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不过让张千虎想不明白的是,叶枫怎么敢这么嚣张的动用真元力呢?


        

难道他不知道隐藏世家的执法队员已经来到都市了么?!


        

张千虎哪里知道,叶枫不仅已经见过隐藏世家的执法队员了,而且还和他们建立了良好的关系。


        

对方甚至还热情的邀请叶枫,说是只要他突破到了筑基期,就去着隐藏熊家呢。


        

“砰!”“砰!”“砰!”


        

叶枫一脚接一脚的踹在张千虎的越野车上,把车门都踹变形了,整个车身凹陷下来,让车里的空间也是越来越小,到最后,张千虎和李彪抱在一起,那情形,就跟两个人被几条钢筋给捆在了里面似的。


        

“砰!”叶枫最后一脚,直接把车子给踢到松南河里去了,让他们自生自灭吧!


        

对付一般的小混混,叶枫是不会这么下死手的。


        

不过对方已经明摆着要来杀自己了,那还跟他们客气什么?有句话说得好,对敌人仁慈,就是对自己残忍。


        

叶枫可不是有妇人之心的人,要是心性不够坚韧,在上一世,他也不可能修炼到了金丹期境界了。


        

“我靠!”在发现车子向着松南河里掉落的时候,张千虎和李彪可慌了神。 一秒记住https://www.bequge.cc


        

这河流这么急、这么深,要是不调用真元力的话,肯定是要挂啊!


        

可要是调用真元力的话,万一被执法队员发现怎么办?


        

张千虎和李彪互望了一眼,两人瞬间达成了共识。别犹豫了,赶紧使用真元力吧!


        

使用真元力,还有一线生机;可要是不使用的话,那是必死无疑啊!


        

在运转真元力的瞬间,车身捆缚住张千虎和李彪的钢条,硬生生的被撑开了,两人同时一用力,身体便从车子里飞出,稳稳的落在了河边上。


        

而此时,尉迟佳蓉的军用车早就载着叶枫离开了,想追也是追不上了。


        

“草,够郁闷的。任务没完成,回去了东哥不得骂我们啊!”张千虎有些憋屈的说道。


        

“还说这个?咱俩的小命差点儿玩儿完呐!这也怪不得我们,都是东哥在布置任务的时候没有说清楚,谁成想这一男一女都是修真者?


        

而且还敢这么嚣张的使用真元力?”李彪有些不满的说道。


        

“行了,别说了,赶紧回去吧!万一被执法队员发现就惨了。”张千虎提醒说道。


        

张千虎的话刚说完,就看到两道淡淡的人影出现在面前。


        

“你们两个是修真者吧,把身份证拿出来让我们检验一下。”熊天秤牛逼烘烘的指着张千虎说道。


        

只能说,张千虎和李彪的运气实在是太差了,在刚才动用真元力的时候,正好赶上熊氏二兄弟在附近办事儿。动用探测仪,他们就轻而易举的查到了这里来。


        

“这个……我们没带!”张千虎这回是真慌了,这出门踩狗屎了还是怎么地,运气这么差呢,刚用动用真元力不到一分钟,执法队员就赶来了。


        

而李彪的眼珠子转了转,突然撒丫子就向着旁边跑去。打,肯定是打不过的,赶紧逃啊!


        

“哼,想逃?”熊天秤的身影一动,瞬间就追上了李彪,直接一巴掌拍在了他的脑壳上。顿时,李彪的身体软软倒在地上,脑袋上红的白的流了一地。


        

张千虎被吓得都快尿裤子了,这也太生猛了,这么简单一下子就把李彪给拍死了?连解释的机会都不给?


        

“你痛快的把身份证拿出来让我们查一下!要是你也敢逃跑的话,他就是下场。”熊天秤冷冷的说道。执法队里有规定,凡是拒绝拿身份证而偷跑者,一律杀无赦。


        

“两位大哥,我承认我是修真者,也不是在都市里修炼的。不过我举报,前面有人坐着军用车逃跑了,一男一女,他们两个都是修真者。


        

大哥,看在我举报有功的份儿上,就饶了我这一次吧!”张千虎恨不得给熊氏兄弟跪下了。


        

“用你举报?我不会自己查么?你是嘲笑我眼睛瞎啊!”熊天秤一听张千虎的话,顿时就火了,闪电般来到张千虎的身前,一巴掌拍在他的脑袋上。


        

立刻,张千虎就跟着李彪到另一世界作伴儿去了。


        

“哼,坐军车里的两个修真者,一个是叶枫,另一个是尉迟家族的人,当我不知道么?”熊天秤鄙夷的看着张千虎的尸体说道。


        

“行了,别和死人墨迹了。哪儿还有一个用望远镜偷看这里的人,你也去试探一下,没准儿他也是隐匿了气息的修真者呢?!”熊天蝎说道。


        

叶枫在调用真元力的时候,熊氏兄弟自然是查的出来。


        

不过他们已经探测过叶枫的真元力,对他的气息已经记录在案,所以就不再找叶枫的麻烦了。


        

而尉迟家族,则是已经给隐藏世家放过风,说是代理了一些极管用的丹药。


        

等到正式生产出来之后,就把其中的一部分进贡给隐藏世家。以这个作为条件,来换取尉迟家族的修真者在都市里的自由权。


        

不得不说,尉迟老爷子还是很有先见之明的。虽然早就嘱咐过家族中的修真者,不得轻易在都市走动,不过为了要和叶枫谈丹药代理的事儿,尉迟佳蓉是必须在外活动的。


        

以尉迟佳蓉的脾气,万一她忍不住调用了真元力而被执法队发现了怎么办?所以尉迟老爷子留了一条后路,以备不时之需。


        

到了后半夜,天都快亮了的时候,宁二东才等到小牛犊的电话。


        

“靠,你死哪儿去了?给你打了这么多电话,你也不接?想死是不是?”宁二东劈头盖脸给小牛犊一顿骂。


        

“东哥,真不怪我啊!我被人被撞残了啊,一直昏到现在才醒过来,这就赶紧给你打电话啊!”小牛犊强忍着疼痛说道。


        

松南河边儿,小牛犊正趴在地上,疼的冷汗直流。昏迷前,小牛犊只记得自己正用望远镜监视着那个妞儿呢,突然间就看到从军用车里下来一个猛人,对着张千虎的越野车一顿狂踹。


        

再之后,军用车开走,两道鬼影就出现在张千虎两人的面前,不知道怎么回事儿,他们俩就死了。


        

再然后,自己的胸口一疼,随后就昏迷了过去。才睁开眼,小牛犊半刻不敢耽搁,赶紧给宁二东打电话汇报情况。


        

“肋骨断了?谁干的?那边儿的情况怎么样了?”宁二东象征性的问了问,其实他最关心的还是尉迟佳蓉这小妞儿哪儿去了。


        

“不知道谁干的啊!张千虎和李彪都死了,我就看到两道鬼影,然后他们就死了。”小牛犊实话实说道。


        

他是普通人,自然是看不清熊天秤动手,只能看到一道淡淡的人影闪过,而后那俩人就一先一后的挂了。


        

“靠,你说什么?他们两个死了?”听到这个消息,宁二东被吓了一跳。这什么情况?难道有更高级的修真者出现?甚或是执法队出现了?


        

宁二东这么一推测,立刻就感到后怕了。万一让执法队员盯上自己家族,那可就惨了。


        

自己的亲弟弟宁高远也是修真者啊,万一也被他们给整死了,那可怎么办?!


        

“你说一下你的位置,我派人去接你。另外,那辆军用车的牌号你不是记得了么?


        

沿着这条线索给我查,把那个妞儿的背景给我查出来。”宁二东说道。


        

极品小妞儿的事儿还好说,她毕竟留下了车牌号这条重要线索,沿着这个线索,肯定能查清楚她的身份背景。


        

不过张千虎和李彪死掉的事儿,就不好向家族里解释了。


        

虽说家族里了修真者数量挺多的,不过也不能这么白白的死掉啊,怎么也要死的有价值啊!


        

等家主问起的话,自己怎么回答?实话说,让他们抓妞儿的时候,结果倒霉的遇到了执法队员,被执法队员给整死了?


        

要真是实话实说的话,估计家主会把自己打的满脑袋起大包。


        

不行,得再想想。宁二东在原地划着圈子,愁眉苦脸的想着……


        

……


        

蔺妈妈在门诊那里预领了一个月的工资,先是在都市里租了一个廉价的平房,而后又回到农村老家里把蔺晴的爸爸接了过来,至此一家人算是团聚了。


        

而蔺晴也在学校里办好了手续,往后就不用再住学校宿舍,可以天天通勤回家了。


        

“晴晴,周末的时候,你把小枫请到家里,一起吃个便饭吧!”晚饭时,蔺妈妈对着蔺晴说道。


        

“啊?请到家里?这个……不用了吧!”蔺晴的脸立刻就红了,她和叶枫就是纯洁的同学关系。


        

要是把他请到家里来,再被同学们知道的话,会怎么误会自己啊!


        

“你这孩子!人家小枫帮了咱们多大的忙?要不是他,到哪儿找这么好的工作去?定好了,就这个周六吧!”蔺妈妈一锤定音的说道。


        

蔺晴急的都快哭了,这怎么好意思和叶枫说嘛!两人之间本来就没什么,却被妈妈误会成自己是叶枫的女朋友。


        

要是再多吃几次饭的话,妈妈还不得张罗着把自己给嫁出去啊!


        

不过妈妈的话,蔺晴也不可能反对。爸爸的身体不好,农村老家里的许多农活都是妈妈干的。


        

拉扯自己这么多年,妈妈有多不容易,蔺晴也是看在眼里的,要是和妈妈顶嘴的话,她肯定会很伤心的。


        

哼哼,在学校里肯定是不能和叶枫直接接触的,免得被其他同学误会。


        

对了,他不是有个小弟叫陈浩么?自己可以写张纸条,而后让陈浩递给叶枫啊!蔺晴在心里打定了主意。


        

蔺妈妈安排好请吃饭的事儿,又数落起蔺爸爸来。


        

“蔺广勤啊,你也不能天天这么在家呆着啊!你腿脚不好,这我知道,可也得找点儿事儿做。家里靠我一个人赚钱,那猴年马月能在都市里买栋房子啊!”蔺妈妈说道。


        

“咳咳……你看我这身体,能干什么你支招吧!我听你的,只要你想的到,我就干。”蔺广勤点头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