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道会组委会各位大宗师落座高台,  在人声鼎沸中注视底下重新修正且更广阔擂台。擂台上摒弃各种多余因素,全是平地,会给任一修士便利。


        

“你觉得宿黎跟俞司,  谁会是这场比赛胜者?”


        

“好说,  俞司的水平先前是与谢和风差多,  这次若无宿黎,  本该是他们两人对决。俞司实力如何,  倒也是很清楚,他在前轮都没『露』出真正的实力来。”


        

“也是,俞司到底也是返祖传承的妖族,若不是宿黎过于耀眼,  本来他才是这届武道会关注点。”


        

热闹之中,戚长老站在组委会席位死角里,朝着身边人吩咐道:“看着点,  确定之后再动手。”


        

那人领了命令匆匆离去,  完全没注意到在另一个死角中,有人将这件事传了出去。


        

决赛开始之前,双方修士是在后台候场准备,  两人间休息室,  没有其他人在。


        

易道官方策划了赛前突击休息室临时行动,  等工作人员推开门时便看到里边隔着沙发坐两人,  个坐在窗户边躺椅吹风,另一个则是在吃早餐。


        

【果然,  宿黎去哪,  哪就有早餐。】


        

【这次不是包子了啊?】


        

【看样子是家人做便当吧?看起来挺不样的。】 一秒记住https://www.bequge.cc


        

【等等……赛前吃便当,宿黎是咋想的啊哈哈哈哈。】


        

直播视角并没有干涉两位修士,而是默默地直播着休息室情况,  直到武道会官方工作人员到来。


        

工作人员道:“两位道友,决赛规则复杂,除了你们自身需要兵器跟布阵载体,这次将允许带任何『药』物跟灵器上台,们需要检查一下你们的随身物品。”


        

宿黎愣,抬了抬便当盒子,“也能带吃吗?”


        

工作人员顿,时半会也知道怎么答,只好道:“规则上是不可以。”


        

“那好吧。”宿黎有点遗憾,只好加快吃饭的速度。


        

“离上场还有十分钟,你可以吃慢点。”工作人员看到他身边背包,提醒道:“包也能带上去,们会有专门的工作人员为你们保管。”


        

宿黎点点头:“知道了。”


        

【哈哈哈哈放过孩子吧,带点巧克力跟糖上去没问题。】


        

【笑死我了,到决赛了,吃播终于被制裁了吗?】


        

【工作人员好无奈啊,估计是第次遇到想带吃上台的修士吧哈哈哈。】


        

检查完随身物品后,宿黎也吃完了便当,在工作人员指引下轻身上阵。


        

他与俞司分开从两个入口进入场地,很快就看到比擂台赛更大更广赛场,这次几乎撤去所有多余布置,只留下广阔场地,也方便修士们大展神威。


        

远远望去,他这才将目光放在年轻妖族中闻名天才俞司身上。


        

【哎妖族内斗,两大返祖天才pk。】


        

【你们都说他们返祖,返啥祖啊?】


        

【哦对……我也没怎么听说,宿黎清楚,据说俞司似乎是返祖蠃鱼。】


        

“听说俞家这些年在妖族内势力似乎也越来越广了?”宿爸爸给孩子跟妻子剥瓜果,同陈惊鹤聊天道:“月鲤俞家,百年前还跟他们长老喝酒,这些年联系少,听说他也变忙碌了。”


        

陈惊鹤道:“月鲤族不太爱卷入妖族的是非,这百年他们在妖界南部的名声也越来越大,据说是换了个有上进心族长,就是俞司的爷爷。月鲤一族中有蠃鱼的血脉,这些年传下来也越见稀薄,没想到在这辈出了个俞司。”


        

“那孩子强吗?”宿爸爸问。


        

陈惊鹤:“两百年前实力跟谢和风不相上下,到底了两百年,从前天擂台赛看,这孩子实力比两百年前精进少。说到底是蠃鱼返祖天才,水系妖精通,再差也差不到哪里去……这么说,倒是想起件事了。”


        

宿爸爸问:“怎么说?”


        

陈惊鹤仔细思索:“似乎听凤凰大人说,他很久以前跟蠃鱼打架。”


        

离玄听闻言顿,继而偏头看向陈惊鹤。


        

“可是上古时期,是已经没有蠃鱼了吗?”宿爸爸回想自己在古籍所见记载,“蠃鱼存在的时期,那要追溯到上古之前混沌时期了吧?”


        

陈惊鹤想了想,也没再想起什么细节来,“好像只是随口一提,他说是他小时候跟蠃鱼打架。也有可能是我记错了,毕竟都是上古的事,有些事就没记太多。”


        

离玄听眸光微沉,知道在想什么。


        

场上,主持人一声号下,两侧号角响起,决赛彻底拉开序幕。


        

俞司是水系妖修,擅水系妖。号角落下那一瞬间他身侧盘上两道通天水龙,交汇在一起直直向宿黎冲去。


        

宿黎躲过招,而水龙似符咒那般简单,它在俞司的『操』控下越见灵活,乎没有任何停歇地持续进攻,下接一下,完全不给宿黎布阵的机会。俞司黑袍飘飘,凭空而立,他伸手招,在原来两道水龙基础上又加道,再加道,四条水龙从四方攻去,完全堵住了宿黎全部去路。


        

【卧槽,俞司隐藏实力啊!】


        

【开局就这么猛吗……我天。】


        

起手阵!隐!


        

宿黎身形消失在水龙拦截之际,紧接着乍开四道阵法嗡嗡运转着,宛如四个屏障完全立在他周围,他凝目看向俞司,从他妖中察觉到一种隐隐熟悉。


        

砰——


        

水龙撞击在阵法之上,直接把阵法撞出了裂纹。


        

砰——


        

第二道水龙跟上,在原先裂口上持续撞着。


        

【妈,俞司开局这么凶吗?这宿黎阵法没能抵抗住啊。】


        

【大概明白他什么意思了……宿黎的阵法剑确实很强,可是他修行时间段,在这种无利用外界因素补充灵力情况下,他灵力如俞司。】


        

【俞司这是打算用灵力强压啊,靠,打得这么霸道吗?】


        

【果然,妖族百科没骗……俞司果然是月鲤族中打架最讲道理。】


        

【宿黎在看什么?还修阵法?】


        

宿黎凝目观察着那几道水龙,喃喃道:“八方水龙诀……?”


        

这是上古时期诀,他好像是以前在哪本书上看。他脑海中闪过先前看资料,月鲤族的少主,水系修士,传说中蠃鱼返祖继承者。


        

蠃鱼,混沌时期。


        

对,够,这是完整的八方水龙诀。


        

宿黎假思索双手结印,道阵法续上面前防御阵法,直接修复了阵法上裂纹。


        

而远处俞司见状微微皱眉,两手伸又有两道水龙冲去撞击。


        

宿黎手下未停,又道阵法跟上。


        

【天,六道水龙了!】


        

【卧槽卧槽,他又招了,八道!】


        

【八道冲了!】


        

【宿黎阵法撑住了!】


        

“这……”高台上妖族大宗师见状微顿:“原来俞司的水龙诀能凝出八道,记得两百年前他最多只能凝四道吧?”


        

“错,之前在其他赛场见他与谢和风对决,那次他所凝水龙诀便是四道。”修士说道:“这才两百年,他实力就已经翻了倍?”


        

谢和风站在武道会观众席高处,凝目看着底下战况,尤其看到俞司水龙诀时候稍稍有些怔然,以前他跟俞司交手时候曾见四道水龙实力,这是他第一次见俞司招出八道水龙……原来在这些年里,俞司的修为非没有落下,反倒增进迅猛。


        

他仔细观察着场上情况,可在这样的情况下,他依旧没能突破宿黎的阵法。


        

【天……俞司比以前更强了。】


        

【听说俞司这次来武道会就是想跟谢和风一较高下,当年两人平手,本来很多人都在说这次能在武道会上分出胜负,没想到谢和风退赛了。】


        

【那俞司得气死吧?两百年对手退赛……】


        

【也会啊,宿黎打败过谢和风,俞司只要击败宿黎,就证明自己比谢和风强吗?】


        

【可八道水龙了……他还没突破宿黎的阵法。】


        

【第一次见宿黎用这么强的防御阵法。】


        

宿黎看到八道水龙盘踞在俞司身侧时,脑中不由自主便想起了应对之策。从跟俞司开始对阵的时候,他就有种隐隐熟悉,好像很久之前就跟与俞司相似对手交手,可是上古时期并无蠃鱼的踪迹……要追溯只能是混沌。


        

俞司微微拧眉,注意着宿黎下步动向。


        

他是返祖传承者,从七岁就开始觉醒有关祖上蠃鱼的相关传承,蠃鱼所擅长的功从传承那一刻起便深深烙印在他神魂之上,他与其他返祖妖修不同,他在那些功中继承某些混沌时期记忆。


        

其中有幕他至今印象深刻,那一幕是一场对阵。


        

是以蠃鱼的视角开启,而跟他交手是一只通体覆火的凤凰。


        

凤凰的体型并不像上古记载那般巨大,那一幕里凤凰在他眼里体型较小,后来他推测,那是蠃鱼与尚且年幼凤凰交手,战局最后确实蠃鱼输了,与那幕记忆起传承下来的还有蠃鱼的丝神力以及潜藏深处恐惧。


        

俞司之前没把那一幕放在眼里,混沌时期事他深究也没什么用处。


        

可那日见宿黎与谢和风交手,他从两人的交手中居然感同身受般体会到那丝恐惧,是在遇到比自己年幼且强大对手时,甘服输却不禁佩服畏惧感。


        

混沌时期,是凤凰给蠃鱼这份畏惧。


        

如今现世,他从一个比他小了百岁孩子身上同样也看到了。


        

还有他师尊鹰长空……俞司觉得无论如何,他这场必须要赢。


        

“小先生是只会守『性』格。”阵法大师颇为疑虑:“武道会开始以来,这是我第一次见他只守攻,总感觉他好像在考虑什么。”


        

陈老先生也注视着场上情况,忽然道:“他动了。”


        

在八道水龙强势攻击下,宿黎阵法存在感并不高,就在所有人注视着场上情况时,直在防守宿黎终于动了。他动就离开了阵法保护范围,水龙趁机跟上,迅猛动作在场上砸出一个个深坑,水灵四溅,使得宿黎满身沾了水。


        

在这样的追击下,宿黎依旧速度未停,他只取命门攻向面前水龙,手中不知何时握着木剑,火灵覆满剑身,砍向飞窜水龙之上,剑劈开龙头,凝实水灵顿时炸开,化作蒙蒙雨从空中滴落。


        

俞司目光变,直接暴退数步躲开宿黎剑光。


        

怎么可能?八方水龙诀命门被找到了!?


        

宿黎身形未停,剑接一剑跟上,八道水龙在他强势攻击下只剩下两道,而且他攻击越来越近。俞司不作他想,手中一变召出本命刀器,身形动袭上,直接与宿黎碰了个正面。


        

【天,身冷汗,差点以为宿黎要被水龙吞了。】


        

【俞司的水龙诀这是第次被人劈开吧,当初谢和风也没劈开水龙,好家伙,宿黎怎么找到解决办?】


        

【俞司拔刀了!】


        

接触之间,他察觉到宿黎剑力度,与他幼小身躯同,宿黎剑十分强大,比他之前交手谢和风还要强大。


        

他刀上凝结出一层冰冷的寒气,与宿黎的剑交碰之时发出冷冷的烟气。


        

烟气并没有完全散开,缥缈无形的烟在此时此刻浓缩起来,变作灵动的小蛇缠绕上宿黎手腕,直接限制了宿黎行动能力,俞司顿时找到了突破口,击将宿黎从空中击落。


        

【卧槽!那是什么!?】


        

【完了,完全看懂了。】


        

【这就是神仙打架吗,招也没认出来。】


        

观众席上,陈惊鹤见状不禁皱眉:“俞司的招式不是现有记载功。”


        

“看来崽崽这次遇到对手了。”宿爸爸道:“俞司是蠃鱼返祖,还是鹰长空徒弟,他现在的修为放在同辈中可以说毫无敌手,只可惜他遇到的是崽崽。”


        

风妖微微闭眼:“场内风灵有异动,那只月鲤,有控风之力。”


        

“看来俞司还藏了少底牌,凝水成冰,化烟为风……”宿爸爸沉思片刻:“而且用的都是鲜少见功,体内灵力储备也胜崽崽,要想赢他,还得打破僵局。”


        

旁侧不远,方陌陌紧张地抓住扶手:“爸爸?宿黎能赢吗?”


        

方首意不好说,从目前局势看,是俞司占优,“陌陌别急,再看看。”


        

宿明原本在吃着猪猪饼干,看到坐在自己旁边的陌陌脸紧张之『色』,问道:“你吃饼干吗?”


        

方陌陌摇头:“吃。”


        

“哥哥很强的。”宿明见他吃又把猪猪饼干拿了来,手捞了个丢进嘴里:“就那么嗖嗖嗖,就能把人打趴下。”


        

方陌陌道:“可是现在那个俞司很厉害。”


        

“那是我哥哥是在让着他。”宿明一脸自信:“动画片都是这么演,主角最后都能赢!”


        

被宿明这么说,方陌陌紧张少了分:“那要是主角没赢呢?”


        

“那就会审。”宿郁听到两个小朋友对话,『插』话道:“反派赢了这符合乐观上进社会价值观,哪个电视台敢给你播这个?”


        

“……”白昀道:“你看个比赛还扯上价值观?再说这跟片子里能比吗?”


        

俞司看着底下浓浓烟气,身形疾行而落,身周的水灵在瞬间变得寒冷起来,地面上渐渐凝出一层薄冰。周围的观众们不禁吸气,场内寒气甚至已经透过武道会阵法蔓延出来,可见里边的温度只会更低。


        

【靠,寒气这么大,都没看到宿黎在哪。】


        

【刚刚好像看到他被烟气缠着拖下去,啊啊啊俞司攻过去了,快逃。】


        

乎碾压般的战局,俞司挥刀而下,正当所有人以为即将分出胜负之时,只听见声铮鸣,浓白的烟气中顿时窜出一道火鸟,直接把俞司『逼』退三尺。


        

烟气渐渐散开,火鸟急速落地,在靠近地面时收翅低飞。


        

而烟气散开之后,只见宿黎左手抬着剑,右手被一股无形的烟气缠绕着,他脚底下正一个个展开阵法,七个阵法环扣一环,出现在他周围,仿佛纹路令人完全看清阵法作用,可原先满布薄冰在阵法作用下正在一步步消融。


        

宿黎右手轻轻拽,缠绕手间的烟气顿时散去,他仰头看向天空俞司:“水系妖?对,你应该是擅长水跟风两系妖,而且你水灵根偏锐,你还擅长冰系妖……”


        

混沌时期蠃鱼,便是以风系水系妖闻名。


        

俞司低头看他:“那又如何?”


        

宿黎甩剑,火灵跳跃着落在周围的烟气上,霸道地将水汽蒸发。他面对如此强悍三系妖围攻却丝毫不见畏惧,而是大方笑道:“如何,只是觉得更有意思了。”


        

【那是什么!?】


        

【天『色』变了。】


        

【是俞司的刀域!】


        

【天……这比谢和风的剑域还惊人。】


        

【妈呀,后悔了,该买票去现场看!】


        

天『色』一变,乌云凝聚,狂风肆虐。


        

交错在一起的狂风似乎酝酿着雨水,寻云阁上被灵力固着横幅吹得鼓起来,两边旗帜更是打着声音,远处还有观众帽子被吹飞。


        

宿明紧紧护着自己猪猪饼干,仰头看天上状况,“哇——”


        

宿郁手拍在自己弟弟脑袋上,“哇什么哇,那是对手刀域,是黎崽的。”


        

宿明闻言马上改口:“哦——”


        

而在这样强势的刀域下,宿黎毫不慌『乱』挥剑而立,脚下扣在一起的七个阵法还在继续往蔓延,阵纹交错在一起,叠出复杂图腾来,个接个,火灵顺着阵纹疾行而出,跃动的焰火立于阵纹之上,将地面变成片阵纹火海。


        

天上天下,各成两域。


        

离玄听淡然笑道:“来了。”


        

嗡——


        

仿佛是扣在心上声音,阵法运转的声音直接震到在场所有人的心里。


        

嗡——


        

窜动的火灵宛如展开火花,像是红莲朵朵地立于阵纹之上。


        

嗡——


        

宿黎手中的木剑消失,眼睛里那一丝掩护消失。


        

漂亮且生动的妖瞳显『露』出,熠熠光中跃动着诡异红『色』。


        

白昀禁动容:“仿佛是书中所说的业火……”


        

宿郁看到场下状况,这样强大的阵法他也是第次见:“阵?对,好像不是阵。”


        

宿明看到地面跃动的火灵,再见那如火灵动的红莲,惊叹道:“哇——好漂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