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侧石门缓缓打开,一缕清辉从中透出。


        

嗖嗖!两声不分先后,却是梁言与孙不二同时动身,各自将速度提到极致,几乎同时迈过古朴石门,一头向里扎去。


        

梁言虽然到现在还不知道这里到底是什么地方,不过他就算再傻,也知这门后必有重宝。既然有此机缘,他自然不会拱手让人。


        

石门一过,耳中竟升起袅袅仙乐,梁言心中微一分神,立刻又警觉起来。


        

他环视四周,只见是一个宽阔无比的青色大厅,四周墙壁与房顶之上都刻有无数人像。这些人神态不一,动作更是千奇百怪,竟然好似诸大神,正在各自施展神通。


        

梁言只不过匆匆一瞥,就被其中一幅人像所吸引,此人头戴方巾,掌劈山河,一股浩然之气铺盖地,向着四面八方席卷而来。


        

“好强!”


        

梁言灵魂深处发出一声惊叹,好似被眼前墙壁上的人像所震慑,竟然不由自主地跟着画中人手舞足蹈起来。看其疯癫模样,似乎为了窥探到一星半点的画像神通,即便折寿百年也无怨无悔!


        

就在他深陷其中不可自拔之时,脑中混混功却自发的悄然运转起来,“菩提明净”以身化道场,一点清明自神识亮起。梁言浑浑噩噩之中忽然心有所感,体内灵力以“两鱼双生阵”为中心,蓦的急速运转起来。


        

轰!


        

好似在神识里打了个霹雳,梁言如梦初醒,这才惊觉自己全身已经被汗水所浸透。他眼角余光匆匆一瞥,却见孙不二也似刚刚醒转,正一手拄剑,一手撑地,伏在那里大口大口地喘着粗气。 记住网址https://www.bequge。cc


        

二人先是互有忌惮地对视一眼,接着又重新打量起四周来。只见此处空旷辽阔,四周墙壁都是各种各样的人物画像。


        

这些人物好似诸神佛,正各展所长,每一幅人像中,都蕴含着一门威力无比的功法神通。


        

只是这漫神佛虽然威风无比,却独独留出了一面空白墙壁,正立在石门对面的方向。


        

那墙壁光滑如镜,整个墙面上只写了三个藏青色的大字:


        

“道剑经!”


        

这三字笔走龙蛇,气冲九霄。梁言只是稍稍看了一眼,便觉万钧剑意悬在头顶,立刻低下头来,不敢直视。


        

只是他这一低头,又发现在那三个字的下方,还有两卷经文高悬半空,正各自散发着淡淡银辉......


        

“先夺经文!”


        

这是二人脑中不约而同想到的。


        

嗖嗖!两声破空声响,两人同时向着半空中的经文冲去。


        

梁言身在半空,单手掐诀,定光剑以一化三,只是微微一晃,便即消失不见。孙不二还未反应过来,那三柄一模一样的定光剑,就已经出现在他身前五丈之地。


        

梁言容情不下手,下手不容情,三柄定光剑上的月华星光俱是催到极致,从三个不同角度,分刺孙不二的灵台、云门、风府三穴。同时右手一扬,衣袖中一个红木盒瞬间激射而出,南明离火针铺盖地,将孙不二的闪避路线也尽数封死。


        

孙不二的脸色首次变化,再也没有任何嬉笑神色,他单手剑诀猛掐,只见蓝色软剑如外之水,在其身前洋洋洒洒。虽只一柄飞剑,却发出数不清的蓝色剑芒,与梁言的三道月白星辰瞬间交织到一起。


        

乒乒乒!


        

短短片刻功夫,二人已经交手数十剑,孙不二脸色阴沉如水,单手向半空一扬。只见一个暗黄色的木鱼飞出,在半空中滴溜溜一转,竟是发出一圈圈肉眼可见的音波。


        

那些激射而出的南明离火针,被这音波所干扰,竟然在瞬间全都失了准头,径直向着下方急坠而去。


        

“佛门法器!”梁言瞳孔一缩。


        

“哈哈哈!这就是所谓的‘放下屠刀,立地成佛!’了,梁兄杀心太重,正该听一听这佛门圣音!”


        

眼见那一圈圈的音波向着自己席卷而来,梁言心中一凛,立刻调动灵力,运起了心无定意法中的“坐忘法”。


        

“坐忘法”可闭六识,绝五福梁言六识皆闭,任凭那诡异的佛门音波临身,却是丝毫感觉都没有了。


        

“咦?”孙不二见他明明已经被这木鱼法器的音波给波及到了,居然还像个没事人似的半点异状都没有,不禁轻咦了一声。不过下一刻,他又哈哈大笑起来:


        

“看来梁兄杀孽太重,连佛门都懒得度化你呢!”


        

梁言听后,只是冷冷一笑道:“梁某若要下地狱的话,孙兄恐怕已经判在最深层的阿鼻地狱了!”


        

他身处半空,口中虽在话,手上剑诀却是不停。定光剑攻势不绝,以“地藏生”与“机变”两大变化,辅以儒门三才之势,向着孙不二周身要害纵劈斜斩。


        

孙不二先机虽失,但此刻蓝色软剑仿若外之水,在身前洋洋洒洒,把全身要害防得密不透风,也没给梁言一点可乘之机。


        

梁言主攻,孙不二主守,俩人边走边斗,倏忽之间已经到了经文下方。


        

眼见经文就在头顶,孙不二双眼一眯,忽的露出一丝诡异笑容,只见他手中剑诀猛掐,全身灵力好似沸水一般疯狂流转,蓦的单手一抬!


        

蓝色长剑瞬间爆发出耀眼光芒,在半空中化为一道耀眼长虹,竟是将梁言的三柄定光剑同时封住,短时间内根本无法调动分毫了。


        

飞剑被封,梁言却虽惊不乱,他如今眼界开阔,早已非当年初踏仙路之时。一眼便看出孙不二自己的飞剑也同样无法调用了。


        

不过孙不二却似稳操胜券,他单脚往地上一点,整个人凌空而起,右手就去勾那半空中的经文。


        

梁言自然不会让他得逞,也同样施展遁法,冲着那两页经文冲去。


        

然而孙不二身在半空,却忽然左手一扬,只见一枚紫色圆环突然出现,紧紧套在他的手腕之上。


        

那圆环一阵诡异颤动,接着无数紫色符文涌出,瞬间就遍布孙不二的整个右臂。一股股爆炸性的力量传出,看上去就好似魔之手,无坚不摧!


        

“没了飞剑,我看你如何接这招!”孙不二疯狂一笑,左手握拳,向着梁言一拳捣出。


        

“魔化?”


        

梁言似乎有些意外,他双眼一眯,却是毫不畏惧地伸出自己的右手,那右手之上金光密布,“一拳相”势如破竹,同样向着孙不二捣去。


        

砰!


        

震巨响传来,金紫二色灵光在半空中疯狂对撞,俩人虽然一手对拳,可另一手却都不约而同地抓向离自己最近的一页经文。


        

梁言左手刚刚抓住一页经文,右手就传来撕心裂肺般的疼痛。他咬牙忍耐下,只能拽着经文向后飞退。


        

噔噔噔!


        

落地之后,梁言又向后连退三步,这才勉强稳住身形。只见右臂之内,居然有无数古怪的紫色符文,似乎想要侵入自己的奇经八脉,但却被自己黑莲剑骨所发的黑色剑气一一击散,最终彻底平复下来。


        

而他对面的孙不二显然更不好过,此刻脸上已经殷红一片,几乎可以滴出血来,双脚更是虚浮不定,向后连退了十多步才堪堪停下。


        

不过梁言此时对孙不二也并不关心,他低头一看,只见手上正拽着一页银色经文,经文顶部一行字,赫然正是:


        

“道剑经—养剑篇!”


        

百镀一下“青葫剑仙爪机书屋”最新章节第一时间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