直播间内的选手开始指点江山,  他们也是第一次在这大型擂台见到阵修,平时阵修多为队友,很少见打个人局的阵修。不得不说,  失去先机的阵修宛如折翼的小鸟,  再想飞起来就难了,  只能依靠提前准备的阵法来打破僵局。


        

只可惜对手是水系符修,  完全不给任何机会。


        

【也有阵法可以打破僵局吧?】


        

【傀儡阵等其他有凭依的阵法可以,  但是傀儡阵不好继续往后布置阵法啊,总不能全靠傀儡取胜吧?】


        

【而且明回真人好像很了解阵修,一时半会也想不到用什么阵法来开局,能开局的阵法好像都被堵死了。】


        

【宿黎在干什么?!注意到他脚底跟手好像附着着灵力!】


        

【靠,  你们快看!】


        

水系符修的符咒层出不穷,那漫天的水珠落下来的时候宛如倾盆大雨。宿黎极其讨厌雨天,也讨厌湿漉漉的空气,  此时他正从水柱间穿梭,  滴水不沾身,身形却越来越快。


        

明回真人第一次见如此灵活的阵修,他下了一道强化符附着在水柱之上,  水柱顿时变成水龙,  直直朝宿黎攻去。此时场上满地的水,  观众们被这样的开局惹得紧张起来,  目光不由自主地放在场上内穿梭的身影,便看到不知何时,  宿黎途径之地上出现淡淡的红光,  这红光并未被水龙冲散,而是稳稳地烙在水龙身上。


        

【他脚下是什么?!】


        

【不对不对,你们看他的躲避攻击的路线,  好像从刚才开始就在重复了。】 首发域名www.bequge。cc


        

【也发现了,他好像不是在躲避攻击!】


        

台上是圆形擂台,地形广阔。


        

可宿黎躲避符咒的范围永远控制在西面的一地,最远也只是到中间,却未曾突进到明回真人所处的东面。终于在水龙到来之际,宿黎稳稳地停在了他最开始站的地方,只见水面上的红光在刹那间串联起来,宛如一道道被点亮的阵纹,直接把西面所有的水柱都圈起来。


        

水龙停在宿黎的面前,却无再进分毫,好似被无形的力完全拖住。


        

宿黎凌空而立,双手捏印,自信淡然。


        

起手阵,缚!


        

下一瞬,西面的水柱被红光覆盖,滚烫的热气冒了出来。


        

冰凉的水刹那间变成滚烫的热水,而且颜『色』越来越深,最后呈现出一诡异的银红『色』。而宿黎轻轻落在变『色』的水龙身上,西面一地浮现出嗡嗡运转的阵法。


        

温度开始攀升,连着周围观众也开始感受到炎热。


        

“好酷!!”宿明指着场地内的银红『色』水龙,问家长们:“那是什么!?”


        

“起手阵,一个被现代很多阵修忽略的简易阵法。”


        

宿爸爸对阵法也有点研究,继续道:“记得千年前的阵修就很爱用起手阵,这阵威力并不大,其实是阵修给自己圈地的阵法,不同的起手阵可以布置不同的后续阵法,对阵修的要求极高。”


        

白昀疑『惑』:“为什么现在的阵修不用?”


        

“因为现在的修士有更简便且威力更强的做,就是刚刚宿郁说的提前把阵法放在载体上,到时候载体一丢就能布阵,比起需要布局的起手阵,现在的年轻修士更图简便的方法,所以一旦被针对就很容易束手无策。”宿爸爸解释道:“都说阵修打不了擂台,可实际上很多隐居的阵法大宗师都会起手阵,这才是阵修布阵的开端。”


        

他感慨道:“千年前的阵修还是很能打,只可惜现在阵法没落了。”


        

银红『色』的水龙盘踞西面,明回真人接连用符攻之,却被那甩尾的水龙全部挡开。


        

【卧槽?这是什么?】


        

【好像是起手阵,可起手阵不是很难弄吗!】


        

【起手阵是好像是以前的布阵手了,不太好用,威力也不强。】


        

【等等?你管这叫威力不强?!】


        

【这好像是起手阵之中的缚字诀吧?是用来束缚他人的阵法……居然还能用来束缚符咒。】


        

【等等,他在刚刚边打边跑的程中布起手阵!?】


        

【还能这样玩?!】


        

宿黎布完起手阵之后便更自如了,脚底下阵纹横生,以起手阵为中心渐渐往扩展。


        

明回真人见状一凛,马上就明白了这是什么,是阵修在持续布阵,他顾不得水龙的阻挡,马上利用其他符咒往侧面撕开裂口,可当他那的符咒行至宿黎面前的时候,银红『色』的水龙顿时活来,灵活地跟随在宿黎身边。


        

水龙已经彻底变得火红『色』,在原先的水灵上附着熊熊烈火,却完全压制了五行相克,正以一强大的姿态出现在众人面前,变成了一条火龙。而它的正面上悬浮着一阵纹,强大而不容反抗。


        

【宿黎居然是火系修士,了这么久才发现……】


        

【火灵根的神鸾鸟!?第一次见……而且这火灵也太霸道了吧?】


        

【束缚后追加御灵阵!?还能这样玩?】


        

【明回真人想利用符咒封住宿黎所有退路,而他舍弃以地为阵,直接把原先的水灵困为己用,这灵活的阵法完全突破了常规的限制啊!】


        

明回真人第一次遇到这么难缠的阵修,他只好把攻击目标放在那肆虐的火龙上,层层符咒砸过去,总算把那高速飞行的火龙控制下来。他刚喘了口气,忽然看到原先立于自己左右两侧的水柱不知何时开始渐渐变红,从清澈的白『色』逐渐凝实成火红『色』。


        

?!


        

【靠,你们快看!】


        

【那两道水柱也被火灵反压了!】


        

【这么霸道吗!?】


        

【不是,因为起手阵中缚字诀是束缚,束缚加持了火灵的威力,而且……宿黎还在布阵,他以起手阵为中心在变阵,的天,起手阵原来这么厉害吗?】


        

起手阵其实是最简单的阵法,它之所以被称为起手阵是因为它的阵纹可无限延伸为各阵法。但起手阵做不到先手压人,通常因为威力不明显反倒被其他人压制,宿黎也是经深思后才选择用起手阵中的缚字诀来行事。


        

水火相克,他用其他的起手阵可能开局就被明回真人的水给熄灭了。


        

而缚字诀非常鸡肋,这东西原先是用来束缚对手,而对手想要逃脱威力一般的阵法也只需几息时间,但束缚水灵就不一样了。


        

符修有一非常明显的弱点,他们只能控制持有符咒,但是那些脱离手的符咒就失去控制。像明回真人这样的修士可以同时控制五道符,所以会保留自己的底牌,但这水龙只是一次『性』符,丢出去就没再管。


        

而这看似阻碍了他的水龙水柱,实际上用束缚来控制非常简单,哪怕威力最低的起手阵也能轻而易举把他控在原地,而他需要做的只是在争取的时间内把无人控制的水灵控为己用。


        

火红『色』逐渐攀爬了半边擂台,而阵纹还在缓慢地往明回真人所在之地蚕食。


        

明回真人捏符的手微微一颤,看着底下越来越小的水灵地,却完全不敢再放出同样的符,只能驾驭几道符咒悬浮在己身抵御着凶猛火龙的攻击。


        

【明回真人怎么不放符咒了?他刚刚丢符咒不是很猛吗?】


        

【好像看懂了……这tm是由起手阵变阵的巨大型御灵阵啊!】


        

“这是完全限死了符修的发挥啊。”高台上的阵法大师见状笑道:“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有意思。”


        

“如何讲?”


        

“明回用的是一次『性』符,所以一开始他以量取胜,在短时间内用极快的速度压制了阵修的发挥。”阵法大师解释道:“而现在小先生用起手式变阵成御灵阵,就是把符修的发挥限制了。你看到擂台了吗?火灵布满的区域是御灵阵的范围,明回他如果继续丢符咒,确实能对御灵阵造成破坏,可这破坏过后,他的符咒就会被阵法控制转而来对付他。”


        

“一开始他想压制阵修,可没想到阵修只用一个简单的阵法扭转局势,反倒来压制他。”阵法大师笑道:“他修为算高,但也只能控制五道随身符咒,两道用来抵挡火龙的攻击,一道加持速度,只剩下两道来对付底下的阵法。但他的灵力消耗会越来越多,而阵法却是越来越强。”


        

直播间转播了阵法大师的讲解,网友们却还在被如此震撼的场景震得完全没反应来。


        

【怎么说?啊啊啊脑子不够用了。】


        

【好像理解了大宗师的说法了。】


        

【他的意思是说,明回真人再丢符就是在给宿黎丢工具龙,越丢越多,到后面惨的还是自己。】


        

【场上已经有五条火龙了……】


        

【明回真人:后悔了,早知道一开始就不丢这么多!】


        

明回真人被这样的攻势『逼』得毫无办,他越是挣扎,对手就越来越强。


        

在他犹豫的时间里,一直在持续布阵的宿黎已经将阵纹遍布擂台各处,等他反应来时候已经完全看不到突破的机会,而火龙已经攻至他的面门,霸道的火灵叫嚣着,热气烈烈。


        

不远处的宿黎停下布阵的手,仰头微微笑道:“可服输?”


        

明回真人沉默了会,无奈地长叹一声:“输了。”


        

主持人宣布获胜,坚守两轮的明回真人从擂台退场,宿黎成为新一任擂主。


        

“来!”另一位修士看到刚刚场面蠢蠢欲动,迫不及待地上台应敌。


        

宿黎拱手以对,两人很快就展开对战。


        

新来的修士是个御兽师,控制着强大的灵兽,早就被宿黎御灵之姿激起好胜之心。一到场上,他便迫不及待地将灵兽召唤出来,只灵兽占据擂台各角,虎视眈眈地看着宿黎。


        

御兽师召唤完诧异问道:“你不布阵吗?明明你有先手机会的。”


        

“不用,布阵法不必先手。”宿黎问:“你准备好了吗?”


        

御兽师点头,几只灵兽在第一时间攻去。


        

宿黎重新回到对付符修时的姿态,在躲避灵兽的同时双脚凝力,他的步法奇特,落地之时落下一个诡异的灵印,一个个对应的灵印串联起来,就像是一条缓慢前行的阵纹。


        

【这难道是传说中的踏步成阵?】


        

【没,踏步成阵是一步一阵,他这更像是把灵力灌注脚下,把阵纹切成了无数个点,再利用步串联起来……】


        

【卧槽,还能这么用?你们阵修不是用手布阵的吗?】


        

【其实试,但是我没想到拆成点,是拆分成线去用,好几次都被打断了。拆分成点,这需要的专注力极高,而且还是一心二用。】


        

【干嘛呢,布阵最基本是阵眼跟阵纹,宿黎把灵力灌注脚下,再把阵纹拆分成点来用。】


        

没过一会,网友们还在热议,可宿黎的身影突然从场上消失。


        

起手阵,隐!


        

【???】


        

【这是什么?】


        

【等等翻下起手阵的书……】


        

【应该是隐字诀?】


        

对付御兽师必须避开灵兽,擒贼先擒王,得先对御兽师下手。隐字诀只能隐身两息,观众们看到宿黎的身影在擂台上穿梭再消失,步法太快溜着只灵兽到处跑,而地面上布满了很多灵印,正在汇聚成形。


        

御兽师惊恐喊道:“先破坏他的阵纹!”


        

“晚了。”宿黎骤然出现在他的面前,手中出现一把灵剑,直直停在御兽师的眉间。


        

而御兽师动弹不得,脚下不知何时出现了一个困牢阵,把他彻底留在原地。


        

场上爆发出热烈的欢呼声,从未看如此精彩的阵修对阵的观众们在第二场擂台结束后情绪彻底攀上高峰。宿黎在这高声中继续了第三局擂台,他还是让给了对手先机,变幻了起手阵,他手里层出不穷的阵法让人防不胜防,而场擂台都像是教科书般的教学,把起手阵变阵运用得淋漓尽致。


        

【绝了绝了!】


        

【现在学起手阵来得及吗?】


        

【对付不同流派的修士用不同的起手阵,太强了吧。】


        

【一直搞不懂阵修怎么战斗,原来这么强……对不起我拖后腿了。】


        

“阵修这么强吗?”一个修士看着场上的战斗,不禁侧目:“俞哥,你看懂了吗?”


        

“他还有很多底牌没『露』……”俞司目光紧紧盯着场上的宿黎:“他天生就适合战斗。”


        

主持人看着宿黎,问道:“场已到。宿黎,你可选择暂时休息或继续守擂。”


        

宿黎看了眼天『色』:“那继续吧,可以喝点水吗?有点口渴。”


        

主持人一愣:“那当然可以。”


        

【惊了!他还有灵力?】


        

【妈妈害怕了,他刚刚没用多少灵力吗?】


        

【他的脚底下,有个聚灵阵……】


        

【靠!阵修好犯规!】


        

宿黎翻身下台走到自己的背包边,把没喝完的绿豆沙拿出来继续喝。


        

全场的修士看着他喝绿豆沙,等到空瓶的时候,他还意犹未尽地『舔』了下唇珠。


        

“好了。”


        

【明明是个小豆丁,为什么可以这么嚣张。】


        

【场还能打?可别到时候翻车喽。】


        

【好过瘾啊,这是我完全猜不出走向的战斗,阵修原来可以这么强。】


        

【大佬开课吧,已经在记笔记了。】


        

【本阵修奋笔疾书!】


        

宿黎喝完绿豆沙后整个人的精神气变得不一样,他第四场战斗变得更快了。


        

原先他连胜场已经给其他人极大的心理压力,第四场开场他的速度越来越快,以至于与他对手的修士直接被打了个措手不及。


        

【等等?那是什么牌子的绿豆沙?】


        

【倒回去看看回放。】


        

【之前明回真人喝灵气瓶也没见这么猛啊!】


        

很快第四场战斗结束,宿黎用了四起手式,而且都是基础起手式开局再布其他阵法,看似强大,实际上都是在一点点抢占优势,最后碾压对手。很快就开始第五局,这次他用先前用过的起手式,完美地复刻了同样的战斗,完全不见疲态。


        

【卧槽不是吧,还能打!?】


        

【现场有人能问下他用的是什么聚灵阵吗,教教。】


        

【大佬,慢一点。】


        

【呜呜呜的脑子跟不上了。】


        

【愿意把这几场战斗记录进经典,妈的,这才是阵修的教学!】


        

远方,正在观看擂台赛的大宗师不禁动容。


        

小徒弟问:“太师父,怎么了?”


        

大宗师眼中酝酿着热意:“没,只是好久没见到这般盛况了……”


        

想当年阵修鼎盛之际,也是这般变化莫测的出阵,不同的起手阵组合不同的阵法,从而衍变成局,从而将对手玩弄于股掌之间。


        

小徒弟道:“可是太师父,现在外边的阵修都不是这样的。”


        

大宗师沉默许,眼里倒映着直播现场的画面,“孩子,收拾行囊,们去一趟京城。再传书给几位好友,就说有事相商。”


        

-*


        

擂台赛,阵法的压制让修士无出招,最后只能遗憾认输。


        

天『色』已暗,观众席上的修士却越来越多,呼喊声越见热烈。


        

“一挑六!!”


        

“哪里一挑六!!给一挑七!”


        

“好激动啊啊啊啊。”


        

主持人怀着激动的心情问:“宿黎,你可继续?”


        

宿黎微微抬眼,天边已经完全黑了,“稍等,问问。”


        

主持人和观众们:问问?!


        

宿黎目光扫到观众席上宿家一行人的位置,之后跃身落在观众席的围墙上,与宿爸爸交谈了几句。


        

【他问什么?】


        

【快点快点,要看一挑六!】


        

没过一会,宿黎转而回到擂台下,一把将自己的背包拿起来。


        

主持人一愣:“宿黎?”


        

宿黎将包背好,而后扭头道:“不打了,到点吃饭了。”


        

正在兴头的观众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