剑域一成,  所有人看这场战局完全不一样了。


        

高台之有几位大宗师,其中不乏有剑法大宗师,张首空见此状况微微拧眉:“谢和风剑域成,  也就意味着先机落在谢和风手里了。”


        

另一个剑修说道:“宿黎这局悬,  他看轻谢和风了。”


        

阵法大师见状也不知如何开口,  从目前的情况看来宿黎的胜算不到两成,  而且场上只有个起手阵,  还是攻字诀,他完全想不到宿黎会用什方式来扭转战局。


        

张首空有点遗憾,他觉得宿黎这个孩子离胜利不远,怎么就在谢和风面前轻敌了。


        

【卧槽谢和风的剑域,  绝了,我感觉胜负已分。】


        

【不会吧,呜呜呜别啊,  我想看一挑七。】


        

【剑修的剑域一开,  等同于进入剑修最强的战斗状态,在这样的情况下对付一个没有任何防御阵法的阵修来说,再简单不过了。】


        

【啊啊啊啊啊啊谢和风好酷!】


        

雷光轰轰,  谢和风的身形停下来,  擂台之,  他的剑域已经完全展开。


        

他看不远处的宿黎以及地上发红光的起手式,  明明是如此弱小的存在,他却完全放松不下来,  就好像有什隐隐待发的东西等他。 首发域名www.bequge。cc


        

“你准备好了吗?”宿黎仰头看他。


        

谢和风目光微顿,  心中那股迫切感越来越强烈,几乎是在瞬间他挥剑而行,身后雷光夹着剑光,  以迅猛之势向宿黎『逼』近。


        

宿黎的木剑出现在他的面前,此时剑凝一层厚实的红光,浓厚的火灵跳跃,与谢和风剑金灵相撞。


        

铮!


        

是两剑相触之际。


        

谢和风是金灵根修士,对剑天生敏锐,以他的金灵镀光的灵剑实则是同辈剑修中最锋利的剑。


        

而宿黎那把看似可以轻易折断的木剑在此时却稳稳地撑住了谢和风的灵剑,甚至在谢和风的剑域中依旧稳如泰山。


        

宿黎手腕一转,火灵从剑柄急速窜到剑尖,热胀的火灵将两人冲开,他以剑为凭,在空中凝力而行,一层阵法从他脚底下出现,阵纹急速地扩充。


        

【卧槽!?宿黎挡住了?】


        

【他那把小木剑啥做的,为什这强?】


        

【这可是剑域状态下的谢和风啊!】


        

【他开始布阵了,我靠靠靠靠,这快!?】


        

宿黎又动了,他脚踩阵法逆风而行,在谢和风金光雷满布的剑域当中自由穿梭,只是瞬息就到了谢和风面前,满覆火灵的木剑与谢和风的灵剑相撞,乍开一层层的灵气余浪。


        

又是一剑!


        

两剑!


        

三剑!


        

两个身形在剑域中穿梭着,每次碰撞剑光未止。金光雷所成剑域笼罩了擂台,一道道金光从天而降追击着疾行的身影,而在这样密布金光的环境里,宿黎的脚踩过的地方正一个个凝成小型的火纹。


        

那火纹慢慢绽开,变成一个繁复的阵法。


        

“这是……”张首空不禁站立起来,凝目看空中的情况:“这是在谢和风的剑域里,宿黎是怎么做到的?”


        

剑修的剑域会加强剑修所有的能力,而且在这样的情况下,对手想要赢过鼎盛阶段的剑修无疑是件极难的事情。可宿黎非但没有被谢和风的剑域击退,反倒一改先前躲避的姿态,在剑域中越战越勇。


        

“他布阵的速度更快了……”另一宗师道:“不对,他的阵法不是这个时候布下的。”


        

【等等?你们有没有发现宿黎的阵法有点奇怪。】


        

【对我也发现了,他这次的阵法不是由灵印展开的……】


        

【布阵不可能这快吧?难道这是踏步成阵!?】


        

【卧槽你们看宿黎的剑!】


        

观众们被弹幕一提醒,注意全到宿黎的剑,然而他跟谢和风的战斗太快,过了许久观众们才能看清剑的状况,其实差异的地方不在剑,而是剑的火灵。


        

那火灵不如先前满覆整把剑,而是像活物般栖息在剑。


        

火灵身形呈现鸟状,鸟身上正呈现一种诡异的纹路。


        

阵法大师仔细观察宿黎的起手阵,恍然大悟道:“他在等。”


        

“如何讲?”


        

阵法大师继续道:“先前谢和风占优的时候,他其实就已经布好阵法,他一直在等谢和风的剑域出现。”


        

【等剑域出现?大师这句话啥意思?】


        

【宿黎脑子进水才等谢和风进入最佳状态?他不想赢吗?】


        

【可是他好厉害,他不是只会基础剑法吗,居然在剑域里跟谢和风打了有来有回。】


        

木剑的鸟纹越扩越大,鸟尾在空中拉出长长的火线。


        

阵法大师面对其他人的疑虑,坦然笑道:“因为他有底气等,最开始他布下的就不是一个起手阵,而是两个起手阵。”


        

砰——


        

宿黎踏空而行,避开了迎面而来的金光雷,脚底下绽开的阵法瞬间成形,像是刻印般停在半空中,一步一个,渐渐的,谢和风的剑域中出现多个约莫一米宽的红纹阵法,那些阵法悬浮,不受金光雷的影响,像是烙印死死地烙在谢和风的剑域了。


        

这时候,宿黎终于停下来,所有人清晰地看到他剑的状况。


        

火鸟展翅,化作浮纹立在宿黎的空,与宿黎脚下一直存在的起手阵攻字诀相呼应,一一下悬浮在宿黎周围。


        

【我靠!!!牛了!】


        

【两个起手阵!?????】


        

【卧槽这个我认识,是隐字诀!】


        

【我的天啊,他除了一开始当谢和风的面布下攻字诀,居然还在剑刻了隐字诀。】


        

【等等……这也有可能是他赛前刻下的吧?就跟其他阵修那样弄个载体什的?】


        

【不可能吧?一开始出剑的时候我没看到剑有阵纹。】


        

【为什你们这震惊?宿黎考核的时候不是布过双阵吗?】


        

【那时候的双阵跟这个没法比啊,这是两个起手阵,妈的,他的脑子怎么长的?!】


        

阵法对推算能力的要求极高,能驾驭越多的阵法则大局观越强。


        

布置双阵其实只要做好推算,高阶阵修一般都能成功布下,如果双阵难度高,那么能成功的人越少。


        

直播间直接炸了,有些没搞明白这到底是怎么回事,有些觉得双阵也很正常,却有的人十惊讶。这个疑问很快就被官方视角解读,因为直播平台的工作人员询问了组委会中的阵法大师。


        

大师原本在跟其他宗师讨论这场战局,听到工作人员的询问便耐心讲解到:“那是因为这不是一般的双阵。起手阵跟其他阵法不一样,普通阵法是个被限制的花盆,而起手阵是一片广阔的田地。花盆最多只能栽种几样作物,而起手阵可以衍生出符合起手阵规则的阵法,从而栽种出各种各样的作物。”


        

阵法大师道:“换句话说,照看两个花盆无须耗费过多的精力,但是照顾两片田地……如此相比,你觉得哪个难度更大?”


        

【我还是没听明白……所以双起手阵很难吗?】


        

【我只能跟你说,现在有的阵修连个起手阵都画不好,有的根本不画起手阵,全都利用先画好的阵法放在载体,哪有这种以起手阵为核心的战斗体系?(开始唾弃自己)】


        

【起手式的战斗方式是千年以前阵修用的法子,被新阵法淘汰了。】


        

【你们别看起手阵比普通阵法容易画,可难的是后面衍生的阵法。有些普通阵法根本上就是个独立阵法,你『操』控双普通阵法也就只是『操』控两个阵法。可起手阵只是个开端,双起手阵就是要照顾两个不同系统下衍生的阵法……也就是要一心二用。】


        

【这哪里是一心二用啊!他布阵的同时还要对付谢和风,这一心三用了都!】


        

隐字诀一浮现,原先被宿黎掩盖的阵法全都现形。


        

一个个红『色』阵法悬浮在空中,无视金光雷的轰击,纹丝不动地停在原地,似乎在等阵主的号召。


        

谢和风凝目看这些阵法,脑子顿时掠过宿黎在剑域前所有举动,原来他的躲避跟逃窜并非狼狈,而是在剑隐字诀的掩护下布下一层又一层的阵法。而他却把这些当做是阵纹基点的红印,是他草率了。


        

这明明是在他的剑域之中,他却被一个阵修撕裂了剑域,就因为这些看似简单却极难破坏的阵法。


        

他骤身袭去,一剑,两剑,三剑……


        

与那木剑的每一次交锋,他都能感觉到雄厚火灵的侵蚀,在数多阵法的加持下,周围的火灵越来越活跃,连剑域里的金灵也渐渐弱了下来。明宿黎没用多少气力,他却觉得一剑比一剑更难。


        

“守心。”宿黎的声音突然响起:“不是我的剑重,而是你的剑慢了。”


        

谢和风微微一愣,心里的那种怪异的感觉正在无限扩大。


        

一点一点,他的身体忍不住颤栗,他好像好像看到了什。


        

空中所有的红光阵法似乎成为了宿黎天然的掩护,他自由穿梭在阵法之间,每一次的攻击出其不意且又快又猛,明没见他用过什高级剑法,出手也只是简单的挥劈砍,却让谢和风感到一种可怕的压制。


        

面前是一堵高大的墙,他的剑劈在墙,无法撼动。


        

这让他冥冥间感受到先前那股颤栗,面对即将到来瓶颈期的恐惧,面对越精进越茫然的大道,好像他重新感受到了天地间的横沟。


        

求道无尽,修炼无止。


        

他以为自己很强大,实际他一直很弱小,是他狭隘了。


        

金光一凝,谢和风迎面而,一剑穿过阵法,与宿黎的剑正面相碰。


        

火鸟拉出长长的火线,与天金光来了一次正面对碰,发出震『荡』为止的铮鸣声。


        

观战的俞司一下子就站起来,看空中的谢和风,眼中皆是不可置信。


        

组委会中的张首空见状一顿,眼中倒映擂台中的交战之景,“舍弃所有剑法,回归最朴实的对剑……”


        

藏在暗处的戚长老看擂台,浑浊的眼睛『露』出一种疯狂之『色』:“怎么会?”


        

高台上,剑修大宗师们站了起来,负手凝目观看空中一剑接一剑的对阵。其中一位宗师感慨道:“了不起,这两个孩子了不起!”


        

-*


        

观众席上的修士坐不住了,一个个站起来,目光怔怔地看空中交汇的身影。一时间他们分不清那是剑还是阵,阵还是人,宿黎还是谢和风,但被带入了那个诡异而又奇妙的境界里。


        

天『色』似乎暗了,空中的剑域未见削弱,红光阵法越来越多。


        

火鸟的长鸣声,雷光的轰隆声,两剑交碰的铮鸣声。


        

“谢和风是悟了。”陈惊鹤评价道:“现在的人族剑修,也不是一无是处。”


        

他说完注意到旁侧的离玄听,微微一顿:“玄听,怎么了?”


        

“没什。”离玄听在这重重光景中『露』出淡然的笑容,目光停在空中的身影,似乎回想起某个红衣烈烈的少年。


        

“只是想起以前,他也曾这教我学剑。”


        

不讲理,很随『性』,一剑一劈,震得他手心发麻。


        

但离玄听闭上眼,却能清晰地回忆起当时的每一瞬。


        

少年持剑的肆意畅快,凤凰在长空中扬翅翱翔。


        

持剑时的大无畏,向道时的坦『荡』,以及如沐春风般的笑意。


        

离玄听从很久以前,就一直在追寻这样的一个人。


        

“妈妈,那是什啊?”


        

宿明仰头看擂台空中的盛景,他说不出来感觉,却有种隐隐间被牵着走的意动。他似乎看不到人了,只能看到两把剑。


        

宿妈妈『揉』了『揉』孩子的头:“孩子,那是剑心。”


        

“是持剑者无欲无求,追求无剑道最纯粹的剑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