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什么!”


        

道袍男子大惊失色,他体内的这股阴寒气息,乃是他学自一名邪修的“九幽噬心法”。修炼此法需要食用武学境界到了宗师境的凡人心脏,每吃一颗心脏,便可多凝练一分九幽寒气,而修炼者至少要吃下二十位宗师的心脏,此法才能有所小成。


        

他这么多年来,通过起初的设计伏杀李靖和红拂女,得到了他修真的“第一桶金”后,又陆陆续续算计了不少武学宗师。到今天为止,总共猎杀了八位宗师,吃了八颗心脏,总算才修炼出了这么一缕“九幽寒气”,自以为世俗凡人应该无可抵挡才对。


        

没想到今日这个男子,竟然能把自己的这缕“九幽寒气”原封不动地送还回来,如何不让他大吃一惊。


        

不过道袍男子本人乃是法武双修,他不仅在修炼之前,武学已经到了凡人大宗师的境界,而且修炼“九幽噬心法”也吃了八颗心脏,如今已是炼气八层的修为。


        

所以此刻虽惊不乱,先是将功法急转,匆匆化去这股和他同出一源的幽寒灵力,接着运起全身内力,变掌为拳,又向着此人小腹一拳打去。


        

偷袭之人被逼无奈,只能回拳格挡。


        

砰!的一声巨响,那偷袭之人像个断线的风筝般倒飞了出去,不过他身在半空,却忽然一手勾住了破庙的房梁,整个人像荡秋千一般荡了个来回。


        

接着此人右脚一挑,竟然将寺庙角落中一个存放了不知多少年的酒坛挑起,又向着一旁的青衣刀客踢去。


        

那青衣刀客此时好不容易缓过气来,见到半空中飞驰而来的酒坛,立刻一跃而起,伸手接过。


        

他在半空中将酒坛的坛封一撕,鼻头微微动了一下,立刻就哈哈笑道:“好个臭小子,你真是我杨某人的知己啊!” 一秒记住https://www.bequge.cc


        

说罢将这个偌大的酒坛抱起,仰着头“咕咚咕咚!”地牛饮起来。


        

等到这青衣刀客将坛中之酒饮尽后,又猛然吐出一口酒雾,洒在了他手中那柄锈迹斑斑的断刀之上,竟然引发了一阵轻微的颤鸣。


        

“嘿嘿,小师弟.......嗝!........师傅当年说我杨志独得一个疯字,今日你可要瞧仔细了!”


        

杨志一语说罢,眼中已经再无清明,有的只是一股疯癫之色。他倒提手中三尺断刃,身形快若鬼魅,只是一眨眼的功夫就到了道袍男子的面前,接着自下而上一刀斜挑而出。


        

这一刀划破夜空,斩破月光,虽然没有引起什么异像,但若梁言在此,必会感叹这一刀之威,比之当年的李希然龙虎一刀还要犹胜三分!


        

道袍男子脸色大变,再也顾不上之前那个偷袭他的黑衣男子,只能奋起全身功力灌注于黑色长刀,与那杨志硬拼了一刀。


        

乒!


        

一声刺耳的声响划破长空,道袍男子虎口出血,牙关打颤,竟然险些握不住刀柄。然而还不等他反应过来,那杨志反手握刀,又将挑至半空的断刃画了个圆,重新向着他脑门一刀劈下。


        

这一刀势大力沉,威力竟还在之前那刀之上,道袍男子不及多想,慌忙挥刀格挡,却觉一股巨力从刀身涌来,将自己胸中的一股淤血给震得喷了出去。


        

不过这一口淤血喷出之后,道袍男子脑中反倒清明了不少,他在心中暗暗道了一声:


        

“糊涂!杨志现在神志不清,我干嘛要和他比拼功力,只需耗上一阵,就把此人耗死了!”


        

道袍男子打定主意,又将那股“九幽寒气”使将出来,一边以刀法和杨志正面对敌,一边伺机将寒气打入他的体内,以此消磨他的生机。


        

此人乃是法武同修,如今对战之时,将两种神通配合使用,并不与杨志正面对敌,反而以各种阴损招式与其周旋。


        

他也不求一击杀敌,而是类似温水煮青蛙,时不时利用“九幽寒气”在杨志的体内体外造成一些轻伤,只要时间拖得一久,此人便稳操胜券。


        

然而就在他一门心思与杨志交手之时,之前那名偷袭他的黑衣男子,又一个箭步冲了上来。呼呼两掌,直劈他的面门。


        

“小子!此事与你何干?还不快快退去,道爷还可留你一命!”道袍男子怒喝道。


        

只是黑衣男子却不管不顾,依旧双掌翻飞向着他的破绽打去,用的乃是天山派的路数。


        

这名黑衣男子自然便是苏醒后的阿呆了,他得了老和尚的记忆,虽然还不知道自己是谁,但也了解了自己的一些过往,知道自己曾与这和尚有过一段短暂的师徒缘分。


        

等到他苏醒之时,才发现老僧已经油尽灯枯,这才知道他为了让自己找回部分记忆和功力,居然耗尽了自己最后的寿元。


        

阿呆心头震惊之下,又见到正在交手的杨志二人,他从老和尚的记忆中知道,这道袍男子来此的目的就是猎杀老和尚。


        

“自己既然受了老和尚的因果,就要替他完成这最后一件事情。”


        

这是阿呆心中唯一的想法,他虽然知道自己功力未到大宗师,但此战却避无可避!


        

道袍男子眼见阿呆加入战团,不由得心中焦躁起来,他蓦的一刀荡开两人,张嘴咬破左手拇指,接着在自己颈脖上轻轻一抹,瞬间血光耀眼!


        

阿呆凝神看去,只见此人颈脖上一朵梅花浸泡在血中,竟是妖艳异常!


        

道袍男子阴森一笑,忽然抬手将手中鲜血洒出。还没等两人反应过来,整个人身形忽然消失不见,下一刻居然出现在了两人身后,以那柄乌黑长刀,向着两人腰间斩去!


        

“血遁术!”


        

不知为何,见到道袍男子甩出鲜血的时候,阿呆脑中就突兀的出现了这么一个词语。紧接着他的身体好似本能反应一般冲天跃起,刚刚好躲过了这催命的一刀。


        

只是阿呆虽然躲过了这拦腰一斩,那杨志却没有他这么走运了。他虽然也向着高空跃起,但终究还是比阿呆那种提前预知的行动慢了一拍。被道袍男子一刀斩下,竟然削去了半截小腿。


        

受到此等疼痛,寻常人只怕都要晕死过去了。然而杨志却牙关紧咬,只发出了一声闷哼,接着反手一刀,竟然又向着道袍男子斩去。


        

道袍男子没想到他居然如此彪悍,慌忙收刀来挡,这样冷不防就有些手忙脚乱。此时阿呆又冲上前来,运起内力双掌齐出,也向着他的胸口印去。


        

噗!


        

道袍男子慌忙之中张口一吐,一缕黑色气劲从他口中吐出,赫然正是“幽冥寒气”!这缕幽冥寒气划破长空,刺向了阿呆的脑门。


        

阿呆此时已冲至道袍男子身前,见到这缕“幽冥寒气”急速射来,身形却不退反进,只是将头向后一偏,让那缕“幽冥寒气”将他的鼻梁打破,而双掌仍是向着道袍男子印去。


        

这一下可以说是妙到巅毫,也可谓胆大包天,因为若是阿呆稍有差池,此刻只怕已经脑浆迸裂倒地而亡了。


        

至于杨志此刻,虽然右腿被削去一截,但仍用那根断掉的腿骨撑在地面上,口中狂笑一声,三尺断刃斩破长空,同样向着道袍男子的腰间劈去。


        

“这两人都不要命了吗?”


        

道袍男子心中忽然生出这样一个古怪的念头,不过他也是一个果决之辈,知道此刻退无可退,只有奋力一搏。


        

所谓狭路相逢勇者胜,到了如今这个地步,退,就是生死道消!


        

这样想着,他右手提刀,向着杨志斩去,同时左手握拳,向着阿呆的脑门一拳打来。


        

砰!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