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脸少年等人面面相觑,眼前的这个青年书生他们如何不认得,正是衡水城唐家的嫡子唐羽。


        

他为了掩饰自己已经离开南平的消息,特意伪装成普通商队,为此还专门收纳了一批真正进京行商的商人,就是为了给自己做掩护。


        

而这唐羽就是其中之一!


        

但凡进入商队之人,其身家底细,黄脸少年无不调查得一清二楚,绝无半点可疑之处。但他没料到的是,这样一个三流富商之家,居然能有武艺如此高强的护卫!


        

要知道黄脸少年这几年网罗天下英豪,也没有超过陆鸿飞之辈,今日居然在一个不起眼的富商公子身边,发现了这样一个人才,顿时生出一丝坐井观天的感慨来。


        

“在下越千阳,谢过唐公子搭救之恩!”


        

黄脸少年脸色肃然,就要向这位书生行跪拜之礼。


        

要说这青衣书生,自然便是使用“缘木道”秘术易容过后的梁言了。


        

其实他本来是不想出手的,此番易容相貌改换身份,就是为了低调混入京城之中。


        

之前那十多个人尸围攻商队的时候,梁言并没有轻举妄动,他神识所至,已经对黄脸少年一伙的实力了如指掌。


        

这黄脸少年的手下中,那个叫陆鸿飞的俊秀青年武艺已经登堂入室,对上普通练气中期的修士也有一战之力;至于那个羽扇纶巾的中年文士,也有炼气三层的境界,而且粗通符道,两者配合之下,一般的炼气中期修士也不是他们的对手。 首发域名www.bequge。cc


        

梁言神识所至,已经对竹林后面的修士境界了如指掌,也不过就是炼气五层而已,原以为这陆鸿飞与周文两人联手,必能胜之。


        

岂料这竹林后面的修士,居然还有两具铁尸,这已经是远超他这个境界所该有的东西了,黄脸少年一伙决计应付不了。


        

梁言虽然不是什么儒门圣人,但也不会坐视整个商队之人被尽数屠戮,最终还是让阿呆出手了。


        

他瞥了越千阳一眼,心中暗暗忖道:“这黄脸少年表面上虽然客客气气的,但眼神中的戒备之色却隐藏不住,我看他对我仍有戒心,这越千阳的名字,恐怕也是凭空捏造的。”


        

不过他本来也没打算与此人过多纠缠,就笑呵呵地伸手拦住了正要下拜的越千阳,开口说道:“越公子言重了,在下也是商队一员,区区小事,自当出力。”


        

越千阳脸色一正,认真地说道:“唐公子,对你来说这可能是小事一件,但对我们来说,却是性命相关的大事,此番救命之恩,越某没齿难忘。”


        

他回头用眼神示意了一下,立刻就有一名护卫扛来了一个沉甸甸的小箱子。


        

“唐公子,此处乃是黄金五百两。我知唐公子家境优越,但这一箱黄金,也是越某的一点心意,还请唐公子务必收下。”


        

梁言扫了这铁皮箱一眼,知道自己若不收下,反而惹人怀疑。更何况自己此番入京,也确实需要一些世俗金银来打点人脉,就点了点头,命阿呆把这箱子给收下了。


        

越千阳见梁言收下,似乎颇为高兴,又拱了拱手道:“唐公子此次入京,除了生意往来之外,是否也去参加这青天双会?”


        

“青天双会?”梁言心中一动,但脸上神色未变,只淡淡开口道:“唐某久居家中,从未听过此会。”


        

越千阳呵呵一笑道:“没想到唐兄生在商贾之家,却还能如此勤奋钻研,实在是我辈楷模。”


        

他顿了顿又道:“其实这青天双会乃是柳家天子所设,每十年一届,目的是为了招募能人异士,向天祈福,为天子延寿!”


        

“原来是当今天子所设,倒是唐某孤陋寡闻了。”梁言恍然道。


        

越千阳微微一笑道:“唐兄过谦了,越某才疏学浅,才惯爱打听这些热闹趣事。其实这青天双会又分为水陆法会和品茶会,都安排在一个月后同时举行,只是内容却迥然不同。”


        

梁言被他勾起一丝好奇,抱拳说道:“愿闻其详!”


        

越千阳点头道:“这水陆法会乃是招募佛道两家的能人异士,为天子祈福延寿的盛会。但天下间的和尚道士,招摇撞骗者居多,真才实学者太少,单凭佛经道论难以区别真假,唯有上台斗法,才能分出高低。久而久之,这水陆法会就演变成了一场武斗会。”


        

他说到这里,稍稍顿了顿,又道:“而且佛道两家,素有道统之争,在往年的水陆法会上,经常杀出火气,偶尔还会有人丧命!”


        

梁言听他说完,不由得有些莞尔,心中暗忖道:“看来都是些不入流的低阶炼气修士。”


        

但凡哪个得有真传的修士,想要证就长生的,轻易都不会与人争勇斗狠,就算出手大都也是利益和机缘之争。


        

而那些因为世俗间的荣华富贵就出手争斗者,基本都是长生无望之人,便如他修道前遇见的陈林,被自己家族所抛弃,求仙无望,又贪慕世俗享乐,最终落草为寇。


        

“看来这水陆法会还有不小的风险存在,却不知那品茶会又是怎生光景?”梁言看似随意地问道。


        

越千阳微微一笑,开口说道:“那水陆法会既是武斗,这品茶会则是文斗了。此会在皇庭别院的素心湖畔举办,由皇室公主主持,赴会者大都是饱学宿儒,又或者青年才俊,分为琴棋书画以及诗词歌赋六艺,各自决出甲乙丙三等,是为这次被选中的儒生。”


        

梁言听后暗暗忖道:“这越国的皇帝,似乎对儒家多有推崇,佛道两家都需上台打生打死,而儒家子弟却只需在湖畔品茶较艺即可。”


        

越千阳见他不言不语,就又接着说道:“我观唐兄乃饱学之士,小弟有一些门路,可以举荐唐兄参加这品茶会,不知可有兴趣。”


        

梁言心中有些好笑:“我们不过才说了两句话,你怎么就觉得我是饱学之士了?”


        

不过他自然不会拆别人的台,当下稍作犹豫,就拱手应道:“如此,就多谢越兄了!”