俞司见普通水系妖法没用,  很快就凝出水来。


        

这一次水比起先前更深更凝实,所结成冰也呈现出一种『乳』『色』。即便如此,他在控制水与宿黎相碰时,  依旧能感受到来自他内那股恐怖热气,  俞司道:“这是凝寒诀。”


        

凝寒诀是水系妖法中至寒妖术之一,  如果这个不能控制住宿黎温,  那就控不住了。


        

“留在这里也不是办法。”宿爸爸微微皱眉:“先回家里再商议接下来事。”


        

不远处首意把三水剑派包括戚长老在内两人用绳子绑住,  “这两人,你们打算怎么处理?”


        

宿妈妈凝目看向空中,“也一起带回去,这件事没结束,  得先处理完。”


        

“妈妈!”宿明拉着陌陌衣服,目光微怔看着前在变化聚灵阵,“妈妈,  飞起来了!”


        

几个家长匆忙看去,  只见原先困住妖灵聚灵阵开始衍生变化,绵长灵力触|手慢慢触碰着宿黎,强大神力『荡』开,  使得家长几人不得已后退几步。这时候,  原本昏『迷』离玄骤然睁开了眼,  强大剑域顿时在聚灵阵上展开,  一步步往外扩充。


        

俞司不得已撤去了凝寒诀,怔然道:“这是神力?!”


        

与此同时,  一股强大威压从而降,  俞司感受到了先前同样畏惧,是来自血脉之中臣服……这股气息,是龙。


        

而就在这强大气息交融中,  宿黎被聚灵阵灵力托起,化原形。 首发域名www.bequge。cc


        

剑域之中,离玄踏空而落,宽大手微微张开,将那只幼小凤凰稳稳接住。


        

声音温柔又长远。


        

“跟以前一样,是这么小。”


        

-*


        

宿黎在布置完传送阵后就已经陷入漆黑深水当中,他感觉到自己在不断地下沉,等最后睁开眼时,便看到眼前昏暗树屋。他睁开眼,看到面前无比混『乱』典籍,以及翻阅到一半图纸。


        

脑海中记忆在一段段窜过,某些画面随同久远声音似乎来到自己面前。


        

他看到这些典籍,忽然想起这是什么时候。


        

在锻造玄剑前夕,他在翻阅兵器相关记载。


        

凤凰神山内藏书无数,却无一记载剑胚铸魂。他铸剑无数,兵器库中拥有下人艳羡神兵利器,可他从来没有在锻剑前产生退缩心理,而玄剑是第一把。


        

哪怕心里已有确切锻造步骤,可临铸剑前,他却没有任何把握将生魂放入剑胚中会不会失败。


        

“凤凰大人。”惊鹤声音从树屋外传来,“铸剑台那边已经准备好,随时可以开始。”


        

“我知道了,一会就过去。”


        

宿离把面前典籍合上,微微张开手心便可看到一抹精纯生魂。


        

眼前景况骤然一变,回到混沌云景中,他坐在草坪上看着远处无数流云,开口道:“你陨落时候能不能跟我说?”


        

男人坐在他身边,到这句话笑问道:“怎么?你要来我收尸吗?”


        

“龙,不能两全吗?”


        

男人手落在他头上,『揉』了『揉』道:“能,只是那会很难很难,也从来没人去尝试。小凤凰,地辽阔,陨落不是什么大事。或许轮回百转,在往后某一,你会看到我,如果你记得我……”


        

“就不能一起吗?”


        

男人笑了笑道:“能啊,我教你一个办法。若我劫数那到了,魂散地约莫三息,到时候你留我一息神魂,权当我在陪你,可好?”


        

“你骗人,既然魂散地,又哪来轮回百转。”


        

男人:“是吗?万一呢。”


        

他微微仰:“不过三息说法都是虚渺之说,到时候我要是魂飞魄散那可就什么都没剩下了。”


        

“龙没有涅盘吗?”


        

“龙又不是凤。小凤凰,我想好了,若日后我身死,我会将龙骨藏在秘境里。”男人说话语气像是在安抚稚童,却也无比认:“你涅盘后记忆全失也无妨,我会托梦你,你要是想我了,就去秘境里把我骨头翻出来,权当我在你身边……”


        

流云翻涌,龙声音宛若誓言般地印证,越来越远。


        

劫数之日到来,混沌惊变,混沌大妖接连神隐,到龙之时,梧桐古树变成枯木,空也再无龙威。


        

有万一吗?


        

时过境迁,梧桐古树成埋骨之地,最后随着龙离开世间遗志,成了神隐世间秘境。


        

而他爬上高坡,在龙魂散地之前拼尽半生修为留下了一抹龙魂,而这龙魂也被他压在神魂深处,无论涅盘与否都与他神魂密切绑着。


        

终于劫数轮到他身上,而他涅盘成为山林中一只刚刚降生雏鸟,无父无母没有任何记忆,生下来就栖居在梧桐树上,『迷』『迷』茫茫地活在地间,直至年轻玄鹤误入山林秘境,而他施以援手,一切变得不一样了。


        

山林原来是一座混沌时期遗留神山,而他打败其他大妖,成为神山主人。


        

越来越多小妖来投奔他,他名声也越来越大,神山也就变成凤凰神山。


        

再后来,他梦见混沌时期,仿佛有人在梦里一步步地引导他。


        

他走过无数秘境,也托好友惊鹤找遍秘境线索,终于在秘境中找到了龙骨。


        

起初,他不明自己为什么要寻龙骨,也不明梦里为什么会出现那些秘境。后来他爱上锻造兵器,独爱剑器,甚至在人族剑籍中看到本命剑一说。传说人族剑修毕生只有一把本命剑,而那把剑会与他神魂相接,神魂不灭,本命剑不灭。


        

他好像在瞬间明了什么。


        

随着那样梦越来越多,他竟然迫切地生起想要锻造本命剑心,哪怕他兵器库里神兵无数,可这样念头好似深深烙在神魂里,挥之不去。


        

有密密麻麻声音在询问着他,好似是来自神魂深处质问,又好似他曾经遭受过噩梦,一遍又一遍自我叩问。


        

“龙走了。”


        

“凤凰,你能欺骗道吗?”


        

“涅盘是凤凰涅盘,你把龙魂藏在神魂里一起涅盘,可一次尚好,多次下来,那龙魂能随你承受那么多次涅盘吗?”


        

“你有其他办法吗?”


        

你要怎么留住他?


        

终于有日大梦初醒,他想起了涅盘往生,注意到神魂之中捆绑着一抹弱小龙魂。那是混沌时期他拼尽全力留下来,在他幼小时期教导他陪伴他最后陨落龙神魂。


        

你要怎么留住他。


        

“锻造本命剑?”惊鹤到这句话有疑『惑』,但是道:“妖族里确实也有本命灵器一说,只是我们血脉与人族不同,也没人族那般把本命灵器看中……但这锻造本命剑,是得慎重慎重。”


        

“既然有了就无妨,你记得把本命剑相关典籍送到我兵器库去。”


        

惊鹤一惊:“凤凰大人,你要锻造啊?可你兵器库兵器那么多,凤凰大人……”


        

小小剑灵出现时,是个稚童。


        

走不好路,说不好话,对一切都懵懵懂懂,却竭力地往他这边靠,像是冥冥之中相互吸引。


        

宿黎在那时候不禁回想起混沌时期,他涅盘降生地,掉在恶劣环境里,被上巡游龙找到并带回家。那时候他小小一只,没人巴掌大,『毛』没张齐,张口叫声极其难。


        

龙问他:


        

“不怕我?”


        

“这么小?”


        

“你是什么鸟?”


        

“你能活下去吗?”


        

他发出古怪难鸣叫声,什么也不懂,茫然地面对着陌生世界。而龙却把他护在龙爪下,庇护他,他找了一棵古老梧桐树。


        

龙住在云层之中,但他过于弱小,承受不住云层中翻涌灵力。


        

那时候,龙说:“我不知道你们鸟族对住处有何要求,但你们族群内最古老凤凰好似非梧桐不栖,梧桐应该就是最好栖居之地吧?”


        

梧桐古树上从此便有了一只四不像鸟窝,是龙学其他鸟族从山里拾枝筑成。


        

龙以为居,自那以后却只在梧桐古树那片空落脚,时不时从空中探爪而下,收敛龙爪锋利,逗弄睡在鸟窝里他。龙爪很大,轻轻一碰便能将他推到在地,鸟窝因此换了好几个,最后用得最久鸟窝是龙鳞筑成。


        

后来,他长成了凤凰,使得龙大惊一场,笑说没找错地,说以后要他筑更大巢。


        

而他是龙带大凤凰,从懵懂时期,就在仰望着空巨龙。


        

-*


        

武道会事变,连着接下来预计举行另外两个组别比赛也被推后,由当时在场观众转播,说是那个满布场地阵法居然是个顶级传送阵,连着在场好几个阵法大佬也不知道他们传送到哪里去。除此之外,当时场地内有另外几个阵法,原来是有几个隐居阵法大宗师出山了。


        

【我老,好魔幻。】


        

【啊啊啊啊我觉得祖鸾返祖就已经很酷了,没想到居然可以是凤凰返祖。】


        

【等等……按照史书上记载,凤凰擅长很多功夫。除了之前我们看过剑法阵法……啊啊啊我好激啊!】


        

【如果是其他人返祖我不会多想,但如果是小先生,我们符修能有春吗?】


        

【太牛『逼』了,现在我倒回去看那个妖相,我整个人都起哆嗦,这就是上古大妖凤凰吗?】


        

【别说,你现在切回去看之前武道会宿黎表现,再联合最后一幕……妈呀,我以为他是个才,现在我感觉他才程度已经超乎我想象。】


        

【有一件事我有害怕,你们看到武道会官网山推迟消息了吗?】


        

【我看了,我现在有搞不懂组委会到底是什么意思,当时最后那把刀是谁丢出来。】


        

在大宗师阵法护持下,组委会想检查场地内情况也没办法,等到阵法撤去时,凤凰妖相留下痕迹也消失得无影无踪。这件事在网上引发了广泛讨论,尤其是当时组委会态度,以及宿黎是凤凰返祖这个事实,几乎在网上炸开了锅。


        

组委会派出了两个调查组,一是调查三水剑派,另外是调查剑宗内部。张首空将三水剑派以及剑宗丑闻告知组委会,引起道修联盟重视,因为有先前妖管局资料,这次调查非常顺利,调查组很快就把来龙去脉查清楚,跟陈惊鹤资料差别不大。


        

此外,在表面平静之下,不人族世家开始调查宿家一事。


        

这件事虽然在暗地里进行,但也很快被妖族知晓。妖族联盟在收到陈惊鹤消息第一时间就派人到妖界神鸾鸟跟九尾猫两族进行保护,凤凰返祖对于妖族未来发展来说是一大强大助力,现任妖族联盟盟主又是陈惊鹤教导过学生,在这件事上出了非常力。


        

“没在妖界话……”妖族盟主收到属下传来消息:“可能会息灵山了,赶紧派人去息灵山。”


        

属下道:“盟主,鸟族那边已经派人了……而且好几个长老都赶过去了。”


        

妖族盟主闻言一顿:“凤凰对于鸟族来说,意义重大……看来我们得注意鸟族那边情况。”


        

凤凰不是别大妖,那是百鸟之祖。


        

万年来玄鹤一族竭力找凤凰时,妖界鸟族就有在协助,更别说现在凤凰返祖消息确下来,他们自然不能坐以待毙,任由人族世家那边玩肮脏手段。但有鸟族欢迎凤凰,却也有别鸟族对此十分忌惮。


        

百鸟之祖没出来时,鸟族和平共处,但不是所有鸟族都愿意以凤凰为尊。


        

就在各势力匆忙往息灵山赶时,另一则消息传了来


        

——息灵山封山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