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靠地面全红了!】


        

【水不是克火吗,  宿黎的火灵这么霸道吗?】


        

【我的天,这是什么阵法……我一道阵纹没看懂。】


        

【红莲……我惊说不出话,天啊这是武道会吗?我感觉我在看大宗师pk。】


        

组委会中,  陈老先生率先站起来,  快步走到组委会高台的围栏边紧紧盯着底下的阵法看。这已经不是任何古籍上记载的阵法,  这种繁复的纹路他从来没,  甚至未能看出这个阵法到底是一个怎样的阵法。


        

“红莲业火。”陈老先生:“上古阵法……这如此霸道的火灵根,  该不会是……”


        

这时候,几位相伴而行的老者停在了某处阶梯高台,身边的年轻人道:“还好赶上了。”


        

他停住脚步,被天上天下两种截然不同的场景吸引,  不禁道:“太师父,这是什么……”


        

为首的老者捋须看着天上天下:“风与水形成的上刀域,火灵汇聚的红莲……诸位,  这次没白来一场。”


        

他身边的老者状道:“你别说,  那底下的红莲可认出来了?”


        

“老了,没认出来。”老者眼中酝酿着几丝热意,“只是有些想起小时候了。” 首发域名www.bequge。cc


        

“你还记得啊?”另一外老者道:“你不是说修道界纷『乱』时期的事都记不清了吗?”


        

为首的老者呵呵笑道:“是啊,  老了,  那时候的事我哪能记。”


        

“只是我比庆幸,  庆幸这世道还返祖大气运者。”老者看着那红莲,  声音感慨:“好在我活得够久……在我寿终正寝前阵法不会没落在吾辈之手。”


        

年轻人听到老者的话不禁问道:“太师父,你是在难过吗?”


        

“孩子,  我这是太高兴了。”


        

场内,  俞司跟宿黎的交战已经严重影响到阵法之外,负责阵法维护的两位阵法大师不不前去维护阵法,以免交战波及到场外的场外的观众。


        

俞司看着地上满布的红莲,  手握长刀往前一行,天上的刀域随他而动,狂风肆虐,暴雨倾盆,层层刀意随雨水浇落在地上,却丝毫不能撼动满布地面的红莲。


        

小孩站立在红莲花海,周围的风雨对他丝毫没影响。


        

下一瞬,小孩动了,他凭空一跃,业火红莲随着他的脚步向上攀升。俞司纵身而行,刀在他手中化作形,层层刀意变更为凛冽,他欺身前,刀猛劈宿黎面门。


        

铮——


        

一朵红莲在他面前绽放,化作一把火剑横立在前,直接挡住了俞司的刀。他抬刀而行,一道变招攻去,随着铮鸣声响起,又一朵红莲出现在他的面前。


        

风雨更猛了,每一滴雨水仿佛裹挟着瞬间取命的锋利。


        

滴答滴答,浇灌在每一朵红莲之上。


        

滴答滴答,俞司的招式接二连三落下,空中的红莲化作一道道火剑。


        

【妈呀……这是什么!】


        

【剑?还是阵?我看不明白了。】


        

【我现在『毛』骨悚然,太可怕了这两人。】


        

俞司居高临下地看着宿黎,仿佛是千万年前蠃鱼看着小凤凰。


        

那种看似弱小却无形的强大,仿佛透过传承来到他的面前,他引以为傲的每一招式在他面前似乎全是破绽,论是八方水龙诀,还是凝聚他诸多血的刀域,看似轻而易举能将小孩吞没,实则他畏无惧。


        

这是差距。


        

‘俞司,你在恐惧什么。’师尊鹰长空的话似乎重新在他耳边响起。


        

宿黎停在半空中,仰头看着俞司:“你在害怕什么?”


        

俞司目光微凛:“我所畏惧。”


        

宿黎道:“那你准备好了吗?”


        

准备好了吗?


        

红莲一朵朵地运转起来,那些悬浮的火剑逐渐变凝实。


        

像是万众士兵,在等着谁的一声号令。


        

俞司一顿,看到宿黎脚底下红莲变动之际,一种对未知的恐惧感油然而生。


        

年幼时期与鹰长空的对话似乎在重新出现在他的面前,鹰长空问他在恐惧什么。俞司以前不明白,直到后来随着时间渐长,在传承日复一日的影响下,他才明白自己是在畏惧失败。尤其是记忆蠃鱼输给凤凰的那一幕,自小便养成了他对于失败的恐惧。


        

鹰长空问过他这个问题,当时他的回答是他不怕。


        

俞司自认是个好胜之人,他渴望在与同辈的比较中愈强大,渴望在师尊鹰长空的教导下能成为同辈第一人。当初与谢和风打成平手是他这么些年第一次意难平,一旦遇到失败他便会加倍努力迫不及待地想找回场子,哪怕鹰长空不停地磨炼他,他坚信自己会在将来的某一日胜鹰长空。


        

他获得传承,但他不会像千万年前的蠃鱼那样屈服对弱小的恐惧。


        

可在此时此刻,到这般盛景,他忽然觉这么多年来的坚持,好像变不一样了。


        

他其实一直活在蠃鱼传承的影响下,渐渐地屈服在未知的恐惧中。


        

‘俞司,失败并不可怕,你不是蠃鱼,成功不是来自与同辈的对比,而是在前行中突破。’


        

‘失败须畏惧,人生在世应当畏向前,莫让去成为你的绊脚石。’


        

‘你会遇到不可逾越的强者,但那不是失败,是破后而立。’


        

“那是什么!?”


        

“是剑吗?”


        

“可红莲不是阵法吗?”


        

风雨之中,观众们快要睁不开眼,却也迫切地想看清那红莲的面目。


        

红莲为剑,上业火。


        

陈老先生激动地扶着围栏:“那是剑阵。”


        

火海中,宿黎微微抬手,受他驱使的红莲剑意一寸寸上升。


        

红莲自下上蓄势待发,在宿黎手落下那一刻,宛如千万火剑冲向天际。


        

光怪陆离一瞬爆发,冲散了空中的上刀域,风雨散开,最后在空中绽放如烟火般的花海。


        

【我的天……】


        

【这是阵法吗?好漂亮!】


        

【我头一次见这么强大的阵法。】


        

组委会上大宗师们在这次武道会看太多惊喜,但最惊喜的不于决赛这一场,论是俞司展『露』出来的三系妖法,还是宿黎独特的阵法,这些都是任何典籍上都未曾记载的功法。两位返祖传承的妖族,给他们带来一场叹服的对决。


        

妖族的大宗师到人族的大宗师正欲往前,于是道:“诸位,底下两位是我妖族的后起之秀,诸位再爱才切,此时此刻也以武道会规则优先。”


        

【谁赢了?】


        

【看不到!我还没看到他们两人。】


        

火光散去,月鲤的妖相出现在空中。


        

俞司满身狼藉,摇摇晃晃从空中落下来,以刀为立勉强站住。而另一边,宿黎依旧站在着,身下的红莲已经消失,只留下七个还在运转的阵法,一环扣一环。


        

俞司抬手擦去嘴边的血迹,明明是输了,他却感受到前所未有的轻松。


        

就好像传承束缚他的那层枷锁被彻底打碎,把自以为是的骄傲一层层剥开,教他清醒地认清失败。


        

“我输了。”俞司坦然说道。


        

宿黎看着他,没说话。


        

俞司收刀而立,看宿黎的目光变不一样:“我先前不明白一件事。”


        

宿黎:“你说。”


        

俞司认地看着宿黎:“为什么谢和风会在跟你的比试后退赛。”


        

他眉眼中带着几分深意:“但应该还下次,我想再跟你打一场。”


        

宿黎看他失败且依旧自信的面孔,不禁笑道:“那下次怕输吗?”


        

“我从不怕输。”俞司微微拱手:“恭喜。”


        

宿黎点头:“承让。”


        

一声恭喜之余,观众席上爆发出热烈的掌声。


        

【我的天啊,这是修道界赛事最年轻的优胜者吧?】


        

【我说不出话了,宿黎赢了!?】


        

【我还在那个阵法中没反应来,我想学阵法了。】


        

【那是什么啊……】


        

【啊啊啊啊啊小先生是最棒的。】


        

主持人激动地宣布道:“胜负已分,本次武道会500年修行组优胜是来自妖族的宿黎!”


        

欢呼声喝彩声熙熙攘攘,主持人口张合未停,似乎还在宣布着什么。


        

而两人精疲力尽,完全没去听主持人的话,俞司没力气站立,收刀之后便坐立在地调息。


        

宿黎则是掏空体内所的灵力,布大阵法不是容易的事,在外人眼里看似强大,实则要比体内灵力的储备完全不如俞司,甚至也比不上谢和风。但这样的战斗在上古时期他已经历数次,越阶战斗其实没什么,只是有些累了。


        

他随手捡了个石头在他与俞司中间位置画了个聚灵阵,席地而坐,中已想着比赛结束后要去哪里吃饭。


        

聚灵阵汇集灵力的速度极快,俞司微微惊讶,而后道:“谢谢。”


        

“不用客气。”宿黎看着两侧喷发的礼炮,喝彩的声音还在继续,他已很久没酣畅淋漓这么打一架,甚至有些回想起零散的记忆。


        

那应该是远在上古之前,混沌时期他与另外一个大妖交手的场景,与俞司交手之时烙印在神魂深处的某些东西似乎被撼动了,他完全不需要多思考,就知道俞司所出是何功法,远在他思考之前身体就已经作出应对。


        

混沌时期,他早已将这些交战的经验深深记住。


        

“蠃鱼。”宿黎喃喃道。


        

俞司没听到宿黎的低语,恢复一小点灵力后他注意到组委会那边似乎下来人了,于是道:“你小心剑宗。”


        

宿黎回神来:“剑宗?”


        

“我不清楚,赛前人以剑宗的给我递了信。”俞司半合妖瞳:“这次武道会不太平,你还是小为上。”


        

-*


        

观众席上,宿家的欢呼声更为激烈,宿郁跟宿明喊破了嗓子,手中的横幅早被风吹落,而宿郁一把拔起应援旗,在高台上挥舞起来。宿爸爸抬了抬眼镜,按着手机准备安排庆祝仪式,“这酒桌几十桌吧,族内的长老请过来,还孩子们的朋友,还……”


        

“那回息灵山办吧。”宿妈妈挂掉其他人打来的祝贺电话:“这边还事情没处理完。”


        

陈惊鹤手肘上挂着西装外套,目光微沉地看着手机视频,边拍摄的视频当中正巧拍到戚长老的身影,他退出视频播放转而发给了剑宗之首天元剑派的张首空,对宿爸爸道:“你看着孩子们,我去把他接过来。”


        

风妖微顿:“需要帮忙吗?”


        

“你留意周围的情况,一会现将孩子们带到安全的地方。”陈惊鹤微微凝目:“虽然现在一直在按我们的计划走,但我种不好的预感。”


        

他刚刚已经通知留守在武道会外的玄鹤族人,当务之急是拿到千秋铃之后离开此地,以免再生事端。


        

“三水剑派那边动手了吗?”宿爸爸微顿。


        

“我的人刚来消息,他们那边早已经制住了单修阳,但单修阳先前与三水剑派似乎商谈一些事情,这点我的人审问单修阳没审出来。”陈惊鹤看着手机视频:“他们有所布置……难道是想抢先在奖品颁发出去之前动手?但我没想明白,这这么多大宗师,他们要如何当着大宗师的面动手?”


        

宿妈妈迟疑道:“那如果是大宗师没注意或是没法出手呢?”


        

宿爸爸一瞬间想到什么:“武道会场馆是道修联盟负责的?”


        

“对,妖族没参与这事。”陈惊鹤恍然大悟,低头发了条消息出去,再看组委会所在高台时,眼神瞬间变了:“不好。”


        

高台之上,道修盟主刚刚起身,正与其他大宗师交流,似乎将要离开高台颁奖。


        

陈惊鹤看不远处的方首意,扬声问道:“方道长,剑宗历代传承的山河罩如今轮到哪一剑派看守?”


        

方首意注意力本来在场下,听到陈惊鹤这么问有些诧异:“去年刚移交到三水剑派,什么问题吗?”


        

陈惊鹤脸『色』一变:“问题出在这,姓戚的想偷天换日,把罪责全推给单修阳。”


        

宿爸爸一顿:“三水剑派疯了?这可是武道会现场,这么多大宗师在场,三水剑派这是要与组委会结仇吗?”


        

三水剑派与单修阳想夺取此间的千秋铃,多次暗底抢夺未果后,最后想在众目睽睽之下偷走千秋铃。


        

“姓戚的不知道单修阳被我抓了,现在单修阳失联,他们原先的计划败『露』。他想要搅『乱』现在的局势趁『乱』偷走千秋铃,再把所的责任推到单修阳身上。”陈惊鹤快速捋清情况:“千秋铃对外界来说只是一件天阶灵器,丢了关大小,如果事情败『露』,丢的是武道会的脸,事后完全可以把罪责推到单修阳身上,因为单修阳是剑宗的罪人,他在武道会上借机闹事合情合理。”


        

离玄听听到几人的讨论,扭头看底下高台时,端着武道会优胜奖品的工作人员正一步步走向擂台的正中央。


        

他道:“擂台的阵法还没撤。”


        

“能进去吗?”陈惊鹤问。


        

“能。”离玄听问:“剑吗?”


        

“。”陈惊鹤挥手投掷一把,被离玄听一手抓住,“千年玄铁造的剑,应该能撑住。”


        

“谢了。”


        

离玄听毫不迟疑从观众席高台跃身,长剑被他握在手,落地时一把『插』在空中虚的阵法上,引起周围观众的喧闹。


        

“卧槽个小孩跳下去了!?”


        

“他干什么,空中防护阵法啊,会被误伤的!”


        

“你们快看,他的剑!”


        

银『色』长剑『插』在虚空中形的阵法上,在所人的证下,那层阵法正以剑孔为中逐渐绽开裂痕。


        

与此同时,场内的宿黎注意到空中的异状,余光一扫到某个人,下一瞬几乎是与离玄听同时出手冲向擂台中间。


        

“阵法碎了?!”


        

“我的天,什么情况!?”


        

端着优胜奖品的工作人员脚步未停,身处忽然撕开了一寸黑洞,凭空出现的手从黑洞中探出,直直伸奖品。


        

就在这个时候,离玄听率先一步挑开奖品托盘,放在托盘上的好几件天阶灵器被挑落,而宿黎眼疾手快地抓住那些奖品之中的千秋铃。


        

突发的变数让场内外的人脸『色』异变,而高台上几位大宗师这才注意到工作人员身边出现的黑洞,他们正想出手之时,笼罩在组委会高台的山河罩发挥了用处,将大宗师的灵力隔绝在内。


        

几个大宗师状一愣,张首空最先反应来看三水剑派的门主:“山河罩!?戚门主,怎么回事!?”


        

三水剑派的门主一脸震惊:“我不知道,山河罩应该好好地被放在禁地里才是……”


        

场下,黑洞中手势不对想要退,宿黎在下一瞬身形一动,伸手死死钳住那手,冷笑道:“想逃?”


        

随后他手一用力,将手的主人从黑洞中拖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