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衣刀客听后,脸色豁然大变。他眼中的锐利目光如刀般扫向四周,最终停留在了一棵平凡无奇的柳树之。


        

“呵呵,杨大侠真是好眼力啊!”


        

又是一声怪笑传来,紧接着从那柳树的枝叶中,落下来一名身穿黑色道袍的高瘦男子。


        

此人头戴道冠,身背一柄乌金宝刀,眼眶深陷,嘴角噙着一丝若有若无的笑意,盯着青衣刀客拱手说道:


        

“只是不知道我该称呼你一声‘杨师兄’呢,还是‘虬髯客’呢?”


        

青衣刀客听了此话,脸色一阵铁青,只听他冷哼一声道:“自从你叛出师门,学了别派的邪法,我就不再是你的师兄了。至于‘虬髯客’........在你当年利用我害死李靖和红拂女之后,‘虬髯客’此人也已作古,如今站在你面前的,只是个一心复仇的烂酒鬼而已!”


        

“哈哈哈!”


        

道袍男子听了此话,不由得笑得前仰后伏:“师兄啊师兄!这就叫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曾经叱咤五国,豪气盖世的虬髯客,如今却成了一个烂酒鬼。哈哈哈,可笑啊可笑,当年你送给我的‘人不人,鬼不鬼’这六字评语,如今做师弟的我原话奉还!”


        

“哼!杨某虽然一介酒鬼,但自问还算是个‘人’,至于你,如今只怕连人都算不了吧?”青衣刀客冷哼道。


        

道袍男子听后,脸首次浮现出一抹怒色,不过他嘴角抽动几下之后,脸神色又恢复如常,只是嘿嘿笑道:


        

“当年师傅传我们‘无极疯魔刀’的时候,就曾经下过断语,说师兄将来独得一个‘疯’字,而我则独得一个‘魔’字。看来他老人家所言非虚,如今我以魔入道,将来的成就一定不可限量!” 记住网址https://www.bequge。cc


        

“呸!”青衣刀客啐了他一口,怒道:“你这个叛徒,还有脸提及师尊?”


        

“你不懂!”道袍男子摇了摇头道:“武学一道终究有其极限,即便是像你我一样修至大宗师的境界,也不能像修真者一样逍遥快活,我之所以改投别派,也只是为了走得更远而已。”


        

“呵呵,你若是像老和尚这样修仙,不造武林杀劫,不害好友至亲,那我也根本懒得管你。但你自己做了什么丧尽天良的事情,心里没数吗?”青衣刀客怒极反笑道。


        

“我说了,咱们如今是两个世界的人,你根本不会懂我的。像我这种几十岁了才开始修仙的人,正常途径根本难以寸进,只有走那邪道夺人精魄的路子才有一丝机缘。师兄你是不知道,武学宗师心脏的美妙滋味,啧啧,只要尝过一次,就很难忘记了!”


        

“邪魔外道!”青衣刀客闻言怒不可揭,浑身气息忍不住的暴涨起来。


        

“唉,看来叙旧到此为止了呢!”道袍男子叹息一声,有些意兴阑珊地说道:“也罢,等我将你和老和尚的心脏吃了,修为又能增进几分!”


        

他一语说罢,忽然抽刀跃起,只见他身在半空,手持一柄黑色长刀,刀身鬼气缭绕,竟隐隐有许多鬼脸浮现其,各个面容狰狞恐怖,仿佛要择人而噬!


        

青衣刀客见状瞳孔一缩,脚尖在地一点,整个人冲天飞起,同时也将自己的三尺断刃抽出,迎着道袍男子的长刀向砍去。


        

乒!


        

一声金铁交击的刺耳声响传来,二人在半空中错身一刀,又同时回转身形,将手中长刀斩向对手丹田,用的居然是同一招式!


        

只是虽然招式相同,但二者的刀意却完全不同!


        

那青衣刀客出招之时大开大合,就好像一个肆意挥毫的疯书生,而那道袍男子则刁钻狠辣,每次出招虚虚实实,经常攻敌不备、出其不意。


        

两位武学宗师,两柄旷世奇刀,瞬间就在这夜色笼罩的半空中交手了十数招。只见铁锈之下的黯淡刀光与那乌黑鬼气交相辉映,一缕缕强横内力在四周的空气中激荡不休,就连周围的许多参天大树,都被二人震断不少。


        

砰!


        

一声闷响传来,却是二人在比拼刀法的间隔,又互相对了一掌。


        

青衣刀客的内力虽然浑厚无匹,但对方的掌中却传来一股奇异阴冷的气息,就好像一只地底螟虫,突入他的体内肆意啃咬,似乎要将他经脉腐蚀殆尽。


        

青衣刀客脸色微变,急忙运转自身内力想要化解这股诡异的气息。然而对方却根本不给他机会,乌黑长刀朝着他当头斩下,青衣刀客无奈只能也挥起断刃,向迎去。


        

两人各展所学,都将“无极疯魔刀”施展到极致,只不过青衣刀客体内挨了那一记阴寒气息,始终得不到机会调息化解,手中刀势越来越慢,而道袍男子却越战越勇,步步紧逼。


        

二人就这样一进一退,渐渐靠近了那间破庙。道袍男子此刻大势已成,打得青衣刀客几无还手之力,不由得心头畅快起来。


        

他瞥了那栽倒在地的老和尚一眼,嘿嘿笑道:“师兄,放弃吧,你不是我的对手!若是那秃驴健在,或许我还要畏惧三分。但现在,嘿嘿!你还是乖乖束手待毙吧,我念在同门之情,或许能给你个痛快!”


        

他这话刚一说完,忽然听到背后风声骤起,道袍男子脸色一变,急忙一刀格开青衣刀客,同时转身回头,向着身后那人一掌拍去。


        

砰!


        

二人各对一掌,道袍男子将体内的幽寒气息,悄无声息地打入那人掌心之中,再沿着此人的手少阳三焦经,一路向着他的心脉震去。


        

他见这幽冥寒气毫无阻碍地突入对手体内,原以为顷刻间便可以将此人毙于掌下。岂料那人受了这一掌,却像个没事人似的,仅仅只是身躯向后栽倒,片刻之后又如一个不倒翁般从地弹起,反过来伸手又是一掌!口中还喝了一声:


        

“还给你!”


        

砰!


        

第二次对掌,道袍男子只感到那股熟悉的阴寒之气,居然从此人的掌心中疯狂涌出,又重新打回了自己的体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