宿郁的暗示还没几秒,  另一边宿爸爸就催促着宿黎差不多时进场,顺带帮孩子检查了下随时携带的物品。武道会的擂台场馆是灵器芥子地,人声鼎沸正中央是次擂台赛的场地,  圆形擂台,  场地宽敞,  周围布置了层层阵法,  显然是已经做好万全之策。


        

宿黎刚进修士准备室的时候,  周围修士的目光齐齐落背后的灰『色』包包上。


        

准备室里只十四个人,等会擂台一开始,十四人要一起上场,随后由第一位首擂人开始进行守擂赛。如果守擂人连续赢三人,  则可以选择继续守擂或者暂停休息,继而可以第个守擂人上台,依次轮序,  连败三场者淘汰,  连赢七场者先行晋级。


        

如果到最后擂台赛的限定日期结束前还未决出胜负,则从留擂台的修士中选择胜场最多的修士进行1对1对决,胜者则是届武道会最后优胜。


        

宿黎扫了周围所人,  熟面孔没几个,  大多修士都没怎么见,  一群人里也就认识谢和风跟木渐。


        

哦还角落里那个穿黑衣服的妖修,  闻味道没闻出什么妖,应该是带了某种遮掩妖形的灵器,  陈惊鹤好像说这人,  似乎是叫俞司?是个返祖传承者,是水灵根,擅水系妖术……


        

宿黎仔细捋了下昨晚陈惊鹤给的情报,  勉勉强强把十四个人认全,木渐见一人站着,于是走来问道:“昨休息怎样?今擂台赛至少六场,也可打到深夜,还是比较费。”


        

宿黎微微一顿:“可到深夜?”


        

“是啊。”木渐看到的背包:“怎么了?”


        

宿黎:“我只准备了早餐午餐,以为下午就结束了。”


        

失算了,早知道就多买几个包子。 一秒记住https://www.bequge.cc


        

木渐:“……你这包里装的都是吃的?”


        

“不然呢。”宿黎疑『惑』地看着:“你以为装什么?”


        

木渐莫名松了口气:“没,不你如果要早结束也不是没办法,守擂连续三场便可以提前退场。”


        

宿黎问:“守擂的次数是按成绩排的吗?”


        

木渐摇头:“不是,全靠抢。”


        

宿黎:“?”


        

-*


        

场外,陈惊鹤的人对单修阳展开追击,武道会已经到了擂台赛,也知道单修阳背后接触的人是三元剑派的戚长老,为避免这两人背后引发不必要的麻烦,便不让单修阳逞。


        

单修阳也没想到陈惊鹤的人居然也追到武道会来,而且对的行踪了如指掌,没逃多久就被『逼』入困局,连原先计划也顾不,正四处逃窜。


        

陈惊鹤让手下的人放缓追击,尽量不让单修阳起疑心,另一边们也调查了戚长老这两的行踪,却意外发现一个奇怪的点。


        

戚长老接触了谢和风,但好像不太顺利。


        

“看来们目的真的是千秋铃,如果单修阳没从武库偷出来,那们只把目标放擂台赛的优胜者上。”陈惊鹤没费多少工夫就把戚长老的动向理出来,“谢和风是散修,与名门系一般,张首空不知接触多少次,也没见那孩子心动。这戚长老想要跟谢和风搞好系可没那么容易,们挑错人了。”


        

心腹问:“那我们现怎么处理?”


        

陈惊鹤吩咐道:“继续追着单修阳,让没空去处理其事。再派人跟着姓戚的,看看还玩什么花招。”


        

心腹领了命令很快就去忙了。


        

陈惊鹤从后台出来走向观众席,便听到观众席上热闹的声音,显然擂台赛已经开始,扫下底下擂台,发现正对决的两人中并没凤凰大人,一时些疑『惑』,难道凤凰大人了新的策略?


        

“不是已经开始了吗?”陈惊鹤到自己的位置落座,问离玄听:“现什么情况?”


        

离玄听的表情些无奈,又指了指旁边的宿郁。


        

陈惊鹤循声望去,发现宿一行人几乎快吵起来了。


        

宿郁道:“这也太不公平了,那主持人没看清楚吗?我弟手都举那么高了。”


        

宿爸爸念念叨叨:“崽崽明明是举最快的。”


        

白昀道:“主持人的站位偏远,正好跟黎黎的位置卡成死角,再加上周围人高普遍占优……”


        

宿郁又道:“哪举手抢先后的,再不济抽签也行啊!”


        

离玄听这才补充道:“武道会为了节省时跟提高趣味『性』,把擂台的先后顺序改成了举手,只要你想跟守擂人对战皆可举手,不限次数,但失败三次就会淘汰。”


        

说完一顿:“刚刚已经进行一场,阿离每次举手都没被点到。”


        

陈惊鹤看着场内淹没一众高大修士里的凤凰大人,不禁陷入了沉思:“这确实是个大问题。”


        

宿一行人愤愤不平,网上直播却因此笑开了花。


        

【我笑死了,一代才居然折高这一。】


        

【震惊,擂台赛第一没上台,原因竟然是……】


        

【明明是件严肃的事情,为什么到你们嘴里变这么好笑。】


        

【别说,我现期待宿黎掏出奥特曼来举手。】


        

【笑死哈哈哈哈哈那绝对全场最高!】


        

除了擂台,周围还给了一处让修士休息的地方,宿黎举手两次未果选择暂时休息,打开背包拿出红豆包来吃。早上特意加了个保温的阵法背包的隔里,现红豆包还热腾腾的,闻起来香气四溢。


        

包子的香气搭上那其中浇滴的灵泉水,香味飘满了周围。


        

原严肃观察着擂台上战局的修士们不禁被吸引,一回头就看到小朋友正坐着吃饭,一手豆浆一手包子,吃起来滋味,就像是个摆面前的吃播。


        

第局比赛结束很快,率先成为擂主的修士没撑住第位修士的猛攻,实力稍逊被打了下来,很快第三局比赛开始,另外一个修士抢到攻擂权直接上台,场外的欢呼声更甚。


        

宿黎抽回了手,继续吃包子。


        

【看看我们崽崽吧,举了三次了。】


        

【太惨了,我申请给加高凳子。】


        

【不急不急,先填饱肚子。】


        

【只我注宿黎的食量吗?这都第四个包子了……】


        

俞司抱臂倚墙上,冷旁观着场上的情况。


        

“这个年纪正是意气奋发的时候,这些才就先耐不住『性』格,殊不知像擂台赛这种局势,越早上场无疑是给对手暴『露』情报。”旁侧的修士说道:“这才第一呢,紧张什么,真以为自己一挑七直接晋级?对吧俞哥?”


        

俞司没说话,那修士继续道:“谢和风也沉住气,俞哥你不是很想跟正面来一局吗,按照这个赛制,要想公平对决,你们到最后一对一。这样最好是擂台赛的时候别跟碰上,消耗灵力不说还容易暴『露』底牌……”


        

“这次不一定是跟谢和风对上。”俞司看向场内,“这次武道会,我不止谢和风一个对手。”


        

那修士循着俞司的目光看去:“你是说宿黎?我感觉即便拿下擂主也坚持不了七轮,更况还举手数次,感觉勇无谋,擂台赛可不是简单的比武力啊……”


        

俞司闻言冷笑一声,“你觉会布那种大阵法的人,心思真如表面那般简单吗?”


        

修士一愣:“可心思再深,也只是个小孩子啊。”


        

“你且看着吧。”


        

【你们没发现,俞司跟谢和风都没动哎。】


        

【第局比赛也很短就结束,感觉那两个修士都是只试探彼此实力。】


        

【擂台赛持续那么多,按照情况推测,前几一般都是彼此打探实力,后面才尽全力击败对手。】


        

【对,我刚刚也想说,这么早赶着上去不是暴『露』实力吗?再说了,刚开始就一挑七晋级也太不科了,这可是以才起步的武道会啊。】


        

【稳妥的方式应该是谨慎看待对手,先观察对手实力再动手,而且擂主一共也两个名额,们现也不用着急。】


        

【不是吧,打个擂台赛都这么复杂吗?】


        

一早上去,擂台赛进行了四轮,只一个人坚守了两轮。


        

而举手的速度也渐渐慢下来,冒进的修士也歇下欲动的心,观察这场上现今守擂的擂主,只要再守下一擂,便可提前休息。


        

主持人问:“明回真人已成功守下两擂,可还挑战的道友?”


        

话刚说完,便看到举手的趋势远不如前几轮,所人似乎都变犹豫起来,半举不举,而这时候,注意到角落里一只瘦小的手臂。


        

这地方之前没怎么注意,主要是被其修士遮住,现清楚地看到了手的主人,是个与周围格格不入的小孩。脑子里瞬闪选手名单,把这人与名单最特别的宿黎对上,“第三台阶处的宿黎道友。”


        

宿黎被喊到的时候还喝绿豆沙,闻言稍稍一愣,问道:“到我了吗?”


        

【到了到了。】


        

【不容易,崽崽举了四局,主持人终于看到了。】


        

【哈哈哈哈那是因为之前挡住的修士上一局上去了,所以没人挡了。】


        

【宿黎也是佛啊,不知道挪挪位置吗?】


        

【其实是坐着的地方可以纳凉吧,太阳晒不到,方便吃包子。】


        

主持人见状不禁笑道:“到你了。”


        

“那稍等下。”宿黎轻轻一跃从地上起来,把绿豆沙收拾好放进背包里,这才纵跳上擂台。


        

场外观众席上,宿明吃着雪糕看到底下擂台换人了,于是呼喊着周围玩手机的长辈们:“别玩手机啦!第五局了!”


        

宿父母忙着给武道会写投诉信,陈惊鹤正指挥着手下陪单修阳玩躲猫猫,而宿郁正跟白昀讨论着高数题。


        

宿爸爸道:“明明等会啊,爸爸把这个投诉信先写了。”


        

宿郁早被消磨了耐心,此时正绞尽脑汁思考着某道函数题:“这个值怎么搞?”


        

“你可把它近似于1去算。”白昀指导道。


        

宿明见没人理,又看向旁边跟一样看认真的离玄听。


        

离玄听注意到的目光,于是替补充了句:“阿离上场了。”


        

正忙着手头事的长们立马抬起头,“到了!?哎还真是!”


        

离玄听对宿明说:“下次要这么喊,知道吗?”


        

宿明舀了口雪糕,“我知道了。”


        

-*


        

宿黎一上台,便对上明回真人。


        

明回真人是个道修,擅长符法,是水灵根修士。


        

宿黎刚刚也只是稍稍看了下对阵的手法,道修中的符法分支与阵法分支点相似,但是阵法需要长期的布局,符法却不用。每个符修上都携带着各种各样相合自己属『性』的符咒,而且必要的时候可以利用符咒来顶替自攻势。


        

这样的先优势下,与符修的对阵非常麻烦,因为符修催动符咒无须太多灵力,只要符咒足够,们向来保持长久的战斗力。虽然符修的攻击速度没剑修快,但比起阵修来说绰绰余,这场对阵,其实宿黎并不占优势。


        

【符修不好对付啊,我平时最讨厌跟符修打了。】


        

【怪不刚刚没人敢上去第三局,符修的灵力储备多,输了就等于送明回真人提前结束。】


        

【阵修怎么跟符修打?】


        

宿黎刚刚上场,明回真人就投来几道坎水符,水柱层层叠起,完全不给宿黎反应的时。宿黎法跃动闪离原地,紧接着又符咒跟上,几乎是将的退路完全堵死。


        

哎?这是个会打的符修。


        

对付阵修最简单的就是打断们布阵的节奏,继而耗费们的灵力从而赢场上先机。这位明回真人完全懂这些套路,并且非常熟悉,就好像曾跟阵修对上了千百局。


        

这人不仅断绝了阵修多种布阵手法,而且还用强悍的灵力进行压制,看来是想速战速决。


        

好像点意思了,只可惜用这点小手段就想赢阵法,到底还是异想开。


        

宿黎目光微动,瞬就了新的主意,既然如此,那给看看真正的阵修是怎么布阵的。


        

【阵修看头皮发麻,符修太恶心了。】


        

【卧槽开局满地符咒,这要怎么布阵啊,都没地方丢阵法。】


        

【符修随携带多种符咒,而且还凭空画符,虽然符咒的威力不及阵法,但也凭数量取胜。】


        

【我开始渴望小先教我打符修。】


        

【我觉点难,你没看到宿黎一直退吗?】


        

【真的好难布阵,没地落脚不说,而且还不给你时观察地形方位。】


        

场外,第一次看阵修打架的白昀点疑『惑』:“阵修打架不是先丢阵法吗?怎么黎黎一直退?而且也没丢阵法。”


        

“那个啥真人没给布阵的时,正常阵修都会提前用灵器作为载体先带一个阵法抢占先机,但这种载体只丢没灵力覆盖的地面才瞬成形。”宿郁解释道:“而那个明回真人开局就弄了满地水,等同于绝了布置载体的的机会,也就是常说的阵修失去先机。”


        

白昀微顿:“那岂不是没抢到先机就失去布阵的机会?”


        

“可以这么说,阵修遇到这种开局最难,所以失去先手的阵修等同于失去了一半战力,剩下的只利用其方式清扫敌方修士灵力,再择布阵机会。”


        

宿郁指着底下十四个修士,“你没发现十四个人里只黎崽一个阵修吗?阵修实不适合打架,打多人架还好,像这样1v1的局面,阵修跟医修一样都十分被动,因为短板太明显了。”


        

而且这还是个死循环,阵修难打架且被动,等于是挨打的份。


        

渐渐地,阵法的人也越来越少,没强者冒头,这个流派也就没落了。


        

“但也不是不打,抓住一点空隙就成功布阵,但对手是水系修士,水一旦蔓延几乎是全覆盖,擂台是个限死的范围。”宿郁打了个哈欠:“我刚说的是指一般阵修,那群阵修太懒了,总搞什么便利的方法,还不是被人针对死。黎崽应该不用担心,的阵法跟现代阵法不一样,这种对来说不是问题。”


        

白昀点了点头,继续观察着场下的局势。


        

又听到旁边的人打了个哈欠,于是问:“你昨晚不是十点刷完题就睡了吗?”


        

“前大『乱』斗那场太刺激了,我睡前又三刷了。”宿郁一提大『乱』斗又来精:“黎崽干嘛不放傀儡啊,遇到这样的情况放傀儡不就解决万难了吗!”


        

宿妈妈闻言偏头:“你是说这个吗?”


        

她说完手心里顿时变出一个奥特曼模型,正是前几大『乱』斗场上大杀四方的那个。


        

宿郁:“?”


        

宿明闻言从背包里拿出好几个来,“我也!哥哥送给我玩啦!”


        

宿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