轰轰烈烈仍在继续,  不少观众已经退到安全方,遥遥看武道会摇摇欲坠的场馆。网上更热议纷纷,不少观众代替已经报废的官方直播,  在易道上直播起现状来。


        

【高糊的画质……】


        

【我再一次后悔了,  我想买票现场。】


        

【住在京城的我已经赶到松临山了。】


        

【我发现我真的看热闹不嫌事大,  有人告诉我那个拿剑的帅哥谁吗?】


        

【修道界千年来最大的赛事……现在场居然快要毁了。】


        

组委会上,  道修盟主看完了笔记本上的资料,  全然不知剑宗之内还有件丑闻。


        

剑宗本一体,先前因为流派及权利分割,分裂成以天元剑派为首的各大剑派。可在份资料中,当年流派只其一原因,  更主要的原因剑宗内愈见复杂的矛盾,对剑籍的抢夺……直至有修士为追求强大而走上歪门邪道。


        

单修阳便其一,可当年却不止一人,  只修炼邪剑的事闹人人皆知,  剑宗下令追缉。追缉为先,后查出剑宗内一些暗勾结的事,已经开始动摇剑宗的根基,  当时张首空为了护住剑宗内其弟子,  不让剑宗威名毁于一旦,  以流派为让剑宗分成好几个剑派。


        

些年剑宗内也没表面上那么和谐,  当年又有离经叛道一事,张首空本有意料,  却没想到三水剑派至今还在背里谋划,  陈惊鹤私下找到便将某些事情告之,知道三水剑派与单修阳还有联系,而些年单修阳之所以能次次避开剑宗的追缉,  其中也有三水剑派在给报信。


        

“剑宗负责次武道会的防御,场也剑宗审查。”道修盟主看向三水剑派的戚门主:“山河罩你布置的,场馆内的留守的修士也被你支开,你与单修阳谋合此事早有预料,事至今你还想狡辩?” 记住网址https://www.bequge。cc


        

戚门主见状道:“只不过一纸文书……”


        

陈惊鹤道:“看来戚门主还以为自己能脱罪呢,一纸文书?些调查的资料证据我已经在前段时递交一分给了张门主,果还要更详细的资料,妖管局那边也有更清晰的调查记录。”


        

直直看向戚门主:“可武道会,妖管局作为维持两族和平的中机构,调查些都会留有相关的程序证据,戚门主该不会不知道点吧?”


        

“要戚门主不信,等事后道修联盟完全可以向妖管局调取相关证据。”陈惊鹤点在山河罩的边缘,“还将山河罩解除为重。”


        

-*


        

戚长老趴伏在,身上破败不堪,几道剑痕正在渗血。


        

颤颤巍巍用剑撑起自己,目光死死盯离玄听里的剑:“我见过……玄听剑。”


        

一把在梦里曾描绘无数次的剑,也在剑宗的典籍中渴望不可及的神剑。


        

藏无数剑修向往的剑诀剑法,曾上古凤凰征战八方,古来今来的第一神剑。


        

离玄听面无表情走近,剑尖一挑将整个人翻过,语气颇冷:“吗?可惜认错了,现在只不过把废剑。”


        

戚长老吐气,鲜血从口中涌出:“怎么可能,那可玄听剑……上古剑宗也不能及的玄听剑,要拥有那把剑,现在的天元剑派不堪一击……以三水剑派为尊的剑宗,以剑为尊的世界……”


        

离玄听的剑还在动,划开了戚长老的衣服,一个乾坤袋出现在的面前。


        

戚长老还在喃喃自语,像对剑的痴『迷』,又像对那无上剑法的痴狂,“你谁……陈惊鹤果然知道玄听剑的秘密,也对,上古凤凰座下的妖,怎么会不知道玄听剑的秘密,我明明快要集齐了,就差就差些……”


        

离玄听微微垂目,剑尖一划,那乾坤袋上的禁制碎裂开,几块裂片出现在的面前。


        

里面不止有那块新的裂片,还有陈惊鹤当初放出的假裂片,些人信以为真,怪不会在武道会上破釜沉舟,些裂片算起来,确实只差两块。


        

“千秋铃最后一块了……”戚长老痴痴:“我本就差最后一块了。”


        

离玄听剑尖一划,把那块真的裂片挑起来,用其东西拖,没有接触分毫。听到戚长老的喃喃自语,嘴角微勾:“最后一块,你确定吗?”


        

戚长老一愣。


        

离玄听指尖遥遥一点,面上的那些假裂片顿时化作一堆黑灰,被风一吹直接散开。


        

戚长老连滚带爬扑了过,只『摸』到满的黑灰,不敢置信喊道:“假的!?假的!?”沾满血的抓上的黑灰,狼狈至极。


        

离玄听居高临下看了一眼。


        

无上剑法?的剑宿离把教出来  ,世上哪有无上剑法,哪有无穷无尽的剑诀典籍……说到底一切都来自上古凤凰。


        

来自世仅有的凤凰。


        

“你谁?”戚长老挣扎问。


        

离玄听将裂片包裹起来,余光瞥了一眼,收起灵剑转身离开了破败的甬道。


        

戚长老怔怔看的背影,低头看到满的狼藉,眼中的浑浊更深。


        

原来满盘皆输。


        

甬道里传来疯子的声,离玄听受从体内涌来无穷无尽的灵力,走出甬道时看到狼藉武道会场馆,空中立两座妖相,而灵力漩涡还在运转。扫了眼状况,脚步未停往正中宿黎身边走。


        

俞司体内灵脉在无尽的聚灵阵中修复,站了起来,看空中盛况,高阶妖族的威压正压在上边,混杂的气息意识有些浑噩,妖相全开,宿两位大妖动真格了。


        

看到高墙上接连倒下的黑衣人,心想场闹剧应该很快收场。


        

而一瞬,潜藏在血脉深处的某恐惧顿时冒出来,比空中妖相更可怕的存在。


        

猛回过头,便看见一个身穿黑袍的男人从身后走来,衣摆片尘未沾,甚至半点气息都没受到,可随的走近,那种令俞司恐惧的危机又油然而生。


        

什么威压?


        

俞司灵脉里的灵力快速运转,蠃鱼的血脉在时候稳稳定住的心神,可即便此,黑袍男人经过的时候依旧能受到一种无形的压力,源自月鲤血脉的臣服,比更强大的存在。


        

好在种压力没久,那男人离开五米远后彻底清醒。


        

便已然受不到那股威压,好似刚刚的恐惧只一场梦魇。


        

宿清风偏头看了离玄听,也受到身上那股气息,提醒道:“龙威收一点,我过那边帮忙,你们注意安全,我很快回来。”


        

“好。”离玄听微微阖目,把身上那股因为战斗而散发出来的戾气全数收回体内,抬步走向宿黎。


        

“阿离。”


        

宿黎正在控体内渊源不断的灵力,半边身体因为过度用灵脉已经浮现隐隐的图腾,为了给离玄听提供足够的灵力,不已动用更为强大的聚灵阵,原先跟俞司战斗那会已经耗费了大量的灵力,会刚收场,竟然有种被掏空了的虚无。


        

“小心。”离玄听一伸把往后仰倒的宿黎扶住,“灵脉还撑住吗?”


        

宿黎吐了口浊气,聚灵阵还在运转,道:“你真行,一剑就把我体内的灵力全掏空,我跟俞司打的时候都没么费力。幸好几年灵脉拓宽了,不然还不一定能承受住么强灵力的转换。”


        

盘膝坐下,问道:“那块裂片到了吗?”


        

“拿到了。”离玄听把用块被包裹的裂片拿出来:“确实最大的那块,与你先前的推测相差不远。”


        

“看来我猜不错,那么千秋铃里那块应该剑尖那处。”宿黎扫了一眼,把乾坤袋里的千秋铃拿出来。


        

千秋铃锻造怪异,它个铃铛,却跟常规的铃铛长不太一。


        

说铃铛却没有任何摇响的内核,而且它的形状偏大,宿黎所说的那块裂片应该处在铃铛的内。


        

“千秋铃以灵力为铃。”宿黎把千秋铃抬高,瞥向铃铛表身的缝隙:“里边有点东西,果我记忆没出差错,以的结构,只能放下玄听剑尖那块,应该还没被激活。”


        

离玄听问:“能拿出来吗?”


        

“只辅器,拿出来没大问题,不过里不太合适,等回之后我研究研究怎么取出来。”宿黎把千秋铃收起来,目光瞥向离玄听里那块,“奇怪,我完全应不到它的存在。”


        

千秋铃中的玄听裂片因为被做成了辅器,再加上没有灵力激活它,所以不会与宿黎有任何联系。可戚长老里那块玄听剑裂片完整的裂片,也早就被激活过,但它身上仿佛有其的禁制存在,当初它与假裂片相呼应时,跟离玄听会产生其反应。


        

“应该下半剑身。”离玄听跟宿黎都没主动碰触,只观察了下它的大概雏形,“应该被那人布下了其禁制,大概与隐匿有关,等回之后我们再解开禁制。”


        

而且块裂片好似有些特殊,不宜贸然行事。


        

宿黎抬头看向空中,神鸾鸟跟九尾天猫的妖相依旧屹立,组委会所在方的山河罩依旧还在,余光瞥向另一边还在跟三水剑派长老纠缠的方首意,“山河罩的钥匙应该在那人上,等会在解除山河罩前,你先把龙威控制下来。”


        

有些头疼,无奈道:“我们好像给们惹了不少麻烦。”


        

一想到之后还跟其人解释离玄听的事,宿黎吐了口气:“算了,让惊鹤烦恼吧,比我擅长处理些。”


        

离玄听见想要起身,伸搭了一把:“能站起来吗?”


        

“应该可以。”宿黎内视了□□内的状况,微微抬:“不过还搭把吧。”


        

宿黎搭上离玄听的,被轻轻拽起来,仰头看了眼高大的离玄听,心想还有些不习惯,以前好似没什么觉,可现在身体还小孩,一经对比就非常奇怪。


        

明明在在记忆里,离玄听还那个小小的剑灵,不会剑不会阵,像个笨小孩。


        

宿黎站起来后觉一身轻松,道:“不过次收获颇,还差一块裂片就能帮你重铸剑身,等回之后再看藏宝图……”说道一半,与离玄听同时察觉到一股怪异的觉。


        

两人对视一眼,目光看向离玄听用其东西隔绝的裂片上。


        

离玄听势一变,包裹那块裂片的隔层被掀开,裂片上诡异的禁制正趴,潜藏在裂片里的凤凰神力似乎在一点点涌现出来。


        

宿黎体内的凤凰神力也被那股神力吸引,目光一变:“不好,道禁制在激活凤凰神力。”


        

离玄听眸光一深,看向刚刚的甬道尽头:“道禁制被人为布置,果要解开需要强行破解。”戚长老布下的禁制,那个痴狂剑籍的剑修估计在禁制上布下其禁制,一旦块裂片离了左右,便会自动催动裂片内的神力。


        

“我们不能碰,在个方强行破除会暴『露』。”宿黎已经受到体内逐渐涌起的神力,块裂片果然怪异,姓戚布下的禁制最只注入灵力,但出现的状况说明裂片本身便有问题。


        

离玄听与宿黎识海相牵,时候也受到体内逐渐澎湃的凤凰神力,宿黎居然被那块裂片里的神力牵引……也就说块裂片不仅与有关,甚至跟宿黎身上那怪异的体质息息相关。


        

宿黎闷哼一声,离玄听已经看到头发变成白『色』,几缕红发从白发的根源中出来,紧接的妖瞳,澄澈的金『色』妖瞳完整显现出来,瞳孔深处映几抹深红,而宿黎的半身已经爬满了图腾,凤凰图腾霸道浮现在脸上,神力已经外显,隐隐有控制不住的迹象。


        

离玄听当机立断展开剑域,在聚灵阵的掩护下剑域不用几息就完全展开。不远处的宿爸爸见状脸『色』一变,立马赶了回,强大的妖相立在离玄听的剑域之上,企图遮挡住里边渐渐衍生的变化。


        

那块裂片放出的神力既奇怪又强大,宿黎竟有种被它带走的迹象,脑海中开始闪过一些混『乱』的画面,高大的梧桐神木,年幼的离玄听,被困在阵中的惊鹤……渐渐的,好似越来越远,察觉到了往日神山的风好似吹拂到面前,一个高大的男人朝自己走来。


        

不行,控制住!


        

咬破了唇,刺激识海中的神魂,保持最后的清醒,捏碎了中的传音符。


        

‘玄听。’


        

宿黎在识海中喊了声,心中便以下了决定,毫不犹豫开始布阵,在神识还算清醒的时刻为自己布下最后一层保障。


        

站在剑域之中的离玄听明白了什么,压剑域停在宿黎周围。


        

而两人脚底下的聚灵阵发生了新的变化,阵纹开始退化,化作深刻的黑『色』纹路,那种纹路毫无规则,似阵法又非阵法,逐渐衍变成一种古老的图腾。


        

传音符像个特定的信号,站在甬道上的陈惊鹤立马察觉到了异变,身形一动扭身便走。一种危机从体内生出,就像万年前凤凰大人渡劫前期,那种无法控制的恐惧。


        

高台,白昀发现异状,“底下发生什么事了?”


        

宿妈妈跟风妖见状一顿,心知不好,宿妈妈不作想马上召唤出飞行的灵器,也不顾修道界不在人族社会用飞行灵器的规矩,马上就把身边的孩子送上灵器,“白昀,看好明明跟陌陌,风妖,剩下交给你了。”


        

风妖点头,化作原形护在灵器周围,下一瞬神鸾鸟的妖相飞驰而落。


        

宿明跟陌陌趴在飞行灵器边缘,看底下的状况,震惊道:“那什么啊!”


        

陌陌眼中倒映聚灵阵的红,“像花。”


        

宿明指花的中央:“我哥哥在那!”


        

白昀按两个孩子,焦急看底下的状况,问风妖:“等们吗?”


        

风妖凝目控制飞行灵器:“等。”


        

们需要第一时把宿黎跟离玄听带走。


        

场内的情况本被所有人关注,尤其原先三水剑派的事,而今情况又变,似乎底下阵法出现了其状况。方首意一把挑飞了三水剑派的长老,天空中的山河罩隐隐晃动,高呼一声:“山河罩在上。”


        

宿郁本来在旁边给做掩护,忽被身后的声音吸引,扭头便看到那高大的剑域跟妖相,再看向宿黎的时候便看到在宿黎身后隐隐将要爆出的迹象,目光微变:“可要出大事了。”


        

当机立断往后退几步,见方首意的剑已经刺向三水剑派的长老,“好伙,方道长快住!”


        

现在可不能把大宗师们放出来,会出大事的!


        

两座妖相一左一右护住中的剑域,红『色』的诡异图腾完全布满了剑域,似花似鸟,有种道不明的形状。


        

台阶处,年轻人见到个状况愣了下,有种强大的威压在面前展开,忍不住想要跪臣服。时候身边的老者扶住了,年轻人惊愕道:“太师父,到底什么情况?”


        

剑域之中,有另外一个妖相正在展形。


        

深红『色』的羽翼缓缓张开,剑域像个壳,而有个强大的存在正在壳内展翅,好像将要重临个世界。


        

一瞬,空中另外两座妖相完全挡不住它的光华,伴随巨大的威压与图腾显像,一个从未见过的妖相展翅长鸣。


        

“凤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