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弥陀佛!”


        

破庙之中,老和尚低宣了一声佛号,腐朽的木门被重新推开,只见阿呆一袭黑衣,从门外的夜色之中踏了进来,而那名青衣刀客,此刻也抱着那柄断刀,沉默地站在了一旁。


        

“你认得我,我是谁?”


        

阿呆盯着老和尚的双眼,一字一句的问道。


        

听了阿呆的问话,老和尚手中的念珠转得更急了,他的嘴唇上下开合,将那听不懂的经文快速吟诵了几句,最终好似下定了决心一般,将手中念珠放下,接着重重叹了一口气,答非所问道:


        

“因果轮回,冥冥中自有天道,佛祖慈悲,我不入地狱谁入地狱!”


        

阿呆听得眉头一皱,只是他还未说话,身后的那名青衣刀客却抢在他前面急道:“老和尚,你要干什么?如今大敌当前,你可别做傻事!”


        

“呵呵!”


        

老和尚温和一笑,又抬起头来,重新看向了阿呆。只是他此刻的眼中,满是悲悯和同情之色。


        

“阿弥陀佛,因果好轮回,老僧当年的一线仙缘,正是得自于施主,今日也必将亡于施主,善哉善哉!”


        

老和尚说着将右手探入袖中,片刻后取出一枚巴掌大小的玉牌,只见那玉牌上面晶莹透亮,隐隐有些蝌蚪大小的文字刻在上面,只是相距太远,阿呆无法看清。 首发域名www.bequge。cc


        

此时老和尚微微一笑道:“施主且上前一步,与老僧一同握住玉牌。”


        

“老和尚,你可想清楚了!”青衣刀客看到这里,似是忍不住地最后问了一遍。


        

然而老和尚却不为所动,这次甚至连话也懒得回答了,只是平静地注视着阿呆,就好像注视着自己的宿命。


        

阿呆心中一动,隐隐有种冲动生起,他想也没想,就跨前一步,果断伸出右手与这老僧一同握住了玉牌。


        

到了此时,他才看见,那玉牌之上写的分明是:“佛海道山符”五个蝌蚪般的小字。


        

轰!


        

就在阿呆伸手握住玉牌的一刹那,老和尚的周身忽然冒出一片耀眼的金光,这片金光层层叠叠,将老和尚衬托得犹如在世佛陀宝相庄严。


        

“阿弥陀佛!”


        

老和尚在金光之中又唱了一声佛号,下一刻,就见他周身金光,尽皆化为了流水一般的存在,最后纷纷涌入了那玉牌之中。而那玉牌之上一阵急速的颤动,片刻后居然生出一片青色的能量,又源源不断地注入到阿呆的手中。


        

阿呆只觉自己手中一热,忽然就有一股温和的道门灵力涌入自己体内,而这股道门灵力极其熟悉,竟然给他一种本来就是自己体内一部分的感觉。


        

这股源源不断的道门灵力,如果落在一般的道门修士眼中,自然是莫大的机缘。只是阿呆如今体质特殊,根本无法修炼道门功法,自然也容不下这些道门灵力。


        

就在他准备开口阻止之时,这些涌入体内的灵力,却没有向他丹田汇聚,而是自发的四散而开,向着他体内的奇经八脉涌去。


        

阿呆的嘴唇刚刚张开,便停了下来。他能感觉到,这股道门灵力,正反复冲刷着他的奇经八脉,将他体内的经脉疏通得更加宽畅,也打磨得更加坚韧。


        

与此同时,他小腹上微微一热,自己体内积蓄的内力,正如江河湖泊一样翻腾起来,竟隐隐变得比之前更加浑厚了。


        

阿呆到了此刻,焉能不知老和尚的用意。当即不言不语地盘腿坐下,默默接受着这股灵力的洗礼。


        

老和尚看着他盘膝坐下,脸上露出了一丝如释重负的笑容,身上的金色光芒也越发耀眼。而随着这些金光的流逝,老和尚原本红润的脸上,渐渐显出了一丝老态,仅仅片刻的功夫,就有几道皱纹浮现在脸上。


        

一旁的青衣刀客,看到这里不禁变了脸色。这些金光的流逝,就好像在透支老和尚的生命一般。换句话说,这位僧人正在用他的生命,帮助眼前的男子恢复记忆。


        

“老僧我只能帮你到这了..........”老和尚一脸悲悯地看着眼前男子,口中喃喃说道:“往后的路,还请师..........施主...........一路保重!”


        

.................


        

阿呆这一坐,就忘了时间,冥冥中似乎想起了一些事情,只是都不怎么真切。不过其中有一个小和尚的故事,倒像是刚刚发生一样。


        

“师傅师傅,我都叫了您一百遍师傅了,您就收我为徒吧!”一片耀眼的白光之中,有一个七八岁的稚嫩童子,正跟在他的身旁撒欢。


        

.............


        

童子撕下一只鸡腿,犹如饿虎扑食般塞入了自己的嘴中,同时口中含糊不清地说道:“您救了我,就是我的师父,我从小无父无母,您就是我最亲的人了!”童子看着自己,一脸认真地说道。


        

.............


        

时间一晃,童子成了少年,只是剃了个光头,还把自己堵在一间破庙之中。


        

“师父,您说您不收道家弟子,如今我入了寺庙,成了和尚,道士教和尚,这总是天经地义吧,您就当我的师傅吧!”光头少年拽着他的胳膊说道。


        

.............


        

“师父,您看我这一招,使得对吗?”庭院之中,光头少年满脸希冀地向他看来,似乎想要得到自己的夸奖。


        

..............


        

“师父师父,为什么这么多年过去了,您也不会老啊?”已经十五岁的少年和尚跟在自己后面,十分疑惑地问道。


        

.............


        

“求求你别走!我以后再也不叫你师傅了,再也不学这本功法了,我只求你别走...........”


        

画面定格在最后一幕,最终他还是离开了这个光头少年,只是自己当时是为什么走的呢?阿呆努力回想着,却始终想不起分毫.............


        

此时的青衣刀客,正抱着一柄断刀,冷漠地看着眼前的这一切。


        

究竟过了多久?青衣刀客心想,谁知道呢,大概有三天三夜了吧。


        

时间好像在这里失去了意义,相对盘膝而坐的两人,始终保持着这样一个姿势。只不过老和尚身上的金光已经再也不剩分毫了,而他原本红润的脸颊,此刻也变得枯槁干瘪,整个人犹如风中残烛,似乎随时都可能熄灭。


        

“值得吗?”青衣刀客忽然问道。


        

“呵.....呵......”


        

老和尚的喉咙中挤出一点声音,他根本没有回答青衣刀客的打算,只是最后看了眼浑然不觉的阿呆,眼神中有浓浓的不舍和依恋,不过最终还是缓缓闭上了双目,一头栽倒在地。


        

“唉........”


        

青衣刀客看着油尽灯枯的老和尚,轻轻叹了口气道:“红尘滚滚,人生如梦,兴许是各有各的宿命吧........”


        

他这边话音刚落,忽然就从林中传来一阵怪笑:


        

“桀桀!说的不错,红尘众生,各有各的宿命。老秃驴的宿命就是亡于今天,那杨大侠你的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