁马虎地应付了宿爸爸的话,又对宿黎道:“那还有几个模型,周末就给你带过去,到时候们商量下搞个其他的动作,他们的动作体系不一样的……”


        

白昀的声音出现在电话里:“宿郁,你的饭还吃不吃?马上凉了。”


        

宿郁:“马上马上,跟弟说完先。”


        

白昀道:“再不吃就冷了。”


        

宿郁:“快了快了。”


        

宿爸爸听了一会,果断地按掉了电话,同宿黎道:“别理你哥,他天天就想着教坏你。个地方怎样?游乐设施多,到时候你跟明崽都能去玩,还有玄听也能去。里还有个水上乐园……”


        

隔天一大早,宿家四人早早地收拾好了东西,带上宿爸爸早起做的爱心便当赶着风景区开门的第一时间进去了。宿黎对松临山的地形了如指掌,基本上不用看地图就能带家人走到对应的地点,松临山内景点非常多,原先宿黎在试炼场内常住的了望台放在现实里是个游乐设施,一到地方宿明就非常激动地往里冲。


        

前两年,宿爸爸也带着孩子们去游乐场玩,刚去的时候宿黎还不知道游乐场是何物,被宿爸爸带玩了一圈才打开了新世界,尤其是得知这些东西都是人族研发出来的玩具时,又对新世界有了新的认知。不过每到新地方,他爸爸总会特意叮嘱一句让他别用灵力窥探,说是这东西稍有不慎就会伤害到普通人族,要特别小心。


        

宿黎自然也应了,只是对新事物的好奇心太高,每次只能玩不能看,实让他难受许久。


        

后来宿爸爸就在息灵山给他搞了一台大摆锤跟旋转木马,他看几次就看腻了,倒是宿明玩了很久都没玩腻。现在一来到这边,看到其他游乐设施他的手又有点痒。


        

离玄听似乎听到了他的心声,于是道:“上次我跟惊鹤出差,知道他在g市投资了一家游乐场,也跟投了点钱。”


        

宿黎微微偏头:“真的?”


        

离玄听点头:“下次我带你去包场。”


        

宿黎目光微亮:“好啊!么时候?”


        

离玄听道:“等你考完试,有假期们一起去。”


        

“黎崽,玄听!”宿妈妈的声音传来:“看镜头啦!”


        

两人齐齐过头,被不远处的手机镜头拍个正,宿妈妈满意地看了下照片,又道:“来,们再拍两张。”


        

宿妈妈拍完照片又给坐在旋转飞机上的宿明拍照,没多长时间就拍了几十张照,还挑了几张po上了微博。


        

另一边宿爸爸已经找了个平坦的草坪扑餐布,把东西拿出来摆上,忙完招呼孩子们:“吃饭啦!”


        

武道会最重要的擂台赛前夕,论坛上的超大赌局也开始了,不少修士下注灵石的同时开始满网搜索擂台赛修士的信息,作为最受关注的修士之一,宿黎也在搜索的前列,比起其他人的修炼养息备战,他跟家人去松临山游玩的事情传得全论坛都是,其他人以为他是在准备阵法应战,却没想到他连准备都不怎么准备,所有擂台赛修士里就属他最放松。


        

擂台赛当天正好是周六,宿黎早早地起了床,跟离玄听去松临山脚下买早点。


        

离玄听问:“包子要么馅的?”


        

“豆沙。”宿黎特别嘱咐:“要三个。”


        

离玄听又道:“擂台赛至少要打三场,要不再来点五谷粥?有小瓶子装,去可以添点灵泉水。”


        

“还有绿豆沙……”


        

老板见到这两小朋友么早就来买早点,不禁笑道:“点这么多,能吃完不?”


        

“能吃完。”宿黎看了眼顶上的餐牌,“还要个红豆包。”


        

离玄听看向老板:“再给他拿个红豆包。”


        

宿郁一大早就带着白昀从市区过来,跟宿家在武道会场馆外会合。


        

擂台赛来现场看的人更多了,宿郁一看到宿黎就没忍住盯着他的背包看,只可惜宿黎今天戴的背包不是透明包,没能看清里边放的么。


        

宿黎跟白昀打过招呼后,发现宿郁一直在盯着他看,于是问:“哥哥怎么了?”


        

宿郁瞥了宿妈妈一眼,小声问宿黎:“带了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