阴冷潮湿的山洞之中,皇甫奇盘膝而坐,口中念念有词。


        

随着他的法诀不断变化,半空中那方印章上的霞光也在不断变化着颜色。


        

印章之下,鼎炉摇摇晃晃,里面似乎有什么东西躁动不安,想要冲出鼎炉,却又被那方印章死死压住,以至于脱身不得。


        

皇甫奇双眼微闭,此时已经完全入定,对周围的一切都不闻不问,只不断运转秘术,催动压在鼎炉上的那方神奇印章。


        

随着印章上的光华越来越甚,一缕缕细丝分化而出,沿着炉盖的缝隙钻了进去。


        

砰砰砰!


        

那鼎炉摇晃得更加厉害,底下的九叶莲台也把花叶都扭曲收缩起来,似乎这一处阵眼有自己的神智,此刻正在经历莫大的痛楚。


        

梁言、苍月明、极影真君三人,分别守在潭水边的三个方位,把皇甫奇护在中间,一边观察着阵眼处的变化,一边小心提防着洞口方向可能出现的敌人。


        

如此过了半盏茶的功夫,忽然听到破空声传来,紧接着一道遁光划破漆黑的空间,只一瞬间就来到了众人面前。


        

“咦?”


        

来人是个身材高大、头戴熊首面具的男子,来之前显然没有料到此处居然还有别人,口中轻咦了一声。 一秒记住https://www.bequge.cc


        

不过马上,他面具后的瞳孔就猛地一缩,视线全都聚焦到了梁言的身上。


        

“是你!”


        

面具男子的语气中,带着一丝深深的忌惮。


        

梁言也有些意外,瞥了他一眼,淡淡开口道:“熊八,没想到居然是你下来查看阵眼,看来咱们两人也算有缘。”


        

当年方壶仙谷一战,梁言和熊八大战数百招,始终不分胜负,最后南天星等人赶到,熊八和鸦六不得已之下退走,那一战也算没有打完。


        

如今两人再见,熊八虽然对他忌惮非常,但同时也燃起了熊熊战意。


        

“好小子,当年一战,你这个金丹境的小辈,居然能把我逼到那种地步。老子这五年来心神不宁,日思夜想,都是怎么把你开膛破肚,好消本座心头之怒!”


        

听着熊八咬牙切齿的声音,梁言却是轻轻一笑。


        

“极影前辈,你还有伤在身,这人就交给我吧。还请前辈护住皇甫道友,莫要让他受到任何干扰。”


        

梁言说罢,也不等他回答,直接上前一步,拦在了熊八的面前。


        

“这...........”


        

极影真君脸色犹豫,他本想说“对方是通玄中期的修为,你一个金丹境的修士如何能够抵挡?”,但转念一想,就是眼前这个金丹境的小子,刚才连“锁魂链”都能斩断,似乎并不能以常理度之。


        

犹豫片刻之后,极影真君还是点了点头道:“小友万勿逞强,如果发现不敌,立刻向后撤出,待老夫与你并肩作战。”


        

“放心好了,梁某不会做白白送死的事,前辈还是安心恢复伤势。”


        

梁言背对着他,摆了摆手,接着再不多言,把目光和注意力都放在了前方的熊八身上。


        

这两人遥遥相对,一人战意高涨,另一人却是风轻云淡。


        

熊八感觉到了对手的轻视,再也按耐不住,嘴里大吼一声,整个人的气势瞬间暴涨,直奔梁言冲了过来。


        

他还没靠近梁言,就抬手一拍顶门,体内灵力飞速运转,头顶上方瞬间凝聚出一尊巨熊法相。


        

这巨熊法相有三头六臂,力量极其恐怖,上一次交手,其中一个熊头曾被梁言以蜉蝣剑丸斩落,如今五年过去,又被熊八重新修炼了回来。


        

熊八深知梁言的实力,所以这次一上来就使出了自己的绝学,势必要全力以赴,将其击杀在此。


        

梁言见状眯了眯眼睛,脸色丝毫不慌。


        

他把腰间的太虚葫轻轻一拍,瞬间就有一粒青丸从中飞出,在半空中接连闪动,每次光华一转,青丸就已经横跨百丈,直奔熊八的巨熊法相而来。


        

这粒青丸在黑暗的洞穴中毫不起眼,但落在熊八的眼中,却不亚于洪水猛兽。


        

不过他是好战的性子,眼中虽然有忌惮,但更多的却是狂躁。


        

“哼,区区剑丸,休想再次伤我!”


        

熊八怒吼一声,体内暴发出强大的力量,那巨熊法相在半空六拳连打,每一拳都有山呼海啸的气势。


        

砰!砰!砰!砰!砰!砰!


        

六声巨大的爆响传来,整个地宫都开始猛烈摇晃起来。


        

“护住皇甫奇!”


        

极影真君在后面看得心惊肉跳,此人力量之刚猛,神通之强大,即便是自己全盛时期,也未必能够打得过他,更何况现在身受重伤,恐怕连逃跑也困难了。


        

不过他之前已经许下诺言,无论如何都要守住皇甫奇,此刻自然不能临阵脱逃,只能运起神通,和苍月明一起把他护在身后,防止法术的余波伤到皇甫奇。


        

刷!


        

黑夜之中,一道青霞划破长空,山呼海啸般的拳劲居然不能阻拦它分毫,只能眼睁睁地看着这道青霞落在了巨熊法相的身上。


        

那青霞之中,一枚丹丸滴溜溜转动,无边剑气只凝聚为一点,这一点虽小,却似乎无物不斩。


        

“啊!”


        

只听一声惨叫传来,那百丈高的巨熊法相,被这一点青霞划过,两个巨大的头颅从颈脖上面滚落,掉在地上发出“轰隆!”巨响,紧接着就化作一缕青烟,消散在了地坑之中。


        

熊八双目赤红,惨叫连连,一边后退,一边双手乱舞。


        

“不可能的,不可能的!你那剑丸的威力我领教过,这才五年过去,为何比上次强了这么多!”


        

熊八的脸上满是不可置信的神色,要知道上一次方壶仙谷交手,他曾经靠巨熊法相所发出的拳劲硬接了梁言的剑丸,双方拆了数百招,依旧是不分伯仲。


        

这次交手,他也以为自己可以和上次一样,用拳劲拦下对手的剑丸,却没想到正是这个念头,让自己跌入万劫不复的深渊。


        

梁言心中冷笑一声,对他的问话根本不答,而是用剑诀操控剑丸,朝着熊八的头顶一剑斩下。


        

他自从修炼《鱼龙舞》功法之后,体内就生出了一股诡异的灵力,这股灵力仿佛有自己的神智,就像是为剑而生,为剑而活的另一个自己。


        

如今看似普普通通的一剑,却不是他一人运剑,而是两个自己同时运剑,剑丸威力已经不可同日而语。


        

半空之中,蜉蝣剑丸划破黑暗,仿佛一点先天灵光,自苍穹落下,瞬间就来到了熊八的头顶。


        

危机关头,熊八瞳孔猛地一缩,将全身潜力暴发出来,直接自爆了头顶的巨熊法相,狂猛的力量冲天而起,企图阻挡住那一点青色霞光。


        

刷!


        

青丸落下,周围混乱的灵力都被一剑劈开!


        

熊八做梦也没想到,自己拼尽全力,甚至不惜自爆法相,却依旧拦不下梁言的这一剑!


        

他的目光里满是惊骇之色,瞳孔中倒影出来的,只有那黑暗中的一点青霞........


        

下一刻,青丸落在了他的头顶。


        

一道霞光闪过,熊八被一剑劈成了两半,紧接着那青丸又去而复返,把他的两截残躯一搅,瞬间灰飞烟灭!


        

到了此刻,这个嗜杀成性,曾经在方壶仙谷肆无忌惮屠戮考生的面具男子,终于还是死在了梁言的剑下。


        

恐怕他到死也没想明白,明明五年前还能接住的一剑,为何五年过去,会有这么大的变化!


        

梁言一剑斩了熊八,对这五年的修炼成果也颇为满意。


        

其实以熊八的实力,如果再小心谨慎一点,自己想要斩杀对方,怎么也要到百招开外。


        

但是他先入为主,以为自己还能和五年前一样,以法相拳劲硬抗蜉蝣剑丸,以至于被梁言破开了自己的巨熊法相。


        

梁言是那种一招占先,就要步步紧逼的人,熊八法相被破,他就直捣黄龙,根本不给对手喘息的机会,最终一剑了结了这个对手。


        

斩杀熊八之后,梁言抬手一招,把他的储物戒指收了过来,此时也不方便查看,直接丢入了袖中。


        

他身后的极影真君和苍月明都是看呆了。


        

熊八堂堂一个通玄中期的修士,而且不是那种泛泛之辈,是能与十二城的同阶修士比肩的强者,居然被一个金丹境的剑修给斩了?


        

苍月明的脑子还没转过来,翻来覆去想的只有一句话:


        

“这就是剑修的威力吗?”


        

极影真君则是倒吸了一口凉气,深深地看了梁言一眼,开口道:“小友果真是高深莫测.........不,应是‘梁道友’才对..........碧海宫有你这样的人物,将来必会大放异彩。”


        

“极影前辈说远了。”


        

梁言收了剑丸,转身淡淡开口道:“今日是无双域的大劫,能不能挺过今日还是个未知之数,何谈将来?”


        

极影真君听后,轻轻点了点头,随即又把目光投向了半空中的祭坛。


        

只见那漆黑鼎炉的顶盖之上,黄色大印正在不停晃动,无数霞光从那印章的下方飞出,不断往鼎炉内部钻去。


        

而鼎炉之内,也暴发出一股股黑气,似乎在与那方印章所发的霞光对峙。


        

双方厮杀不断,时而黑气杀出鼎炉,向上直冲大印;时而霞光压下黑气,重新钻入鼎炉之内,正是斗得难解难分。


        

再看那皇甫奇,七窍居然都已经渗出鲜血,嘴角也在不停抽搐,似乎正在与某种力量进行抗争。


        

苍月明见状心有不忍,正想要上前询问,却被梁言一把拉住。


        

“你忘了皇甫道友之前说过的话?破解阵眼的过程绝对不能被干扰,否则就会受到反噬,你现在过去非但帮不了忙,反而会害了他。”


        

苍月明听了梁言的话,原本迈出的脚步又重新收了回来,有些无奈地说道:“那咱们怎么办,就这么眼睁睁的看着皇甫道友精血流失?”


        

“放心吧,皇甫道友不是傻子,真要到了坚持不住的时候,他自然会放弃的。而我们要做的,就是守住此处,不让任何人来干扰他。”梁言缓缓开口道。


        

“这.........”


        

苍月明也不是糊涂人,听了梁言的分析,自然也知道自己刚才鲁莽了。


        

无论皇甫奇的身上出现什么异变,只要他本人没有开口求救,自己所能做的就只有坚守此处,不让他前功尽弃。


        

“明白了。”


        

苍月明点了点头,也不用梁言拉他,重新回到了自己的位置。


        

三人各自警惕四周,如此又过了一个时辰,忽听一声闷响传来,那祭坛上的鼎炉开始左摇右摆,大片大片的黑气犹如溃败之军,从鼎炉的缝隙中逃了出来,瞬间就消散在了半空。


        

与此同时,下方的血色莲台也开始枯萎凋敝,一片片的花瓣从莲台上面凋落下来,期间还混杂着五颜六色的蠕虫,看上去就像是逃命一般,纷纷冲入了深潭之中。


        

“看来皇甫奇真的做到了!”


        

看到祭坛上的异象,极影真人的眼中露出了兴奋之色。


        

梁言、苍月明自然也看得明白,鼎炉黑气溃败,莲台枯萎凋敝,这些都是阵眼即将被破的征兆。


        

皇甫奇虽然吃尽苦头,但靠着半空中那件异宝的帮助,如今就快要大功告成了!


        

“此处阵眼被破,蛊王山筹划多年的阴谋也就竹篮打水一场空了,今日在场的诸位都是首功,尤其是皇甫奇和梁言。回去以后我必将上报无双城,给你们应得的奖赏!”极影真人似乎已经看到了几人凯旋而归的场面,忍不住开口笑道。


        

然而就在他话音刚落的时候,洞窟的另一边,却有一个声音冷冷道:


        

“你们的确是应该得到奖赏,不过不用等回去上报了,现在我就可以把奖赏给你们。”


        

这个声音阴冷而又诡异,但落在梁言、苍月明和极影真君的耳中,却又觉得分外耳熟。


        

三人同时把目光看去,只见山洞的入口方向,一个人影从黑暗中缓步走来。


        

“是你!”


        

梁言失声惊呼。


        

来人身高七尺,剑眉星目,穿一套青色法袍,举止从容潇洒,正是无双城碧海宫的代宫主,林月缺!


        

“你可是让我找得好苦啊!”


        

林月缺微微转头,冲着梁言诡异一笑道。


        

------题外话------


        

感谢:东沟居士的5000点币打赏!感谢:在外云游的尘埃的200点币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