年轻人的目光变了,  “什么?凤凰?可凤凰不是上古时期就陨落吗?”


        

如果他没看错,那正中间的孩子应该是宿家的小孩,那个阵法惊艳所人的小天才。


        

可宿家那孩子应该只是返祖……他想到这目光一变:“难道他是返祖凤凰?”


        

“宿家曾公开这消息吗?”老问。


        

年轻人摇头道:“没,  们都只是知道他返祖,  先前也人猜测他是凤凰返祖,  可神鸾鸟祖上也其他大妖,  更多的说法是说他是祖鸾。”


        

祖鸾是神鸾鸟一族的始祖,  比起凤凰这种传说,祖鸾的说法会更贴切。


        

其他人流传那些凤凰返祖的说法,他以为只是较为夸张的传闻。


        

“祖鸾?火灵根的祖鸾可太罕见了,祖鸾并不擅长阵法……”老在看到空中山河罩晃动那一瞬间立马下了决定:“准备布阵,  们要助宿家的人离开。”


        

年轻人一愣:“是!”


        

他不解问道:“太师父,凤凰返祖是很稀奇的事吗……”


        

凤凰返祖。 首发域名www.bequge。cc


        

老想到这里目光完全变了,凤凰返祖跟蠃鱼等大妖返祖完全不一样。凤凰的传说甚至可以传到上古之前的混沌时期,  而且凤凰还涅盘的秘密。现今记载,  上古时期凤凰的记载最多,比起其他大妖的典籍,事关凤凰少之又少。


        

上古时期的凤凰擅剑法擅阵法擅符法……一提到凤凰,  无数修道世家都能回想起祖上对凤凰的畏惧,  更别提曾经称霸上古的凤凰神山。返祖会来带来上古的传承,  而这些传承一旦流落到现世,  足以让一个平平无奇的世家瞬间崛起。


        

再现在修道界表面和平共处,可实际上各族间只是达到一个微妙的平衡。


        

蠃鱼返祖的俞司在幼年时期便经历过无数暗杀,  月鲤一族也在这样微妙的环境中开始另谋他路,  后来俞司的传承显『露』,再加上妖族其他族群相护,这件事才渐渐平静下来,  甚至如今已无人提及。


        

当年只是蠃鱼传承就闹这么大,现在出现的是凤凰传承,而且这孩子年纪这么小就展『露』出这么卓越的天赋,恐怕修道界的人早已动了心思。


        

几个老已经分开行动,年轻人帮自家太师父探却方位,不解道:“可关于凤凰的返祖传承的传闻先前就有很多……我都听过这样的传闻,如果那些人想动手早就动手了啊。”


        

“孩子,那是因为他们没确定,宿黎到底没有凤凰的所传承。”老回想起几百年在人族内部闹出的丑闻,不禁说道:“当年就是因为蠃鱼一事,人族世家的吃相太难看,只听说俞司是蠃鱼传承就开始动手。那时候月鲤族还不如现在强大,事情闹到最后险些引发两族战争。”


        

“现在妖族人口变少,是他们的大宗师依旧存在,不到万不得已,人族世家是不会冒那么大的风险去行事。除非抛出来的筹码足以让他们心动……”


        

年轻人理解了:“也就是说即便外人传宿黎是凤凰返祖,他们知道也只是观望,除非宿黎展『露』出来传承跟实力足以让他们动心……”


        

“对,而现在,这个微妙的平衡可能要被打破了。”


        

老看向场地内那只展翅的凤凰:“那是凤凰的妖相,即便强大如俞司,他也不能完全继承蠃鱼的妖相。”


        

凤凰破壳而出,火焰披身,如浴火重般出现在此时此刻。


        

那清晰且繁复的妖相,就完全像是古书中所提的凤凰。


        

这不是虚晃的妖相,也不是半成的妖相,而是真正的完全传承。


        

一个仅阵法的返祖传承者不足让人族世家抛弃底线,一个完美传承凤凰妖相的传承者,那已经等同于再世的凤凰。


        

而且这孩子还没十岁,一只还未完全展翅的幼年凤凰,是属于可拿捏可控制的范围。


        

些潜藏在暗处的人,会此『露』出自己的爪牙。


        

老与其他几位阵法大宗师分处三地开始布阵,他们注意到空中悬浮的飞行灵器,马上就知道要怎么掩护,至少要让宿家人成功回到妖族的属地。


        

他厌恶人族世家内的丑陋且虚伪,对宿黎这个愿意将阵法教授给所修士的孩子十分好感,传承不应该是被某个世家占为己,而应该由传承者决定。


        

那么好的孩子,不应该成为肮脏博弈的牺牲品。


        

-*


        

武道会场馆内已经疏散了大半的观众,仍不少留在场内,正当看到那两座妖相下衍的新妖相,所人的目光都变了。


        

“那是什么?妖相?”


        

“是那个男人的妖相吗?看到他的剑域了。”


        

“好像不是,这个妖相看起来并不像玄鹤。”


        

“好好看,好漂亮的妖相。”


        

方首意的剑将三水剑派的长老挑飞,他疾行掠去,这时候天空高台处的山河罩隐隐晃动的迹象,他才注意到宿郁的呼喊,问道:“怎么了?”


        

“好像已经晚了。”


        

宿郁停下脚步,扭头看向空中高台,冲着正中间的宿清风喊道:“爸,山河罩快撤了。”


        

天下的飞行灵器传来其他人呼喊声,宿明的声音尤其清亮:“哥哥,这边!”


        

正中间,两座妖相的护持下,剑域之中的凤凰完全展翅,凤鸣声响彻武道会场馆,修为尚浅的修士在这样的威压下直接跪地。山河罩中的大宗师们也看到这一状况,目光顿时就变了,几位妖族大宗师先行动起来,几道术法落下,显然是在阻止其他人前行。


        

位人族世家的大宗师问道:“几位这是何意?”


        

与陈惊鹤交好的那位妖族修士道:“更想问诸位何意,那是我妖族的修士。”


        

人族大宗师道:“那是凤凰返祖,不是宿家在外宣称的祖鸾。”


        

妖族修士道:“那又如何?这孩子刚刚解救了武道会的危机,几位就按捺不住丑陋嘴脸?动手之前不如看看吧?”他指向场地内还留着的观众,“现在,可不止一人知道。”


        

陈老先紧张地看着底下的状况,又见到另一边已玄鹤的修士赶来,他正想着其他办法,忽然看到由组委会内某人飞『射』而去飞刀,惊呼道:“刀!”


        

妖族修士应对未及,只能看着那刀已经脱离术法的控制挣脱出去。


        

被术法缓冲过的飞刀威力依旧强大,而场地内现在其他人各司其职,如果被这飞刀击中,恐变故。


        

就在这时候,空中展开了另外的剑域,交缠的藤条伴随着符咒护着剑域里的灵剑,竭尽全力把那柄飞刀打飞至其他地方。


        

谢和风与木渐站在高处,跑得气喘吁吁的凌铛站在底下,看着那飞刀方向改变,总算松了口气。


        

他们只能做到如此,剩下的就全靠宿黎他们了,毕竟这么多大宗师在场,哪怕宿家父母跟陈惊鹤实力超群,可是想要护着所人安稳逃离,还是一件很难的事。


        

木渐道:“和风,你看那边。”


        

谢和风微微偏头,看到场地另一处正在奔波的老,目光微顿:“那是……”


        

场地内,凤凰栖在剑域之上。


        

由它脚下的阵法衍,一圈圈的红纹『荡』开,如花如鸟。阵法快速地往外展开,底下的变阵越来越明显,离玄听喊道:“让风妖下来。”


        

宿余棠妖相展翅,把天上的飞行灵器拖了下来。


        

山河罩完全撤去,大宗师的威压失去了山河罩的隔绝,在一瞬间完全展开。而这时候,地处场馆四地突然衍出另外的阵法,由其他阵法大宗师布置的阵法宛如一个保护罩般护着了场地内的宿家。


        

宿清风见状一顿:“那是什么人?”


        

“是个保护阵法。”离玄听能感受到体内来自剑主的影响,目前宿黎体内的神力完全混『乱』,可在这样的情况下,宿黎还是坚持布完了这个阵法。


        

凤凰的妖相依旧立在剑域上,似乎着源源不断的灵力支撑。


        

聚灵阵已经变成完全的模样,一个巨大的传送阵已然成形,这是由凤凰神力构造而成的传送阵,所人都不知道这阵法会传往何处,还是选择相信孩子。


        

场外,由好心路人的拍摄下,网上的观众也见到这一幕。


        

【这是什么妖相啊……】


        

【隔着个屏幕,好像也能感受到现场的威压。】


        

【主播撑住啊,多磕点灵『药』,别在这里倒下!】


        

【看到这颤抖的画面,就知道现场的威压得多恐怖了……】


        

【你们没觉得那个妖相很熟悉吗?好像在哪里见过。】


        

【……这应该不是那个帅哥的妖相,该不会是宿黎的妖相吧?】


        

【宿黎不是神鸾鸟吗?】


        

【之前好像看谁提过神鸾鸟族内如果返祖,很可能就是祖鸾传承,这是祖鸾的妖相吗?】


        

网友们四处找祖鸾的典籍查询,这典籍中的配图与现在直播间中出现的妖相完全不同,直播间内的妖相要更强大更庄严,好似已经脱离的妖相的范围,让人见之心敬意。


        

【靠,突然想起之前在论坛开盘的时候个网友说了件事,他说宿黎可能是百鸟之祖凤凰的传承?】


        

【????那个传承不是被否决吗?当时他们说宿黎会剑法可能是新的传承,就说人家是凤凰。】


        

【……我刚刚翻了下典籍记载凤凰的妖相,你们要不要看看,图有点糊[图片]】


        

直播间内网友po上了凤凰的妖相吗,这下子所人都震惊了。震惊之余,在主播艰难的拍摄中,他们还看到来自空中短暂的交锋,见到那只来自组委会的飞刀偷袭,最后被谢和风等人打飞。这下网友们也发现了诡异的情况,再配上主播断断续续的解说。


        

【什么,是飞刀?组委会里人放飞刀?】


        

【卧槽谁这么缺德啊,刚刚宿家大妖们还帮忙解决单修阳的事啊。】


        

【好像现场的局势有点混『乱』,这该不会人……】


        

【啊这,阴谋论吗?】


        

【开始害怕了,组委会该不会吧?】


        

情况实在复杂,网友们三言两语地讨论起来,可没讨论多久就看到接连的阵法升起,处于最中间的宿家一家人脚底下的阵法彻底显『露』原形,红『色』的余光随着那声凤鸣彻底『荡』开,升起的光亮将阵法内所人笼罩,下一瞬所人无影无踪。


        

那是个顶级的传送阵。


        

组委会上,青鸟转身离开了房间。


        

玄鹤一族的人停在武道会场地外,她疾步走向武道会场馆外黑『色』轿车,进车便道:“刚刚人动手,可能是我们预料的那一拨。”


        

陈惊鹤的平板上正停留着某个对话页面,他眸光微深:“通知玄鹤一族进入警戒状态,再传信给妖内百族,把武道会凤凰的消息放出去。”


        

事至如今隐瞒已经不能保护凤凰大人,即便三族势力颇广,可明枪易躲暗箭难防。人族世家要是想玩阴的,他们也不能保证能完全护着凤凰大人。除非将凤凰大人永远纳入身边保护,可这是不可能的事。


        

那就只能把消息散发出去,凤凰是百鸟之祖,妖族内其他鸟族知道这一消息不会坐视不管。只是一旦这么做,以后凤凰大人的日子恐怕就不太|平了。


        

“不过这件事,还是得让妖族知道。”


        

-*


        

传送阵法一瞬而成,还没宿家人反应过来,他们已经到了一个新的地方。


        

落地之前,宿爸爸马上变出原身,稳稳地接住从天落下的飞行灵器跟人。他们一起摔进森林里,砸出了一个深坑。


        

“没事吧?”宿郁『摸』着磕疼的头翻身而起,扭头看向飞行灵器,喊道:“白昀,你们那边没事吧?”


        

“没事,们这都没事。”白昀一护着一个孩子,站起来的时候才注意到周围有一团温柔的风护着他们,他偏头看向风妖:“谢谢风叔。”


        

风妖微微颔首,看向周围的情况,熟悉的觉马上涌现,他道:“这里是息灵山。”


        

不远处,一个巨大的聚灵阵正在缓缓运转着,聚灵阵内的妖灵盘踞着,正好奇掉到此地的庞然大物。这里不是别的地方,正是息灵山深山内,当初宿黎布下聚灵阵之处。


        

“没有受伤?”宿妈妈四处走着,“黎崽呢。”


        

“在这。”宿郁喊了一声,然后看到不远处的玄听跟宿黎,快步走过去。


        

他走近,便看到离玄听抱着宿黎躺在宿爸爸的妖尾上,两人皆已昏『迷』不醒,在离玄听怀里的宿黎此时发『色』已变成原来的浅金『色』,图腾爬满了全身。宿郁见状想要把两人拉起来,刚碰到宿黎便被他滚烫的体温吓了一跳。


        

“靠。”宿郁赶忙喊道:“烧起来了,妈快过来。”


        

宿妈妈快步赶过来,察觉到这个情况不像是正常的高烧,“得先想办法给崽崽降温……”


        

宿郁喃喃道:“这物理降温也不好使了啊,要不搞个化学降温,这附近没有湖,丢水里泡泡?”


        

“这哪里是凡水能镇静的。”宿妈妈拿出两瓶灵『药』来,将两个孩子分开并一一喂了。


        

宿爸爸化作人身:“能行吗?”


        

宿妈妈道:“不行,温度还是太高了。”


        

“来吧。”


        

一个声音从身后传来,宿郁回过头便看到俞司站在身后,刚刚的传送阵遍布范围颇广,直接把附近的俞司也卷了过来。他快步走到宿黎身边,凝力施法,源源不断的水从他指尖流出,裹着宿黎微微浮着。


        

水化作凝实的冰,托着宿黎。


        

可即便如此,宿黎身周的体温也非常高,冰没过一会就有融化的迹象。


        

俞司皱眉:“这用凡水没法降温。”


        

“不会吧,这么猛吗?”宿郁翻了翻乾坤袋,从中拿出了一个看起来有些年代『药』盒:“这个能用吗?特效降温『药』,之前买的。”


        

白昀走过来,看到那个『药』盒隐隐些熟悉:“,这是什么时候买的?”


        

宿郁微顿:“哦就是之前黎崽发烧买的,一直没用上。”


        

白昀:“……”


        

那早过期了好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