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河罩一出基本限制了高台上大宗师的行动,  这件曾剑宗镇派的神器此时正未知的人控制着,缓慢地运转着。


        

而在所有观众的注视下,本在进行中的优胜颁奖此时完全了一个闹剧。


        

宿黎一把将黑洞中的人拽了出来,  那人直直摔在地上,  化作一张熟悉的面孔。


        

高台上的人见状道:“那不是单修阳吗!”


        

宿黎微微一顿,  他钳着的手腕并不似年男人的那般有力,  甚至在他拽出来那刻马上就失去原先的力道,  他与离玄听对视一眼,马上就白这是什么情况。


        

这不是人,这是个傀儡。


        

组委会所处高台,三水剑派戚门在见到底下‘单修阳’时变得恍然大悟,  解释道:“前段时间,门内曾有人来报,说是见到疑似单修阳的人出现在三水剑派附近,  山河罩是单修阳偷出来的!”


        

单修阳,  这个名字对于剑宗来说并不陌生,他是曾妄想锻造邪剑危害修道界的修士,剑宗追击数年,  可没想到他居然胆子大到敢在武道会的场合上闹事。


        

道修盟厉声道:“他来武道会有什么目的?”


        

戚门解释道:“这点我实在不清楚。”


        

另一边的修士出来道:“盟,  我猜测他的目的可能是扰『乱』武道会……单修阳此人诡计多端,  这些年剑宗追缉早已生怨,  扰『乱』武道会使得人族联盟在其他各族前颜面扫地,再将偷出山河罩把罪责推剑宗,  这些并无可能。” 首发域名www.bequge。cc


        

高台上还在议论着,  场地内离玄听毫不犹豫一挥剑,在其他人的惊呼中直接将‘单修阳’的头颅挑飞,可血溅三尺的场面并未出现,  而是『露』出‘单修阳’体内一道接一道的傀儡符。


        

傀儡!?


        

宿黎眼疾手快地控住傀儡体内将逃的一道奴役符,灌入灵力强行破除,而这时候离玄听一个转急速前往另一边角落里,把所有人目光隐去。


        

高中盘旋的好几架无人机在此时此刻追寻着离玄听的背影,把本在拍摄盲区角落情况全数拍下来。


        

“那小孩去哪了?!”


        

“好像角落里,那发生什么事了?”


        

陈惊鹤大步流星地走在通道里,耳机闪着两个红点,他边走边吩咐道:“与易道官方沟通,把无人机的视角切过去。”


        

那些无人机上可是有他意布下阵法,不受任何灵气干涉,甚至可以清晰地拍到阵法内的情况。


        

场内情况一片混『乱』,一大片着黑衣的人从空而降,份不。


        

与他同时下来的,还有随之的灵器,他将观众席跟场地分开,俨然就是想大闹一场。


        

【卧槽,到底发生什么了?】


        

【我的,这是武道会啊,哪个组织这么大的胆子居然在武道会上闹事!】


        

【靠,大宗师那边罩着的是什么?】


        

【那是剑宗山河罩,是此间最坚固的神器,在修道界纷『乱』时期内曾护住人族基业,罩外的攻击影响不到里边的人,但同样里边的人也无法对外进行攻击,哪怕是大宗师也做不到。】


        

而山河罩还在扩大范围,所有大宗师都控在里边,完全无法左右场内突发的情况。下落的黑衣人很快用莫名的符咒控住观众席的情况,围观的一众修士原本想动手帮忙,却一层无形的罩子隔绝开来。


        

这是一次有预谋的袭击。


        

【我的,武道会的防御是怎么回事!?】


        

【这也太松懈了,我记得好像是剑宗负责?】


        

【不是吧,剑宗……这也太马虎了。】


        

“来单修阳不止是偷走了山河罩,还在武道会的防守上做了手脚。”道修盟剑宗之首元剑派的张首空,问道:“张门,这是怎么回事?”


        

“单修阳对剑宗这是恨极了吧?这次不仅让剑宗颜面扫地,也让武道会威名折损。”角落里的妖修说道:“单凭单修阳一人能做到如此,来平日里剑宗也很松懈,武道会这次做得不够啊……”


        

张首空道:“你说得不错。”


        

那妖族一顿:“张门什么意思?”


        

“单凭单修阳一人做不到如此。”张首空余光场地内的情况,“所以不一是单修阳做的。”


        

“诸位。”


        

角落里着旗袍的青鸟走了出来,手里正拿着一个笔记本:“不如这个?”


        

笔记本的桌面上出现一个视频播放器,正是某个不知名视角拍摄下的状况,即便光线昏暗也将画面中两人拍得一清二楚。


        

青鸟笑了笑道:“山河罩确实隔绝了里外灵力,不过现在又非以前,无线网络是个好东西。”


        

一个影从角落里『逼』出来。


        

不是其他人,正是三元剑派的戚长老。


        

潜藏在暗处控制傀儡的戚长老此时因傀儡符的反噬而嘴角挂血,却不知道他的姿态已高处盘旋无人机拍得一清二楚,他正沉心对付着面前这个孩子。可这孩子展现出来的实力全然不像是个孩子,以他大宗师的实力居然只能在这孩子剑下不占上风。


        

易道官方与无人机实现了镜头画面的切换,角落里的情况也随之投大众。


        

【我的,这个孩子是谁!?什么他的实力这么强悍。】


        

【那是戚长老吧!?戚长老是剑宗大宗师,这孩子居然比他还强。】


        

【这还是小孩吗!?】


        

宿黎把千秋铃收起来,识海内在与离玄听交流:“他手里还有块裂片,得留下来,不能让他跑了。”


        

离玄听道:“我来吧。”


        

“可是龙骨……龙威万一发现。”宿黎说完一顿,马上空中的山河罩:“来老也在站在我这边,山河罩在这……我给你供灵。”


        

离玄听附龙骨,所用的灵力大多是他这几年修行而来,但如果动用本神力,必会暴『露』龙威。这么大的场合,暴『露』龙威等同于告诉在场所有人,所以他冒险之前必须先有万全之策。


        

他不比宿黎,宿黎所有资料都面地摆在公众面前,而他过往一点记载也无。


        

离玄听是刚刚到来,无父无母,也无师承家族,唯一有关系便是坐落在陈惊鹤的人族户上。


        

但实际上,他多大年纪跟多大实力无人知晓,再出格的实力也能以神秘作借来掩饰,唯一不能暴『露』的点是龙威。在大宗师面前,暴『露』龙威实在简单……可如果说山河罩在场,这龙威完全可以掩藏下来。


        

毕竟那是世间可隔绝一切灵力攻击的防御神器,只要他再以阵法护,帮离玄听藏住龙威完全没问题……前提是,离玄听不动用他神魂之力。


        

宿黎的目光原先在俞司脚底下的聚灵阵。


        

俞司见状问道:“宿黎,你要做什么?!”


        

宿黎没说话。


        

此时所有人及摄像头都对着离玄听那边,无人顾及宿黎这里的情况。宿黎咬破指尖,滴落的血悬浮着,俞司还没察觉那股压制的威压从哪里来,便见到自己脚底下聚灵阵在一瞬间竟然开始继续往外衍生。


        

如果说原先是个小型的聚灵阵,在宿黎血滴落的瞬间,他顿时感觉到周围的灵力开始充盈起来,而且灵力充盈的速度极快,处于阵法中的他几乎感受到体内伤痕累累的灵脉在此时此刻正以一种极快的速度修复着。


        

场上,观众席高台有一处‘漏网之鱼’。


        

层层阵法护着的宿家观众席上此时还剩下好几个人,一把清掉周围的黑衣人后,宿妈妈道:“清风,你跟宿郁下去,这里交给我跟风妖。”


        

宿爸爸再画了个阵法以作保险之用。


        

宿眼巴巴地着他:“我也想下去。”


        

宿郁把宿按在白昀边的椅子上,道:“你等『毛』长齐再说吧,这里是年人的狂欢。”


        

他又白昀:“帮我着他。”


        

方首意也意识到事情严峻,但他没多问,而是道:“我跟你下去,底下那人无论如何,现今是我剑宗的叛徒,有些事我需要当面问清楚。”


        

-*


        

俞司着那逐渐形的阵法,目光微顿:“这是什么?聚灵阵?”


        

宿黎没说话,聚灵阵的那一刻,他转而凝力全然收到体内,在场内出现一个灵力漩涡。宿爸爸这时候及时赶到,强大的妖猫出现在场地内,屹立在聚灵阵之上,以强大的姿态保护着臂弯下的孩子。


        

宿黎双目紧闭,整个比赛会场了聚灵阵的绝佳场所,不停在扩大的聚灵阵以霸道的姿态吸收着大气中的灵力。而这时候观众注意到了妖猫,震惊道:“对了!我还有大宗师没山河罩笼罩,宿家那几位还在。”


        

“这是什么!?好强大的聚灵阵,这妖的威压也太猛了吧。”


        

“九尾猫……妈呀,我这是第一次见。”


        

“卧槽上,妈呀我到了神鸾鸟。”


        

宿黎察觉到妖时睁眼了下宿爸爸,后者『揉』了『揉』他的头:“你放心布阵,爸爸给你兜底,别怕。”


        

方首意跟宿郁疾行掠去,刚到阵法边缘突然窜出一个形高大的修士,马上就缠上两人。


        

宿郁意外:“这三元剑派不错嘛?还有大宗师啊……”


        

方首意面前的对手,那是三水剑派另一位长老,一位修接近大宗师的对手,他道:“我来对付他,你趁机绕后去找玄听。”


        

场外台阶处,年轻人问:“太师父,我要出手助吗?”


        

“不急,再等等。”老者空中折映出来的投影阵法,见状目光微顿:“那不是个孩子。”而且底下那个聚灵阵……


        

角落里,那个‘小孩’在交剑瞬间慢慢蜕变,很快变一个陌生的年男人。


        

那人一黑袍,形如影,在突进与交手中来去无形。


        

【我靠,居然是个年人。】


        

【他刚刚是以小孩的份掩护的,我记得这人好像是在宿家的吧?】


        

【啊啊啊他好帅……我怎么从来没听说过!?】


        

【那是谁啊,十秒内我要他全部资料。】


        

【我好像有点印象,去年我在陈氏集团见过他,好像是陈氏集团的太子爷!?】


        

【卧槽!?玄鹤族的人吗!?】


        

玄鹤族可以说是妖族内最神秘的族群,他寿命最长,底蕴最深。


        

一直行走在外的妖是陈惊鹤,可没人知道陈惊鹤到底活了多少年,可如今不知不觉中,玄鹤族居然还有这样一位高手存在。


        

高台上的大宗师也到这一状况松了气,妖族道:“玄鹤族内高手不少,没想到还有以小孩姿态跟在惊鹤边的修士,这修士的修恐怕也是个大宗师。”


        

青鸟盈盈笑道:“大人此言重了,那是我陈氏集团现今的太子。”


        

她这话一出,大多人大概白什么意思,就是这个能与戚长老一战高下的‘男人’,在玄鹤族内的地位绝对不低。


        

见情况有所缓解,山河罩内的大宗师将质疑的目光更是直直投还处在山河罩内三元剑派的门。


        

道修盟问:“戚门,你还有什么话说?”


        

戚门见状目光微沉,他没想到事情居然变现在这个模样,本来只要在山河罩跟两位大宗师的协助下,他完全可以做到偷换日换走千秋铃,最后把所有的烂摊子推到单修阳上,没想到事情落到如今局面,直接把他潜在的布置全给『逼』出来……


        

“有什么话说?这事是单修阳所,戚长老与他勾结,其他事我真是一概不知。”戚门语气愤然地解释道:“如果这件事真是我所,那我现在还留在这个地方作甚,各位在场,我把自己留在这不就任人处置吗?”


        

道修盟拧眉:“倘若是你先前没败『露』,这件事是不是顺之便可推给单修阳?”


        

“盟,凡事要讲证据。”戚门十分气愤,“如果有关,我什么要在这样的场合上冒险,这样闹对我三水剑派有什么好处?”


        

盟微微迟疑。


        

是,这是一件对三水剑派完全没好处的事。


        

三水剑派作剑宗第二,完全没必要在这件事中冒险。


        

戚门话刚说完,不远处与高台接的通道出现了另一个影。


        

陈惊鹤带着几个人走到山河罩边缘,扬声道:“戚门把事情推得一干二净,那不如先解释解释这些东西吧?”


        

青鸟见陈惊鹤来了,顺手一划便打开了笔记本内另一份资料,与张首空视一眼,解释道:“盟想了解真,不如这份资料吧?这没问题吧,张门?”


        

张首空目光微动,沉默甚许后道:“放吧。”


        

场下,聚灵阵的漩涡越来越显,诸多灵力全汇聚在中央。


        

连着不受阵法影响的无人机也险些卷动,最后只能固在墙上。


        

观众只到强大的妖猫屹立在阵法中,正中间的位置站着宿清风与宿黎,好似这源源不断的灵力是在供给宿清风,而妖猫之九尾摆动,扫掉了那些站在围墙边缘的黑衣人,姿态霸道,让人直呼叫好。


        

宿黎闭目凝视着识海,通过聚灵阵引来的灵气进入他的灵脉,最后全数汇聚在神魂之上的剑影。角落里,离玄听丢掉了手中已废弃的玄铁剑,掌心凝力,一把通体玄黑的灵剑出现在他的掌心里,那瞬间,戚长老手里的剑顿时无光。


        

他微微瞪大了眼:“那是……”


        

离玄听形一动,如风般消失在角落里,下一瞬整个角落通道内剑光涌现。


        

墙体震纹显,整座武道会场馆轰轰未止,其他工作人员与黑衣人搏斗着,一边疏散着场内的观众。玄鹤一族的修士早有准备,以极快的速度从另外的入涌进,与武道会工作人员联手制服黑衣人。


        

网上正在关注这场『乱』局的观众只觉一瞬剑光刺眼,等他反应过来之时眼前已漆黑一片。


        

无人机彻底报废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