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范章乃赵国书法界公认的第一书圣,不但在赵国鼎鼎大名,便是在周围诸国,也都影响非凡。而且他已作古两百余年,所留之作无不成了绝笔。


        

这“云道录”便是他某次登山游历时,眼见山势高耸,白云漫过山道,彷如云道,有感而发写下的诗集。文采虽然算不得多好,但笔韵却是当世一绝,被赵国后世书法界尊为“赵国第一书”。


        

只是范章其人潇洒不羁,不爱黄白好黄老,晚年居然将此贴赠与深山中的一名道士。


        

这“云道录”从此下落不明,世间留传多为赝品仿品,却不知为何兜兜转转之下,居然隐藏在一幅黄真的赝品字帖夹层中,最后被梁言所得。这其中的隐情自然不是眼下二人能够知晓的了。


        

“马师兄果然不愧书道高足,只一眼便瞧出底细。师弟我也只是猜到这内中乾坤定然不凡,却不识范章真迹的。”梁言微微一笑道。


        

马元此刻双眼直直盯着字帖,半分挪开的意思都没有,也顾不上和梁言说话,而是凑到字帖面前,仔细观摩起来。


        

“果然是真迹,啧啧,凡俗之中也有如此人物,这笔韵堪称一绝啊!”马元自顾自的说完,抬手将字帖收起,居然毫不避讳的直接丢入自己储物袋中。


        

梁言见状咳嗽一声道:“既然马师兄喜欢,我便以此物交换‘天宝铜钱’如何?”


        

谁知马元听后两眼一翻道:“师弟说什么胡话,‘天宝铜钱’乃是前朝皇帝所留,而这‘云道录’说到底也不过是一普通书生的凡物,两者岂有可比性!师弟想用区区一副字帖,就换走我的古玩,未免想得太多了吧?”


        

“你!”


        

梁言听他这么一说,顿时被气得说不出话来。这马元要不是梁言刚才出口提醒,几乎都不记得那“天宝铜钱”了,而当他看到“云道录”时,却是一脸震惊模样,两者孰轻孰重,明眼人一望便知。 记住网址https://www.bequge。cc


        

“此人刻意刁难,也不知存了什么心思。”梁言心中暗道。


        

然而还不等他开口说话,马元又接着说道:“这样吧,我看师弟对那‘天宝铜钱’实在喜欢的紧。不如我俩赌斗一局,若是师弟胜了,我便成人之美;若是师兄我侥幸赢了,这‘云道录’就留在此处,师弟以为如何?”


        

“这.......不知师兄要如何个赌斗法?”梁言皱眉问道。


        

马元神秘一笑道:“简单,你我斗上一局促织便可。”


        

斗促织即是斗蛐蛐,梁言刚开始还没反应过来,不过片刻后便连忙摆手道:“师弟从未接触过此道,身上更没有可以相斗的蟋蟀,如何与师兄比斗?”


        

“这个师弟放心,我这里有五只将军一只大帅,你我各选一只开始比斗,公平起见就让你先选。”


        

“可我根本不识蛐蛐好坏,如何挑选?”梁言问道。


        

“这就要看梁师弟自己的本事了,却与马某无关。”


        

马元背着双手一脸悠闲地说道,他看了梁言一眼,见他还在犹豫不决,于是叹了口气又道:“既然梁师弟不是诚心想要这‘天宝铜钱’,那便请回吧。”


        

“好!既然马师兄划下此道,我无论如何都要接着。要是梁某侥幸得胜,还望马师兄言而有信,将那‘天宝铜钱’赠与在下。”梁言深吸一口气道。


        

“这个自然!”


        

马元嘿嘿一笑,脸上充满兴奋光芒,倒似遇到多年未见的知己玩伴一样,催促着梁言往后院走去。


        

两人来到后院,马元催动灵力,在地上划出一个圆圈,显然就是比斗地点。接着又从储物袋中取出六个精致小笼,里面各装一只蛐蛐。


        

“师弟先请吧!”马元大方的一摆手道。


        

梁言目视这六个蛐蛐,只见有的头圆腿壮肉带黄,有的牙金须长翅油滑,还有的平平无奇遍身灰。只是他根本不了解此道,又哪里分辨得出好坏。


        

梁言蹲在地上,眼睛偷偷朝马元瞄去,只见其背负双手,一脸悠然自得的样子。


        

“他先前说过,这里面有五只将军,一只大帅。若是选到大帅,自然稳操胜券,若是一旦选错,那他自己肯定认得大帅,我也就没有机会了。”


        

梁言沉思片刻,忽然展颜笑道:“原来如此,这便是促织中的元帅了。”


        

“什么?你竟然识得!”马元一脸大惊的往地上看去,却见梁言并未动手挑选,而是正似笑非笑的看着自己。


        

“好小子,你想诈我!”马元怒道。


        

“嘿嘿,马师兄承让了。”梁言嘿嘿一笑道,他刚才故意出言惊吓,为的就是看马元的反应,而马元受惊之下,第一时间眼睛瞄去的方向,正是左首第二只蛐蛐。


        

梁言顺着他的目光望去,只见那只蛐蛐翅色油滑,牙金脸方,须长色纯。不由得暗喜道:“果然是大帅之相!”


        

他没有丝毫犹豫,直接走上去取过那只蛐蛐,对马元道:“师弟选好了,便请马师兄挑选一只,下场比斗吧。”


        

马元摇摇头,一脸晦气相,走到剩下的蛐蛐中,看似随意的取过一只。


        

梁言转头望去,只见那蛐蛐通体灰黑,浑身上下平平无奇,若说色泽纯正,眼凸有神,或论气势充足,在场的任何一只,都要比他手上的那只强上数倍。可不知为何,梁言心头却忽然升起一股不好的预感。


        

只见马元将小笼放在地上,拉开铁门。那蛐蛐缓缓爬出,在地上转了几圈,一副无精打采的样子。


        

“梁师弟请吧。”


        

梁言点点头,也拉开铁门。他那只金牙蛐蛐一跃而出,根本无须催促,直接奔着马元的那只灰黑蛐蛐杀去。


        

哪知才刚到面前,原本无精打采的灰黑蛐蛐忽然向前一蹦,一口咬住金牙蛐蛐,接着两腿向下一捣,将金牙蛐蛐几乎踢翻了个跟头。


        

“嘶!”


        

梁言倒吸一口凉气,这灰黑蛐蛐看着没什么威力,没想到居然勇猛如斯,一路追着金牙蛐蛐连咬带踢,几乎打得金牙蛐蛐毫无还手之力。


        

“哈哈,小子你上当了!”到了此时,马元才开心地笑出来。


        

要说这马元修仙之前,本是一地痞混混,后来恰逢弈星阁一个筑基执事外出办事,见他灵根勉强入眼,这才将其带回宗门,传以仙法。


        

若论这市井之间的勾心斗角、尔虞我诈,梁言还是比他差了一点火候。他刚才早就看破梁言计谋,故意装作上当,其实是骗梁言自己去选那只金牙蛐蛐的。


        

梁言到了此时哪还不知道,自己是设了个圈套给自己钻了。


        

马元心情大好之下,哈哈笑道:


        

“小子还是太嫩,岂不知蛐蛐有五不选:战须短而细不选;翅色油滑不选;背空、肋细、腰硬不选;扁薄窜溜不选;色不纯正不选。你这金牙蛐蛐哪里都好,就是犯了赤色油滑这条,注定只能做个阵前将军,当不得大帅的。哈哈哈.......”


        

梁言瞥了场中一眼,面色疑惑道:“照你这么说,那你的这只蛐蛐,可以说是浑身败相,又如何当得了大帅?”


        

“这你就不懂了,此虫名号‘八败’!”


        

只见马元神色得意,摇头晃脑的念道:“此虫浑身皆败相,万中无一真荒唐。慧眼识珠休蒙尘,八败俱全是虫王!”


        

梁言被他说得一愣,苦笑一声道:“如此说来,这倒是个虫王啰?”


        

“没错,小子你败局已定,‘云道录’师兄我就收下了,哈哈哈!”


        

“那可未必!”


        

梁言说着忽然伸手一指,一道蓝光从其指尖发出,射入自己那只金牙蛐蛐体内。那金牙蛐蛐忽然就像打了鸡血似的,两腿顶住灰黑蛐蛐,反口向它咬去。


        

“小子,你耍赖!”马元见状怒喝道。


        

谁知梁言两眼一翻道:“我可没!我虽然不怎么玩斗蛐蛐,但也知道只有规定场外之人不能出手杀死对方蛐蛐,没说不能帮助自家蛐蛐吧?”


        

“你!.......”马元被他说得一窒。


        

确实凡俗中只是规定不能出手打杀敌方蛐蛐,却没说不能暗中帮助己方蛐蛐,但那是因为以凡人的手段,根本无法做到这一点。


        

眼见梁言的蛐蛐如同打了鸡血一般,将自己的虫王打得节节败退,马元终于也忍不住伸手掐诀,朝己方蛐蛐打出一道蓝光。


        

只见两个蛐蛐四条前肢上下翻飞,不时还有淡蓝色的流光划过,将地面都划出几道深浅不一的痕迹。


        

到了此时,俨然不是蛐蛐比斗,而是梁言与马元在斗法了。


        

只是这以灵力灌注到蛐蛐体内,互相比斗之事,却不是看谁的灵力充沛,而是比的巧劲。须知蛐蛐不过一凡物,根本容不下太多灵力,运送灵力稍稍过头便有爆体而亡的危险。


        

二蛐你来我往,斗得不可开交。而站在圈外的两人,同样大眼瞪小眼,一副剑拔弩张之势。


        

忽见那金牙蛐蛐低头躲过灰黑蛐蛐的一斩,接着回身一踢,一道蓝光斩在灰黑蛐蛐小腹之上。只听那灰黑蛐蛐惨叫不已,一路向后滚去。


        

“停停停!”


        

马元失声惊呼,连连摆手,一副痛心疾首的样子。


        

只见其快步抢到圈内,抓起灰黑蛐蛐放到手心中,又观察了半天,这才心有余悸的将其收到小笼之中。


        

“承让!”梁言脸上笑眯眯的一拱手道。


        

“唉,遇到你这么个浑小子,真是晦气!晦气!”马元说着往腰间储物袋上一抹,接着一抬手,只见一道毫光闪过,冲梁言飞来。


        

梁言伸手接过,只见是一枚古朴铜钱,上面刻着“天宝十一”四个字,正是天宝铜钱!


        

“没想到这马师兄人虽古怪,倒也算个言而有信之人。”梁言心中暗道。


        

他还想再说些感谢的场面话,谁知那马元看都不看他一眼,摆手道:“去去,东西你也拿了,赶紧给我从哪里来,回哪里去!”


        

梁言尴尬一笑,拱手道:“如此,就谢过马师兄了,梁某告辞!”。


        

...........


        

当天夜里,阵脉杂役宿舍中。


        

梁言盘膝而坐,在他的储物袋中,静静地摆放着三样物品,分别是“灵猴酒”,“醉人香”和“天宝铜钱”。


        

“如此一来,三物便算都齐全了。接下来,便是静等‘妙书法会’举办之日了。”


        

这样想着,梁言开始闭目运功打坐,将自身状态缓缓调整到最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