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所有观众注视下,  宿黎就真背着包从出口走了,头也不带回,也不管后边一大堆期待他一挑七观众。


        

【什么意思?吃饭?】


        

【他是个修士吃什么饭!?十天不吃都没问题。】


        

【年轻人不应该狂一点?放点狠话?一挑七搞个大新闻吗?】


        

【吃饭?我不准!你站住!】


        

【卧槽,  真走了?】


        

宿黎可没管那么多,  本来天黑就超出他预期,  再加上爸爸订了餐厅,  他也没必要在擂台赛耗着,  反正也就差两场,明天也能打。宿家一行人动作飞快地离开了武道会现场,后面赶来的修道界官媒都没拦得住人做采访,甚至连他们去哪吃饭也没打听到。


        

晚上真吃烤肉,  还是泳池烤肉,地点在陈惊鹤京城别墅里,专车接送一路到了地方,  擅长烤肉大厨已经在泳池边起炉摊肉,  浓烈香气使得有人口水马上就分泌出来。


        

宿黎对游泳没兴趣,端着果汁烤肉就到旁边吃,另一边的宿明已经换上了泳装,  带着游泳圈到处跑,  想下水又没下水,  在泳池边弄出好些水花,  可以说是九尾天猫族内最爱玩水的猫了。


        

“明崽,吃东西,  别玩水了。”宿爸爸边喊着宿明,  边给盘子里放烤串。


        

另一边,宿黎边吃着东西边听着陈惊鹤汇报情况,“那戚什么背地里还有人?” 一秒记住https://www.bequge.cc


        

“三水剑派的问题,  这点上没细查,我只是没明白他们找玄听剑裂片目的是什么?”陈惊鹤琢磨了下:“难不成真是因为剑宗里传闻?”


        

“什么传闻?”宿黎也搞不明白,单修阳他们拿到裂片又怎样?


        

重铸玄听剑细节连陈惊鹤都不清楚,这天底下也只有他一人知道玄听剑锻造方式,其他人就算拿到裂片,也没法把玄听剑还原啊……


        

陈惊鹤道:“是个很离谱传闻,我也是这几天查三水剑派才查出,说是上古玄听剑上有千万剑阵剑诀,得玄听剑便可得到上古所有剑法典籍。你说这点,离不离谱?”


        

宿黎闻言一顿,继而看向旁边的离玄听:“你这么强吗?”


        

离玄听疑『惑』:“我剑不是你教吗?”


        

宿黎又问陈惊鹤:“三水剑派怀着这心思?那他们没法如愿了,这说法太荒谬了。”


        

“凤凰大人,这已经不是万年前,像阵法都没落于此,剑法传承虽然未断,却也不如上古时期。”陈惊鹤长寿,活了上万年之久,这些年的变全看在眼里,“放在现在,即便只是个传闻,也有大把人抢着要。更何况这则传闻是剑宗内部消息,外界基本上没有消息,这种越是隐蔽的消息,越能给人成真错觉。”


        

“三水剑派这些年一直被天元剑派压着,剑宗之首地位也在张首空的手里。姓戚经营数年也没能把三水剑派拉起来,最主要原因就是三水剑派的底蕴不如天元剑派。”陈惊鹤:“他跟单修阳合作夺得玄听剑,如果传闻是真,那么天元剑派就不是他们的对手。”


        

宿郁嘴里含了大口肉:“人修那边这么勾心斗角啊,至于吗?还剑走偏锋找这些?”


        

白昀:“利益驱使,越往高走,对权利的渴望便越多,这也正常。”


        

宿郁听完啧啧两声,随手从一旁盘子里抽了两串肉。


        

“……”宿黎看着自己盘里少了两串,“那是我。”


        

宿郁大大咧咧:“等会我给你拿去,小孩子吃那么多干啥,晚上睡觉肚子会涨哦,我帮你解决一些。”说完又捞了一串。


        

离玄听把自己盘子递去,“这里有,不够我去拿。”


        

“够吃。”宿黎心思很快就回到事情上,他原以为戚长老还是个能搅起风浪的人,毕竟在背地里给单修阳行了这么多便利,没想到到头来居然是为了这个离谱的原因:“确定单修阳背后就是三水剑派吗?”


        

陈惊鹤道:“顺着这条线查下来,基本可以确定了。武道会结束后,我们也可以收网了。”


        

到时候把查到的东西往天元剑派那一递,也不用他们出手就能顺利解决。


        

讨论告一段落,夜晚休假开始了。


        

烤肉派对持续了好一会,其他人都已经下水玩了,宿黎还坐在泳池边的躺椅上休息,他余光瞥到离玄听也跟着坐在旁边,于是问:“你不下水跟他们去玩吗?”


        

“不了。”离玄听问:“吃完了吗?我再去拿点?”


        

“有点撑,歇一歇。”宿黎又问:“这次顺利能得到两块裂片,我总有觉我快全想起来。玄听,我觉得天道禁制所限制的事情远不止涅盘这一件事,我曾梦到我欺天而行,我会不会从一开始就做错了什么?”


        

离玄听稍稍一顿,说出来的话却被那无形的禁制限制住,只好作罢:“看来这些事只能等你想起来,我透『露』的事全不作数。但以前你下定决心做事,从不是轻率行为,错与不错,又有什么区别?”


        

“凤凰玉只护住你半个神魂,剩下一半应该被禁锢在剑身之中。”宿黎稍稍一顿,问道:“玄听,会不会有一种可能……其实你另一半神魂不是剑身碎裂原因,是有更深一层因素导致无法从剑身脱离而被禁锢在混沌之,你觉得会有可能吗?”


        

离玄听闻言停顿了一会:“也有可能,你为什么会这么想?”


        

“我还不确定。”宿黎想到当初被自己投入剑胚中的那抹龙魂,“你再等等我,我可能快要想起来了。”


        

离玄听眸光温柔:“不急,我们还有很长时间。”


        

登登登的电话声响起,不远处宿爸爸接了电话:“哎,对我儿子,这哪是我教育得好,是我儿子厉害。怎么教?也没怎么教,他全靠自学。”


        

“哎哪里哪里,什么?他收不收徒弟?不收啊,小孩还有其他课业要忙,武道会结束要忙着考试呢,哪有时间教学生。”


        

宿爸爸这边讲着电话,另一边正在拍照的宿妈妈手机也响了。


        

她一改平日里温柔语气,变得有些高冷起来,“上热搜?该压压了,其他不管。崽崽这段时间有自己事忙,导演联系也不用管,说是学习重要。广告商务?我们不缺钱,这些不用问我意见。”


        

两人打电话声音也没掩饰,白昀问道:“你妈妈最近很忙吗?”


        

宿郁哦了一声:“也不是,最近不知道为什么黎崽几年前拍东西又翻火了,导演跟广告商又来找人,说是要弄个什么双胞胎电影,我妈工作室天天忙着接电话。”


        

宿爸爸电话接完又换了一个:“哎,老李啊。是是是,武道会看了没,崽崽厉害吧?”


        

白昀一顿:“那你爸?”


        

宿郁一脸淡定:“中年男人嘛,我当初妖族大比,我爸还在族里摆了席,一桌一个喝去,边喝边炫。放心吧,这是只是开始?”


        

他说完喊了下宿妈妈:“妈,崽崽明天衣服你选好了吗?包背哪个啊?”


        

白昀:“你干什么?”


        

宿郁:“擂台赛只剩下两场了,我相信光。”


        

-*


        

宿家晚上在陈惊鹤的别墅休息,隔天一早才回松临山。


        

途径松临山风景区的时候,宿黎本想下车去买几个包子,结果刚看到路口就看到包子店门口人山人海。


        

“还吃吗崽崽,爸爸去排队?”宿爸爸问。


        

宿黎摇头:“不吃了,中午吃别的。”


        

到武会现场时,观众席上人山人海。


        

【可恶啊,昨晚我就没睡着觉,天知道我做梦都在想一挑七。】


        

【楼上?你不是说你没睡着吗!?还能做梦的?】


        

【今天宿黎应该不会出现什么差池吧?我已经提前做好砸礼物的准备了。】


        

【昨晚苦学了一晚起手阵,脑子会了,身体没跟上。】


        

【今天教什么?我可以看到打剑修吗?】


        

【我也想学打剑修,昨天居然没跟剑修打,这届剑修这么沉得住气吗?】


        

今天的比赛会持续昨天赛况,因为宿黎昨天一挑五壮举,今天擂台赛优先权便落在他身上,他可以选择继续休息,也可以完成剩下两场比赛。主持人询问完宿黎选择后,果不其然他选择了继续。


        

主持人问:“今天吃饱了吗?”


        

“早餐吃了。”宿黎疑『惑』地看向主持人:“怎么了?”


        

【这不是担心你打一半又跑路了吗!】


        

【今天必须一挑七!不打完不许吃饭!】


        

【你好残忍,孩子还是成长期,该吃还是得吃。】


        

主持人:“没,那我们继续今天的擂台赛。”


        

他扬声喊:“可有修士想挑战本次擂主?”


        

擂台下修士沉默了,今天的修士们相较昨天更加谨慎,而且也见宿黎一挑五壮举,再对上他难免有些犹豫。而且如果出现一个擂主,那么下一个擂主的竞争也就会变得更激烈,从而变成一场先后的抉择。


        

“我来吧。”


        

在沉默之中,有位修士上擂台应战。


        

备战修士们也在观察现在的情形,俞司见状摇头道:“他赢不了,他不是宿黎的对手。”


        

旁侧的修士:“可是如果没人上去,最后就要变成轮流了。宿黎真那么强吗?为什么这些人不敢上?”


        

俞司:“正因为很强,以需要抉择。”


        

另一边,谢和风跟木渐也在观察场上情况。


        

木渐问:“这场怎么看?”


        

“其实他昨天就已经把赛局摆在一个难以攻破的顶点,昨天他如果是一挑六,那有大把人迫不及待想要击败他。可经一晚休息,他精力回到鼎峰,又是强者,没人敢以卵击石。”


        

谢和风语气平淡:“擂台赛规则就这么摆着,第一局花费大量的灵力跟强者对决,那么接下来两场比赛就会变得吃。这些人说是在观摩,实际上是在等另一个强者把宿黎拉下来,这样战局会重新回到简单模式。”


        

木渐:“要是强者不上呢?”


        

谢和风道:“那接下来第个名额竞争就会变得格外激烈。”


        

宿黎开场依旧是起手式,但用的还是昨天起手式,只是他变阵换了个套路,同样也打得对手猝不及防,无法准确预料他动向,没过多久就被阵法四面围攻,不到一个小时就惨败下场。


        

【觉小先生休息了一晚,打得更快了。】


        

【昨天还适当适当给其他人面子,今天面子都不给了。】


        

【可能是昨天太饿了,今天吃饱了。】


        

【啊啊啊一挑七近在眼前!】


        

【谁敢上啊,这个时候上不就是送最后一血吗?】


        

观众席上掌声更热烈,距离宿黎一挑七就只剩下最后一个位置。


        

对于宿黎最后一个对手,观众讨论也变得热烈起来,看擂台赛无疑是想看强强对决,可宿黎展现出来的实太强了,在这样的情况下,强者会变得更加谨慎,各种考量也会逐一增多。


        

主持人声音激动:“一挑六!距离第一位晋级擂主的诞生只剩下最后一局,可还有人应战!”


        

他声音刚落,场内外观众齐齐看向在场的十三位修士,两个角落里各自有一只手举起来,那是谢和风跟俞司。


        

【卧槽?!谢和风跟俞司举了?】


        

【啊啊啊啊他们忍不住了吗!】


        

【这有点莽撞啊,其他人就等这一场消耗坐拥渔翁之利啊!】


        

主持人喊:“这一场对手是谢和风!”


        

此言一出,角落里里俞司忍不住骂了一声粗口,而后把手收了回来,冷冷地看了眼谢和风。


        

木渐一愣:“和风,你确定这时候上吗?”


        

“上与不上有差别吗?”谢和风坦然笑:“这是武会,你终会与所有强者打一局,任何策略摆在绝对的实面前其实一点用处也没。我来武会又不是为了那个顶上荣耀,我只是渴望突破。”


        

是啊,他渴望突破。


        

从他少年闻名开始,少年剑仙称号就如同枷锁般将他完全束缚住,即便他剑一日比一日精进,他却感觉有层难以突破的瓶颈就在不远将来,而且随着他来武会时间越长,这种觉越来越明显。


        

前几天戚长老来找他,给他提供了一个有效晋级的绝佳策略,说是可以协助他登上顶端。他毫不犹豫就拒绝了三水剑派的橄榄枝,若说他先前还有犹豫,那么在见到宿黎那场考核之后,他心已然清明。


        

无论如何,他都想痛痛快快与宿黎战一场。


        

而之以选在最后一局,是因为只有这一局,双方才会为了胜利而全力以赴。


        

人修途漫长,他将用一生竭力追求剑。


        

谢和风跃身上台,拱手示意:“请赐教。”


        

宿黎看到他目光微微一笑:“你来啦?”


        

谢和风点头:“我对你阵法印象很深,但印象更深是你剑。”


        

而且他总有种荒谬的觉,从宿黎的身法,从宿黎的步法,比起大众说法,他更觉得宿黎擅长的是剑。


        

宿黎闻言笑笑:“那你是想看阵还是看剑啊?”


        

谢和风挽剑而立:“这并无区别,我只想跟你战一场。”


        

“咦?那孩子与黎黎之前是一起对吧?”宿妈妈看到谢和风的时候愣了下,“这孩子胆子很大啊。”


        

宿爸爸却不这么认为:“那孩子看崽崽目光很纯粹,应该是想酣畅淋漓地打一架吧,这倒是很难得,现在修界赛事越来越多,像他这样一心向孩子越来越少了。”


        

宿郁目光一直往擂台下宿黎那个黑白背包瞄,这次打谢和风了,包里东西总该带上了吧?


        

场上双方并没有率先开场,分明主持人已经宣布开始,但是场上两人却各占据一方,剑已现身,人却未动。


        

【咦?宿黎拿剑了?他们是要用剑法对阵吗?】


        

【不是吧,宿黎只会基础剑法啊!而且那拿的啥剑?木剑?能挨得住谢和风一剑吗?】


        

【我有点搞不明白了,小先生这是什么意思啊?】


        

【啊?不要啊,干嘛用自己短处去跟谢和风比长处啊!】


        

“阿离换剑了。”离玄听突然道。


        

此言一出,家长们目光齐齐看向场下宿黎,只见他手里拿了一把熟悉小木剑,而非他先前阵法考核时的铁剑。


        

其他人并不清楚,但他们却知道那把小木剑是宿黎每日练剑时所持之剑。


        

在所有人的注视下,谢和风先动了。


        

剑修的身法如风,自由穿梭在擂台各处,剑光交错。宿黎在下一瞬也跟着动起来了,擂台上也出现点点红印,是与先前战局同样的开端。


        

【哦哦哦起手阵来了!】


        

【啊啊啊啊还是阵法,我爱阵法!】


        

【这个起手阵没见?这是什么?】


        

新的起手阵出现在谢和风面前,他却毫不慌『乱』,剑随身动,直接在红印的中间劈开一横沟,直接破坏了起手阵的基础阵型。


        

【谢和风好稳啊!】


        

【不愧是少年剑仙,你们注意到没,他身周的剑光变多了,说明他剑域很快就会展开。】


        

【为什么起手阵被破坏了,宿黎还在原来的基础上布阵?难道他有其他想法吗?】


        

【卧槽卧槽,好像认出来,书上有,好像是起手阵攻字诀。】


        

【攻字诀!?】


        

阵修在大众印象里并不强悍,宿黎算是阵修中的一个特例,还是几千年未必出一个的特例。有人都认为他很强,强在他布阵时的临危不『乱』,强在他对战局掌控,知道什么阵法对付什么人。但总归到底,这种强大是基于阵法强大,而宿黎每次击败对手,也依靠阵法。


        

以看到攻字诀时,懂阵法修士开始茫然了。


        

因为攻字诀,是个损己的起手阵,基础阵纹注定它无法衍生任何防御阵法,也无法衍生任何辅助阵法,只能与攻击阵法相连。这便是把阵修有防御面断绝,没有辅助的聚灵阵,也没有抵挡进攻的阵法,只能布进攻阵法。


        

把阵法衍生变通完全砍掉,抛弃有退路,变成进攻型阵修。


        

【这是……鸡肋中的鸡肋啊!】


        

【这能玩吗?缚字诀能变,但是阵修跟剑修比攻击力?!逗我呢?】


        

攻字诀成形,宿黎身法在起手阵的加持下变得更快,而这时候,谢和风的剑诀也如轰天之势砸下来,开局便是猛烈进攻,他正在全力以赴。


        

在所有人的注视下,宿黎身法自如,他没有停下来布其他阵法,而是凭借加持速度在灵活躲过谢和风的进攻。


        

【干嘛啊呜呜呜。】


        

【看宿黎打架,每一场都在刷新我认知。】


        

【这是在用短处打谢和风的长处,崽崽醒醒,我们不要膨胀。】


        

-*


        

观众席上,有人被有进有退战局吸引了目光,尤其是宿黎,他从刚开始就布了个起手阵,而后就一直在躲谢和风。


        

“这一场应该会打很久。”离玄听对宿黎了如指掌,尤其是看到起手阵的时候就知道宿黎打算,他:“阿离不会想那么快结束,他在等谢和风出剑域。”


        

宿爸爸看了下手机:“那我一会点个外卖吧,你们中午想吃什么,也给崽崽点一份,到时候他打完可以先填下肚子……”


        

宿明把包拿出来,“我带了零食,我们可以吃!”


        

说完就从一边的包里掏出东西来,顺便把几个模型也拿出来,“咦?”


        

宿郁见状眼神一变:“这不是黎崽的包吗!?”


        

宿明道:“不是呀!这是我包包,里边还有我猪猪饼干。”


        

他大方地敞开了背包,“你看。”


        

背包里有个熟悉奥特曼模型,此外都是层层包装小零食。


        

“……”宿郁扭头,正巧对上自家妈妈‘善意’目光。


        

靠!!又失算了!


        

“妈妈!”宿明抱着书包看到天上雷光:“妈妈打雷了!是不是要下雨了?”


        

宿妈妈微微凝目:“傻孩子,那不是打雷,那是剑光成剑域。”


        

谢和风的剑域成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